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 战争风云 毛泽东为何致电斯大林反对苏军从旅顺撤军?

毛泽东为何致电斯大林反对苏军从旅顺撤军?

索尔仁尼琴年轻时曾是一名才华出众的苏联红军炮兵军官,在其乘胜向柏林开拔途中,亲眼目睹了苏军士兵施暴于无辜德国平民,并为此而震惊。他在给后方妻子的家书中叙述了所见到的苏军士兵烧杀奸抢的劣迹。信发出后,克格勃逮捕了他。

首页>历史解密 > 毛泽东为何致电斯大林反对苏军从旅顺撤军?

导读:毛泽东担心,苏军撤军后,受到美军攻击,于1952年3月28日致电斯大林:“我们认为中国政府有根据也有必要请苏联政府让苏军留在旅顺口地区,并在1952年年底不撤出旅顺口。&rdq…

索氏信中所述种种暴行,本来在1945年苏军进入中国东北地区后也发生了。张正隆的报告文学《雪白血红》一书中有记叙。「买东西不给钱是常事。连全副武装的八路军都敢抢,老百姓还在话下?」「最难以忍受的是糟蹋女人。光天化日,在大街上就追,就拉。人们天不黑就关门,有的还把胡同堵死……」法西斯军队罪恶滔天,为什么反法西斯的「老大哥」也如此!书中写道:「当时有种说法,说苏军在欧洲伤亡太大,把狱中一些犯人充军来打日本。」照此推说,犯人的道德水准低下,约束力不强,干出了如此难于启齿的丑事,那么索尔仁尼琴看到的总不都是囚军所为吧。军人在蹂躏女性的同时,也在被战争蹂躏。是因为战争藐视人性而人性扭曲,还是因为人性扭曲而发动战争,战争的贪婪难道就是人性的贪婪!那些扭曲的人性,不就是人类理性世界的不成熟。人类一次次建立起来的善良人性何以如此脆弱,是基础不坚实,还是其教条是虚伪的?

毛泽东为何致电斯大林反对苏军从旅顺撤军?

图片 1

1945年2月,斯大林、罗斯福、丘吉尔在雅尔塔达成秘密协定,以归还苏联在旅顺的特权为条件换取苏联出兵中国东北。协定有效期为30年。

然而,时过境迁。到了1949年初,国民党的失败已成定局。在此情况下,米高扬访问西柏坡时曾问共产党对旅顺的看法。斯大林当时表示,由于形势发生变化,苏联政府已经决定,一旦对日和约签订,美国从日本撤军,苏联就从旅顺撤军。如果共产党希望苏联立即撤军,莫斯科将照办。毛泽东告诉米高扬,有位女社会活动家对他说,当革命政府在中国执政时,苏联还要保留旅顺的海军基地,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毛泽东认为,这样说话是不懂政治的表现。中国共产党主张把这个基地保留下来,因为苏联人留在旅顺是为了保卫中国不受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当中国将来强大到足以保卫自己不受日本侵略时,苏联人就不会还呆在旅顺不走了。

1949年12月16日,毛泽东在同斯大林会谈时表示,旅顺口目前的状况符合中国的利益,苏军撤得太早也不利。但会谈的最终结果是,莫斯科承诺于1952年年底撤军。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

毛泽东担心,苏军撤军后,受到美军攻击,于1952年3月28日致电斯大林:“我们认为中国政府有根据也有必要请苏联政府让苏军留在旅顺口地区,并在1952年年底不撤出旅顺口。”

这一请求也符合莫斯科的意愿,于是斯大林回电说,如果您坚持这一点,那么,“我们同意满足您的要求”。

图片 2

在随后的中苏就延长共同使用旅顺口海军基地期限的换文中规定:“撤退的期限予以延长,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日本和苏联与日本之间的和约获致缔结时为止。”

