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 历史千年 美国四星上将:马克·韦恩·克拉克的生平事蹟简介

美国四星上将:马克·韦恩·克拉克的生平事蹟简介



马克·韦恩·克拉克(英语:Mark Wayne
Clark,1896年5月1日-1984年4月17日),美国四星上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美国第五集团军司令与朝鲜战争时的联合国军指挥官。

图片 1
“鹅卵石”行动始于1944年1月22日,是盟军在意大利中部安齐奥地区的两栖登陆行动,意图是切断德军退路和进攻罗马。
马克·克拉克于1917年从美国西点军校毕业,1942年初,先后担任美国地面部队副参谋长、参谋长,8月升少将,任第2军军长,11月,升为中将并被任命为“火炬”行动联军副总司令,总司令为艾森豪威尔。
1943年,克拉克出任新成立的第5军团司令,该军团辖英国第10军与美国第6军,第一个任务是在意大利萨莱诺湾登陆,代号“雪崩”。德军早就猜到登陆
地点,8月8日,希特勒亲令魏亭果夫将军的第10军团在那不勒斯与萨莱诺之间部署机动战斗群。美军第5军团在9月9日准备登陆前,
德军已严加戒备,而克拉克为获得战术奇袭的机会,禁止海军进行登陆前的炮击;而且登陆部队在船上已经知道意大利于8日与联军签署休战协议,因此都认为这将
是一次轻松的登陆。结果登陆艇还没接近滩头就遭到德军的猛烈阻击。
到第一天结束时,盟军虽然占领了4个不连续又狭窄的滩头,但随时都
有被赶下海的危机。10日到14日,德军对滩头猛攻,第29装甲步兵师也从意大利南部赶到。英军被困在萨莱诺附近,美军也被赶回滩头,克拉克要求海军将第
5军团司令部接回海上。艾森豪威尔与第15集团群军司令哈德罗·亚历山大将军立即增加萨莱诺地区的海、空支援,并将第82空降师交给克拉克指挥,才勉强守
住滩头。
盟军的海空联合火力击退了德军,凯塞林元帅下令部队北撤。萨莱诺登陆对盟军是一场灾难。德军北撤后,第5军团于1943年
10月2日占领那不勒斯,代价为损失12000兵员。接着第5军团沿着西海岸往罗马推进,德军采举迟滞防御作战,并将桥梁摧毁,而且雨季提早来临,使得第
5集团军进展缓慢。到1944年1月中旬,连古斯塔夫防线前缘都还没到达,4个月只进展100千米,离罗马还有130千米,战斗损失却近40000人,而
病患则达50000人。
媒体用“寸进”形容1943年的意大利战场。英国军事评论家利德尔·哈特则用“蚕食”批评盟军的行动,他认为联军浪费太多时间在整顿、准备与巩固。此外,丘吉尔也批评联军不知利用两栖作战来迂回德军侧面。
意大利被称为“伸入地中海的高跟鞋”。在“高跟鞋”上面,还有完整的“小腿”和“大腿”,罗马位于“膝盖”的位置上。按照盟军的本意,拿下西西里岛后横
渡墨西拿海峡,先占领“鞋尖”,然后一点一点往上打,从南向北推过去,直至占领罗马。这似乎是无可取代的计划。丘吉尔却突发奇想,说:“我们何必像只小臭
虫一样呢?从脚尖、脚踝,慢慢地爬上小腿肚子。让我们做一只猫,一爪子就挠到膝盖上。”
这的确是天马行空的想法,墨索里尼刚下台,意
大利乱哄哄的。在这种时候,如果聚合起盟军在北非的所有力量,从海上直逼意大利“膝盖”处的罗马,的确有可能呈现出一番新景观。但是,美国人对丘吉尔的意
见素来有保留。他们佩服他的战时领导能力,又怕他那意气风发的脑子,不知道会把美国兵支到哪里打仗去。
1943年入秋时节,盟军在意大利循规蹈矩的行事,按照计划渡过墨西拿海峡,在意大利的“鞋尖”登陆,顺着“脚面”一路北上。
很快,盟军就被阻止在古斯塔夫防线面前。这时,盟军的重点计划是几个月后的诺曼底登陆作战,在意大利只保持有限的作战行动,兵力也不多,因此很难突破古
斯塔夫防线。这时,丘吉尔提出:不是从南向北突破不了古斯塔夫防线吗?那就把一只“野猫”投放到古斯塔夫防线北面的海岸线上,南北合击,把古斯塔夫防线碾
碎。实际上,这个方案还是他早先提出的“臭虫和猫”计划的变种。
这个计划的代号是“鹅卵石”行动,确定的登陆地点是古斯塔夫防线北面近百千米的小镇安齐奥,也是个渔港,那里有一座德军的疗养院。
“鹅卵石”行动开始就被美军头面人物乔治·马歇尔所轻视,觉得它太业余。后来丘吉尔向罗斯福和斯大林提出,才被接纳,而斯大林对于任何能减轻东战场压力
