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 史料研究 美国为什么要投放原子弹

美国为什么要投放原子弹

没落行动(英语:Operation
Downfall)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晚期,盟军所酝酿的对日本本土的进攻计划。后由于日本在广岛和长崎遭受两次核打击,同时苏联也对其宣战,而于8月中旬无条件投降,计划遂告取消。、

与盟军同时,日本方面也制定了代号为「决号作战」的防御计划。最初日本担心盟军大概在1945年夏天就发动进攻,但经过漫长的冲绳战役后,日方以为盟军应不会在台风期结束以前再发动任何新的攻势。到底,在台风季节实施登陆作战风险极大。日本情报部门对于进攻方向的预测十分准确,他们预计最有大概的入侵地点是:南九州的宫崎、有明湾和或萨摩半岛。

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美国在日本的广岛和长崎投放了原子弹,造成无数的生灵涂炭,一时间举世大哗,有人不由得要问:美国不投原子弹行吗?
早在1944年,美国总统罗斯福的首席科学顾问萨克斯,就坚决反对在战争中使用原子弹,虽然美国研究原子弹就是在萨克斯的力荐下才开始的,但萨克斯却反对在战争中使用。同时,曾经上书罗斯福要求美国研制原子弹的着名科学家爱因斯坦和被誉为美国“原子弹之父”的奥本海默也都反对在实战中使用原子弹。原子弹爆炸成功后,主张动用原子弹的一方和不主张动用的另一方争论更加激烈。马歇尔和史汀生坚决支持对日的登陆作战不如动用原子弹,他们认为这样可以减少美军的巨大伤亡。
除一些科学家外,美军着名的将军艾森豪威尔也不支持动用原子弹,他认为日本的战败已经不可避免,使用原子弹毫无必要;还有些人认为仅凭美军对日本的战略轰炸就可以摧毁日本的战争经济基础。
但是,残酷的现实使得美国的决策者意识到,想让日本投降,或是登陆日本本土,那将造成美军的极大伤亡;如果动用原子弹来威吓,那样就要承受来自各方面的舆论压力。但战争就是战争,况且,日本这个民族与其他的民族的确有许多不一样的地方。
欧洲战场的战火于1945年5月7日就熄灭了,而太平洋战场的对日作战仍在继续,而且异常激烈;据当时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的估计,或许还要再打18个月。为此,杜鲁门总统在白宫与高级官员拟订了进攻日本本土的两个两栖攻击行动计划。
第一个是“奥林匹克行动”,暂定于1945年11月1日施行。将动用美军陆军的11个师和海军陆战队的3个师,向日本本土最南端的九州岛发起进攻。参联会的计划要求美军占领九州南半部,建立起密集的机场网络,以加强对九州北部及日本主要岛屿本州的空中轰炸。
如果从航空母舰和陆上机场发动的持续轰炸仍不能使日本投降的话,则将调集12个陆军师和3个陆战队师发起“花环”行动,于1946年3月1日进攻本州。这两个计划中,他们考虑的首要问题都是:美军在进攻中还要损失多少人?毫无疑问,这两个登陆行动和以后的陆上战斗必将是美军在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遭到的血腥的战斗。无论进行哪种推测,最后都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就是没人怀疑日军包括平民在内,将为保卫他们的本土决一死战。因为太平洋战争中发生的一切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他们经常看到成千殊死顽抗的日军死于自杀,而不愿面对投降,因为被军国主义思想所异化了的武士道精神将投降视为是军人及其家人的耻辱。在“血腥的塔拉瓦之战”中,5000名日本守军殊死抵抗,最后除17名伤兵被俘外,其余全部战死。在塞班岛,陷入美第二十七步兵师重围中的3000多名日军还发动了大规模的自杀性进攻。
