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 历史解读 明治维新三杰之西乡隆盛简介 西乡隆盛怎么死的

明治维新三杰之西乡隆盛简介 西乡隆盛怎么死的



大久保利通(おおくぼ
としみち,1830年9月26日-1878年5月14日),幼名正助,号甲东,后改名利通。生于日本萨摩藩,原为武士,日本明治维新的第一政治家,号称东洋的俾斯麦。为了改革翻云覆雨,铁血无情,不论敌友,挡在他前进道路上的只能是灰飞烟灭。他最后被民权志士刺杀身亡,但也成就了明治维新的成功。

日本江户时代末期活跃的政治家,明治维新的领导人。通称吉之助,号南洲。萨摩藩出身,生于下级藩士家庭。与木户孝允、大久保利通并称“维新三杰”。

明治维新三杰之西乡隆盛简介 西乡隆盛怎么死的

猎历史网 – www.373cn.com/2018-11-23/ 分类:历史名人/阅读:
日本江户时代末期活跃的政治家,明治维新的领导人。通称吉之助,号南洲。萨摩藩出身,生于下级藩士家庭。与木户孝允、大久保利通并称维新三杰。
西乡隆盛,(さいごう
たかもり,1828年1月23日-1877年9月24日),是日本江户时代末期的萨摩藩武士、军人、

日本江户时代末期活跃的政治家,明治维新的领导人。通称吉之助,号南洲。萨摩藩出身,生于下级藩士家庭。与木户孝允、大久保利通并称“维新三杰”。

西乡隆盛,(さいごう
たかもり,1828年1月23日-1877年9月24日),是日本江户时代末期的萨摩藩武士、军人、政治家。前期一直从事于倒幕运动,维新成功后鼓吹并支持对外侵略扩张,因坚持征韩论遭反对,辞职回到鹿儿岛,兴办名为私学校的军事政治学校,后发动反政府的武装叛乱,史称西南战争,兵败而死。图片 1

少年时代

1828年1月23日西乡隆盛生于日本萨摩藩鹿儿岛城下下加治屋町山,是御勘定方小头西郷九郎隆盛长子。天保12年,行成人式,改名吉之介隆永,加入下加治屋郷中的青年组织“二才组”。
他自幼受到严格的武士训练,这使他养成尚武的习性,具有浓厚的忠孝仁义等封建武士的道德观念。

弘化元年担任「郡方书役助」。后为郡书记官先后共10年。和维新三杰另一位的大久保利通一向伊藤茂右卫门学习阳明学及朱子学,向福昌寺的无参和尚门学禅。郡长迫田因荒年要求藩政府减免年贡不准而愤然辞职,给他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他出身于濒临破产的下级武士阶层,长期担任低级官吏,使他对下层人民有一定的了解和同情,对幕府末期的政治腐朽有所认识,从而走上了矢志改革的道路。岛津齐彬继承萨摩藩藩主之后,西乡隆盛为首的“诚忠组”上书阐述减轻农民负担问题。其政治主张得到岛津齐彬的赏识。

公武合体

西乡28岁时做了萨摩藩主岛津齐彬的亲信扈从,受到齐彬改革藩政以求富国强兵的思想影响,并受到勤王家藤田东湖和桥本左内等人的影响,使他立志勤王和改革幕府政治。1854年随岛津齐彬至江户居住3年,为齐彬等人倡导的王室公卿和幕府将军合作的“公武合体”运动四处奔走联络,十分活跃逐渐成为晓有名声的改革派志士。

1858年,由于岛津齐彬暴病而疫,由岛津忠义任藩主,实权掌握在其父岛津久光手中。西乡依旧往来于京都与江户之间,进行勤王活动,策划除掉幕府最高行政官井伊直弼大老。井伊制造“安政大狱”,残酷镇压勤王志士,西乡和月照逃出京城才幸免遭难。二人先后回到鹿儿岛,不料却被勒令离开萨摩藩。感到勤王大势已去,绝望之下,当船行至锦江湾,相抱投海自尽。两人被救起时,月照已溘然长逝,西乡亦奄奄一息。岛津久光把他流放到奄美大岛。

1862年西乡隆盛在已握藩中大权的大久保利通帮助下返回萨摩藩。解除处分后作为尊攘派开始活动。久光本想借助西乡的声望,以便实现自己入京勤王,继续搞“公武合体”的计划。西乡反对,表面上是认为久光威望和身分不够。实际上其新的政治主张“尊王攘夷”与藩主的“公武合体”有矛盾,西乡又与激进的藩士们联络。久光一怒之下,将他流放到德之岛,两个月后再转送到流放死刑犯人的冲永良部岛的牢狱中。
然而再次被流放到小岛。在狱中两年,西乡受尽磨难,却阅读了大量儒家着作,更加坚定忠君勤王的志向。

