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 历史千年 邓小平巧用“葬礼外交”,破冰中苏关系_历史军事_好文学网

邓小平巧用“葬礼外交”,破冰中苏关系_历史军事_好文学网

1956年苏共二十大以后,中苏关系日趋紧张。1960年莫斯科会议召开,中苏双方作出了一定程度的妥协而发表了《莫斯科宣告》,中苏关系也因此在表面上稍有缓和。1961年,苏联驻华大使契尔沃年科适时提出到中国部分省份自费旅行的要求,中方为了表示珍视中苏友谊也不便拒绝。此次活动,苏联使馆工作人员是通过「一看二问三谈四购书」的方式收集资讯的。

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到1991年苏联解体,中苏关系经历了“过热”、“反常”、“极端反常”和“正常”4个阶段。

从「看」来讲,苏方人员到地方省份后都会提出参观经济、政治、文化部门等要求。苏方人员在「看」方面的特点:一是看细节,提出的参观要求重点突出,如对人民公社要求参观时间长,到基层生产队去;二是不受控制,提出自个想去的地方,不希望接待人员监督,可以获得更多真实的资讯;三是搞突袭,到地方后突然提出改变路线或找理由突然访问某地,造成接待方准备不足,可以看到非掩饰的资讯。

从1949年到1959年,是中苏关系的“亲热”期。当时,苏联需要中国作为它在东方的主要屏障以及与美国打交道时手中一张重要的牌;中国则需要苏联作为自己抵御西方的主要依托以及贷款、经援和军援的主要来源。1958年以后,接连发生的“长波电台”、“联合舰队”和“炮打金门”等事件,中苏两党之间,特别是毛泽东与赫鲁晓夫之间出现了裂痕。

从「问」来讲,苏方人员对其很关心的问题会连续追问,打破砂锅问毕竟。苏方人员提问的特点:一是问得细,问题准备得非常充分,涉及普通百姓的吃穿用等;二是问得多,采取追问的方式,对感兴趣的问题抓得非常紧;三是覆蓋面广,包括农业、工业、文化、教育等;四是有层次,问题涉及巨集观、中观、微观三个层次,巨集观涉及国家的大政方针,中观涉及省市的发展现状,微观涉及群众的衣食住行。

1960年到1968年,是中苏关系的“冷战”时期。中共发表了“九评”,苏共则公布了“国际共运总路线”,双方互相“口诛笔伐”,批判的火力异常猛烈。

从「谈」来讲,座谈是主要的方式。苏方人员到各地都会提出要求当地负责人接见,并介绍当地政治、经济、文化等事业的发展现状,从中掌握比较巨集观的资讯。

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1969年到1978年,是中苏关系的“热战”时期。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双方在边境地区剑拔弩张,1969年还在东段的珍宝岛和西段的铁列克提接连发生了不小的武装冲突。中苏间人员往来中断,双边的业务交往也只限于一点贸易及每周各开一个航班和一趟列车。对此有人评称:“在中苏关系的‘黑隧道’里,既见不到光点,更看不到尽头。”

从「购书」来讲,购买资讯的载体,主要是图书、报刊、地图和纪念品。这是有效获得资讯的重要途径之一。

从1979年到1989年,是中苏关系的回暖期。此时,苏联开始调整对外政策,逐步缓和对华关系。然而中苏关系正常化的道路不可能是平坦的,这就需要有一位高人站出来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值得庆幸的是,邓小平同志恰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他抓住时机,对苏联采取了一系列重大行动。

此次苏联驻华使节在中国境内自费旅行时间跨度比较长,基本贯穿全年;从人员层次上看,大使、参赞、祕书等都参与了自费旅行活动;从去向上看,基本覆蓋中国主要地区。由此说明,苏方为全方位了解中国的实际情况,不惜付出大量的时间、人力、物力成本。这在当时引起了中国方面的高度关注和警觉。