不仅如此,负隅顽抗的日军还向驻地的日本平民灌输盟军是“野蛮人”的思想,强迫他们以自杀行为反抗盟军的军事占领。一些不愿自杀的日本妇女和儿童都被灭绝人性的日军杀害。
在冲绳,不到3个师的日军在受到美军空中和海上炮火的沉重打击后,虽然已毫无胜利或获救的希望,仍然面对数量、质量均占绝对优势的美军坚持抵抗了100余天。岛民们也在各种准军事部队或前线作战部队中负隅顽抗。
冲绳一役,双方都死伤惨重,日本军民死亡近20万人,幸存者多数自杀,被俘的约8000名日军几乎全是伤员,另有4000人躲入岛上的山中企图打游击。美军也损兵7万余人,其中死亡约1.25万人,仅在5000米的阵地上双方就有3万具尸体。
从1946年3月初至6月末,有2000余架日本飞机对冲绳周围的美舰进行了自杀性攻击。美军13艘驱逐舰被击沉,37艘受重伤。盟军的统帅们心中明白,面对日军的殊死抵抗,在“伤亡比”上,盟军并没有占多少便宜。因此,在盟军基本已稳操胜券的情况下,在此后的对日作战行动中,如何尽量减少自己的伤亡,自然成为了盟军方面首先要考虑的问题。
据美军参联会估计,对九州和本州的两栖进攻和随后的陆上战斗中,美军的伤亡情况是:在九州,阵亡和失踪2.1万人至2.75万人,伤8.5万人至10.5万人;进攻本州以及预计在东京平原的战斗将阵亡2.25万人,伤6.5万人。这与麦克阿瑟的估计也很接近。马歇尔则预计,登陆作战中美军至少要伤亡25万人,多则达100万人,日军方面的伤亡人数也大致一样。美海军因考虑到自杀飞机的威胁,更倾向于悲观的估计。太平洋战区司令尼米兹海军上将也认为,进攻被强大海空力量切断后路的岛屿的战例,不能被用做估计进攻有充足后援日本本土的依据。冲绳离日本本土的自杀飞机基地还有563千米,而本州离日本本土太近,到时,美国军舰就将成为靶子了。而且那时日军自杀性武器的数量将会数以千计,让人防不胜防。
在这些自杀性武器中,数KORYUD型袖珍潜艇叫人害怕。这种5人潜艇以16节的速度可在水下行驶40分钟,以2.5节的速度则可支持50个小时。一般装两枚鱼雷,鱼雷不够时,则干脆装炸药包。这样的潜艇日本每月可生产180艘,日本海军计划在1945年秋拥有540艘。另外,日军还计划到预定的美军进攻日期时,拥有740艘更先进的KAIRYU潜艇。这种两人潜艇也装两枚鱼雷或炸药包。日本海军还培训了“人雷”,即由潜水员携带装有触发引信的炸药包游到登陆艇下炸毁它。当时日军已组成了650人的“人雷”营,并打算在盟军登陆前组织到4000人。至于海岸边的浅水水雷就更不用说了。盟军的运兵船和两栖舰将是自杀武器的首要攻击目标,这会给船上的登陆部队造成很大的伤亡。有人估计,登陆船队的海陆军伤亡将比冲绳高10倍。
同时让盟军的统帅们不得不考虑的另外一个因素是:日本人是如何对待盟国战俘和被捕的盟国平民的。在菲律宾被害的约10万平民有不少是死在美军即将解放马尼拉之前日军的大屠杀中的,至于在中国等地,日军的暴行更早已骇人听闻。当然,在美军的心中留下最深阴影的还是日军残酷虐待不幸落入其手中的战俘的行为。从1942年4月巴丹陷落后,美、菲战俘的“死亡行军”,到修筑265千米的桂河铁路的27万名亚洲人和6.1万名盟军战俘分别死了8.75万人和1.25万人的严酷现实即可窥见一斑。战后的统计也证明了这一点:被德、意军俘虏的23.5万名英、美战俘死亡4%,而被日本人俘虏的13.2万名美、澳、英战俘死亡27%。