明治维新

1864年,因倒幕派势力增大和藩士们的要求,久光下令召回西乡,并委以掌握萨摩藩陆海军实权的重任。西乡开始还是作为久光的谋将,后来则成为尊王倒幕派。西乡与大久保利通密切合作,在萨摩藩内进行政治改革。

1864年7月,幕府对长州藩志士们发动的禁门之变进行镇压。京都的西乡遵从久光之命,参与镇压活动,在战斗中负伤,因而受到褒奖。9月,西乡在大阪会见了胜海舟,通过胜海舟了解了情也有很深的认识。这次会见使西乡开阔了眼界,认识了幕府的腐朽和没落,思想发生转变。这时的西乡仍有“萨藩主体”的地方意识,所以在行动上表现得十分动摇。当幕府于9月组织军队讨伐长州藩时,西乡仍从本藩利益出发,参加并指挥了征长讨伐军。幕府组织第二次讨伐长州行动时,西乡已在行动上贯彻其强藩联合对抗幕府的主张,不顾幕府一再下令催促,坚决拒绝出兵,为此后的同盟做好了信任基础。

1866年7月,幕府将军德川家茂死,德川庆喜继任。12月,一贯压制倒幕派的孝明天皇去世,年轻的明治天皇继位。倒幕派利用宫廷的形势,开始准备武装倒幕,坂本龙马的斡旋之下萨摩藩与长州藩结成“萨长同盟”,萨摩与土佐藩也结盟。“西南强藩”掌握天皇政府大权,共同讨伐幕府。西乡等人还与英国结成了“萨英同盟”,想从英国那里购买武器和取得财政援助,但他们对英国的侵略企图有所警惕。

1867年9月,西乡、大久保通过岩仓等公卿,事先做好了用天皇名义发布《讨幕密旨》的准备。10月14日,萨长两藩得到了《讨幕密旨》,部署就绪后西乡、大久保等倒幕派发动政变,发布《王政复古》。宣布废除将军制度等,要德川庆喜立即“辞官纳地”,倒幕派于当天组织了新政府,西乡、大久保等掌握了新政府的实权。

德川庆喜为代表的旧幕府势力,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组织优势兵力反扑,史称戊辰战争。1868年1月在京都之南的鸟羽、伏见地区,幕府军与政府军发生了大规模军事冲突。指挥有效、兵士的奋勇和人民的支持,政府军打败了3倍于己的幕府军队,取得了胜利。西乡被新政府任命为陆海军负责人,讨幕军从京都出发东征,包围了江户。防守江户城的胜海舟,向庆喜说明了国内外形势,促使庆喜下决心投降。西乡向幕府提出了7项投降条件,并去江户会见了胜海舟。最后签订了幕府投降协定,史称“江户无血开城”。8月后,西乡率领政府军转战于关东和东北地方,征讨幕藩残余势力,取得节节胜利。凯旋回师后,西乡由于军功卓着受到了奖赏。西乡以在倒幕维新运动和戊辰国内战争中的功勋,赏典禄为两千石,成为诸藩家臣中官位最高、受封最厚的人。

西乡离开中央回到地方,还因为他对明治政府实施有损于下级武士利益的政策感到不满。西乡很同情下级武士们在明治维新后的悲惨遭遇,看不惯许多政府高官追名逐利,穷奢极侈,指责他们为“利”忘“义”。正是在这些内政问题上,西乡与大久保等人产生了矛盾。西乡、大久保等人尽管有矛盾,但他们都认识到要建立近代国家,使日本摆脱半殖民地危机,必须消除封建割据局面,建立中央集权的国家政权。从1871年起,他们又在这个目标下联合起来,全力进行废藩置县的改革。

1872年7月,西乡任陆军元帅兼近卫军都督。次年7月,政府公布《地税改革条例》等5个文件,实行变革封建土地所有制,确立近代土地制度的地税改革。政府还进行了政治、经济和军事上的多项资产阶级改革。西乡主持和参与了这些改革,虽在改革内容上没有特别的建树,但他统帅军事力量,以武力为后盾,保证改革顺利进行,应该说是他的特有贡献。
西乡、大久保、木户三人以在倒幕维新活动中的作用和贡献,被人们誉为“维新杰”。

西南战争

1873年在维新政府的改革下,武士逐渐失势,尤其是下级武士渐渐无以维生,征兵令施行后,下级武士正式被宣告失去军权,西乡隆盛为图恢复下级武士的势力,遂起“征韩”、“征台”,毛遂自荐担任遣韩大使,维新重臣大久保利通等人当时自欧美考察返国,认为维新政府一切应以内政为重,因此否决西乡的提案,西乡愤而下野,在1874年回到萨摩。(大久保利通并不是反对对外侵略知道当时日本的国力和世界的差距主要精力放在内治而暂缓。当时日本的国力无法征服朝鲜,更不能大败朝鲜的后台老板-洋务运动而国力稍微上升的清王朝)西乡辞职回家乡在萨摩,建立了“私学校”传扬士道。