1979年4月3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一项决定:《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于1980年2月14日期满后不再延长。同时重申,要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与苏联“保持和发展正常的国家关系”,并建议两国政府特使就改善两国关系一事举行谈判。对此,苏方也给予了积极的回应。

谈判于1979年9月25日至12月3日在莫斯科举行。在长达70天的谈判中,中方根据小平同志的指示,始终要求苏方采取切实措施,消除从北、西、南3个方向对中国的威胁。苏方则只泛泛地谈论了一些两国关系的一般性原则以及发展双边关系的一些具体交往。谈判虽无果而终,但在双方长期中断往来的情况下,两国政府特使能坐下来举行政治谈判,这本身蕴涵的重大的政治意义,就不可等闲观之。

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勃氏绝唱”

中苏关系的转机出现在1982年3月24日。苏联高领导人勃列日涅夫特意选择在离中国不远的塔什干公开发表讲话,向中方发出了改善关系的重要信号。他在讲话中虽然对中国进行了攻击,但又明确表示:他们从未否认过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完全承认中国对台湾的主权,反对“两个中国”;同时准备就改善中苏关系问题与中方举行谈判。由于勃列日涅夫在这次讲话230天之后就去世了,因此这个讲话被称为了“勃氏绝唱”。

小平同志马上注意到勃列日涅夫讲话所传递的信息。他马上打电话到外交部,指示立即对这一讲话作出反应。

外交部为此召开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是一次没有座位的新闻发布会。那是1982年3月26日上午,地点就在外交部主楼门厅处。七八十位中外记者就站在钱其琛周围。担任翻译的是李肇星。

作为外交部首位新闻发言人,钱其琛发布了一个只有三句话的简短声明:“我们注意到了3月24日苏联勃列日涅夫主席在塔什干发表的关于中苏关系的讲话。我们坚决拒绝讲话中对中国的攻击。在中苏两国关系和国际事务中,我们重视的是苏联的实际行动。”声明念完后,没有提问,也不回答问题。这次的发布会就这么结束了。

这简短的声明,第二天发表在《人民日报》头版的中间位置,表明消息虽短但很重要。声明在国际上立即引起了广泛注意,西方五大通讯社和其他一些媒体纷纷报道,并发表评论。有外电指出,这一谨慎而含蓄的声明,预示着对抗了20多年的中苏关系,有可能发生变化,并使世界局势为之改观。

4月16日,小平同志又请当时在中国访问的罗马尼亚领导人齐奥塞斯库给勃列日涅夫捎口信,提出苏方应先做一两件事看看。他还强调说:“从柬埔寨、阿富汗事情上做起可以,从中苏边界或蒙古撤军也可以。”

这一年夏天,小平同志还请陈云、李先念等中央领导同志到家里进一步商讨对策。他提出:要采取一个大的行动,向苏方传递信息,争取中苏关系能有一个大的改善。但是这种改善必须是有原则的,条件是苏方应首先做点事才行。他所说的“做点事”就是“三个撤军”。几位中央领导同志一致赞成小平同志的意见。随后,小平同志又提出:为了不引起外界的无端猜测,可以派外交部主管司司长以“视察使馆工作”的名义,前往莫斯科向苏方传递信息。

8月10日,苏欧司司长于洪亮启程赴莫斯科。启程前,外交部根据小平同志指示起草了一份说帖。

苏方对于洪亮司长突然出现在莫斯科,并要求在使馆面见苏联外交部副部长的行动,给予了特别的重视。苏联外交部副部长伊利切夫应邀来到我国驻苏使馆。会面时,于洪亮向对方口述了长达一千多字的说帖全文,一段段地背出来,几乎一字不差。

在说帖中,中方指出,中苏两国关系不正常状况已经存在多年,中苏两国人民都不愿意看到这种状况继续存在下去。现在是为改善中苏关系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了。当然,问题不可能在一个早上就解决,但中方认为,只要中苏双方都有改善关系的诚意,完全可以通过协商,逐步实现公正合理解决的目标。