冲绳战役期间,美国通过破译日本密码,了解到日本正在本土积极备战的重要情报。情报显示,日军方已要求驻欧洲中立国的外交官了解德国在欧洲战场最后防御阶段的情况,以便吸取教训。其他证据也表明,日本正在制订战至最后一人的防御计划。
日军方的如意算盘是:如果他们能成功地使美国人在九州作战中遭受难以接受的损失,使美国人民相信对日本的大规模登陆会带来美军的巨大牺牲,并使美国人民感受到日本军队和平民的决死战斗精神,美国政府就会在公众的压力下,取消或者延迟在东京地区的关键战役。这样他们就可能赢得时间来争取得到有利的投降条件或者其他方式的谈判。面对败局已定而又决心孤注一掷进行拼死抵抗的日本,任何在以后的作战中尽最大可能减少美军的伤亡就自然成了杜鲁门关注的焦点。
杜鲁门总统是美国三军的最高统帅,同时他又是一个政治家。在对待是否动用原子弹这个问题上,他还有另外一种考虑。
美国为了研究原子弹可谓耗资巨大,如果不在实战中加以应用,他就无法在国会和国民面前交代,人们就会怀疑花费巨资研制的原子弹的意义和价值。在政治上,虽然当时美国和苏联是盟友,但是两国受到自身利益,特别是意识形态上的根本区别,两国必定会成为敌人。因此,美国不会也不愿意让苏联在太平洋战场上以很小的代价取得很大的利益。杜鲁门一定要在苏联参与进来之前打垮日本,他要提高美国在战胜日本中的地位和作用。
从上述种种问题的分析看,能够在战略上及心理上给日本人以沉重打击并尽快促使日本投降的最有效途径,就是使用那个令杜鲁门和军方极感兴趣的“可怕的新家伙”——原子弹。更让杜鲁门心动的是,在世人面前展示一下这柄利剑的锋芒,将会给美国在战后的世界地位铺下一块坚实的基石。这对任何一位美国总统都将是极大的诱惑,杜鲁门也难以拒绝。
但是,杜鲁门总统毕竟是政治家,在日本投降的问题上盟国给了日本最后一次机会——在《波茨坦公告》中,再次敦促日本投降。
1945年7月28日,针对敦促日本投降的《波茨坦公告》,日本首相铃木表示:“本国政府……除了完全不予理睬并坚决把战争进行到胜利结束以外,别无他途。”随后,陆军大臣阿南上将又在《告全军将士》中叫喊:“事已至此,夫复何言;唯有毅然保卫神州,将圣战进行到底而已。纵使啖草茹泥,匍匐山野,只要坚决战斗,相信死地自有活路……”
日本的强硬态度,促使美国人坚定了使用原子弹的决心。在决定使用原子弹攻击城市的问题上,军方的一致意见是:
虽然不能以平民区为目标,但应对尽可能多的平民和最高决策当局造成极其深刻的心理影响。为此,有必要选择一个有军事和政治双重价值的大城市,并且为防止日本用盟军战俘作为盾牌,不能事先警告。
杜鲁门同意了这个意见。最终,两枚原子弹落到了日本人的头上。两枚原子弹当时造成了30万人的死亡,终于使裕仁天皇开了金口:
现在已经到了承受不可承受的结局之时了。
随着电波的传送,蛮横飘扬在他国的日本军旗,颓然落地。
虽然杜鲁门在战后回答人们向他提出的是否在决定向日本投放原子弹时很伤脑筋的问题时,做了一个轻弹手指的动作,并轻描淡写地说:“不,就像这样。”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原子弹的杀伤效果在这位美国总统的脑子里绝不是无足轻重的,否则他不会拿这种武器与庞大的登陆计划及轰炸计划相衡量。