士族问题越演越烈,日本各地不平士族陆续叛乱。规模较大的有明治七年,江藤新平在九州佐贺县发动的佐贺之乱。该事变平定后,日本政府为安抚士族,尤其是反抗意识最强的萨摩士族。同年因有琉球难民在台湾被原住民杀害,日方遂进行台湾出兵。日本政府特意将西乡隆盛之弟西乡从道升为中将,并任命为台湾蕃地事务局都督,领兵三千余名攻打台湾南部原住民部落。军事上日本失败,但是仗着由美国撑腰,清政府也腐败无能拿钱消灾,清政府索赔50万两白银,日军退出台湾岛。

士族问题并未因此获得解决。明治十年,萨摩不平士族攻击鹿儿岛的政府军火药库,揭开西南战争序幕。当时西乡隆盛并不在鹿儿岛,闻讯之后慨然长叹,但依然回到鹿儿岛统率士族们,以“质问政府”为名挥军北上,并在熊本城与政府军爆发激战。最后政府军击败萨摩军,西乡隆盛撤退回到鹿儿岛,在负伤的情况下由部下介错,日本最后一场内战结束。

1877年西乡隆盛之官位遭到剥夺,然民间同情声浪甚高,明治天皇也曾表示惋惜之意。在黑田清隆努力奔走下,于1889年大日本帝国宪法颁布同时获得特赦,并追赠正三位之官阶。

西乡隆盛领导的下级士族起义代表了小生产者、小资产阶级的利益,他们与资产阶级的民权派、激进派关系密切。主张发展资本主义,反对大地主和大资产阶级,有浓厚的民族主义情绪。西南战争失败后,由天皇操纵、主导政权的封建军国主义国家建立,标志着日本资本主义革命的结束。事实上西乡隆盛本身也是大陆政策的支持者,而且当时的历史潮流是列强瓜分殖民地,所以说日本谁执政日本的侵略性质是不会改变。

政治举措

西乡隆盛,(さいごう
たかもり,1828年1月23日-1877年9月24日),是日本江户时代末期的萨摩藩武士、军人、政治家。前期一直从事于倒幕运动,维新成功后鼓吹并支持对外侵略扩张,因坚持征韩论遭反对,辞职回到鹿儿岛,兴办名为私学校的军事政治学校,后发动反政府的武装叛乱,史称西南战争,兵败而死。

逢迎上位

少年时代

大久保利通(おおくぼ
としみち、1830.9.29-1878.5.14),自称”东洋俾斯麦”,明治维新时成为政治家,与西乡隆盛及木户孝允并称维新三杰。天保元年8月10日,大久保生于萨摩藩加治屋町,幼名正助,后改一藏,号甲东。其父大久保利世是萨摩藩士。其母皆吉富久是医生皆吉凤德的次女。皆吉凤德很熟悉欧洲情况,是日本一流的兰学家。大久保自幼受到外祖父的宠爱和管教,对他成年后的政治生涯有非常大的影响。

1828年1月23日西乡隆盛生于日本萨摩藩鹿儿岛城下下加治屋町山,是御勘定方小头西郷九郎隆盛长子。天保12年,行成人式,改名吉之介隆永,加入下加治屋郷中的青年组织“二才组”。
他自幼受到严格的武士训练,这使他养成尚武的习性,具有浓厚的忠孝仁义等封建武士的道德观念。

大久保习文擅武,勤奋刻苦,学业超群。1846年,17岁的大久保当上了萨摩藩属下的记录所书役。他在步入社会的最初几年,一帆风顺,但非常快便陷入困境。当时的萨摩藩形成了以藩主岛津齐兴的嫡子岛津齐彬为首的改革派与保守派的对立。当改革派闻知岛津齐兴欲立宠妾由罗的儿子岛津久光为藩主时,改革派高崎五郎等准备发动政变,不料被由罗发觉。藩主对改革派大肆镇压。大久保的父亲因参加高崎派受株连。1850年被流放到鬼界岛。大久保也被免除记录所书役的职务。从此,扶养妈妈和三个妹妹的重担,就落到大久保的身上。他并不因生活困苦而沮丧,在逆境中反而增强了坚韧的性格和追求权势的野心。

弘化元年担任「郡方书役助」。后为郡书记官先后共10年。和维新三杰另一位的大久保利通一向伊藤茂右卫门学习阳明学及朱子学,向福昌寺的无参和尚门学禅。郡长迫田因荒年要求藩政府减免年贡不准而愤然辞职,给他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他出身于濒临破产的下级武士阶层,长期担任低级官吏,使他对下层人民有一定的了解和同情,对幕府末期的政治腐朽有所认识,从而走上了矢志改革的道路。岛津齐彬继承萨摩藩藩主之后,西乡隆盛为首的“诚忠组”上书阐述减轻农民负担问题。其政治主张得到岛津齐彬的赏识。