斯大林逝世后赫鲁晓夫上台。在赫鲁晓夫访华前夕,即1954年9月24日召开的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确定,将旅顺海军基地归还中国。可是,9月26日,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表决时,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明确表示反对,说:不久前我们曾解释,我们宣布对法西斯德国的盟国日本作战,“目的就是收复旅顺口和俄日战争期间沙俄丧失的领地,而现在我们又要把它们交出去。或许,应该就这件事问问大家的想法,即使不问,至少也得让人们对此有所准备”。伏罗希洛夫发言后,赫鲁晓夫强调,现在所说的原沙俄领地,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土地,只是根据租赁协定,也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利益,由双方共同使用。后来,根据中国政府1952年9月15日的请求,有关旅顺口的协定已经延长了。

在赫鲁晓夫的带领下,苏共中央主席团其他成员也都发表了大致相同的意见。最后,伏罗希洛夫勉强表示同意。

9月29日,赫鲁晓夫率领代表团抵达北京。

然而,当苏方提出从旅顺口撤军时,毛泽东反而表示了犹豫和担心。他认为,苏联这个时候从旅顺撤走是不适合的,因为美国可能会利用这一时机向中国发动进攻。

赫鲁晓夫回答说:“如果我们的部队从旅顺港撤走的话,这些部队还会驻扎在离那里不远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所以,假如你们遭到进攻,我们可以前来救援。”最后,毛泽东被说服了,他表示:“如果你们认为现在撤走合适,我们就不阻拦了。”

图片 3

尽管双方就苏联撤军的协定草案达成一致意见,但在旅顺口武器设备的处理问题上出现了明显的意见分歧。赫鲁晓夫似乎很慷慨地说,我们从旅顺撤走军队,把那儿的一切设施都移交给中国,但刚刚安装的十分昂贵的海岸炮群除外。可是,周恩来提出:“把你们的大炮留在旅顺港怎么样?”赫鲁晓夫同意了,但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中国得付钱。周恩来想无偿得到这些武器,赫鲁晓夫没有让步,他回答说:我们有难处,我们还没有从损失惨重的毁灭性战争中恢复过来。我们的经济一团糟,人民生活非常困难。我们乐于以低价把这些大炮卖给你们,但我们确实不能无偿地送给你们。“请设身处地为我们想想吧,不要再坚持你们的条件了。”结果,周恩来没有再坚持自己的意见。

10月12日,中苏两国政府发表《关于中苏会谈的公报》。公布“苏联军队的撤出旅顺口海军基地的设备移交应于1955年5月31日前完成”。但是,苏军在撤退前还是做了一些伤害中国人民族感情的事情。10月13日,赫鲁晓夫一行抵达旅顺海军基地视察。苏联领导人指示,苏军撤走前应修建一些纪念物,包括整修原日俄战争的纪念物。1955年1月30日,苏联驻华使馆临时代办洛马金与周恩来谈话时正式通知说,苏联政府已经决定,为纪念苏军战胜日本帝国主义,打算在旅顺建造下述建筑物,以铭记苏军将士和1904年保卫旅顺的沙皇军队英雄:一、在城里建造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纪念碑;二、在军人墓地建立苏联阵亡将士纪念碑;三、在城里修建马卡洛夫海军中将纪念碑;四、在2号炮台建立两座方尖碑。

图片 4

对于苏方以战胜解放者的姿态提出的这些要求,中国政府有的接受了,有的无法接受。周恩来表示,建造纪念1945年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纪念碑和在这一战争中阵亡的苏军将士纪念碑,他当然欢迎。但对于建立马卡洛夫纪念碑和两个方尖碑,他就无法理解了。

3月8日,中共中央电告中共旅大市委:苏联政府考虑了中国政府的意见后,已决定不再建有关日俄战争的纪念物,并对中国修建苏军烈士塔、中苏友谊塔和中苏友谊纪念碑表示感谢。

