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迪湾与阿卡迪亚人



乔治王之战King George’s War(1744-1748)
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期间英法两国在北美洲进行的印第安人战争,也是英法双方争夺北美殖民地的第三次军事对抗。

图片 1

图片 2

因发生在英王乔治二世(George Ⅱ,1683-1760)在位期间(1727-1760),故名。

在欧美历史上,改变历史的名战不计其数,但在改变历史的无名之战中,1759年9月13日在魁北克城墙下的亚伯拉罕平原之战恐怕要独占鳌头了。

大航海时代系列 [第208节]

战争起因是新斯科舍、新英格兰和俄亥俄谷地的边界问题,新英格兰的英国人和新斯科舍半岛的法国人为夺占领地,都借助于当地的印第安人向对方发动进攻。

亚伯拉罕平原之战可能是历史上最重要的无名之战,短短18分钟,改变了世界历史的进程

编辑:尘埃 / 主播:兆斌

1745年4月,马萨诸塞总督雪利(William
Shirley,1694-1771)授权缅因的富商威廉·佩珀雷尔上校(William
Pepperell,1696-1759)率领新英格兰民军,进攻新斯科舍布雷顿角(Cape
Breton)上的路易斯堡(Louisburg)。

1492年10月12日,克里斯多夫·哥伦布在今日巴哈马登陆,宣告发现新大陆。美洲为西班牙带来巨大的财富,法国也闻风而动。1534年5月10日,雅克·卡蒂埃抵达纽芬兰海岸。在向圣劳伦斯河口探头探脑的时候,卡蒂埃向带路的易洛魁印第安人酋长询问,前面是什么地方,酋长回答说,那是卡纳塔,易洛魁印第安人语言里村庄的意思。卡蒂埃大喜过望,向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报告,他发现了加拿大。6月24日,在圣劳伦斯河口的加斯贝湾,卡蒂埃插下了刻有“法王万岁”字样的十字架,开始了法国在美洲的殖民地时代。但卡蒂埃不是一个成功的殖民者,一直要到1608年春天,萨缪尔·德·香普兰在魁北克建立定居点,法属北美才真正开张。

长篇连载,每周更新,文末和菜单栏可查阅目录。下载地缘图集在对话框回复:地图

新英格兰民军在英国皇家海军舰队的支援下,包围了法国人严加防卫的路易斯堡要塞和城镇。经过49天(1745年4月-6月)围攻,该要塞和城镇守军被迫投降。

香普兰是法国开拓北美的大功臣,他的雕像如今还在魁北克Le Chateau
Frontenac大饭店前矗立

图片 3

1746年,法国远征军试图夺回路易斯堡,但在新斯科舍近海遇暴风雨袭击损失惨重而失败。

在鼎盛时代,新法兰西是远比新英格兰更大的一片土地,图中紫色是西班牙王位战后乌德列支和约中英国获得的,褐色为新西班牙的地界,灰色则为“无主”土地,尚且为印第安人所有

本节关注区域:芬迪湾、圣约翰河走廊

1746-1748年间,法国人和其印第安盟友不断袭击新英格兰和纽约北部的英国移民城镇,英国人及其易洛魅盟友则对加拿大的法国移民进行报复性袭击。所有这些袭扰活动均未收获。

香普兰被誉为“新法兰西之父”,眼光确实不一般。圣劳伦斯河宽阔、平稳,河口通向大西洋,上游连接五大湖,从五大湖出发,可以沿密西西比河和俄亥俄河控制北美大陆中央。确实,在高峰时代,
新法兰西从现今加拿大的东部和中部省份一直延伸到现今美国在墨西哥湾的路易斯安那,像一个肥大的T占据了北美大陆的中央,面积远远超过沿大西洋海岸一线铺开的新英格兰。新法兰西的首都就在魁北克。

关键词:英法博弈、大驱逐

后来由于双方厌战,于1748年签订艾克斯拉沙佩勒条约(Treaty of
Aix-la-Chapelle)。依约路易斯堡归还法国,作为交换条件,法国将印度的马德拉斯归还英国

