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 历史解读 读罗马人的故事(20) – “幸运者”苏拉

读罗马人的故事(20) – “幸运者”苏拉



卢库鲁斯古罗马统帅、执政官。

本文主要参考于盐野七生《罗马人的故事》

本文主要参考于盐野七生《罗马人的故事》

早在同盟者战争中于马西人作战,公元前88年任财务官,后任路西乌斯·科尔涅利乌斯·苏拉的部将,前87年参加对对本都国王的战争,后随苏拉向罗马进军。后历任营造官和行政长官。前74年,卢库卢斯任执政官,次年以前执政官身份出任西利西亚总督,后又兼任亚细亚总督。前73年,本都国王米特拉达梯六世以12万步兵、1.6万骑兵、100辆4马巨轮战车的庞大阵容入侵罗马的比希尼亚行省,卢库鲁斯指挥5个军团约3万重装步兵、2500骑兵的罗马军队远征东方(第三次米特拉达梯战争),罗马军队两战两胜,于前73年冬把敌人逐出库齐库斯,前72年在卡比拉击败敌人。

肃清海盗

地中海地形复杂,海湾众多,自古以来都是海盗的温床。

小亚细亚东南的西里西亚是一个权力真空的地带,这里也有地形优越的峭壁港湾,成为了这一时期海盗的大本营。沿海国家实力的没落、中东一带战事的频繁,让海盗的队伍日益壮大,侵害范围也越来越广。

如果海盗只是做自身的“本职工作”,或许还不会引起罗马足够的重视,直到本都国王米特拉达梯开始向海盗提供资金支持,让他们袭击罗马向东方运输士兵和武器的船舶。资金充足的海盗们摇身一变,完整的组织结构、先进的武器装备以及庞大的规模,已经与一个军事集团无异。

海盗的袭击范围从东部一直延伸到了意大利半岛,阿皮亚大道上的马车竟然都会被海盗打劫。海盗的猖獗让地中海的物资流通几乎陷于停滞,士兵和武器也无法送达,甚至国内的小麦供给都得不到保证,如此以来,海盗问题已迫在眉睫。

公元前67年,在讨论海盗问题的公民大会上,通过了一项打破多个先例的提案,内容中最重要的一项是:赋予庞培三年军队指挥权,直到海盗问题解决。该提案遭到元老院断然反对,理由是,如此大的权力只能给与独裁官,但三年任期也过长,同时独裁官也不能在国外行使实权,而且庞培刚39岁,上一次刚破例担任执政官,紧接着又要挑战多个先例,无疑让罗马法律成一纸空文。然而形势所趋,这项提案以压倒性票数通过,庞培势头满满。

庞培将地中海划分为13个战区,先消灭西地中海的疲弱之敌,再在东地中海做收网之战,在罗马正规军目前,海盗不堪一击,罗马不断收缩的包围圈,最终在海盗大本营西里西亚结束,当年夏天,地中海的航行就恢复到了正常的安全状态。

图片 1

中年的庞培半身像

庞培的声誉在罗马急剧上升,在希腊,被海盗侵扰到绝望的希腊人,几乎要把庞培当作神来称颂。

三年指挥权以肃清海盗,庞培几乎只用三个月就完成了,接下来似乎就应该是归还指挥权的时候了。

本都王国

本都(Pontos)一词在希腊语中意为“海”,王国位于小亚细亚半岛及黑海东南沿岸,今属土耳其,于米特拉达梯一世在亚历山大大帝死后的一片混乱中创建。公元前115年,在米特拉达梯六世的统治下,本都走向了最鼎盛的时期,成为小亚细亚最强大的王国。

米特拉达梯是一位极具能力和野心的国王,多年来积极筹备财富和军队,以图实现创建自己帝国的愿望,公元前92年,邻国比提尼亚王国和卡帕多西亚王国因王位争夺发生内部纷争,米特拉达梯趁机分别安排了亲信坐上了两国的王位。被驱逐的两国王室成员向罗马控告,罗马涉足仲裁,米特拉达梯迫于大国罗马的压力,只好收手。

好景不长,罗马与意大利人的同盟战争爆发,米特拉达梯认定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趁罗马无暇顾及之时,悍然率军西征,三十万本都铁骑踏上了比提尼亚和帕加马的领土,帕加马早已是罗马的行省,所以米特拉达梯这无疑是对罗马的正面叫板。