1955年1月14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奉命从朝鲜东海岸回国,抵达旅顺,接管苏军的防务。起初,双方军队在谈判武器移交问题时尚能密切合作,价格也较为合理。但不久莫斯科派来的贸易部代表团推翻了以前的方案,要求重新定价。结果,双方讨价还价,谈判曾一度陷入僵局。后报经双方上级调解,才算解决了问题。虽然苏方对价格有所计较,但并没有超出周恩来规定的8亿卢布的总限额。

交接工作至5月16日全部结束。

图片 5

1955年5月26日,驻旅顺口地区苏军指挥部的高级将领和指挥部全体人员,从旅顺启程回国。从此,旅顺地区结束了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由外国人统治和管辖的历史。

历史春秋:苏军撤离中国东北的一些历史内幕

1945年8月8日,苏联依据雅尔塔会议决议及《波茨坦公告》的规定,正式宣布对日作战,次日百万苏军兵分4路攻入中国东北境内。与此同时,美国分别投放在日本广岛和长崎的两颗原子弹,使得日本军国主义迅速陷于绝境。8月15日,日本天皇颁布诏书,宣布无条件投降。

图片 6

就在日本宣布投降的前一天,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王世杰在莫斯科和苏联政府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该条约规定战后中国东北的主权移交给国民政府,苏军在日本投降后3个星期内开始撤退,并在3个月内完成撤退。然而,3个星期过后,苏军并没有撤离中国东北。那么,苏军究竟是何时从中国东北撤离的呢?

1945年8月31日,国民政府中央执行委员会和国防最高委员会在重庆召开联席会议,并研究决定了国民政府收复东北纲要:在东北长春设立国民政府军委会委员长东北行营,下设政治、经济委员会;同时设外交部东北特派员公署,由蒋经国出任外交特派员,杜聿明为东北保安司令;调整东北行政区划,由原来的东北3个省重新划分为辽宁、安东等9省2市,并任命了各省行政长官和军事长官。10月中旬,杜聿明飞赴东北,代表国民政府同苏方就东北接收事宜展开谈判。

1931年9月,日本占领中国东北三省后,根据“以战养战”的侵华方针,日本先后在东北地区投资数百万美元,建立起以军事工业为主体的重工业体系,随后经过长达14年的不断经营和完善,已经使中国东北成为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重要工业基地。

日本投降后,苏联方面对于已经成为重要工业基地的中国东北垂涎欲滴。就在国民政府行使接收东北主权时,苏联方面却明令苏军在东北各地大肆破坏工矿企业设备。1945年9月初,苏军开始在东北各地有选择地拆迁日本原有的工业设备,致使东北工业企业几近瘫痪。据事后的统计调查,在整个苏军占领期间,东北的直接经济损失为12亿美元,加上未能调查及无法证实的确切损失,总计在20亿美元左右。

图片 7

1945年10月17日,苏联为了进一步控制东北经济,竟向国民政府提出所谓的东北“经济合作”计划,该计划指出东北地区“日本经营的企业应为苏军战利品”;“
日伪合办的企业,由中苏两国政府正式谈判解决”。不久,苏方代表马林诺夫斯基向东北行营递交清单,要求共同经营东北的154家工矿企业,占东北重工业的80%以上。由于当时苏军在东北的疯狂掠夺,已经造成了东北工矿企业的严重萎缩。

1946年1月初,因抚顺煤矿的煤炭产量出现急剧下降,中苏共同经营的中长铁路出现了供煤不足,担任中长铁路中方理事长兼东北行营经济委员会主任的张嘉敖和该路苏方理事长加尔金商定,由中方指派张莘夫前往抚顺整理并接收抚顺煤矿,以确保东北地区的铁路机车燃煤需用。

时任国民政府经济部东北行营工矿处副处长的张莘夫,曾留学美国芝加哥大学和密歇根工科大学,回国后曾先后出任东北穆棱煤矿矿长兼总工程师和国民政府汞、锡、钨金属管理处处长,日本投降后,被派往东北负责工矿企业接收事宜。1946年1月7日,张莘夫和助理牛俊章等5人在中长铁路苏籍副助理理事长马里意的陪同下,由长春经沈阳转赴抚顺。