大久保一面为生活而奔波,一面组织和开展勤王改革活动,常常在家召集西乡隆盛、吉井友实、税所笃、有马新七、伊地知正治等同乡好友,讨论藩内外政治形势,直至深夜,久而久之,他们就形成了一个勤王的改革派组织”精忠组”。德川幕府的首席老中阿部正弘是个开明派,是岛津齐彬的支持者。在他的压力下,1851年齐兴隐退,其子齐彬当了萨摩藩主,大久保和西乡等人立即受到器重,成了改革派藩士的中坚人物。1853年,大久保恢复了记录所书役的职务,其父也结束了流放生活。1857年28岁的大久保被提升为步兵监督,并结了婚。

公武合体

1857至1858年,政局动荡不宁,幕府老中阿部正弘突然死去。保守派头子井伊直弼就任大老。他在将军继嗣问题的处理上排斥德川庆喜,决定由德川庆福继任将军。在对外签约问题上,他违敕签署《日美修好通商条约》。尤有甚者,他还一手制造安政大狱,镇压坚持尊王攘夷的爱国志士。这时,萨摩藩的保守派也有重新上台执政的苗头。

西乡28岁时做了萨摩藩主岛津齐彬的亲信扈从,受到齐彬改革藩政以求富国强兵的思想影响,并受到勤王家藤田东湖和桥本左内等人的影响,使他立志勤王和改革幕府政治。1854年随岛津齐彬至江户居住3年,为齐彬等人倡导的王室公卿和幕府将军合作的“公武合体”运动四处奔走联络,十分活跃逐渐成为晓有名声的改革派志士。

大久保看到齐彬的决定权即将落到久光的手里,就设法接近久光,投其所好,求得信任。当得知久光爱好围棋,他就向吉祥院的和尚乘愿学习棋术,并常在吉祥院向久光献纳的书中夹上写有政治建议的纸条,以博得久光的好感。1858年7月齐彬死去,忠义任藩主。久光为忠义之父,任藩主后见,掌握萨摩藩的实权。大久保果然得到重用,1860年晋升为御小纳户(在主君身边工作的家臣武士)。从此,年青的大久保便同中山忠左卫门、小松带刀等一起掌握了藩的政治实权,在政界崭露头角。

图片 2

公武合体

1858年,由于岛津齐彬暴病而疫,由岛津忠义任藩主,实权掌握在其父岛津久光手中。西乡依旧往来于京都与江户之间,进行勤王活动,策划除掉幕府最高行政官井伊直弼大老。井伊制造“安政大狱”,残酷镇压勤王志士,西乡和月照逃出京城才幸免遭难。二人先后回到鹿儿岛,不料却被勒令离开萨摩藩。感到勤王大势已去,绝望之下,当船行至锦江湾,相抱投海自尽。两人被救起时,月照已溘然长逝,西乡亦奄奄一息。岛津久光把他流放到奄美大岛。

久光是个维护封建秩序,主张公武合体的攘夷主义者。这时的大久保追随久光搞公武合体运动。久光曾命令大久保到京都会见近卫忠房,请求向天皇转奏反对德川家茂迎娶孝明天皇之妹和宫为妻,并要朝廷下令让庆喜任将军,松平庆永任大老。为了实现上述主张,萨摩藩愿承担京都之防务。但近卫忠房拒不转奏。1862年3月,久光和大久保曾率千余人出师京都,向朝廷施加压力,以便迫使后者接纳他们的条陈。大久保趁机在京都活动,5月6日与巖仓具视会谈,并由巖仓起草了改革幕政的报告。在这种情况下,朝廷只好采纳久光等人的意见,将庆喜为管家人、松平庆永为大老的命令下达幕府。幕府屈服了。久光获得初步胜利,大久保的名声非常快传遍政界。

1862年西乡隆盛在已握藩中大权的大久保利通帮助下返回萨摩藩。解除处分后作为尊攘派开始活动。久光本想借助西乡的声望,以便实现自己入京勤王,继续搞“公武合体”的计划。西乡反对,表面上是认为久光威望和身分不够。实际上其新的政治主张“尊王攘夷”与藩主的“公武合体”有矛盾,西乡又与激进的藩士们联络。久光一怒之下,将他流放到德之岛,两个月后再转送到流放死刑犯人的冲永良部岛的牢狱中。
然而再次被流放到小岛。在狱中两年,西乡受尽磨难,却阅读了大量儒家着作,更加坚定忠君勤王的志向。

为了促进公武合体,大久保曾与庆喜举行会谈。1864年1月,由德川庆喜、松平庆永、松平容保、山内容堂、伊达宗城、岛津久光等六人组成了”参预会议”。其任务是在天皇主持之下,公卿们共同参与协商,决定国政方针和幕府的政策。参预会议的诞生,是公武合体论的一个具体表现。但是以参预会议为手段的政治改革,并不可以适应日本历史发展和社会改革的需要。朝廷、幕府、雄藩之间各有打算,龟裂四起。实际上公武合体已破产。大久保这时在政治上已趋成熟。他又在考虑选用新的倒幕手段了。