这是宽大的圣劳伦斯河变窄的地方,两岸是陡峭的悬崖,易守难攻,战略地位重要。在阿尔冈钦印第安人语言里,魁北克就是河流变窄的地方的意思。法国在这里苦心经营,魁北克成为墨西哥以北唯一有城墙据守的城市,沿圣劳伦斯河上下直到五大湖的法国殖民地也被称为魁北克行省。如今人们对海洋战略、大陆战略的优劣有诸多研究,但在那个时代,英国奉行海洋战略,法国奉行大陆战略,是地理和历史所决定的。作为大陆国家,法国战略强调扼守河口和制高点,控制内陆水运要道,这是无可非议的。作为海洋国家,英国战略强调控制海岸和岛屿,控制海上交通线,这也是自然的。面向大陆的新法兰西和依托海岸的新英格兰在北美对峙,自然成为英法争霸世界的一部分,亚伯拉罕平原之战就是其中的决定性战斗。

鉴于魁北克地区当年的在新法兰西的核心地位,以及魁北克目前的独立倾向。一般人很容易认为,魁北克人即是法国在北美的唯一遗存,并且所有聚落的法国后裔都有独立倾向。

这是七年战争的时代,霍亨佐伦王朝、波旁王朝、哈布斯堡王朝和其他欧洲王室把国事、家世、神事、人事都搅到一起,从欧洲打到美洲,从西非的塞内加尔打到印度和菲律宾,说七年战争为真正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其实不为过。由于西班牙先声夺人,抢占了中南美,英法只有北美可以瓜分。英国极力蚕食法国在北美的势力,1758年刚夺占大西洋岸新斯科舍的路易斯堡,打开了圣劳伦斯河口,同年夺占了圣劳伦斯河流入安大略湖所在的弗朗特纳克堡,从两头卡住了魁北克,英国对新法兰西首都的总攻已经摆开了架势。

然而除了魁北克人以外,加拿大其实还有一支法国后裔存在,那就是当年生活在阿卡迪亚地区的法国人后代。这些被称之为“阿卡迪亚人”的法国后裔之所以被忽视,很大程度是因为初始人口不够多。

蒙特康姆是法军名将

展开剩余93%

法军司令路易-约瑟夫·德·蒙特康姆伯爵是波兰和奥地利继位战争的老将。蒙特康姆是一个勇敢的军人,在奥地利继位战争期间,他的团队留在法国,他主动上前线作战。在1746年米兰附近的皮亚琴查之战中,蒙特康姆身中5剑,重伤后被俘,交换战俘回到法国后,他再上战场,继续建功立业。1756年,路易十五委派他出任新法兰西的总司令。蒙特康姆开始的时候手气不错,连克数城,但在威廉·亨利堡战斗后,投降的英军列队出城,蒙特康姆的阿尔冈钦印第安人盟军大开杀戒,蒙特康姆试图劝阻,但还是罪责难逃。这段故事被美国文学名著《最后的莫西干人》载入史册。在1758年的卡里昂之战中,蒙特康姆的4000人战胜了16000英军,这是蒙特康姆军人生涯的顶峰。

考虑到整个新法兰西在18世纪中也只有7万人口,而核心区又在圣劳伦斯河谷,你并不能指望法国在阿卡迪亚地区能有太大作为。在英国控制阿卡迪亚地区时,阿卡迪亚人的总数都没有超过2万人。

伍尔夫则是英军中的后起之秀

图片 4

英军司令詹姆士·沃尔夫少将出身于军人世家,13岁就自愿到父亲的第一海军陆战团当兵,当然很快就晋升军官。沃尔夫也参加了奥地利继位战争,但他的战场在法兰德斯,而不是蒙特康姆所在的意大利。1748年时沃尔夫21岁,已经是参加过7场大战的老兵了。在战后8年的和平时期,沃尔夫自学法语、拉丁语和数学,精练剑术,访问法国时还见到路易十五,但1756年英法七年战争爆发时被征召回国,晋升上校。沃尔夫参加了1757年登陆奔袭法国大西洋海岸罗西福特的作战。

“芬迪湾”沿岸地区是“阿卡迪亚人”的主要聚落区。这条当年被法国人命名为“法兰西湾”的海湾,位于“阿卡迪亚半岛”主体与“新斯科舍半岛”之间。

尽管作战由于英军司令畏惧不前而最终失败,沃尔夫表现出的主动精神和勇敢引起了军机大臣威廉·匹特的注意。匹特不仅制定了英国的崛起战略,还以雄辩、人品和平民情结赢得广泛的尊敬,在1766年上任只有贵族才能出任的首相之前,始终拒绝贵族头衔,美国城市匹兹堡就以他的名字命名。匹特的战略是在大陆上由普鲁士和汉诺威联军缠住法国,而英国在海上进攻法国的海外利益,尤其是在法国鞭长莫及的新法兰西。新法兰西尽管幅员广大,但人口稀少,1754年时,法裔移民只有区区6万,而新英格兰的移民人口已经增加到150万,已经把路易斯安那之外的新法兰西蚕食大半,把法国势力赶出北美指日可待。匹特不信任陈腐、平庸、贵族出身的高级军官团,1758年1月23日委任只有31岁的沃尔夫辅佐杰弗里·阿姆赫斯特少将进攻路易斯堡。

