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 美高梅网上平台入口 社会沙文主义什么时候出现的?社会沙文主义的观点是什么

社会沙文主义什么时候出现的?社会沙文主义的观点是什么

社会沙文主义是口头上的社会主义,实际上的沙文主义即资产阶级侵略性的民族主义。是机会主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产物。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资产阶级政府以”保卫祖国”的口号为幌子,欺骗人民,参加帝国主义战争。第二国际的机会主义首领,公然投入资产阶级怀抱,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上,宣称进行战争是为了保卫民族自由和民族生存,否认这一战争的帝国主义性质,投票赞成军事预算,支援帝国主义战争,拒绝宣传和支援无产阶级反对本国资产阶级政府的革命行动,完全堕落成为社会沙文主义者。社会沙文主义是对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彻底背叛。列宁指出:”社会沙文主义就是熟透了的机会主义。”(《列宁选集》第2卷第650页)参见”沙文主义”。

网络上,中国右派搬出“工人没有祖国”来批判左派即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根本是毫无意义的。甚至他们搬出许许多多名人名言来批判“爱国主义”,都是毫无意义的。左派即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本来就是辨证的统一。

在网络上,中国右派常常用“工人没有祖国”这句话来歪曲马克思主义。有人称:“无论马克思还是列宁,都认为无产阶级不是所谓‘爱国主义者’,而是摆脱了‘爱国主义’在内各种偏见的,有着鲜明无产阶级意识和国际视野的‘世界公民’。马克思主义经典着作《共产党宣言》,开宗明义地宣称:‘还有人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要取消祖国,取消民族。工人没有祖国。’”[1]这不仅仅表现在环球网上,在其它网站上,如凯迪网、四月网、中国博客等网站,中国右派就用这句话来反驳我的“爱国岂会是‘贼’?”一文。甚至在一些学者的论文中也这样理解,完全是对马克思主义的误读。

历史起源

在网络上,中国右派常常用“工人没有祖国”这句话来歪曲马克思主义。有人称:“无论马克思还是列宁,都认为无产阶级不是所谓‘爱国主义者’,而是摆脱了‘爱国主义’在内各种偏见的,有着鲜明无产阶级意识和国际视野的‘世界公民’。马克思主义经典着作《共产党宣言》,开宗明义地宣称:‘还有人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要取消祖国,取消民族。工人没有祖国。’”[1]这不仅仅表现在环球网上,在其它网站上,如凯迪网、四月网、中国博客等网站,中国右派就用这句话来反驳我的“爱国岂会是‘贼’?”一文。甚至在一些学者的论文中也这样理解,完全是对马克思主义的误读。

其实这是中国右派用裁剪的方法截取了《共产党宣言》中的一句话,完全篡改了“工人没有祖国”这句话的意思。我们先来看看《共产党宣言》中整段话是怎么说的:“工人没有祖国。决不能剥夺他们所没有的东西。因为无产阶级首先必须取得政治统治,上升为民族的阶级,把自身组织成为民族,所以它本身还是民族的,虽然完全不是资产阶级所理解的那种意思。”[2]

此词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开始出现。

其实这是中国右派用裁剪的方法截取了《共产党宣言》中的一句话,完全篡改了“工人没有祖国”这句话的意思。我们先来看看《共产党宣言》中整段话是怎么说的:“工人没有祖国。决不能剥夺他们所没有的东西。因为无产阶级首先必须取得政治统治,上升为民族的阶级,把自身组织成为民族,所以它本身还是民族的,虽然完全不是资产阶级所理解的那种意思。”[2]

如果按照中国右派的意思,工人始终是“没有祖国”的,因此也永远不可能“爱祖国”,爱国主义自然就无从谈起,那么实际上剥夺了工人“所没有的东西”——祖国,这和《共产党宣言》中原话的意思是截然不同的。