空中威胁

尽管此时日本已不再期望赢得战争,但他们相信,假如能给盟军在决战中造成最大程度的损失,就有大概迫使对方签署某种形式的停战协定,而非完全投降。

美军情报部门起先预计日本军机数量约在2500左右。在冲绳战役中,日军平均每次自杀攻击所给美军造成的损失约为两死两伤,而九州大概会更糟。在冲绳,为了攻击水面舰只,日军飞机不得不在开放海域进行长距离飞行;而在九州,它们只需飞过陆地后再飞非常短的一段水上距离即可抵达目标。情报部门逐步认识到,日本正在倾全力组织神风攻击,并且采取了有效手段来在特攻前储存这些战机。对于神风飞机的数量,陆军于1945年5月的评估为3391架,到8月增至5911架;海军部门在同年7月的预测值为8750架,8月则增至10290架。应注意海军的评估把训练用飞机也包含在内

1945年2月,日本任命第一舰队司令官、海军中将宇垣缠为第五航空舰队司令官。第五航空舰队在之前的冲绳战役中曾被指派遂行「神风」自杀攻击任务。此时,九州防卫作战在即,该舰队开始负责训练飞行员以及集结作战飞机。

盟军针对神风攻击还制定了一系列反制措施,即「大蓝被」计划(Big Blue
Blanket)。计划包括用更多的战斗机代替航母机库中的鱼雷机和俯冲轰炸机,以及将B-17轰炸机改装为航空雷达警戒飞机——类似于今天的空中预警机。尼米兹还提出了一个佯攻计划,即在真正进攻前几周,先派一只舰队到登陆点附近引蛇出洞,待日本大批自杀式飞机扑来时,他们也会发现那些目标并非有价值的、脆弱的运输舰,而是从艏到艉以防空武器武装的战斗舰艇。

到战争末期,日本的防守已愈发严重依赖于神风特攻。除了战斗机和轰炸机,几乎所有的教练机也被分派给特攻队,以图靠数量弥补质量的不足。到1945年7月,日军可用的飞机已超过一万架,并且数量还在持续增长。日本计划将其中所有能够接近盟军舰队的飞机都用于自杀攻击。宇垣还监督生产了数百艘自杀攻击小艇,这些舰只将负责攻击接近九州海岸的任何盟军舰只。

针对日本空中打击的主要防御力量将来自之前在琉球群岛集结的大批战斗机机群。占领琉球后,美国空军第五军、第七军及海军陆战队航空兵迅速进驻该岛,并因应大概的对日本土攻击进行了大幅加强。作为入侵准备,对日本机场和运输动脉的有计划轰炸在投降前夕即已展开。

史料研究,在冲绳战役中,日军总共投入了近2000架飞机进行自杀攻击,命中成功率约为9:1。九州防御作战时,情况大概会好一些——依靠更大规模的神风飞机集团攻击,或能在几个小时的时间段内达到6:1的命中率。日方估计击沉400艘以上盟军舰船,并且以运输舰为主要目标。这样的战术方针意味着盟军大概付出极其巨大的伤亡,一些专家甚至预测三分之一到一半的登陆部队会被神风特攻队消灭于海上。

地面威胁

大日本帝国海军到1945年8月时已基本失去了战斗力。主战舰艇仅剩下六艘航母、一艘战列舰和四艘巡洋舰,并且短缺油料。小型舰的数量虽然较多,但也因燃料不足而严重受限。这样的军力,「或许能在海战中顶住20艘驱逐舰外加40艘潜艇个把天。」

从1945年4月起的连续三个月中,盟军情报机关已注意到日本本土防御部队的增长,包括在九州补充了五个师。但是预测仍然乐观,以为到11月时九州的兵力只能达到35万。这个预计由于在7月又发现四个师被打破——并且有迹象表明数量还在增加。到8月估计总数达60万。Magic所破译的日军密码指出在九州南部的部署部队到九个师,三倍于早先预计。实际上这仍然是偏低的预计。

另外,日本海军尚有350艘侏儒潜艇、1000枚人操鱼雷以及800艘自杀攻击艇。

关于日本在九州岛的备战军力于7月中旬陡增的情报给太平洋和华盛顿都带来强烈的冲击。1945年7月29日,威洛比首次指出4月的预计以为日本有能力在九州部署6个师,但也有部署10个师的潜力。「头六个师已现了形,」他评论道,「但还不晓得终点在哪里。」假如照此势头发展,它将大概「发展到一个敌我双方达1比1的比例,这显然不是决胜之法。」
日本在九州的军力部署导致美国的战争计划者们,尤其是马歇尔将军,开始考虑对奥林匹克行动进行大幅度修改,或干脆以其他的进攻方案代替。

在任何反登陆作战中,指挥人员都有两个选择——滩头防御或纵深防御。在战争早期,如塔拉瓦战役中,日军即采取了头一种战法:倾全力防守滩头阵地,而不为后续战斗留一兵一卒。这个战术后被证明对于登陆前的支援炮击很脆弱。到战争后期,如帛琉、硫磺岛及冲绳战役,日军开始转变策略,将兵力部属于易守难攻的地形区域,而不再一味确保沙滩的控制权。这种战术使登陆战变成了消耗战,大大提高了美军的伤亡率。

化学武器

对于九州防御战,日军采取了一个折中策略,即仅将防守部队撤退到离岸边几公里的地方。这样,既可以避开盟军舰船的炮击,又使其登陆部队因空间过小而难以建立有效的落脚点。反击部队的部署地点更加靠后,以备一旦战事打响可迅速支援压力最大的一侧。