由于与“北大西洋暖流”相对并且形状狭长,芬迪湾拥有这个星球上最大的潮差。其潮差平均为11米,已经观测到的最高潮差能达到21米(被中国人称之为“天下第一潮”的钱塘江大潮,潮差不过3-5米)。

老匹特或许是打造日不落帝国的元勋,儿子小匹特也是不凡之辈,24岁就当上了英国首相

芬迪湾潮汐

今加拿大新斯科舍的路易斯堡扼守圣劳伦斯河的入海口,在围困几个月和沃尔夫率军猛攻后,法军不支。英军随后把数以万计的法裔移民驱赶出去,很多后来落户路易斯安那,加拿大称这些人为阿凯提亚人,美国人称他们为凯金人。英军本来要乘胜追击,进占魁北克,但卡里昂战败,进军蒙特利尔的计划流产,冬天将至,只得放弃进攻魁北克,攻打新奥尔良的计划也同时放弃。

1759年春夏,英军准备就绪,阿姆赫斯特率主力从南方进攻蒙特利尔,沃尔夫率另一支大军沿圣劳伦斯河进攻魁北克。阿姆赫斯特的主力磨磨蹭蹭,沃尔夫的动作快得多,但蒙特康姆除了法国正规军,还有法裔移民组成的民兵和易洛魁人武装,兵力上占优势。易洛魁人特别善于奔跑和捕猎,是林中游击和伏击的专家,在袭扰战中把只会击鼓列队鹅步进攻的英军打得苦不堪言。但面对人口和综合实力的巨大差距,新法兰西在和新英格兰的争斗中越来越吃力。法国期望在1760年达成新的和约,因此计划首先打败普鲁士和汉诺威联军,然后登陆英国,迫使英国交换新法兰西的失地。这是法国一贯的策略,并不倾力防守海外领地,而是用欧洲战争的胜利来交换海外失地,所以蒙特康姆并不需要主动求战,只要死守有高大城墙的魁北克,保留法国在北美的桥头堡,等待来春的和约。入冬后圣劳伦斯河封冻,冰天雪地里断了粮草的英军将不战自退。沃尔夫没有多少时间。

图片 5

圣劳伦斯河流经魁北克城之前,在河中形成奥尔良岛,这是英军首先登陆的地方

在这一巨大潮差的带动下,海底的营养物质被周期性的带至上层海面,为整个芬迪湾带来了丰富的渔业资源,甚至让鲸群成为了芬迪湾的常客。然而要想长期殖民一片土地,仅靠渔业资源是不够的。法国人还需要有能够滋养农民的气候和土地。

从魁北克眺望对岸的莱维,这点水障在250年前确是天险

巨大的潮差虽然不能带来肥沃的土壤以及淡水,但海洋和暖流的存在却可以带来温润的气候。从温度角度来说,芬迪湾地区是合格的。尽管纬度较高,但由于能够更多受到“北大西洋暖流”润泽,其年平均气温能够与纬度更低的“上加拿大”地区相当。

7月份,英军利用舰队的机动性,先在河中的奥尔良岛登陆,然后在魁北克对岸登陆,架起大炮,轰击魁北克,河岸悬崖下水边低地的下城被轰得瓦砾遍地,但高地上的法军好整以暇,拒不出战。魁北克在陆地方向有很厚的城墙,靠河一侧则有50米高的悬崖作为天然屏障,地形有利于守军。7月31日,英军在舰队支援下,试图从魁北克以东的博波特登陆,这里地势平缓,上陆后可以展开兵力,以便从相对平坦的地形向魁北克进攻。但蒙特康姆早有防备,英军登陆兵力在水际线受阻,勉强登陆的部队毫无章法地向法军阵地冲击,被猛烈火力打了回来,死伤惨重。及时来到的雷雨使沃尔夫得以把残兵败将撤回船上。接下来,沃尔夫试图用袭扰圣劳伦斯河两岸的法裔移民村镇把蒙特康姆逼出来决战,捣毁了至少1400座房舍,杀戮了一些村民,但蒙特康姆就是按兵不动。整个夏天,英军在围困魁北克的同时,也担心法军反攻,人不离枪,马不卸鞍,营内疾病丛生,军心浮动,沃尔夫决定9月底之前必须总攻,否则时机就要错过。