1914年爆发的世界大战,是帝国主义国家之间争夺殖民地和势力范围的非正义战争,第二国际各社会党大多数领袖纷纷站在本国政府一边,高喊”保卫祖国”口号。第二国际的机会主义者首领在”保卫祖国”的口号下,奉行的狭隘民族主义路线,投票赞成军事预算,支援对外战争,拒绝宣传和支援本国革命。8月4日,德国社会民主党国会党团在国会中投票赞成政府军事预算。法国社会党也于8月4日在议会投票赞成政府军事预算。党的领导人J.盖德和M.桑巴还参加了国防政府。英国工党、英国社会党以及义大利、荷兰、瑞典、丹麦、美国的社会党领导人都支援本国政府的战争政策。

如果按照中国右派的意思,工人始终是“没有祖国”的,因此也永远不可能“爱祖国”,爱国主义自然就无从谈起,那么实际上剥夺了工人“所没有的东西”——祖国,这和《共产党宣言》中原话的意思是截然不同的。

有人认为,马克思不承认工人阶级有所谓祖国。[3]这要从历史来看问题。在马克思那个时代,工人确实没有祖国。但这并不能说明马克思认为工人阶级就不能有祖国。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说得很清楚:决不能剥夺他们所没有的东西。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多次提到无产阶级首先必须取得政治统治,打倒本国的资产阶级,建立无产阶级政权。同时,马克思也没有否认无产阶级的民族性。这就是列宁所说的二个原理:国际性和民族性。任何片面地只抓住一个原理而忽略了另一个原理,“这将是天大的错误”![4]列宁把这两种“极端的”立场称之为“就象一滴水珠反映出整个太阳一样”。[5]而当今中国右派就是仅抓住马克思的一个原理而不顾另一个原理,刻意篡改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这样的做法,与一战中的第二国际叛徒们及“布列斯特和约”时期那些小资产阶级“左派”,其实没什么两样。

实质

有人认为,马克思不承认工人阶级有所谓祖国。[3]这要从历史来看问题。在马克思那个时代,工人确实没有祖国。但这并不能说明马克思认为工人阶级就不能有祖国。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说得很清楚:决不能剥夺他们所没有的东西。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多次提到无产阶级首先必须取得政治统治,打倒本国的资产阶级,建立无产阶级政权。同时,马克思也没有否认无产阶级的民族性。这就是列宁所说的二个原理:国际性和民族性。任何片面地只抓住一个原理而忽略了另一个原理,“这将是天大的错误”![4]列宁把这两种“极端的”立场称之为“就象一滴水珠反映出整个太阳一样”。[5]而当今中国右派就是仅抓住马克思的一个原理而不顾另一个原理,刻意篡改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这样的做法,与一战中的第二国际叛徒们及“布列斯特和约”时期那些小资产阶级“左派”,其实没什么两样。

列宁也曾多次提到“工人没有祖国”,特别是在1914年至1915年间。我们应该看到,列宁所强调的“工人没有祖国”这一马克思主义的原理,都是针对机会主义者只抓住一个原理而忽略了另一个原理去歪曲这一真理的。(现在某些学者和中国右派们也是在只抓住一个原理而忽略了另一个原理)特别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针对第二国际的社会沙文主义和机会主义的。我们也应该看到,1914年11月,列宁在《论大俄罗斯人的民族自豪感》所表达的情感:“我们,大俄罗斯的觉悟的无产者,是不是根本没有民族自豪感呢?当然不是!我们爱自己的语言和自己的祖国,我们正竭尽全力把祖国的劳动群众的觉悟提高到民主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的程度。我们看到沙皇刽子手、贵族和资本家蹂躏、压迫和侮辱我们美好的祖国感到无比痛心。”[6]这里,列宁并没有不承认祖国,更是表达了自己对祖国的热爱之情。1916年11月列宁在给伊・费・阿尔曼德的信中批评了阿尔曼德仅抓住“工人没有祖国”这句话,去无条件地运用它,否定民族战争,“有些片面性和形式主义”,[7]并指出:“《共产党宣言》指出,工人没有祖国。这是对的。但是,那里不仅仅指出这一点。那里还指出,在民族国家形成的时期,无产阶级的作用有些不同。如果只抓住第一个原理,而忘记了它同第二个原理(工人组织成为民族的阶级,不过这不是资产阶级所理解的那个意思)的联系,这将是天大的错误。”[8]
1918年2月,也就是在“布列斯特和约”时期,列宁起草了《社会主义祖国在危急中!》这一法令,提出了“社会主义祖国”的概念,号召苏维埃工农群众奋不顾身地保卫祖国。在1918年间,列宁多次提出:“我们从1917年10月25日起就是护国派了,我们赢得了保卫祖国的权利。”[9]实际上,马克思和恩格斯虽然提出了“工人没有祖国”这一科学原理,但也曾经不止一次地号召进行民族战争,甚至直接承认要“保卫祖国”,列宁认为,这一切并不矛盾,都是完全符合马克思主义的。[10]