然而,米特拉达梯没有料到的是,同盟战争不到两年便结束了。

后来,米特拉达梯又和他的女婿亚美尼亚国王提格兰二世结成同盟。卢库鲁斯进攻亚美尼亚,以1.2万重装步兵、2500骑兵对阵12.5万人的亚美尼亚大军,并以罗马方面只有5人战死、不足百人受伤而亚美尼亚战死10万人以上的战果击败提格兰大帝,前69年攻占亚美尼亚的首都蒂格拉诺塞塔(Tigranocerta)。卢库鲁斯继续东征,一直打到里海,成为自亚历山大大帝以来第一个率领军队踏足于此的欧洲人,并将罗马的东部疆域扩大的黑海沿线一带。但由于战利品分配及长年在外战斗等原因,部下三次譁变,只得草草收兵。

第三次米特拉达梯战争

在介绍庞培接下来动向之前,需要介绍这一时期同时发生的另一个战事,罗马与本都国的战争。

公元前74年,比提尼亚国王逝世,遗嘱中将国家赠与罗马,成为罗马的一个行省。本都国的位置就在比提尼亚附近,国王米特拉达梯担心罗马势力扩张到自己家门口,在罗马军队进驻比提尼亚时,派出了军队,第三次米特拉达梯战争就此开始。

公元前73年,米特拉达梯正式攻打比提尼亚。这一年着实是罗马的多事之年,西班牙的塞多留战争胜负未分,国内又爆发了斯巴达克斯起义,东方又来了雪上加霜的米特拉达梯战争,实属内忧外患。比提尼亚总督没有抵挡住第一波进攻,败退。

元老院派出了卢库鲁斯(苏拉最得力副将,曾随苏拉参与第一次米特拉达梯战争)到比提尼亚,卢库鲁斯是苏拉手下十分优秀的武将,连续两场胜利也证明了这一点,本都军战败后逃走。

公元前70年,米特拉达梯与亚美尼亚国王结成了联盟,再次发起进攻,罗马一万多士兵对战亚美尼亚的12万大军,最终卢库鲁斯以少胜多,大败亚美尼亚。

虽然东方战场接连胜利,但始终未彻底消灭米特拉达梯,然而当卢库鲁斯继续征伐本都时,士兵们却不肯继续前进了。卢库鲁斯虽是一名优秀的指挥官,但与士兵的关系一直并不融洽,这也导致士兵心中长年累月的不满,于此时爆发出来。卢库鲁斯担心士兵哗变,只好选择撤退,战争暂且就这样胜负未分的告一段落。

庞培肃清海盗结束,正是在这个时候。

公民大会上,护民官在庞培的授意下,提出了一项延续庞培指挥权的法案。法案提出,解除卢库鲁斯职务,让庞培接管本都战线,庞培继续拥有军队指挥权,直至彻底消灭米特拉达梯。这个提案同样遭到元老院反对,但最终也同样通过。

兵权之争

结束同盟战争后,罗马开始着手解决本都的问题,同盟战争中战功显赫的苏拉被委以东征之任。然而,迎来67岁的老将马略,更希望这个出征的人是自己,尤其不应该是苏拉。

两位大将的这种矛盾,在当年的护民官的搅和下,变得更加复杂。这位护民官为争取更多的拥护者,把拉拢目标对准了马略及其广大的支持者们。最终,在平民大会上,他除了顺利通过了自己的法案,最关键的是,他把东征兵权从苏拉手上拿给了马略。

这一结果立刻引发了两派的流血冲突,苏拉于混乱之中不得不逃离了罗马,跑到了之前为东征而募集军队的地点。苏拉无法容忍这个结果,尤其是名誉的侮辱,他号召将士们一起为他夺回属于自己的尊严。这些将士们大部分都是曾与苏拉一起参与同盟战争的热血男儿,同时更重要的是,他们也是被一些历史学家所诟病的“私家军”,没错,他们确实已形同苏拉的私家军,为了挽回“老板”苏拉的名誉,3.5万名将士跟随苏拉踏上了谁也想不到的征途。