加拿大温度与人口关系示意图

沃尔夫决定从魁北克以西的圣劳伦斯河上游登陆,绕过蒙特康姆的防线从背后进攻。即使进攻受阻,切断魁北克和蒙特利尔的联系,也将迫使蒙特康姆出来决战。蒙特康姆对此并非毫无防备,派布干维尔上校带1500名步兵、200名骑兵和3000名民兵前往距魁北克约15公里的圣劳伦斯河上游,防备英军抄后路
。沃尔夫最初打算绕道很远的上游登陆,避开布干维尔,然后从陆地推进,但这样将失去突然性,给法军准备时间。9月12日,沃尔夫最后决定在魁北克城西南不到3公里的L’Anse-au-Foulon小湾夜间登陆,位置大约在地图中Sainte-Foy和魁北克老城之间。计划要求4500人爬上53米高的悬崖上的亚伯拉罕平原,在法军没有清醒过来的时候,就突然进攻魁北克。

沃尔夫胆大妄为,绕过魁北克城的坚固防御,从侧后登陆,攀崖进攻。当年可没有现在这些崖脚的平地,只有乱石滩和树丛

尤其是新斯科舍部分,气温甚至可以与加拿大最南端的伊利湖地区相媲美。需要注意的是,从地理结构上看,你很容易认为“新斯科舍省”是一个半岛,但如果放大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个省份的北部与中南部之间,间隔有一条宽约1000米的水道。

这个计划很大胆,也凸显了英军利用水上机动性的原则,不过4500人爬上悬崖不容易,更何况悬崖上有法军几十人驻守。即使登上崖顶,一旦进攻失手,4500人只有背水一战,或者从崖顶爬下来,从河上撤退。但沃尔夫的运气不错,这一天应该有一支法国船队来运送补给,英军登陆先遣队里有一个军官能说流利法语,骗过了哨兵的询问。登陆先遣队在夜色中混上崖顶后,很快控制了小道,沃尔夫先于大部队登上崖顶,大部队的4500人也按计划登上了崖顶。蒙特康姆根本没有料到英军会胆大妄为到在眼皮底下的悬崖登陆,登陆点和魁北克城之间的亚伯拉罕平原无人防守。本来应该有一个军官带几个人巡逻,但军官的马被偷了,其他几匹懒马使唤不动,就没有去巡逻。崖顶守军中的漏网之鱼跑回来报告的时候,蒙特康姆的军官以为那家伙在说胡话,把他轰走,自己又睡觉去了。与此同时,沃尔夫命令舰队在反方向的博波特佯动,一面炮轰岸上防御工事,一面忙着让人马上船下船,其实这些都是打不动仗的伤兵,但蒙特康姆的注意力被吸引到那里去了。

图片 6

9月13日天色大亮的时候,蒙特康姆终于意识到,英军已经登上了亚伯拉罕平原,进攻在即。这其实不是什么大平原,是以法裔移民亚伯拉罕·马丁的农场命名的,田野里除了玉米地就是草丛。在蒙特康姆眼里,不利之处是沃尔夫已经登上亚伯拉罕平原,还带上来两门炮,有利之处是布干维尔的人马在沃尔夫的背后,在博波特还有援兵可调,可以腹背夹攻,实在不济,还可以退守魁北克的城内。但蒙特康姆决定既不等布干维尔,也不等博波特的援兵,抢先攻击,试图在沃尔夫立足未稳、还没有来得及增兵和运上来更多火炮时,一举把沃尔夫打垮。

能够被称之为“新科舍半岛”的是它的中南部,北端则被命名为“布雷顿角岛”。从控制进入圣劳伦斯湾及争夺纽芬兰渔场的角度来说,布雷顿角岛的位置是极为重要的。为此,法国在岛屿的东部修筑了本地区最重要的军事据点——“路易斯堡”。

路易斯堡要塞

图片 7

除了适宜的气温以外,法国人还需要在新斯科舍半岛找到一条河流,以提供肥沃的土壤及农业开发所需的淡水。最终,法国人在西侧找到了一条合适的河流,并将之命名为“安纳波利斯河”。