的盟军作战提议都赞成。根据计划,由马克·克拉克中将指挥的美国第5军团从南面发起进攻,把驻守罗马周围的德军引出来;第5军团的约翰·卢卡斯第6军在安
齐奥与聂图诺地区登陆,迅速向阿尔班山地前进,威胁德第14装甲军的后方。
卢卡斯对计划缺乏信心,在日记中写到:“除非我们得到我们
所希望的,否则行动将是铤而走险的,在我自己个人意见讲,这不应该去尝试的。”“该行动有很强的加里波利之战的意味及表面上仍然是同一个门外汉在同一个后
备席上。”这个门外汉所指的显然就是指丘吉尔,他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灾难性的加里波利登陆的设计师。
另一个问题是登陆舰只的有效性,美军特别强调没有任何其他事可以推迟诺曼底登陆及其在法国南部的登陆。“鹅卵石”行动将要使用一些用于这两次登陆的舰只,罗斯福总统容许使用至2月5日前交回。
参与这次进攻的盟军包括5艘巡洋舰、24艘驱逐舰、238艘登陆艇、62艘以上其他船只、40000名士兵及5000辆以上车辆。
进攻分为3个方向:一是英军进攻安齐奥以北10千米的海岸。二是美军进攻安齐奥港,本来动用美军第504伞降步兵旅在安齐奥以北空降,后来被取消。三是西南美军进攻安齐奥以东10千米海岸。
登陆行动始于1944年1月22日。最初的登陆行动除了德国空军零星的攻击,基本没有遇到抵抗。凌晨时分,36000名士兵及3200辆车辆在海滩登
陆,共有13名盟军阵亡及97人受伤;大约20名德军被俘。英军第1步兵师向内陆推进了3千米,美军苏格兰营占领了安齐奥港,美军第509伞降步兵团占领
聂图诺,美军第3步兵师向内陆推进了5千米。
1月22日,卢卡斯将军指挥美军第6军在安齐奥顺利登陆,并很快建立了滩头阵地。卢卡斯打算向内陆推进25英里,占领阿尔卑斯山,切断德军的供应线和退路。但卢卡斯过于谨慎,没有乘胜前进。随后9天,关注的是把更多的兵力和给养运上岸来。
对卢卡斯此举,史学家约翰·基谨说:“卢卡斯登陆的第一天,就有可能到达罗马,虽然之后可能被逐回,无论如何,他孤注一掷地向内陆进攻可能更好。”卢卡
斯在行动的计划阶段便缺乏信心,认为登陆后会面对两至三倍的德军。基谨认为,卢卡斯的行动是在任何世界上都是最差劲的。丘吉尔不满地说:“我本来希望向海
岸投入野猫,但现在我们却变成了一条搁浅的鲸鱼。”卢卡斯在2月23日被解除职务。
凯塞林在得知盟军在安齐奥登陆后,立即从法、德及
南斯拉夫调派兵力支援。到了28日,已有4个师面对美第6军,并准备进行反击。1月30日,卢卡斯才向阿尔卑斯山发动进攻。经过3天战斗,付出5500人
的伤亡后,卢卡斯被迫停止进攻,命令部下挖壕自卫,在滩头阵地周围布上铁丝网和地雷。
凯塞林元帅1月22日凌晨3点得悉盟军登陆,5
点令第4警察装甲掷弹兵师及德军王牌师赫尔曼·戈林装甲师组织机动部队迎战,确保安齐奥经由卡姆波莱奥内及奇斯泰尔纳到阿尔班山地间所有道路为德军控制。
并在先锋部队作战时,盟军登陆第1天结束前再增派两万名德军到前线作战,把盟军赶下海去。德军最高统帅部接受他的建议,令自法国、南斯拉夫与德国境内派3
个师赶到意大利前线。早上8时,凯塞林打电话命令第14军团与在古斯塔夫防线上第10军团也增援前线。
盟军登陆后,所有在意大利南部
可调动的德军都迅速赶往安齐奥滩头作战。凯塞林最初认为,如果盟军在1月24日之前对德军发动猛攻,德军肯定战败。但在1月22日结束前,盟军仍未发动猛
攻。凯塞林不敢相信,盟军将领竟不知此时应该猛攻,其略感放心。德军艾佛瑞·史克伦指挥党卫队第1装甲军在1月22日傍晚率先包围安齐奥滩头的盟军,次日
又有一批德军赶到,1月24日,超过40000德军到达战斗位置。
登陆3天后,盟军在滩头被围困了。第4警察装甲掷弹兵师在西边,第3装甲掷弹兵师在中至阿尔班山地布防,赫尔曼·戈林装甲师在东边。德军8个步兵师组成的近10万兵力围住滩头,还有近60000名德军在增援途中。
随着美军第45步兵师及第1装甲师到达,滩头的盟军人数在1月29日增至69000人、508门火炮及208辆坦克,防守德军增至71500人。
1月30日,卢卡斯部切断7号公路,另一路则向东北经阿尔巴诺进至卡姆波莱奥内,经过激烈战斗,英军第1步兵师未能攻占卡姆波莱奥内,形成突出部。两个苏格兰营发动了果敢的进攻,但日出后被孤立。第1和第3营的767名士兵中,只有6人回到盟军战线,有743人被俘。
2月3日,10万德军向卡姆波莱奥内突出部发动反攻。德军分为两个军,由艾佛瑞·史克伦的第1伞兵军及由特劳戈特·海尔指挥的第76装甲军。战斗极为激烈,2月10日,盟军被赶出突出部。