社会沙文主义实质上是口头上的社会主义,实际上的沙文主义。

列宁也曾多次提到“工人没有祖国”,特别是在1914年至1915年间。我们应该看到,列宁所强调的“工人没有祖国”这一马克思主义的原理,都是针对机会主义者只抓住一个原理而忽略了另一个原理去歪曲这一真理的。(现在某些学者和中国右派们也是在只抓住一个原理而忽略了另一个原理)特别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针对第二国际的社会沙文主义和机会主义的。我们也应该看到,1914年11月,列宁在《论大俄罗斯人的民族自豪感》所表达的情感:“我们,大俄罗斯的觉悟的无产者,是不是根本没有民族自豪感呢?当然不是!我们爱自己的语言和自己的祖国,我们正竭尽全力把祖国的劳动群众的觉悟提高到民主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的程度。我们看到沙皇刽子手、贵族和资本家蹂躏、压迫和侮辱我们美好的祖国感到无比痛心。”[6]这里,列宁并没有不承认祖国,更是表达了自己对祖国的热爱之情。1916年11月列宁在给伊・费・阿尔曼德的信中批评了阿尔曼德仅抓住“工人没有祖国”这句话,去无条件地运用它,否定民族战争,“有些片面性和形式主义”,[7]并指出:“《共产党宣言》指出,工人没有祖国。这是对的。但是,那里不仅仅指出这一点。那里还指出,在民族国家形成的时期,无产阶级的作用有些不同。如果只抓住第一个原理,而忘记了它同第二个原理(工人组织成为民族的阶级,不过这不是资产阶级所理解的那个意思)的联系,这将是天大的错误。”[8]
1918年2月,也就是在“布列斯特和约”时期,列宁起草了《社会主义祖国在危急中!》这一法令,提出了“社会主义祖国”的概念,号召苏维埃工农群众奋不顾身地保卫祖国。在1918年间,列宁多次提出:“我们从1917年10月25日起就是护国派了,我们赢得了保卫祖国的权利。”[9]实际上,马克思和恩格斯虽然提出了“工人没有祖国”这一科学原理,但也曾经不止一次地号召进行民族战争,甚至直接承认要“保卫祖国”,列宁认为,这一切并不矛盾,都是完全符合马克思主义的。[10]

列宁认为:“过去,我们从原则上反对护国主义,所以我们当时有理由讥笑那些好象是为了社会主义的利益而想‘保护’自己祖国的人。现在,我们已经获得做无产阶级护国派的权利,问题的整个提法就根本改变了。”[11]1918年11月27日,列宁在“关于无产阶级对小资产阶级民主派的态度的报告”中明确的表示:“历史现在竟使爱国主义转到我们这边来了。很明显,不用外国的刺刀就推翻不了布尔什维克。”[12]因此,在某些学者的论文中及网络上的一些帖子中,只看见列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驳斥第二国际的社会沙文主义和机会主义的反对“保卫祖国”,只看见列宁在苏维埃建国初期批判小资产阶级左派“资产阶级的”、“旧的”、“狭隘的”爱国主义,而无视苏维埃政权建立后,无产阶级获得做护国派的权利、赢得了保卫祖国的权利、爱国主义已经转到无产阶级这边来了,问题的整个提法已经根本改变了的情况,不加分析地去得出列宁反对一切爱国主义的结论,是绝对错误的。