明治维新

富国强兵

1864年,因倒幕派势力增大和藩士们的要求,久光下令召回西乡,并委以掌握萨摩藩陆海军实权的重任。西乡开始还是作为久光的谋将,后来则成为尊王倒幕派。西乡与大久保利通密切合作,在萨摩藩内进行政治改革。

1862年8月21日,久光等人返回萨摩藩,路经横滨郊外生麦村,遇到英国商人里加逊等拦阻。里加逊被奈良原喜左卫门杀死。史称”生麦事件”。英国当局一再追究”生麦事件”的责任,要挟日本写认罪书,赔款10万英镑。萨摩藩还应处罚凶手,赔偿2万5千英镑。当久光拒绝这些要求后,英国派舰队到鹿儿岛湾进行军事威胁。1863年7月2日,爆发了萨英战争。大久保在这壹次战争中,任萨军总指挥官,初步掌握了进行近代战争的基本知识。萨摩藩虽然战败,但未因此降低它在诸藩中的地位,反倒由于它敢同世界强国对抗而提高了在国内的威望。

1864年7月,幕府对长州藩志士们发动的禁门之变进行镇压。京都的西乡遵从久光之命,参与镇压活动,在战斗中负伤,因而受到褒奖。9月,西乡在大阪会见了胜海舟,通过胜海舟了解了情也有很深的认识。这次会见使西乡开阔了眼界,认识了幕府的腐朽和没落,思想发生转变。这时的西乡仍有“萨藩主体”的地方意识,所以在行动上表现得十分动摇。当幕府于9月组织军队讨伐长州藩时,西乡仍从本藩利益出发,参加并指挥了征长讨伐军。幕府组织第二次讨伐长州行动时,西乡已在行动上贯彻其强藩联合对抗幕府的主张,不顾幕府一再下令催促,坚决拒绝出兵,为此后的同盟做好了信任基础。

同年10月,大久保去京都和江户,一为实现公武合体,二为同英国进行和平谈判。大久保答应给英国2万5千镑的赔款,但这笔钱需向幕府借用。幕府断然拒绝。大久保威胁说:”如如果不借,我即斩英公使而后剖腹自尽!”幕府无奈,只好筹借7万两。英当局在接受赔款时,方知萨摩藩是开国论的中心,从此萨英之间的交往日益密切。后来,英国成了支援倒幕的重要国际力量。

1866年7月,幕府将军德川家茂死,德川庆喜继任。12月,一贯压制倒幕派的孝明天皇去世,年轻的明治天皇继位。倒幕派利用宫廷的形势,开始准备武装倒幕,坂本龙马的斡旋之下萨摩藩与长州藩结成“萨长同盟”,萨摩与土佐藩也结盟。“西南强藩”掌握天皇政府大权,共同讨伐幕府。西乡等人还与英国结成了“萨英同盟”,想从英国那里购买武器和取得财政援助,但他们对英国的侵略企图有所警惕。

1864年久光解除了西乡隆盛的流放生活,任命他驻守京都。大久保则把京都的事宜委托给西乡,5月间退回萨摩藩。大久保回到萨摩藩后,致力于藩政改革。他从萨英战争的失败中吸取教训,深感落后的日本定会处处挨打,决心制定”富国强兵”之策。他向中央申请购买英国军舰。送藩士到幕府海军操作所受训,命令藩士村田经芳研制新式枪炮。他还采纳五代友厚同英、美、比利时等国进行贸易的建议。1865年派遣15人去英国留学。

1867年9月,西乡、大久保通过岩仓等公卿,事先做好了用天皇名义发布《讨幕密旨》的准备。10月14日,萨长两藩得到了《讨幕密旨》,部署就绪后西乡、大久保等倒幕派发动政变,发布《王政复古》。宣布废除将军制度等,要德川庆喜立即“辞官纳地”,倒幕派于当天组织了新政府,西乡、大久保等掌握了新政府的实权。

倒幕运动

图片 3

正当大久保改革萨摩藩内政期间,京都开始骚乱。以长州为中心的尊王攘夷派策划政变。幕府接到皇室敕令决定征讨长州。西乡隆盛先是参与了镇压活动,但后来为了制约幕府势力,拒绝执行征讨命令。这时,富有政治远见的幕府大臣胜海舟会见了西乡,提出”必须依靠雄藩解决开国问题”。西乡把这个情况告知大久保,使他非常受启发,感到有必要联合雄藩,脱离幕府,大久保开始产生了武力倒幕的思想。他同西乡隆盛等一起拒绝幕府的命令,全力阻止征伐长州,致使自齐彬以来萨摩藩与德川幕府的关系,公开破裂。次年1月末,在西乡的直接努力下,萨摩和长州两藩又祕密结成了军事同盟。6月7日,幕府当局不听劝阻,发动了征长战争,结果战事失利,将军家茂一命呜呼。在1867年5月召开的”雄藩会议”上,大久保等人就长州和兵库开港等问题同庆喜发生了激烈冲突。这时,讨幕条件已成熟,武力变革势在必行。