1605年,法国在安纳波利斯河河畔尝试建立新法兰西的第一个永久殖民地——“皇家安纳波利斯”(直译为“安纳波利斯罗亚尔”)。只是这一努力在一开始并不顺利,法国人亦将主要精力放在更能为法兰西带来经济利益的魁北克。

图片 8

一直到1632年,在相邻的新英格兰地区蓬勃发展起来后,法国才真正开始向“皇家安纳波利斯”殖民,同时将之作为整个阿卡迪亚地区的政治中心,以应对英国殖民地带来的压力。

安纳波利斯河谷的体量并不大,但两山夹一谷的地形及温暖的气候,很适合小农经济的发展(包括种植法国人所喜欢的葡萄)。1670年之后,法国又相继在新斯科舍半岛开拓出了多个殖民点。

至18世纪中期,生活在这个半岛上的法国人,数量超过了1万,成为了仅此于圣劳伦斯河谷的,北美第二大法国人聚居地。然而阿卡迪亚虽有“世外桃源”之意,生活在此的阿卡迪亚农民也想就此过上安稳日子,但芬迪湾及整个阿卡迪亚的战略位置,使之注定将成为两国地缘政治博弈的主战场。

如果你是英国想入侵法国殖民地,最容易且最具有战略价值攻击的目标是哪呢?答案是芬迪湾。从新英格兰的政治中心“波士顿”,到“皇家安纳波利斯”的海上距离只有500公里,英国军舰可以很方便的对安纳波利斯河谷发动攻击。

图片 9

反之,如果英国海军想直接攻击魁北克的话,同样从新英格兰出发的英国船,就必须在海上航行超过2500公里。当然,如果选择从陆地翻越阿巴拉契亚山脉,攻击蒙特利尔的话,路程大约也在500公里。只是对于进攻方来说,这样做并没有那么方便,最起码后勤保障的难度要大得多。

前沿位置使得“皇家安纳波利斯”在成为法国殖民地后,多次为英国所攻占(第一次发生于1613年)。由于新法兰西的核心利益在“加拿大地区”或者说魁北克,即使失去新斯科舍半岛,但只要能够把英国人阻挡在布雷顿角岛以东,那么圣劳伦斯河流域毛皮利益也将有足够的安全保证。

17世纪初英国对北美的开拓

并且新斯科舍半岛虽然是一片小农经济的乐土,但并没有太多能够输往欧洲的商品出产。在这种情况下,新斯科舍半岛多次成为英法在北美博弈的筹码,并最终在1713年被割让给了英国。

为了消除整个地区的法国痕迹,英国为这一地区取了个新名称——新斯科舍(即拉丁语“新苏格兰”之意)。退而求其次的法国,则将阿卡迪亚地区的经营重心放在了“布雷顿角岛”以及相邻的“爱德华王子岛”上。

阿卡迪亚地区地缘结构图

图片 10

现在我们知道了,以现在加拿大的行政规划来说,魁北克省与新斯科舍省是当年“新法兰西”的两大人口重地。前者在经济、地理层面都更具优势,成为了“新法兰西”的核心之地,而与新英格兰太近又没有太多贸易价值的后者,则沦为了英法相争的牺牲品。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身处圣劳伦斯河谷与芬迪湾之间的“阿卡迪亚半岛”,在当年又充当的什么样的地缘政治角色呢?

阿卡迪亚半岛或者说后来的“新不伦瑞克”的地缘政治价值,是由一条叫作“圣约翰河”的河流体现出来的。这条河流的出海口位于芬迪湾的北侧,而北部的源头处则无限接近圣劳伦斯河河口。

这个源头在哪呢?你在地图上找到美国缅因州的最北端,就找到了它的位置(这一区域同时也是美国本土的最北端)。

图片 11

这片源头离魁北克市是如此的接近,近到其与圣劳伦斯河下游的最短距离只有16公里,与魁北克市之间的直线距离只有仅仅50公里。

以至于当年英、美两国在这里划定边界时,并没有完全遵循分水岭原则,而是将部分源头划入了加拿大境内,以避免出现魁北克无险可守的境地。

退回到英法博弈的年代,如果英国人控制了“圣约翰河”然后沿河西进的话,将很容易翻越阿巴拉契亚山脉兵临魁北克城下(并且大部分路段还可以借助水运)。基于这一特性,这条沿河而生的天然通道被称之为“圣约翰河走廊”。

图片 12

如果这条战略走廊能够为法国移民所填满,那么法国在加拿大境内的殖民地将真正连为一片。问题在于,法国的殖民政策限制了它在“新法兰西”的人口空间,并没有做到连通两大殖民地之间的战略通道。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法国在阿卡迪亚半岛没有作为,只不过法国在此所布设的更多是军事据点。

