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 史料研究 谁断送了关羽反败为胜的最后希望

谁断送了关羽反败为胜的最后希望



建安24年10月,关羽在襄阳被徐晃击败,紧接着,后方荆州又被吕蒙袭取,这个时候,关羽并非死路一条,他是完全可以全身而退,带领大部分人马撤往上庸的。但是关羽没有这样做,为什么呢?


一、并非大意失荆州

建安二十四年正月,刘备在汉中定军山取得大捷,魏军一败涂地,主将夏侯渊也被黄忠阵斩。三月曹操亲临汉中,刘备遂一面坚守不出于曹操对峙,一面命关羽北上进攻襄樊地区以吸引曹操的注意力,配合汉中战场。

五月,曹操因无法击败刘备,襄樊地区又因曹仁被关羽打败而陷入危险境地,于是放弃汉中北撤。刘备趁机进占汉中,并派派孟达,刘封等占领房陵、上庸、西城三郡,从西北沿汉水向东南直达荆州。同年七月,刘备称汉中王。为配合刘备占领汉中后的战略布署,即打通汉中沿汉水与荆州相连,关羽的北伐军扩大了襄樊战役的规模,准备攻取襄阳、樊城,以完成将来从宛、洛争夺中原的战畧准备工作。曹操派满宠、于禁率七军助曹仁守樊城。八月,暴雨,汉水平地涨数丈,于禁、庞德等军被淹没。于禁投降,庞德被杀。曹操急召徐晃督大军助曹仁解围。又前后遣殷署、朱盖等凡十二营诣晃助阵。十月,徐晃待大军齐集后,在樊城之北与关羽军大战。关羽军主动从樊城稍退,但水军犹据汉水。

正当关心军与曹仁、徐晃军激战之际,吴国违盟,孙权与吕蒙等密谋,乘关羽主力军北上,偷袭公安,将军士仁降。至江陵,糜芳降。关羽闻南郡失守,率轻骑南还。孙权以吕蒙为南郡太守,以陵逊为宜都太守。十一月,蜀汉宜都太守樊友弃郡走,陆逊击降诸城长吏及蛮夷君长。权以逊为平西将军,屯夷陵,守峡口以备蜀军。关羽至麦城,权先使朱然、潘璋断羽归路。十二月,关羽于襄阳临沮县章乡被杀。至此,蜀汉荆州军覆灭,荆州三郡归孙吴所占领。

对于荆州失守的原因,如今绝大多数人认为,是由于的关羽大意、骄傲轻敌所致。“大意”二字既有惋惜之情,又兼批评之意,可谓得《春秋》“婉而讽”之旨矣。其实此种说法值得辨析。

首先这种观点的提出过程并非严谨。“大意失荆州”其实是源于朱熹的一个说法。由于南宋理学正统观急于帝蜀,同时推崇诸葛亮辅佐刘蜀锐意北伐,“兴复汉室”的不世殊勋,称得上“古今完人”。既如此则于导致蜀汉未克全功的“荆州之失”,总得在孔明、关羽之间找出一个“责任人”来,就面临两难选择。恰好陈寿批评过关羽“善待卒伍而骄于士大夫”,颇类南渡以后的骄镇悍将,而诸葛亮与刘备“鱼水之欢”,唐朝以来就是儒士艳羡的“君明臣贤”典型,故南宋儒士利用“话语霸权”,以“恃才疏卤”之名将“失荆州”的责任尽归关羽。朱熹认为:“先主不忍取荆州,不得已而为刘璋之图。若取荆州,虽不为当,然刘表之后,君弱势孤,必为他人所取;较之取刘璋,不若得荆州之为愈也。学者皆知曹氏为汉贼,而不知孙权之为汉贼也。若孙权有意兴复汉室,自当与先主协力并谋,同正曹氏之罪。如何先主才整顿得起时,便与坏倒!如袭取关羽之类是也。权自知与操同是窃据汉土之人。若先主事成,必灭曹氏,且复灭吴矣。权之奸谋,盖不可掩。平时所与先主交通,姑为自全计尔。或曰:‘孔明与先主俱留益州,独令关羽在外,遂为陆逊所袭。当时祗先主在内,孔明在外,如何?’曰:‘正当经理西向宛洛,孔明如何可出?此特关羽恃才疏卤,自取其败。据当时处置如此,若无意外龃龉,曹氏不足平。两路进兵,何可当也!此亦汉室不可复兴,天命不可再续而已,深可惜哉!’”可见朱熹提出这样的观点,是为了服务于自己的学说,因而“大意失荆州”说本身亦并非严谨的历史研究成果。