德川庆喜为代表的旧幕府势力,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组织优势兵力反扑,史称戊辰战争。1868年1月在京都之南的鸟羽、伏见地区,幕府军与政府军发生了大规模军事冲突。指挥有效、兵士的奋勇和人民的支持,政府军打败了3倍于己的幕府军队,取得了胜利。西乡被新政府任命为陆海军负责人,讨幕军从京都出发东征,包围了江户。防守江户城的胜海舟,向庆喜说明了国内外形势,促使庆喜下决心投降。西乡向幕府提出了7项投降条件,并去江户会见了胜海舟。最后签订了幕府投降协定,史称“江户无血开城”。8月后,西乡率领政府军转战于关东和东北地方,征讨幕藩残余势力,取得节节胜利。凯旋回师后,西乡由于军功卓着受到了奖赏。西乡以在倒幕维新运动和戊辰国内战争中的功勋,赏典禄为两千石,成为诸藩家臣中官位最高、受封最厚的人。

大久保等与长州藩确立密约后,又通过各种途径和方法与土佐藩的后藤象二郎,芸州藩的辻将曹结成联盟,因而出现了四藩联合的局面,但因后藤象二郎反对武力讨幕,所以只达成三藩出兵的协定。德川庆喜发觉有人正在准备武力讨幕,便提出用”大政奉还”的办法,形式上让天皇执政,而实权仍在幕府,企图以此来缓和矛盾,蒙骗人民。干练的大久保识破了庆喜的阴谋,立即把武力倒幕提上了日程,并做了周密的行动安排。同年11月23日,西乡和岛津忠义率领3,000萨军进驻京都,作为推翻幕府的武力后盾。12月6日,大久保同巖仓、西乡等具体商定了大变革的时间。

西乡离开中央回到地方,还因为他对明治政府实施有损于下级武士利益的政策感到不满。西乡很同情下级武士们在明治维新后的悲惨遭遇,看不惯许多政府高官追名逐利,穷奢极侈,指责他们为“利”忘“义”。正是在这些内政问题上,西乡与大久保等人产生了矛盾。西乡、大久保等人尽管有矛盾,但他们都认识到要建立近代国家,使日本摆脱半殖民地危机,必须消除封建割据局面,建立中央集权的国家政权。从1871年起,他们又在这个目标下联合起来,全力进行废藩置县的改革。

庆应3年12月9日,即公历1868年1月3日,倒幕运动获得成功。年仅14岁的明治天皇采纳了由大久保等制定的”王政复古”计划,颁布了包括”废除摄关、幕府”等内容的”大号令”,宣布了新的官制,组织由总裁、议定、参与三个官职构成的新政府。委任有栖川宫炽仁亲王为总裁,任命了议定和参与。大久保被任命为参与。当夜的御前会议又决定让德川庆喜”辞官纳地”。

1872年7月,西乡任陆军元帅兼近卫军都督。次年7月,政府公布《地税改革条例》等5个文件,实行变革封建土地所有制,确立近代土地制度的地税改革。政府还进行了政治、经济和军事上的多项资产阶级改革。西乡主持和参与了这些改革,虽在改革内容上没有特别的建树,但他统帅军事力量,以武力为后盾,保证改革顺利进行,应该说是他的特有贡献。
西乡、大久保、木户三人以在倒幕维新活动中的作用和贡献,被人们誉为“维新杰”。

明治政府的成立,结束了统治日本长达近700年之久的封建武士领主统治。日本进入了新的历史发展时期。大久保利通和西乡隆盛、木户孝允一起在历史转折时期,发挥了卓越的组织才能,是明治维新的元勋,史家誉为”维新三杰”。

西南战争

殖产兴业

1873年在维新政府的改革下,武士逐渐失势,尤其是下级武士渐渐无以维生,征兵令施行后,下级武士正式被宣告失去军权,西乡隆盛为图恢复下级武士的势力,遂起“征韩”、“征台”,毛遂自荐担任遣韩大使,维新重臣大久保利通等人当时自欧美考察返国,认为维新政府一切应以内政为重,因此否决西乡的提案,西乡愤而下野,在1874年回到萨摩。(大久保利通并不是反对对外侵略知道当时日本的国力和世界的差距主要精力放在内治而暂缓。当时日本的国力无法征服朝鲜,更不能大败朝鲜的后台老板-洋务运动而国力稍微上升的清王朝)西乡辞职回家乡在萨摩,建立了“私学校”传扬士道。