以В.И.列宁为首的俄国布林什维克党坚决站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一边,揭露战争的帝国主义实质,提出”使本国政府在战争中失败”、”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的国际主义口号。

列宁认为:“过去,我们从原则上反对护国主义,所以我们当时有理由讥笑那些好象是为了社会主义的利益而想‘保护’自己祖国的人。现在,我们已经获得做无产阶级护国派的权利,问题的整个提法就根本改变了。”[11]1918年11月27日,列宁在“关于无产阶级对小资产阶级民主派的态度的报告”中明确的表示:“历史现在竟使爱国主义转到我们这边来了。很明显,不用外国的刺刀就推翻不了布尔什维克。”[12]因此,在某些学者的论文中及网络上的一些帖子中,只看见列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驳斥第二国际的社会沙文主义和机会主义的反对“保卫祖国”,只看见列宁在苏维埃建国初期批判小资产阶级左派“资产阶级的”、“旧的”、“狭隘的”爱国主义,而无视苏维埃政权建立后,无产阶级获得做护国派的权利、赢得了保卫祖国的权利、爱国主义已经转到无产阶级这边来了,问题的整个提法已经根本改变了的情况,不加分析地去得出列宁反对一切爱国主义的结论,是绝对错误的。

事实上,列宁多次解释了他为什么反对爱国主义。稍有历史常识和马列主义基本知识的人都知道,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第二国际叛徒,伯恩施坦、考茨基之流主张无产阶级与本国的资产阶级妥协,提出了所谓的“保卫祖国”的“爱国主义”,支持本国政府进行帝国主义战争。列宁斥之为机会主义和社会沙文主义,提出无产阶级不应该保卫祖国,而应该发动国内战争推翻本国的资产阶级统治。在十月革命胜利后的“布列斯特和约”时期,列宁和小资产阶级“左派”在议会制问题上作坚决的斗争,指出:“小资产阶级在议会制问题上是最爱国的,同无产阶级和大资产阶级比较,它是最爱国的。”“正是在议会制问题上,小资产阶级肯定要顽强地表现自己。俄国的情况就是这样。在这方面起了很大作用的,是我们的革命同爱国主义作了斗争。我们在布列斯特和约时期曾经不得不反对爱国主义。”[13]列宁反复说明:“是因为我们要苏维埃政权诞生,就必须反对爱国主义。”[14]“我们只是应当清楚地了解,我国无产阶级革命的哪些条件造成了斗争的尖锐化。这些特殊条件是:当时我们不得不反对爱国主义,我们必须用‘全部政权归苏维埃’的口号来代替立宪会议。”[15]列宁反复解释了同爱国主义断然决裂,“为了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最高利益,我们承担而且应当承担最大的民族牺牲。”[16]而以布哈林为首的“左派”共产主义者,“却不善于考虑力量的对比,不善于估计力量的对比”,他们的“爱国主义”,“只是‘傲慢地’说一些空话”。[17]事实上,列宁在不同时期和形形色色的“爱国主义”作斗争,这些“爱国主义”表现的形式和内容都是不一样的,但本质是完全相同的,就是这些“爱国主义”对“祖国”理解不是左派即无产阶级所理解的那种意思,而是右派即资产阶级所理解的那种意思,即列宁所说的“一般的爱国主义”、“狭隘的爱国主义”、“旧爱国主义”、“资产阶级爱国主义”。

列宁彻底揭露了第二国际领袖们的背叛行径,指出他们是口头上的社会主义者,实际上的沙文主义者,”社会沙文主义就是熟透了的机会主义。”
列宁斥之为熟透了的机会主义,是对国际主义的背叛。