当年秋天,中苏双方就关系正常化问题在北京举行了副外长级的磋商。

利用“葬礼外交”推动两国关系改善

1982年11月10日,勃列日涅夫因病突然去世。小平同志当机立断,决定派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黄华作为中国政府的特使赴莫斯科参加吊唁活动。

14日清早,中国驻苏使馆收到了黄华离京前在首都机场发表的书面讲话稿。这篇讲话稿是出自曾多次为毛泽东和邓小平撰稿的胡乔木之手。胡乔木按照小平同志口授的内容,很快就把讲话稿草拟了出来。

这篇讲话稿只有七八百字,看后让人感到吃惊:勃列日涅夫这个昔日被中方批判为“苏修头目”、“新沙皇”的领导人,如今却得到了相当正面的评价,被称为“苏联卓越的国务活动家”,说他的逝世“是苏联国家和人民的重大损失”。讲话中还指出他逝世前不久,“曾在多次讲话中表示将致力于改善中苏关系”,中方对这些讲话表示“赞赏”。

这些令人耳目一新的提法,与钱其琛8个月前在新闻发布会上所讲的内容相比,又前进了一大步。这是小平同志的一个“大手笔”。

11月14日中午,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黄华飞抵莫斯科。这是中国领导人将近20年来首次踏上苏联的国土。在中苏间人员往来长期断绝的情况下,此举在国际上立即引起了广泛关注,被称为“邓小平对苏共新领导发动的一次‘葬礼外交’”。

黄华在莫斯科逗留了3天半时间,受到超规格的礼遇。他与苏共中央新任总书记安德罗波夫进行了友好交谈,还遵照小平同志的指示,主动约见了苏联外长葛罗米柯。这是20多年来两国外长的首次会见。小平同志发动的这场“葬礼外交”,对中苏关系的改善起到了重大推动作用,表明两国之间的“政治气候”从“乌云密布”开始转“阴”再转“晴”。

消除“三大障碍”推动两国关系正常化

从1982年10月起,谈判班子的几个工作人员跟随钱其琛副外长在北京、莫斯科两地穿梭,就中苏关系正常化问题与苏方进行政治磋商。根据小平同志的指示,钱其琛副外长紧紧抓住苏联对中国的威胁这一点不放,提出改善关系应从消除“三大障碍”入手。苏方则避重就轻,主张通过增加相互往来等办法改善两国关系。双方的观点针尖对麦芒,“聋子对话”了整整三年。

1985年3月,年仅54岁的戈尔巴乔夫接任苏共中央总书记一职。

1986年夏天,戈尔巴乔夫的一番讲话,成为中苏关系正常化进程中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也为边界谈判的重新启动打开了大门。1986年7月28日,戈尔巴乔夫特意跑到远东海参崴发表讲话,说苏联愿意同中国研讨降低边境地区的军事力量水平问题,正式宣布苏联将从阿富汗撤军,称正在讨论苏军撤出蒙古的问题,还表示同意以主航道中心线划分两国界江的原则。这年9月,邓小平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记者迈克·华莱士的采访时指出:“戈尔巴乔夫在海参崴的讲话有点新东西,但他的步子迈得并不大。苏联对中国政策究竟怎么样,我们还要继续观察……如果戈尔巴乔夫在消除中苏间三大障碍问题上走出了扎扎实实的一步,我本人愿意同他见面……我已经82了,早已完成了出国访问的历史任务,我是决心不出国了。但如果消除了这方面的障碍,我愿意破例到苏联任何地方同戈尔巴乔夫见面。我相信这样的见面对改善中苏关系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是很有意义的。”

把中苏边界变成睦邻友好的纽带
根据小平同志的指示,中方于1987年2月与苏方恢复了中断多年的边界谈判。边界谈判与政治磋商同时进行,二者相辅相成,都是中苏关系正常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