1868年4月,39岁的大久保被任命为总裁局顾问,后任参议,大藏卿等。大久保开始执掌明治政府的实权,这位讨幕派领袖又肩负起改革日本内政的重担。1869年3月,明治政府正式迁都东京。明治政府建立初期,在革除旧的体制、废除藩制、设定县制等建立新的政权时,遇到了旧的保守势力的反对。大久保没有屈服,更没有后退。为了考察欧美各国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教育等方面的情况,以及引进先进的文化科学技术,明治政府于1871年11月,派出了以巖仓具视全权大使为首的大型赴欧美考察团,身为大藏卿的大久保为全权副使。他们同参议木户孝允、工部大辅伊藤博文、外务少辅山口尚芳等构成考察团的中枢人物。在德国,大久保对德国首相俾斯麦佩服得五体投地,决定回国依照德国模式经富;人民之贫富则系于物产之多寡;而物产之多寡,又起因于是否鼓励人民之工业。因此,归根结底是依靠政府官吏诱导奖励之力。”所以,大久保力主”非由殖产兴业入手”不可。明治政府从公布《五条誓约》到大久保提出”关于殖产兴业的建议”的6年间,逐步制定了一套比较合乎日本国情特点的资本主义工业化的方针和政策。在推行文明开化政策时,有人曾指责大久保过激了。大久保却对他们说:”在文明开化的问题上,一定会出现过头现象,到那时让后代的政治家去修正好了,当今必须在这个道路上突飞猛进”。

士族问题越演越烈,日本各地不平士族陆续叛乱。规模较大的有明治七年,江藤新平在九州佐贺县发动的佐贺之乱。该事变平定后,日本政府为安抚士族,尤其是反抗意识最强的萨摩士族。同年因有琉球难民在台湾被原住民杀害,日方遂进行台湾出兵。日本政府特意将西乡隆盛之弟西乡从道升为中将,并任命为台湾蕃地事务局都督,领兵三千余名攻打台湾南部原住民部落。军事上日本失败,但是仗着由美国撑腰,清政府也腐败无能拿钱消灾,清政府索赔50万两白银,日军退出台湾岛。

铁血改革

士族问题并未因此获得解决。明治十年,萨摩不平士族攻击鹿儿岛的政府军火药库,揭开西南战争序幕。当时西乡隆盛并不在鹿儿岛,闻讯之后慨然长叹,但依然回到鹿儿岛统率士族们,以“质问政府”为名挥军北上,并在熊本城与政府军爆发激战。最后政府军击败萨摩军,西乡隆盛撤退回到鹿儿岛,在负伤的情况下由部下介错,日本最后一场内战结束。

正当大久保在欧美访问的时候,国内以西乡隆盛为首的留守政府主张侵略朝鲜,以转移士族对政府的不满。大久保得到这个讯息立即回国,对于”征韩”问题,大久保绝不是一个和平主义者。他只是感到日本尚不具备外征的条件,当务之急是抓紧学习西方,大力推行”殖产兴业”政策,加速日本资本主义工业化的步伐。于是大久保和巖仓具视结合起来,施展政治手腕,击败以西乡为首的征韩派,把他们赶出中央。这场政治斗争,史称”明治六年的十月政变”。从此以后,以三条实美为太政大臣、巖仓具视为右大臣、大久保为内务卿的专制政治体制成立了。

1877年西乡隆盛之官位遭到剥夺,然民间同情声浪甚高,明治天皇也曾表示惋惜之意。在黑田清隆努力奔走下,于1889年大日本帝国宪法颁布同时获得特赦,并追赠正三位之官阶。

1873年11月10日内务省正式成立,大久保以参议兼任内务省内务卿。他把劝业、警保、户籍、驿递、土木、地理六个部门和测量司的大权都集中到自个手里。大久保所管辖的范围涉及到”殖产兴业”的各个方面。他在担任内务卿期间,建立了明治政府的行政组织,即包括外务、内务、大藏、陆军、海军、文部、教部、工部、司法、宫内十个省的中央官僚机构。于是以大久保领导的内务省为中心,同大隈重信控制的大藏省、伊藤博文的工部省在日本形成了推行殖产兴业政策的三位一体的领导体制。

图片 4

大久保注重人材的选拔和吸取外国先进科学文化。他不惜工本,用高薪招收、聘用外国科技人员和各种专家学者,改造山林、河川和港湾。他还积极培植养蚕制丝业和振兴农业。他曾派人到外国学习先进技术,回国后大胆授予开发养蚕之全权。

西乡隆盛领导的下级士族起义代表了小生产者、小资产阶级的利益,他们与资产阶级的民权派、激进派关系密切。主张发展资本主义,反对大地主和大资产阶级,有浓厚的民族主义情绪。西南战争失败后,由天皇操纵、主导政权的封建军国主义国家建立,标志着日本资本主义革命的结束。事实上西乡隆盛本身也是大陆政策的支持者,而且当时的历史潮流是列强瓜分殖民地,所以说日本谁执政日本的侵略性质是不会改变。