图片 8

张莘夫等人到达抚顺后,即被苏军安排到抚顺煤矿事务所居住,由苏军4人站岗监视。次日,随行人员枪支被缴去,所有接收人员失去人身自由。1月16日晚8时,苏军有关人员会同当地警察来到抚顺煤矿事务所,向张莘夫申述抚顺煤矿不能接收,劝其速返沈阳。当晚,张莘夫等人被迫搭乘原专车离开抚顺回沈阳,当专车行至距抚顺25公里的李石寨时,被人拖下专车杀害。

张莘夫事件发生后不久,美英苏三国秘密签订的《雅尔塔协定》公之于众。1945年2月初,美英苏三国首脑在苏联的雅尔塔举行会议时,曾有一项关于远东问题的秘密协定,该协定同意了欧洲战争结束后苏联参加同盟国对日作战的条件。其中,与中国有关的条款主要有:大连港国际化,并优先保证苏联在大连港的权益;恢复租借旅顺港为苏联海军基地;设立中苏合营公司,对中东铁路实行共管,并优先保证苏联的权益;维持外蒙古现状。

然而,让人感到惊异的是,《雅尔塔协定》签定时,国民政府竟毫不知情。《雅尔塔协定》极大地损害了中国的权益。苏联仗恃《雅尔塔协定》蛮横霸道,而蒋介石政府当时有求于苏联,想要在苏联支持下独占东北,于是便承认了《雅尔塔协定》预定给予苏方的那些权益。

图片 9

《雅尔塔协定》公开后,全国舆论大哗。这时,张莘夫接收抚顺煤矿被杀害的消息又在民间广泛传开,更加激起了国人的强烈不满。1946年2月23日,重庆12所学校继续举行反苏游行。游行队伍到达国民政府驻地后,国民政府文官长吴鼎昌负责接见了游行学生。吴鼎昌表示,国民政府将不惜任何牺牲,收回东北主权,希望学生“读书不忘爱国,爱国不忘读书”。游行队伍行至苏联大使馆门前时,学生们抬出俄文标语,要求苏联切实履行中苏条约,立即从中国东北撤兵。

由“张莘夫事件”引发的反苏示威运动在短期内波及全国各大城市。与此同时,英、美等国也强烈谴责苏联拆运中国东北工矿企业设备的卑劣行径。1946年2月24日,沈阳苏军司令高夫堂出面发表声明称,拆迁东北工矿机器设备系根据苏、美、英三国的共同协定。两日后,美国国务卿在华盛顿记者招待会上公开否认了这一说法,并严正声明“美国未与苏联或其他政府商定关于中国东北境内战利品之协定或其他协定,本政府不接受苏联之任何解释”。3月9日,英国政府也正式向苏联政府提出抗议。

也正是在中国各地爆发大规模反苏示威游行和美英等国政府出面否认“拆迁东北工矿机器设备系根据苏、美、英三国的共同协定”说法等情况下,苏联政府才下令苏军自中国东北撤退。1946年3月10日夜间,苏军秘密撤出沈阳,随后驻在东北各地的苏军开始陆续撤离,直至1946年5月3日,苏军全部撤出东北。

…………………

导读:毛泽东担心,苏军撤军后,受到美军攻击,于1952年3月28日致电斯大林:“我们认为中国政府有根据也有必要请苏联政府让苏军留在旅顺口地区,并在1952年年底不撤出旅顺口。”