受风向和其他因素影响,如果盟军使用毒气攻击,日军大概受到重创。这样的攻击将迫使日军放弃坑道和洞穴,因为在这些地形中瓦斯将更容易发挥作用。

在1945年3月时日本在九州仅有一个战斗师团。随后四个月又从满洲、朝鲜以及北日本等其它地方调集了大批部队。至8月,驻九州兵力已达14个师团及三个坦克旅,共90万人。尽管兵员尚不显短缺,但装备捉襟见肘。到战争结束前,日本本土的总兵力为64个师,但只有40个师有足够的装备,且其中仅30个师弹药充足。

虽然日内瓦公约禁止化武的使用,但当时的美国和日本都不是签字国。尽管美国曾保证决不会首先发动化学武器战,日本却已在战争早期对中国使用过毒气。

尽管军部并没有正式决定在九州防御战中毕其功于一役,但他们所投入的兵力和资源事实上已是倾其所有。比如说,日本全国的弹药总量中高达40%被拨给了部署在九州的部队。

由于当时日本已丧失使用空中或长程火炮投射毒气弹的能力,盟军不是太担心日本会使用化武进行报复。1944年由Ultra破译的情报指出,日本对其自身报复美国使用化武的能力表示怀疑,日军军官被告知,「必须谨慎,不要给美国行化武攻击的口实」。

除正规军外,日本还组织了为数达2800万人的国民义勇战斗队,包括任何身体健康的15到60岁男子及17到40岁女子。战斗队的任务包括战斗支援,也将最终直接参与战斗。他们缺乏训练、缺少制服、装备极差:一些人仅有火枪、弓箭甚至是竹制刀枪,更遑论统一服装。

核武器

临近本土决战时,日本抱着的可是「以人命换胜利」的本土战战略思想,于是一定需要空前规模的民兵来充当正规军的肉盾。何况一旦真的将民兵也投入战场,美军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到底在以往的作战当中日本也有过组织平民进行自杀式攻击,所以如果美军真的登上日本本土,必然将所有日本人——不管战斗人员或非战斗人员——都视为敌对者而加以攻击。则无如何看,2800万人的民兵数量对于试图拼死一搏的日本而言显然也太少。

根据马歇尔的命令,约翰·E·赫尔(John E.
Hull)少将研究了对日本土进攻时战术核武器的使用(即便在日本遭到两次核打击之后,马歇尔也不以为日本会立即投降)。莱尔·E·西曼(Lyle
E.
Seeman)少校的报告称,到X日时可提供最少7枚原子弹用于打击防御部队。西曼建议美军应期待「至少48小时」再进入受打击区域;但由于此时对放射性尘埃的风险尚缺乏认识,如此短时间的期待必将导致美军士兵遭受严重的核辐射伤害。

故一旦真正意义上的「本土决战」真的打响,则日本方面或将要再额外征发大量并不适合担任作战任务的人员——比如像家庭主妇或者女学生——充当炮灰。美国军事史学家理查德·B·弗兰克在他的著作《没落行动——日本帝国的末日》中就翔实的记录了有关日本当局征发女高中生的状况:

这套核打击方案将动用到多少核武,曼哈顿工程的参与人之一肯尼迪·尼科斯曾有过如此描述:「对日入侵计划已然进入决胜阶段(指即将要依照计划去实施),一旦登陆决战真的打响,则我们至少需再提供15枚核弹以支援作战队伍
。」至于攻击手段,他接着又提到:「使用离地1800至2000尺进行空中爆破的手段最良,可将本级(指核爆广岛的小男孩原子弹)核弹的爆炸杀伤威力发挥至最大,同时又能尽大概减少放射性沉降物的下落以使登陆部队能够尽快进入作战区域执行占领。

一个被征召的高中女孩,葛西幸子,被发了一把锥子,并被告知:「纵然杀掉一个美国兵也可以。……你必须瞄准他的腹部。[1]

其他目标

由于认识到日军主力集中于九州,联合参谋部当时也考虑过其他目标,如四国及本州北部的仙台、大凑等地,或干脆绕过第一步、直接进攻东京。本州北部的防守相对脆弱,但如果由此攻击盟军将失去大部分陆基空中支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