大久保执掌大权时,走上了专制统治的道路。他毫不留情地镇压所有的反抗活动。对版籍奉还、废藩置县一直心怀不满的岛津久光上书天皇,提出14条建议,反对各项资产阶级改革,并要求撤掉大久保的职务。当然大久保等改革派不可以接受,对保守派进行反击,岛津久光被迫引退。当岛津等旧藩势力在内部进行反政府活动的时候,对明治维新各项资产阶级改革强烈不满的反动士族公开发动了反政府的武装叛乱。最先发动的是1874年2月由江藤新平和岛义勇领导的”佐贺之乱”。结果被大久保镇压下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大久保的专制受到日本人民,特别是以板垣退助为首的爱国公党的抨击。他们提出设立民选议院,以此与大久保的独裁统治相对抗。1874年4月,日本以台湾高山族杀害琉球渔民事件为借口,出兵侵入中国台湾,招致中国的反抗。大久保以全权大使身份到北京,在交涉中迫使清政府付出50万两白银的赔偿金。1875年9月,制造侵略朝鲜的江华岛事件。翌年迫使朝鲜订立不平等的《江华条约》。他镇压农民起义和一切反政府活动,以《诽谤律》、《报纸条例》等压制自由民权运动。1876年3月政府释出了废刀令,8月又发行金禄公债,废除俸禄制,使失去利权的士族更为愤怒,在熊本爆发了”敬神党之乱”。在其影响下福冈县爆发了”秋月党之乱”,在山口县爆发了”萩之乱”。这些叛乱都被大久保一一镇压下去。

1877年2月2日,鹿儿岛的反动士族拥立辞职回乡的西乡隆盛为首领发动了叛乱,即所谓西南战争,结果仍以失败告终。大久保的这一系列高压政策,必然遭到士族的痛恨,埋下了这位日本”铁血宰相”的死因。

人物结局

明治十一年5月14日晨,来东京出席地方会议的福岛县令山吉盛典到大久保的邸宅。大久保非常高兴地接见了山吉,听取了他关于福岛县形势的报告,还就福岛县的疏水工程交换了意见。后来山吉想走,大久保挽留他并说:”维新以来已十年岁月;内外事件频发。不肖利通担任内务卿以来未见政绩,实在不胜惭愧。现今是内外安定,此时正欲努力贯彻维新的盛意。要达到此目的,不得不以30年为期。如果将它分为三期,明治元年至十年为第一期,还是创业期。明治十一年至二十年为第二期,确实这是最重要的时期,整顿内政、充实国力就在此时。利通虽然不肖,但欲排除万难完成此志。明治二十一年以后的十年为第三期,这是守成时期,期待后进的优秀分子继承大业。”以上的话想不到竞成了大久保的遗嘱。

山吉走后,大久保便到太政官去办公,乘马车来到曲町清水谷。大久保在马车内还利用时间阅读了档案,不料8点左右,遭到石川县岛田一郎等六名征韩党士族的袭击。大久保虽然身受白刃,还厉声呵斥,沉着将放在膝上的档案用绸巾包好,不久倒向前方断气了。时年49岁。

刺死大久保利通的凶手石川县士族岛田一郎是自由民权派壮士,曾于1875年2月出席爱国社创立大会。西南战争晚期的1877年6月民权派内部出现了武装起义与西乡相呼应的主张。西南战争一结束,大久保以计划造反的罪名逮捕林有造、片冈健吉、大江卓、竹内纲等非常多民权派领袖,将他们投入监狱,自由民权派在严厉的镇压下被迫转入地下。然而有”铁石之志”的岛田一郎,”为国家万万不忍坐视”,决定”义举”,行刺大久保。

大久保死后,日本政府追赠为右大臣、正二位。并且为他举行维新以来第一场国葬,葬于东京青山墓地。大久保利通虽然因为政敌的刺杀过早地离开了人世,但他的后继者继续沿着他开创的道路,完成他未竟的事业,迅速使日本成为近代化的资本主义强国。

人物评价

纵观大久保跌宕起伏的一生,不难发现他在政治上的天分及善于把握时局的功夫实在是超乎常人。为掌握萨摩藩,政他先跟从齐彬后投靠久光,而为使日本与万国对峙,他从公武合体派转向尊王攘夷派,后又变为开国倒幕派。他有铁血性格,因政见不同可将早年的政治伙伴有马新七、西乡隆盛置于死地。而当久光这个大恩人不可以跟上时代时,也被他一脚踢开。在推翻幕府,建设现代日本国家等方面,他功勋卓著。尽管壮志未酬身先死,但日本被威尔斯评价为”从未有一个民族像当年的日本那样昂首阔步”,应当说是大久保为这一切奠定了基础。不过也有学者以为把他评价为日本近代化的总设计师未免评价过高,且不说明治维新的非常多措施是在他出使欧美期间实施并完成的,就是在他任内务卿期间也是由于大隈、伊藤的协助,非常多事业才得以顺利完成。本文把他称为”铁血宰相”,并非指他有独裁的决定权,而是因为他的性格和行事风格颇为铁腕。他的这种作风也为日本后来精英主义、军国主义埋下了祸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