《雪白血红》中还有记述。苏军还将东北作为对日作战的战利品进行着财物的空前掠夺,「
8月28日,苏军仅从长春伪中央银行中,就提走库存满洲币7亿元,各种有价证券总值约75亿元,黄金36公斤,白金31公斤,白银66公斤,钻石3705克拉。从日本人的高阶家俱,到中国市民的收音机、座钟,都要。有的老人说,连农民的黄牛也往火车上赶」。「工厂、矿山装置被拆卸了,运走了。有的整座工厂、整座矿山拆卸、运去了,只剩下一些空房子……」抗战胜利时的东北拥有亚洲第一的工业规模,铁路里程占全国一半,公路占3/4,工业总产值占全国85%。但在之后短短半年,苏联将东北的工厂矿山电站装置和物资全部拆运回国,沈阳90%工厂成空壳,东北75%的铁路机车和93%的货车被运走。后来美国总统杜鲁门提出交涉后苏联才停止。苏军进入东北共掠走的财产为13.6亿美元,1946年国民政府发表抗战财产损失133亿美元,即相当于八年财产损失的十分之一。

图片 10

对工矿如此,对百姓便更为暴行了。苏军占领东北后不久,即赶上了中国人的农历七月十五鬼节,期间沿街有售卖冥品冥币者。一日,沈阳大南门方向走来一苏联兵,一冥品小摊前,见花花绿绿冥币,认为是流通货币,上前即抢走一捆,后又来到另一个售卖食品的小摊前,拿了食品扔下几张冥币就要走。小贩拒收,此兵眼睛一瞪,抡起转盘枪逼着小贩,吓得小贩再不敢吱声。北京大学先修班女生沈崇被美国大兵强奸一案,举国激愤,胡适则发出了异样声音:「苏联军队在东北强奸了我们无数的同胞姐妹,你们怎么不去抗议呢?」显然,苏军把东北当成了日本,重演了其在德国上映过的一幕。

1945年2月,斯大林、罗斯福、丘吉尔在雅尔塔达成秘密协定,以归还苏联在旅顺的特权为条件换取苏联出兵中国东北。协定有效期为30年。

对待文化也如此。8月22日苏联红军中的两名将军各率二百五十余名空降兵,军事接管旅大地区。因苏军征用房舍仓促急迫,罗振玉家人被迫搬到一家旅馆暂住,而大云书库藏书和文物一时无法搬走,又遭苏军强力搜查,被翻腾得狼藉一片,散落楼外,遭路人哄抢,损失殆尽。

然而,时过境迁。到了1949年初,国民党的失败已成定局。在此情况下,米高扬访问西柏坡时曾问共产党对旅顺的看法。斯大林当时表示,由于形势发生变化,苏联政府已经决定,一旦对日和约签订,美国从日本撤军,苏联就从旅顺撤军。如果共产党希望苏联立即撤军,莫斯科将照办。毛泽东告诉米高扬,有位女社会活动家对他说,当革命政府在中国执政时,苏联还要保留旅顺的海军基地,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毛泽东认为,这样说话是不懂政治的表现。中国共产党主张把这个基地保留下来,因为苏联人留在旅顺是为了保卫中国不受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当中国将来强大到足以保卫自己不受日本侵略时,苏联人就不会还呆在旅顺不走了。

抗日战争进入最艰苦的时期,苏联曾与日本签订了《苏日中立条约》,并发表《共同宣言》。前者以中立为名,纵容日军对华侵略;后者则无视中国的主权,宣布「苏联誓当尊重「满洲国」之领土完整与神圣不可侵犯性」,以换取日本对蒙古「独立」的承认。1945年2月,美、英、苏三国首脑在雅尔塔签订祕密协定,以苏联对日宣战为条件,答应了苏联的非常多无理要求,其中包括承认蒙古独立,管理东北地区的铁路和租借大连旅顺两个海港等。后来,根据《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有关附件,苏联红军本应在日本投降后的三个月内撤离东北,但直至1946年尚无动静。