身在罗马的马略,做梦也不会想到,作为罗马执政官的苏拉,会率军攻打自己国家的首都。苏拉确实这么做了,面对毫无防范的首都,几个小时内苏拉便控制了首都的局面,马略逃亡伊特鲁里亚,那个护民官被苏拉砍下头颅放在罗马广场示众。

还没等罗马市民反应过来,罗马历史上的第一次武力夺取政权就已经结束了。苏拉在罗马广场召集公民,陈述了实际非常勉强的使用武力的原因,接着就立刻废除那项剥夺他兵权的法案,就是公元前287年开始一直施行的《霍滕修斯法》,该法案规定平民大会通过的决议可直接成为国家政策。

同时,马略也被列入“国贼”的名单,身在伊特鲁里亚的马略,不得不又逃亡非洲,开始了凄惨而屈辱的逃亡生涯。

他的政敌在庞培的指使下在公元前66年趁机通过一项法案(马尼乌斯法〔Lex
Manilia〕),要他交出兵权给庞培。在外7年之久的卢库鲁斯带着1600名老弱士兵回国,罗马人为之举行了凯旋式。回国后卢库鲁斯非常快就退出政坛,用战争中掠夺的财富修建大量奢靡的住宅,并醉心于美食。卢库鲁斯是罗马共和国晚期著名将领,是连续多次以少胜多的常胜将军,著有战史著作

征服东方

公元前66年,庞培进军本都,米特拉达梯的军队一再失利,但由于有亚美尼亚国的支持,米特拉达梯很难彻底打垮。为破坏本都与亚美尼亚的关系,庞培把目光锁在了东方大国帕提亚(安息帝国,波斯),在争取将帕提亚拉向罗马一边后,亚美尼亚动摇了和本都的结盟之心,转身便发出了米特拉达梯的通缉令。米特拉达梯逃亡黑海,后无力东山再起,自杀。

庞培靠军事和外交两面作战,取得了米特拉达梯战争的完胜。紧接着,庞培继续领军南下进入了叙利亚,此时的叙利亚已因被亚美尼亚侵略而一片荒芜。公元前64年,庞培将叙利亚纳为了罗马的一个行省,历时250年的塞琉古王朝从此从历史上消失,亚历山大的遗产中,如今只剩下了埃及的托勒密王朝。

公元前1世纪的“大帝”——庞培,把地中海波涛能冲刷到的所有地方,统统都变为了罗马的行省或同盟国,地中海着实成为了罗马的“内海”。

图片 2

庞培平定东方后(前63)的地中海世界

公元前61年,元老院为庞培举行了盛大的凯旋仪式,庞培从公元前66年至63年建立的功绩有:确定了从黑海到里海的罗马霸权地位;把1200万人口纳入罗马统治之下;把1538个城市列入罗马管辖范围;国库收入翻倍;与东方各国缔结和平条约,保证边境安全等等。以上战绩并非胜者的夸张之词,43岁的庞培取得的上述成绩,对罗马的确是居功至伟。

马略归来

东方传来了更加危及的军情,本都国王米特拉达梯在占领了罗马行省帕加马领土后,开始大肆屠杀当地的罗马人和意大利人,打出了“把希腊民族从罗马暴政下解放”的旗帜,大城市雅典也被其煽动,希腊全境都充满了反罗马的气息。

做出了“进攻罗马”举动的苏拉,骨子里依然还是一位沉着冷静的政治家,他还没来得及安排罗马政局,便优先带兵准备出征东方。出征前,他把下一年的执政官秦纳约到卡匹托尔山,在最高神朱庇特神庙中,让秦纳宣誓遵守苏拉之前的所有提案。这是件很有意思的事,自己强行发动的政变,却要求别人宣誓遵守,更有意思的是,苏拉刚率兵离开罗马,秦纳就违约了。

不知为何秦纳会突然站在了马略这一边,或许之前就是马略的隐蔽支持者吧,不管怎样,秦纳开始为马略平反,并否定了苏拉之前的法案。但这些提案遭到了另一位执政官的否决,此事还引发了武力冲突,败北的秦纳不得不逃出罗马。