事实上,列宁多次解释了他为什么反对爱国主义。稍有历史常识和马列主义基本知识的人都知道,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第二国际叛徒,伯恩施坦、考茨基之流主张无产阶级与本国的资产阶级妥协,提出了所谓的“保卫祖国”的“爱国主义”,支持本国政府进行帝国主义战争。列宁斥之为机会主义和社会沙文主义,提出无产阶级不应该保卫祖国,而应该发动国内战争推翻本国的资产阶级统治。在十月革命胜利后的“布列斯特和约”时期,列宁和小资产阶级“左派”在议会制问题上作坚决的斗争,指出:“小资产阶级在议会制问题上是最爱国的,同无产阶级和大资产阶级比较,它是最爱国的。”“正是在议会制问题上,小资产阶级肯定要顽强地表现自己。俄国的情况就是这样。在这方面起了很大作用的,是我们的革命同爱国主义作了斗争。我们在布列斯特和约时期曾经不得不反对爱国主义。”[13]列宁反复说明:“是因为我们要苏维埃政权诞生,就必须反对爱国主义。”[14]“我们只是应当清楚地了解,我国无产阶级革命的哪些条件造成了斗争的尖锐化。这些特殊条件是:当时我们不得不反对爱国主义,我们必须用‘全部政权归苏维埃’的口号来代替立宪会议。”[15]列宁反复解释了同爱国主义断然决裂,“为了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最高利益,我们承担而且应当承担最大的民族牺牲。”[16]而以布哈林为首的“左派”共产主义者,“却不善于考虑力量的对比,不善于估计力量的对比”,他们的“爱国主义”,“只是‘傲慢地’说一些空话”。[17]事实上,列宁在不同时期和形形色色的“爱国主义”作斗争,这些“爱国主义”表现的形式和内容都是不一样的,但本质是完全相同的,就是这些“爱国主义”对“祖国”理解不是左派即无产阶级所理解的那种意思,而是右派即资产阶级所理解的那种意思,即列宁所说的“一般的爱国主义”、“狭隘的爱国主义”、“旧爱国主义”、“资产阶级爱国主义”。

左派即无产阶级所理解的“祖国”是“国际的”和“民族的”辨证统一,而右派即资产阶级所理解的“祖国”仅是“民族的”单一含义。因此,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并不矛盾。毛泽东先生曾经说过:“国际主义者的共产党员,是否可以同时又是一个爱国主义者呢?我们认为不但是可以的,而且是应该的。”“中国共产党人必须将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结合起来。我们是国际主义者,我们又是爱国主义者,我们的口号是为保卫祖国反对侵略者而战。对于我们,失败主义是罪恶,争取抗日胜利是责无旁贷的。因为只有为着保卫祖国而战才能打败侵略者,使民族得到解放。只有民族得到解放,才有使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得到解放的可能。中国胜利了,侵略中国的帝国主义者被打倒了,同时也就是帮助了外国的人民。因此,爱国主义就是国际主义在民族解放战争中的实施。为此理由,每一个共产党员必须发挥其全部的积极性,英勇坚决地走上民族解放战争的战场,拿枪口瞄准日本侵略者。为此理由,我们的党从九一八事变开始,就提出了用民族自卫战争反抗日本侵略者的号召;后来又提出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命令红军改编为抗日的国民革命军开赴前线作战,命令自己的党员站在抗日战争的最前线,为保卫祖国流最后一滴血。这些爱国主义的行动,都是正当的,都正是国际主义在中国的实现,一点也没有违背国际主义。只有政治上糊涂的人,或者别有用心的人,才会瞎说我们做得不对,瞎说我们抛弃了国际主义。”[18]毛泽东的这段论述,把马克思主义的二个原理有机地、辨证地结合在一起了。事实上,无产阶级为自己祖国所做的一切,也就是对国际无产阶级共同事业的贡献。这一点,用资产阶级思维是很难理解的。