安齐奥滩头阵地陷入困境,不仅前进不得,而且德军越来越多,已有10个德国师包围安其奥的5个盟军师。2月28日,德军试图一举将盟军赶下海去,但遭到盟军空军空袭,当天德军损失了30多辆坦克,凯塞林不得不于3月4日下令停止反击,以5个师维持对美军的包围。
盟军被压缩在滩头阵地上,伤亡日增,一筹莫展。有位新闻记者描述当时美军的状况:“美军在这里就像原始人那样生活,他们那副样子,挥舞棍棒也许比使用机枪还更像样些。”
双方都知道,春季内不能取得决定性战果。凯塞林命令准备一条新防线,名为“凯撒防线”,从罗马以南的台伯河开始,沿盟军滩头阵地,经比沙里穿越阿尔班山地,到瓦尔蒙托内,横贯意大利,到达亚德里亚海。驻守防线的是第14军团及第10军团。
卢西亚·特拉斯科特从第3步兵师师长晋升,代替卢卡斯出任美国第6军司令,他与参谋人员共同计划一次决定性的进攻,配合意大利盟军总司令哈罗德·亚历山大计划的对古斯塔夫防线的主要进攻行动。
3月和5月初,美军第34步兵师、第36步兵师分别到达安齐奥,英军第56步兵师被英军第5步兵师取代。5月底,盟军滩头部队达15万人,包括5个美军师及两个英军师,面对5个德军师。
亚历山大要求第6军切断6号公路。克拉克却命令第6军向罗马进攻,他后来在回忆录中说:“我们不单只希望得到攻占罗马的荣誉,但觉得应该拥有它;我们不
单只希望变成第一支从南面攻占罗马的军队,亦希望给在罗马的人们知道这是第5军团做的事及付出了多少代价做成这事。”5月6日,克拉克通知特拉斯科特:
“攻占罗马是我们唯一的重要目标。”
1944年5月23日晨5时45分,盟军1500门火炮轰鸣,40分钟后炮轰停止,步兵和装甲部
队在空军支援下发起进攻。第一天的战斗十分激烈:第1装甲师损失了100辆坦克,第3步兵师有955人伤亡,这是二战中美军所有师中单日伤亡最高数字,德
军第352步兵师损失了50%的战斗力。
冯·马肯森认为,盟军的主要进攻方向是西斯特纳,就算英军在5月23日和24日发动佯攻亦不
能说服他,但凯塞林相信盟军的目的是夺取6号公路,因此命令赫尔曼·戈林师从240千米外赶往瓦尔蒙托内,以帮助第10军团守卫6号公路,第10军团正使
用该条公路从卡西诺后撤。
5月25日下午,奇斯泰尔纳落入美军第3步兵师手中,第3步兵师领头进入韦莱特里狭谷,而第1装甲师到达瓦
尔蒙托内5千米内,与从里窝那赶来的赫尔曼·戈林装甲师爆发战斗。美国第6军在3天的战斗伤亡超过3300人。当晚,特拉斯科特收到克拉克的命令:将主攻
方向左转90度,最重要的是,虽然进攻仍然指向瓦尔蒙托内及6号公路,但美军第1装甲师被撤出及准备进行新的进攻,而第3步兵师在第1别动队支援下继续向
瓦尔蒙托内进攻。克拉克在5月26日早上才通知亚历山大这个改变,而当时这个命令之改变已经是既成事实。
当时特拉斯科特大感震惊,后
来写道:“我被吓呆了,当时仍不是时候转向西北推进,因为这个方向的敌人仍然强大;我们应该集中力量进入韦莱特里狭谷,以消灭撤退中的德军,我不会在没有
跟克拉克进行个别讨论下遵守命令。他当时不在滩头阵地,就算经无线电亦不能到达。这是一个将主要进攻力量从瓦尔蒙托内及消灭德国第10军团转变的命令,5
月26日该命令被实施。……从我的角度看,克拉克仍然服从亚历山大的指示,他在5月26日没有改变我们向西北的进攻方向,安齐奥的战略目标已经完全达到,
首先进入罗马是对失去这个机会的最差补偿。”
5月26日,凯塞林派4个师进入韦莱特里狭谷,阻止盟军对6号公路的进攻。进攻的另一轴
线只有少许进展。5月29日,美军第1装甲师就位,进攻凯撒防线,但没有进展。5月30日,由弗雷德·威克少将指挥的美军第36步兵师找到凯撒防线上德国
第1伞兵军与第76装甲军的接合部,在攀登卡西诺山上陡峭的山坡后,从后方威胁守军,阻止其撤退。这是一个主要转折点,冯·马肯森要求辞职,凯塞林立即接
受。
由于上级不断增加的压力,克拉克指派美国第2军从古斯塔夫防线沿海岸北上,5月25日与第6军在阿尔班山地右边会合,沿6号公路进入罗马。
6月2日,凯撒防线全面崩溃,第14军团经罗马撤往北方战斗。同一天,希特勒害怕出现另一个斯大林格勒战役,命令凯塞林宣布罗马为不设防城市。3天后,
后卫部队撤离。盟军在6月5日早些时间进入罗马。当日早上,克拉克在市政府会堂召开新闻会议。他甚至在十字路口亲自站岗,以阻止英军进入罗马,以确保意大
利首都罗马是美国人的战利品。