这对马略来说绝对是好消息,他立刻带领六千名士兵杀回了罗马,与苏拉不同的是,马略将这次进攻视为了对自己屈辱的复仇。不管是苏拉的同党,还是当时对苏拉政策没有反对的无关人士,都进入了通缉令。

这是一场持续了五天五夜的杀戮,两位执政官均被杀害,元老院议员遇害者多达五十人,“骑士阶级”人士超过一千人,还有各个阶层的诸多人士。罗马广场的讲坛上,已经放不下了更多的头颅。

随着马略的泄恨杀戮告一段落,罗马总算平静了下来,马略和秦纳成为了下一年的执政官。

仿佛就是要用这样一段杀戮作为与这个世界的告别礼,公元前86年1月13日,马略任期开始的第13天,这位老将与世长辞,享年70岁。

伟大的庞培

其实庞培的军事才能早在同盟战争时,就已被苏拉洞悉,当时苏拉被派往非洲追剿反苏拉余党回国后,苏拉破例为仅25岁的庞培举行了凯旋仪式,要知道此等殊荣大西庇阿也未享有。正是在那时,苏拉半开玩笑的送给了这位年轻的将军一个尊称——“马格努斯”(Magnus,意为“伟大的”),而之前使用这个尊称的只有亚历山大大帝一人,这个词也就是被后世意为“大帝”的词,即源于拉丁语的“马格努斯”。苏拉生前,庞培一直未敢使用这个尊称,经历过肃清海盗和米特拉达梯战争后,庞培已经毫无顾及的在签署文件中使用“格奈乌斯·庞培·马格努斯”(Gnaeus
Pompeius
Magnus
)作为署名,如今的“马格努斯”已不再徒有虚名,而是实至名归。

公元前1世纪60年代,罗马,乃至整个地中海世界,最有名气的人物,莫过于庞培。

本都之战(第一次米特拉达梯战争)

罗马新一轮的政变结束之后,苏拉的处境变得很尴尬,因为秦纳宣布解除了苏拉的职务,并将之驱逐出境,这让在东方作战的苏拉,变得无名无份,孤立无援。

然而他是苏拉。登陆希腊后,第一件事就是拿下要地雅典,雅典地势优越,即使他们军事上再软弱,城池沦陷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而且攻打雅典还必须用到海军,苏拉派手下卢库鲁斯出去寻求海军,但此时可提供海军的同盟国,如埃及,也已经因为罗马近五十年的“迷失”状态,而选择观望。不过,苏拉最终还是用陆军强行攻下了雅典。

解决完雅典事宜时,浩浩荡荡的本都军队已经进入希腊领土,苏拉紧接着挥师北上,在底比斯西北方向的一个平原与本都军相遇。本都军步兵10万,骑兵1万,战车90辆,摆满了平原。对面的罗马军队只有2.5万名重装步兵和5000名骑兵。本都军威空前。

战斗打响,苏拉迅速冲锋抢占先机,本都的战车如同扎马战役中汉尼拔的象群,转身不便,灵活性极差,很快被灵巧的苏拉军避开。而在面对看似密不透风的本都重装步兵时,苏拉瞄准了对方部队的薄弱的侧面。步兵布阵,侧翼往往都很脆弱,弥补这一缺陷的则是骑兵,但本都的骑兵依赖数量优势一直猛追猛打,被苏拉的骑兵引入圈套,这样本都步兵的侧翼就暴漏了出来。

这是本都国王米特拉达梯军队与罗马军队的第一次交锋,本都战死和被俘者多达10万,而罗马方死伤甚少,罗马完胜。

数月之内,本都军和罗马发起了第二次会战,又是苏拉完胜。而此时,罗马派出的正规军也已到达小亚细亚,开始攻打本都,前面说到苏拉已经被罗马解除职务,而这次派来的正规军就是取缔苏拉,正式前来攻打本都的罗马军队。

本都与罗马正规军的第一次会战中又一次失利,面对罗马这两方面势力,本都只能选择讲和,讲和对象是更强的一方,苏拉。谈判获得了成功的结果,米特拉达梯撤离了军队,并将其70艘战船全部交给了苏拉,这样以来,苏拉最为薄弱的海军力量立刻得到了大幅增强。