反对观点

左派即无产阶级所理解的“祖国”是“国际的”和“民族的”辨证统一,而右派即资产阶级所理解的“祖国”仅是“民族的”单一含义。因此,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并不矛盾。毛泽东先生曾经说过:“国际主义者的共产党员,是否可以同时又是一个爱国主义者呢?我们认为不但是可以的,而且是应该的。”“中国共产党人必须将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结合起来。我们是国际主义者,我们又是爱国主义者,我们的口号是为保卫祖国反对侵略者而战。对于我们,失败主义是罪恶,争取抗日胜利是责无旁贷的。因为只有为着保卫祖国而战才能打败侵略者,使民族得到解放。只有民族得到解放,才有使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得到解放的可能。中国胜利了,侵略中国的帝国主义者被打倒了,同时也就是帮助了外国的人民。因此,爱国主义就是国际主义在民族解放战争中的实施。为此理由,每一个共产党员必须发挥其全部的积极性,英勇坚决地走上民族解放战争的战场,拿枪口瞄准日本侵略者。为此理由,我们的党从九一八事变开始,就提出了用民族自卫战争反抗日本侵略者的号召;后来又提出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命令红军改编为抗日的国民革命军开赴前线作战,命令自己的党员站在抗日战争的最前线,为保卫祖国流最后一滴血。这些爱国主义的行动,都是正当的,都正是国际主义在中国的实现,一点也没有违背国际主义。只有政治上糊涂的人,或者别有用心的人,才会瞎说我们做得不对,瞎说我们抛弃了国际主义。”[18]毛泽东的这段论述,把马克思主义的二个原理有机地、辨证地结合在一起了。事实上,无产阶级为自己祖国所做的一切,也就是对国际无产阶级共同事业的贡献。这一点,用资产阶级思维是很难理解的。

网络上,中国右派搬出“工人没有祖国”来批判左派即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根本是毫无意义的。甚至他们搬出许许多多名人名言来批判“爱国主义”,都是毫无意义的。左派即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本来就是辨证的统一。可他们还是停留在自己资产阶级思维上,狭隘的把“祖国”看成是民族的。他们始终用西方资产阶级学者的“民族”、“祖国”、“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概念看待问题,他们批判的全都是他们自己的“爱国主义”,他们只不过是举起巴掌狠狠的扇自己的耳光!从现在来看,中国右派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主张“议会制”,自称是“理性爱国”,正是列宁在“布列斯特和约”时期所批判的所谓“左派”的“爱国主义”。说列宁时期的“左派”,和现在的中国右派又何等的相似,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共产主义者反对社会沙文主义的典型观点由罗莎·卢森堡和卡尔·李卜克内西二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提出。他们通过宣扬”不要战争,只要阶级斗争”这一口号,强调暴力只能运用于推翻本国政府,而不应用于民族间或者国家间的斗争。他们还以为本国工人阶级应打破国家间的疆界团结斗争,为其自身的自由浴血奋战。

网络上,中国右派搬出“工人没有祖国”来批判左派即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根本是毫无意义的。甚至他们搬出许许多多名人名言来批判“爱国主义”,都是毫无意义的。左派即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本来就是辨证的统一。可他们还是停留在自己资产阶级思维上,狭隘的把“祖国”看成是民族的。他们始终用西方资产阶级学者的“民族”、“祖国”、“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概念看待问题,他们批判的全都是他们自己的“爱国主义”,他们只不过是举起巴掌狠狠的扇自己的耳光!从现在来看,中国右派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主张“议会制”,自称是“理性爱国”,正是列宁在“布列斯特和约”时期所批判的所谓“左派”的“爱国主义”。说列宁时期的“左派”,和现在的中国右派又何等的相似,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注释

沙文主义

注释

[1]牧野征夫:“列宁对左派爱国主义的批判”,环球网,纵论天下版面,2012.06.01,12:19,

原指极端的、不合理的、过分的爱国主义(因此也是一种民族主义)。当今的含义也囊括其他领域,主要指盲目热爱自个所处的团体,并常常对其他团体怀有恶意与仇恨,是一种有偏见的情绪。