马克·克拉克于1896年5月1日出生在纽约沙克次港的麦迪逊军营,父亲查理斯·克拉克(Charles
C.
Clark)也是美国陆军军官,最后以上校官阶退伍。克拉克于1917年从美国西点军校毕业,全班139人中排名第111。当克拉克刚进西点军校时,他的指导学长正是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克拉克毕业后即前往法国,加入美国第5步兵师,在孚日山脉(Vosges
Mountains)的战役中负伤。在圣米榭尔(St.
Mihiel)与谬斯-阿尔贡(Meuse-Argonne)攻势中,克拉克上尉则在美国第一军团司令部的补给组服务,休战后则在美国第三军团服役。

克拉克于1919年返国,先任职于陆军部助理部长办公室,1925年进入步兵学校受训,1929年至1933年担任印第安纳州国民兵部队的教官,1935年进入陆军指参学校受训,结训后担任过一年的内布拉斯加州公共资源保护队的副指挥官。1937年进入陆军战争学院受训,并成为著名的两栖作战专家。

1939年在美国西海岸的两栖登陆演习中,克拉克少校的表现获得了当时美国陆军参谋长乔治·马歇尔的赏识。之后,克拉克的升迁速度就非常快了,1940年升中校,任战争学院教官,1941年8月被马歇尔调到陆军总部任主管作战的助理参谋长,跳升准将。1942年初,他先后担任美国地面部队副参谋长、参谋长,8月升少将,任第2军军长与美国驻英国的地面部队指挥官。到了11月,他已成为中将并被任命为火炬行动的联军副总司令(总司令为艾森豪威尔将军)。他升任中将时年仅46岁,为美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中将。