早在开始殖民阿卡迪亚地区时,法国就在圣约翰河口构筑了军事堡垒(后来发展为新不伦瑞克省第一大城市“圣约翰”)。随着这一地区的争夺日益白热化,法国人在18世纪又沿着“圣约翰河走廊”构筑了多处堡垒。

圣约翰城

图片 13

在新斯科舍半岛的阿卡迪亚人因为英国的压力而被迫向外迁徙时,圣约翰河走廊也成为了阿卡迪亚农民的一个重要迁居地,定居了超过3000名阿卡迪亚人。

在得到新斯科舍半岛及半个芬迪湾后,英国开始担心法国会通过“圣约翰走廊”重新夺回这一地区。为此,英国除了希望进一步得到“阿卡迪亚半岛”以外,还希望那些在法律上已经成为英国臣民的阿卡迪亚人,能够效忠英国。

这些生活在新斯科舍半岛上的阿卡迪亚人,大部分并没有因主权易主而迁入那些还在法国控制下的殖民地。对于这些阿卡迪亚人来说,国王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保住自己千辛万苦才建立的家园。

图片 14

在英国人入侵之时,他们选择殊死搏斗是为了家园;在法国将他们的家园作为筹码,割让给英国之后,他们不选择迁徙同样是因为此。

然而尴尬之处在于,英法在北美的博弈又持续了半个世纪,一直到1763年,英国才通过1754年至1763年间的“英法北美战争”,彻底得到了法国统治下的整个加拿大地区。

在这半个世纪时间中,这些在法律上已经成为大英帝国臣民的“前法国人”,被英国要求加入针对法国的战争,阿卡迪亚人却希望能够在这场战争中保持中立。

由于一时没有办法真正控制安纳波利斯河谷的“阿卡迪亚人”,英国只能选择在半岛东岸建立了新的政治中心“哈利法克斯”(目前为新斯科舍省首府)。

图片 15

只是阿卡迪亚人的这种态度,始终让英国感到担心,这些自己统治之下的法国人,最终会成为法国的内应。因此在最后决战来临之时,英国动用武力对阿卡迪亚人进行了强制迁徙工作(1755-1758年)。

去除部分躲入山林的阿卡迪亚人以外,7000余名生活在新斯科舍半岛的阿卡迪亚人,以及3000余名生活在圣约翰河走廊的阿卡迪亚人(总数约11000人),被驱赶至了英国的北美十三殖民地,以及仍在法国控制下的布雷顿角岛及爱德华王子岛。

阿卡迪亚人大驱逐

图片 16

战争结束之后,法国除了在纽芬兰岛之南保留了两个小岛:圣皮埃尔和密克隆群岛,以及纽芬兰渔场的捕鱼权以外,几乎失去了自己在加拿大境内所有的利益。对于阿卡迪亚人来说,这倒是一种解脱。

最起码不用再因为英法相争而面临尴尬境地了。只是此后试图回到家园的阿卡迪亚人却发现,他们所苦心经营1个多世纪的土地,已经为英国移民所占据,尤其是农业条件较好的新斯科舍半岛。

在美国独立后,阿卡迪亚地区一如“上加拿大”的情况一样,拥入了大量的“效忠派”,再一次压缩了阿卡迪亚人在新斯科舍半岛的生存空间。

最终,这些在战争中沦为牺牲品,却还是希望回到阿卡迪亚的法国人,被安置在了
“新不伦瑞克省”,并且被要求不能再群居生活。至于那些当初拒绝服从英国安排迁徙的阿卡迪亚人则彻底失去了土地。

阿卡迪亚地区地缘结构图

图片 17

今天,生活在新不伦瑞克省的75万加拿大人中,有1/3为阿卡迪亚人后代。新不伦瑞克省是除魁北克之外,法语人口第二多的加拿大省份。

鉴于过往的悲惨经历,以及与英国后裔相杂而居的结构,这些法国后裔与英国后裔的关系,并不像魁北克地区那样剑拔弩张,英语与法语亦均为法定的官方语言。

而在魁北克,强烈的独立情节以及人口优势,使得法语成为了唯一的官方语言(魁北克拥有670万法语人口,并且占据总人口的82%)。从深层次说,即使在“新法兰西”时期也没有受过重视的阿卡迪亚人,知道自己从来没有过政治筹码。对于他们来说,家园和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 END –

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