本都问题得以解决,接下来面对的就是如何处理罗马“正规军”的问题,苏拉并不想在境外打起内战,他的方式更加巧妙,他将营地驻扎在罗马“正规军”眼皮底下,在修建战壕的悠闲日子里,苏拉的士兵逐渐和他们的“对手”往来甚密,大家都是同胞,而且此时看起来也没有交战的趋势,时间一长,“正规军”的士兵大都投奔了苏拉,自知无颜回国的“正规军”指挥官,在帕加马的宙斯神庙选择了自尽,就这样,秦纳派去削弱苏拉的军队,反而全数被苏拉吸收掉。

苏拉归来

图片 3

刻有苏拉侧面像的纪念币

秦纳是一位老道的政治家,在他独裁的三年间,罗马的形势还算很稳定,也正是这个时期,秦纳将他刚完成“成人礼”的女儿嫁给了时年16岁、后世成为大英雄的凯撒。

但秦纳不是一个优秀的军队指挥官,也不是一个幸运的人,在面对日益壮大的苏拉势力,他错误的采取了离开罗马本土、前往希腊进攻苏拉的做法,也正是在这一场混乱的军事组织中,一次意外事故让秦纳丢掉了性命,此时的路奇乌斯·科尔涅利乌斯·秦纳(Lucius
Cornelius Cinna)尚未满五十岁。

秦纳离去的第二年,即公元前83年,苏拉将小亚细亚一带的事务全权交给了他最信任的手下卢库鲁斯,自己率军横穿希腊,渡过亚得里亚海,从意大利南部城市布林迪西登陆意大利。

苏拉的北上之路并不顺畅,迎击他的罗马军数量十分庞大,这些军队中,大多都是秦纳政策下的“新公民”(秦纳的政策中,将新成为罗马公民的意大利人赋予了与“老公民”完全同等的权利),这些“新公民”显然不愿失去刚得到的权利,选择极力反抗苏拉。

秦纳的反对者也就自然变成了苏拉的支持者,高卢地区驻军总司令率两个军团南下投奔了苏拉,父兄均被马略杀害的克拉苏(后世的三巨头之一)也从西班牙赶回,父亲也被马略杀害的庞培(后世的三巨头之一),虽只有23岁,但大地主世家出身的他,竟然带了自费的三个军团来到了苏拉身边。

这是一场持续了两年、殃及意大利全境的战争,公元前82年,以苏拉的胜利而结束。接下来,56岁的苏拉开始了横扫政敌的新一轮战斗。

一场政治大清洗开始。值得留意的是,这次的肃清名单中有一个大家很熟悉的名字——凯撒,他作为马略的内侄、秦纳的女婿,很自然的也进了名单,庆幸的是,在很多人的求情下,苏拉还是放过了这个青年。尽管如此,苏拉还是要求凯撒与其妻子离婚,其实就算自费带来三个军团的庞培,也被要求离婚,庞培也接受了这安排,但凯撒不是庞培,他回绝后,逃往了遥远的小亚细亚。

苏拉改革

再无后顾之忧的苏拉,如愿当上了独裁官,并开始了他的大规模政治改革。从他的改革中可以看出,苏拉本身还是属于一个保守者,崇尚以元老院为主体的政治结构,他的改革大幅增强了元老院的力量。

在所有的改革都付诸实施后,公元前80年年末的公民大会上,独裁官苏拉宣布辞去独裁官职务,回归为一个普通罗马公民。这是一个谁也无法料到的举动,其实只要他愿意,他可以一直担任独裁官,大权在握,他能够完成任何他想做的事。所以可以断定的是,这确实是他真心的决定,这也为他在后世赢得了极高的评价。

苏拉改革的目的就是巩固“少数领导制”原则下的共和政体,如果他长期担任独裁官,无疑也就是与这个原则背道而驰。所以若要真正实现改革,辞去独裁官也是必然的选择。尽管此举着实为苏拉迎来了不少的喝彩,但这也已不是他所刻意追求的了。

58岁的苏拉在那不勒斯的海滨小城,过起了隐居生活,在他的回忆录中,他将自己的成功归结于运气,并将
Felix
(被幸运眷顾的人)放在了姓名之后,全称变为了:路奇乌斯·科尔涅利乌斯·苏拉·菲利克斯(Lucius
Cornelius Sulla Felix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