但是他的第一个任务不是军事行动,而是政治与外交的作为。由于火炬行动中,美、英两国部队将登陆法属北非,为减少维希法国部队的抵抗,甚至号召这些部队加入同盟,于是在美国驻北非首席代表墨非(Robert
Murphy)与法国阿尔及尔地区指挥官马斯特(Charles-Emmanuel
Mast)少将的要求下,克拉克将军带领四位随员,搭乘一艘英国潜艇至北非与马斯特会面,并敲定由亨利·吉罗将军为合作物件。不过由于美国人对法国合作者过分保密,于是在1942年11月8日进行登陆行动时,受到奇袭的反而是法国的合作者,结果是一片混乱,并让所有的登陆行动都受到维希部队的抵抗。于是法国北非总司令阿尔方斯·朱安将军建议联军应寻求达尔朗海军上将的协助,后者是法国三军统帅与亨利·菲利浦·贝当元帅的指定接班人,此时正在阿尔及尔。

达尔朗原则上同意协助联军,并下令阿尔及尔地区的部队停止作战,同时授权朱安安排其它地区的停火。于是克拉克在9日又赶往阿尔及尔与达尔朗、阿尔方斯·朱安、与亨利·吉罗等人会谈。会中克拉克压迫达尔朗应立即以法国三军统帅的身份下令全面停火。会谈的气氛非常火爆,但最后达尔朗还是接受克拉克的最后通牒,发出了停火命令。这个命令让德国于10日午夜进入法国南部,并迫使维希政府让德、意部队占领突尼西亚。11日到13日,克拉克不断压迫达尔朗接受盟军的诸多要求,最后于13日下午达成最后协议,刚刚抵达阿尔及尔的艾森豪随即批准,于是法国北非部队跟同盟国的合作立即生效。之后克拉克与达尔朗协商出一个具体的细节,让突尼西亚以外的法属北非都与同盟国合作,否则法国驻北非的部队达12万人,如果他们决心抵抗,也会对联军的行动造成极大的阻碍。

1943年,克拉克出任新成立的第五集团军司令,该集团军辖英国第10军与美国第6军。该集团军的第一个任务为义大利萨莱诺湾的登陆行动,代字”雪崩”。虽然目的地是最高机密,但一方面美国人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差,另一方面德国人早就猜到登陆地点,甚至于希特勒在8月18日亲令德国魏亭果夫(Heinrich
von
Vietinghoff)将军的第十军团必需在那不勒斯(雪崩行动的主要目标)与萨莱诺之间部署机动战斗群,并将军团中的非机动单位都送进该地。于是当第五军团在9月9日准备登陆前,德国部队已严加戒备,尤其当时克拉克还希望能获得战术奇袭的机会,因此禁止海军进行登陆前的炮击;而且登陆部队在船上已晓得意大利于8日与联军签署休战协议,因此都以为这将是一次轻松的登陆。结果登陆艇还没接近滩头就受到德军的火力的猛烈反击。

在登陆地区的德国部队主要是第16装甲师,克拉克在其自传中说当地有600辆德军战车,但事实上只有80辆IV号坦克与48辆自行火炮。另外戈林伞兵师与第15装甲步兵师的残部也在当地。虽然德国的兵力比起英美联军的五万多人少许多(虽有三个师的番号,但实际兵力还不到两个师),但仍然造成联军的严重损失。到第一天结束时联军虽然占领了4个不连续又狭窄的滩头,但随时都有被赶下海的危机。10日到14日,德军对滩头展开猛攻,第29装甲步兵师也从义大利南部赶到,该师与第16装甲师在13日事实上已切断英、美两军。英军被困在萨莱诺附近,而美军也被赶回滩头,克拉克已要求海军准备将第五军团司令部接回海上。于是艾森豪威尔与第十五集团群军司令哈罗德·亚历山大(Harold
Alexander)将军立即增加沙莱诺地区的海、空支援,并将第82空降师交给克拉克指挥,才勉强守住滩头。

虽然魏亭果夫在16日集中了4个师与100多辆战车,并对英军再做一次攻击,但由于联军强大的海空联合火力,使得联军得以击退德军,加上英国第八军团已与第五军团建立陆上的联络,于是德国南战场总司令阿尔贝特·凯塞林(Albrecht
Kesselring)元帅才下令部队往北撤退。萨莱诺登陆对联军几乎是一场灾难,仅凭著联军强大的海空军资源才得以幸免。德军北撤之后,第五军团于1943年10月2日占领义大利的那不勒斯,那原是希望在1943年9月13日就该攻占的主要目标,其代价为近12,000人的损失。接着第五军团沿着西海岸往罗马推进,由于德军采举迟滞防御作战并将桥梁摧毁,而且雨季提早来临与德国援军的到来,使得第五集团军的进展很缓慢。到1944年1月中旬,第五集团军连凯塞林所设定的古斯塔夫防线的前缘都还没到达,四个月中只进展了70里,离罗马还有80哩,战斗损失却近40,000人,而美军的病患损失则达50,000人。