元至治《三国志平话》叙及“失荆州”事,尚无关羽“大意”的说法。后来理学正统观念经由元、明成为儒学共识之后,此说开始占据上风。复缘明代《三国志演义》整理诸儒以宋明理学史观匡正前说,遂使关羽长期背负“大意失荆州”之名。

其实古人对此已经提出了相反意见。如北宋曾公亮主编的实战兵书《武经总要•;前集》卷四就以为:“所谓实而备之者,关羽讨樊,多留兵备公安、南郡是也。”乾隆时姚范就说吕蒙“袭江陵”,陆逊“守峡口以备蜀,而蜀人当时之疏忽如此。吴人之耽眈于荆州,而忌关羽之成功,不待智者而知,而当时若付之度外……蜀之谋士,当不若如是之疏,陈氏或不能详耳”。道咸时黄恩彤也言“蜀之君臣,但喜其胜,不虞其败”。吕蒙、陆逊“用奇兵而蜀不防”。曹操前后共遣徐晃等十二余军以救樊城,“而蜀不闻遣将,增一旅以援羽……岂非失事机也哉!”

答案就在宜都。宜都是个郡,大致相当现在的宜昌地区,包含宜都、枝江、当阳、夷陵、夷道、秭归等地,居南郡上流,控西陵峡口,地接五溪蛮夷(就是现在的恩施张家界一带,深入可到湘西州贵州。),陆路可通上庸和襄阳,地形险要,是一块战略要地。吕蒙虽然袭取了南郡,但是还有宜都在,军队主力也还在,所以正常情况下,关羽的回旋余地依然很大,因此他还抱有信心,打算回到宜都继续奋斗!!!

图片 1

1、关羽在襄阳虽然被徐晃击败,但是主力仍在。2、在得知南郡被袭后立刻南归,其第一目的不是回攻南郡,而是入据宜都,重整旗鼓。所以,南归之旅不是一次绝望之旅,而是希望之旅。3、导致关羽军心崩溃的主要原因不是吕蒙的分化瓦解,而是宜都的丢失,使希望破灭,整支大军失去凭依。4、所以对关羽最后致命的不是南郡的丢失,也不是吕蒙的手段,更不是刘封拒绝出援,而是刘备任命的宜都太守樊友对宜都的弃守。5、陆逊在宜都前后斩获招纳数万,所以宜都并非空城。正文:建安24年10月,关羽在襄阳被徐晃击败,紧接着,后方荆州又被吕蒙袭取,这个时候,关羽并非死路一条,他是完全可以全身而退,带领大部分人马撤往上庸的。但是关羽没有这样做,为什么呢?答案就在宜都。宜都是个郡,大致相当现在的宜昌地区,包含宜都、枝江、当阳、夷陵、夷道、秭归等地,居南郡上流,控西陵峡口,地接五溪蛮夷(就是现在的恩施张家界一带,深入可到湘西州贵州。),陆路可通上庸和襄阳,地形险要,是一块战略要地。吕蒙虽然袭取了南郡,但是还有宜都在,军队主力也还在,所以正常情况下,关羽的回旋余地依然很大,因此他还抱有信心,打算回到宜都继续奋斗!!!
所以南归之旅并非如过去认为的是绝望之旅,相反是一次希望之旅!我们先回头来估计一下关羽的前后兵力。关羽围攻襄阳的兵力,估计在4-5万左右。得到这个数字,是因为:其一,关羽原来就有三万人,第一次荆州危机时,刘备率5万人回援,这5万人应该留下一部分,所以关羽所部估计在5万上下。其二,于禁庞德有步骑三万,加上曹仁樊城守军,襄阳吕常守军,合计应该有4万。4万精兵猛将与敌僵持,不能立即出战,说明对方实力至少相当尔,一时没有机会就要等。

所以南归之旅并非如过去认为的是绝望之旅,相反是一次希望之旅!我们先回头来估计一下关羽的前后兵力。关羽围攻襄阳的兵力,估计在4-5万左右。得到这个数字,是因为:

< 1 > < 2 >

其一,关羽原来就有三万人,第一次荆州危机时,刘备率5万人回援,这5万人应该留下一部分,所以关羽所部估计在5万上下。

其二,于禁庞德有步骑三万,加上曹仁樊城守军,襄阳吕常守军,合计应该有4万。4万精兵猛将与敌僵持,不能立即出战,说明对方实力至少相当尔,一时没有机会就要等。

因此我们估计关羽兵力有4万应该问题不大,可能还要更多。这4万人又分为水陆两部分,关羽是有强大的水军的,否则不可能实现围攻襄阳、樊城和水淹7军的壮举。这4万人我们可以认为水陆各半,2万陆军,2万水军,因为水军是关羽军的核心,控制汉江水道、各部交通往来、后勤供应全靠水军。

徐晃击破的只是关羽的陆军,而且不是歼灭,所以兵败于徐晃后,关羽并没有立刻退兵,而仅仅是撤围樊城,水军依然控制汉江水道,继续围困襄阳。因为守城方也到了最后关头,如果能够拿下汉江南岸的襄阳,也是重大战果,汉水以南就可以连成一片了。所以,此时我们可以估计关羽的军队依然还有3万至3万5千,实力依然很强大,足以和曹军抗衡,否则他不会坚持不退兵。

但正在这时,吕蒙袭取了南郡,关羽得知南郡被占后,才立刻退兵南还。

其实,当得知南郡被袭后,关羽可以有两个选择:一是立刻带兵退往上庸,这样可以全身而退,军队也大部可以保全,因为曹操方要坐山观虎斗,已经命令不可追击,甚至可以保全水军,如果将水军沿汉水上溯的话,不过荆州可就彻底放弃了;另一个就是南还,南还可以有两个变化,一是趁孙权立足未稳,重新攻取江陵;二是退守宜都,然后以宜都为根据地和孙权周旋。

关羽选择的正是南还!他这样做是完全正确的,也是负责任的做法。南归之路并非一次绝望之旅,而是希望之旅。因为:

第一,关羽长期经营荆州,所谓恩信夙着,而此时孙权立足未稳,只是暂时占领了南郡,其他很多地方依然效忠刘备和关羽,特别是南郡上游的要冲宜都还在己方手里,愚以为这是一颗最大的定心丸,因为只要能够据有宜都,就可立于不败之地。而宜都地形处处险要易守难攻,只要坚守,最多支持10天,关羽就可以赶到。襄阳到宜都400里不到,每天走50里的话,8天也到了,孙吴也无力阻截。

第二,所以南归的第一目的地应该不是南郡,而是宜都。从襄阳不管到江陵还是宜都,陆路当时都必须经过当阳。到当阳后,就算回到宜都了,以后就可以宜都为根据地居高临下进攻江陵。当然,如果机会好,也可以从当阳直接转攻江陵。

第三,关羽还有3万人,实力依然强大,而东吴兵力单薄,又立足未稳,所以完全可以一战。而关羽向来轻视东吴诸将,因此他认为既然能够一战,那么取胜的机会很大。

第四,纵使一战不成功,他也可以退据宜都,控制南郡的上游,然后背靠西川,连结武陵和上庸,继续进取南郡,形势依然不算太坏。所以,关羽肯定充满信心的,南归之路并不是一次绝望之旅。

第五,关羽还有另一重想法,就是希望能够像上次一样,孙权在他武力威胁下妥协和解,他也许可以通过给与孙吴巨大利益,比如割让零陵和武陵,来换取孙权退出南郡,所以关羽数使人与吕蒙相闻,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基于以上考虑,所以关羽毫不犹豫地率兵南归,只要能够回到宜都,他就还握有相当大的主动权。可是他没有想到,孙权方竟然迅速攻占了宜都,刘备任命的宜都太守樊友竟然在陆逊的进攻面前不战而逃跑,樊友逃后,其他各要塞守将也是纷纷逃亡或投降,零星抵抗的也不堪一击,一下子就完了。而陆逊在宜都前后斩获招纳数万,可见宜都并非无兵,宜都地形也并非不险,所以樊友的委郡走是没有道理的。但不管如何,愚以为这才是最致命的打击,他摧毁了关羽军最后的希望,使得关羽军立刻陷入无家可归的境地,对士气的打击是毁灭性的,一下子从信心满满变成一片绝望;同时吕蒙又成功使用了分化瓦解的计策,于是他的部下就纷纷弃他而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