[1]牧野征夫:“列宁对左派爱国主义的批判”,环球网,纵论天下版面,2012.06.01,12:19,

[2]“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1995年版第一卷,P291

词源是拿破仑手下的一名士兵尼古拉·沙文(Nicolas
Chauvin),他由于获得军功章对拿破仑感恩戴德,

[2]“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1995年版第一卷,P291

[3]“浅析列宁的‘爱国主义’观”,钱可威,《理论月刊》2007年第1期,P17

对拿破仑以军事力量征服其他民族的政策盲目狂热崇拜,遂自认为优越而鄙视其他国族。今亦用于指狂热自大,极端本位主义者。

[3]“浅析列宁的‘爱国主义’观”,钱可威,《理论月刊》2007年第1期,P17

[4]见“致伊・费・阿尔曼德”《列宁全集》第二版第47卷

沙文主义者一般都是过于对自个所在的国家、团体、民族感到骄傲,因此看不起其他的国家、民族和团体,是一种有偏见的情绪。

[4]见“致伊・费・阿尔曼德”《列宁全集》第二版第47卷

[5]“好战的军国主义和社会民主党反军国主义的策略”《列宁全集》第二版第17卷,P169

[5]“好战的军国主义和社会民主党反军国主义的策略”《列宁全集》第二版第17卷,P169

[6]“论大俄罗斯人的民族自豪感”《列宁全集》第二版第26卷,P109

[6]“论大俄罗斯人的民族自豪感”《列宁全集》第二版第26卷,P109

[7]“致伊・费・阿尔曼德”《列宁全集》第二版第47卷,P464

[7]“致伊・费・阿尔曼德”《列宁全集》第二版第47卷,P464

[8]“致伊・费・阿尔曼德”《列宁全集》第二版第47卷,P465

[8]“致伊・费・阿尔曼德”《列宁全集》第二版第47卷,P465

[9]见“论‘左派’幼稚性和小资产阶级性”、“在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和莫斯科苏维埃联席会议上关于对外政策的报告”等,《列宁全集》第二版第34卷

[9]见“论‘左派’幼稚性和小资产阶级性”、“在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和莫斯科苏维埃联席会议上关于对外政策的报告”等,《列宁全集》第二版第34卷

[11]“论‘左派’幼稚性和小资产阶级性”《列宁全集》第二版第34卷,P272

[11]“论‘左派’幼稚性和小资产阶级性”《列宁全集》第二版第34卷,P272

[12]《列宁全集》第二版第35卷,P210

[12]《列宁全集》第二版第35卷,P210

[13]“关于无产阶级对小资产阶级民主派的态度的报告”《列宁全集》第二版第35卷,P207

[13]“关于无产阶级对小资产阶级民主派的态度的报告”《列宁全集》第二版第35卷,P207

[14]“莫斯科工人和红军代表苏维埃全会非常会议文献”,《列宁全集》第二版第36卷,P250

[14]“莫斯科工人和红军代表苏维埃全会非常会议文献”,《列宁全集》第二版第36卷,P250

[15]“关于无产阶级对小资产阶级民主派的态度的报告”《列宁全集》第二版第35卷,P209

[15]“关于无产阶级对小资产阶级民主派的态度的报告”《列宁全集》第二版第35卷,P209

[16]“皮季里姆·索罗金的宝贵自供”《列宁全集》第二版第35卷,P187

[16]“皮季里姆·索罗金的宝贵自供”《列宁全集》第二版第35卷,P187

[17]“论‘左派’幼稚性和小资产阶级性”《列宁全集》第二版第34卷,P267

[17]“论‘左派’幼稚性和小资产阶级性”《列宁全集》第二版第34卷,P267

[18]“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毛泽东选集》第二卷,P520~521

[18]“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毛泽东选集》第二卷,P520~521

责任编辑:李寒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