媒体用”寸进”来形容1943年时的义大利战场,英国著名军事评论家利德尔·哈特则用”蚕食”来批评联军的行动,他以为联军浪费太多时间在整顿、准备、与巩固。此外,丘吉尔也批评联军不知利用两栖作战来迂回德军侧面。于是第十五集团军群司令部遂规划一次在古斯塔夫防线后的两栖作战,主要是利用第五集团军对德军防线进行正面攻击,然后由美国第6军在安济奥登陆,代字”鹅卵石”。第五集团军的攻击从1944年1月17至18日夜间发动,但因损失惨重,遂于20日自动停止。22日第6军在安济奥登陆,虽然当地只有德军两个营,从安济奥到罗马也根本没有德军,但第六军在滩头却足足等了8天才试图前进,结果这八天里凯塞林已抽调了八个师送到滩头,把美军封锁住。结果第五集团军不但不可以获得迂回的帮助,反而被迫不断发动正面攻击以援救登陆部队。双方战至2月10日才停止,第五集团军无法突破古斯塔夫防线,德军也无法把美军赶下海,遂成僵持之势

由于霸王行动已决定在1944年5月到6月间发动,于是亚历山大于2月下旬建议在霸王行动发动之前,在义大利发动另一次大规模攻击。经美、英参谋首长同意后,作战于1944年5月11日发动,一直到5月30日始突破德军防线,并于6月4日占领罗马。2天之后,联军在诺曼底登陆,义大利战役于是退居幕后。由于支援南法的作战(代字”龙骑兵行动”),第五集团军在7月又被抽调两个军,于是之后除了第八集团军曾尝试在东岸攻击外,联军与德军在义大利保持一种对峙的状态。1944年12月,克拉克接替亚历山大担任第十五集团军群司令,1945年3月10日晋升为上将。联军在义大利的最后战役是4月9日发动的对波隆纳的攻击,并使联军进入波河谷地。4月29日德国南战场总司令部与联军地中海战区总部签署休战协定,于是义大利地区在5月2日即已停战。

在1945年5月8日欧洲战争结束后,克拉克任美国驻奥地利的高阶专员,并为美、英、苏、法等四国占领军的代表。1947年任美国国务卿的代表,与英、苏两国的外长会议协商对奥条约。1947年6月返美,先任司令部设于旧金山的第六集团军司令,两年后出任美国地面部队司令。1952年4月,克拉克任美国远东地区总司令,并在5月接任联合国部队指挥官。当时战线已固定,他也没有什么表现的机会。1953年7月27日,克拉克将军代表联合国部队,与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板门店签署停战协定。

克拉克将军于1953年10月31日退休,接任查尔斯顿的堡垒军校校长,并曾接受前总统赫伯特·胡佛的委托,进行对中央情报局以及美国政府其它情报机构的研究工作。克拉克将军在堡垒军校任职12年,直1965年才退休。

克拉克在1924年与莫琳·多兰(Maurine
Doran)结婚,育有一子一女,儿子威廉·克拉克(William D.
Clark)也是美国陆军军官,以少校官阶退伍。克拉克夫人于1966年10月过世后,将军于1967年与玛丽·艾波盖特(Mary
M.
Applegate)夫人结婚。克拉克将军于1984年4月17日病逝于查尔斯顿,并葬于堡垒军校的校园。

人物评价

马克·克拉克给人的印象负面的居多,非常多人一提及美军无能将领的典范,想起的都是他,比如说颇具盛名的卡西诺战役,克拉克指挥的第五集团军伤亡占据了整个战役盟军伤亡人数的百分之九十,以至于克拉克被下面的官兵称之为”杀人犯”,突破古斯塔夫防线后,他为了抢占进入罗马的荣誉,居然不去追击后撤的德军,当他在罗马城记者招待会大出风头的时候,阿尔贝特·凯塞林元帅已布置好下一条防线等他去碰。

战后他依仗着和马歇尔的私下关系,调至政治战场同对手周旋,其实一切都挺好挺顺利的,但后来朝鲜战争爆发,他重上战场,但没有任何表现,作为最后一任战时司令,在最后谈判留下颇为经典的一句话”
我是第一个在没有取得胜利的谈判档案上签字的美军将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