1949年12月16日,毛泽东在同斯大林会谈时表示,旅顺口目前的状况符合中国的利益,苏军撤得太早也不利。但会谈的最终结果是,莫斯科承诺于1952年年底撤军。

在迟迟不撤军的过程中,红军战士都在做什么,拆运机器。这时,鞍山钢铁厂、沈阳兵工厂、小丰满发电厂等大型工厂的全部装置已全被拉走,只剩下了空房子。1946年1月16日,更是发生了「张莘夫事件」。张莘夫是国民政府任命为经济部东北行营工矿处副处长,负责东北工矿接收事宜,奉命带领「满炭」工程师赴抚顺交涉接收抚顺煤矿事宜,在回沈阳途中,一行八人于抚顺以西的李二石寨车站,被拆运工业设施的苏联红军劫往南山枪杀,随行七人同时遇难。此事件后,国内各界对于苏军拆迁工矿装置、把机器作为战利品搬回国做法的不满情绪达到极致。正在此时,雅尔塔祕密协定的内容也全部公开,遂爆发了全国范围的以大学生为主的反苏运动,要求「赤色帝国主义」如约撤军。以傅斯年为首的20位著名学者在《大公报》天津版上以「星期论文」的形式发表宣告,表达他们对雅尔塔密约的抗议。傅斯年还为《大公报》重庆版撰写《中国要和东北共存亡》。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

《蒋经国传》(江南著,中国友谊出版公司1984年版)中对苏军在德国的那幕剧有过描述:「他们期望用最快的速度,各种大概的手段从战败国德国那里取得赔偿。他们的指导原则是:能拿的就拿!成群结队的俄国人来到苏占区,他们在德国俘虏的帮助下,动手把德国的基础设施搬得精光。管道装置、铁轨、电话机和交换机、汽车、市内发电站、有轨电车、机床乃至整座工厂——甚么也逃不过俄国人的眼睛。」对于发动二战的希特勒德国,这也算是恶有恶报、罪有应得吧。可《雪白血红》所写的,不是在德国,也不是在日本,而是在中国的东北!抗战胜利时的东北,拥有亚洲第一的工业规模,铁路里程占全国一半,公路占四分之三,工业总产值占全国85%。但之后的短短半年,苏联将东北的工厂矿山电站装置和物资全部拆运回国,沈阳90%工厂成空壳,东北75%的铁路机车和93%的货车被运走。后来美国总统杜鲁门提出交涉后,苏军的抢劫才得以停止。

毛泽东担心,苏军撤军后,受到美军攻击,于1952年3月28日致电斯大林:“我们认为中国政府有根据也有必要请苏联政府让苏军留在旅顺口地区,并在1952年年底不撤出旅顺口。”

日俄战争是帝国主义在中国国土上发动的为争夺对东北地区的控制权的肮脏之战,战争的结果是俄国战败,并让出了其「东北州」的一部分利益。据蓝英年先生《「旅顺口」是一本坏书》(见《博览群书》1998年5月号)中说,1989年他到苏联海参崴远东大学讲学时发现,「有人以为这是他们从日本人手里夺取的,所以也应算他们的领土」,「中学课本说日俄战争俄国战败,日本占领了俄国的旅顺、大连……」据王芸生的儿子王芝琛讲,王芸生在五十年代,曾看过《旅顺口》,看完以后气得脸都白了,非常长时间一言不发。1944年,苏联作家斯捷潘诺夫出版了长篇历史小说《旅顺口》,受到热捧。1946年,小说获得斯大林文学奖金。斯捷潘诺夫生于1892年,其父乃沙俄侵略军中的一员,日俄战争初期,曾是旅顺炮台的指挥员,时年12岁的斯捷潘诺夫就在父亲身边,是旅顺口战役的目击者和参与者,后来,他作为日军战俘与其父返乡。小说描写,正是1915年日俄争夺旅顺的战役。旅顺攻坚战是日俄两国争夺远东霸权的关键,战役持续五月之久,双方损失十分惨重,最后以俄军的投降、俄国舰队的覆没而告终。旅顺的陷落给予俄国各层以极大震动,对俄国政局和历史走向也产生了巨大影响,给大动荡中的俄国民众以难以磨灭的民族回忆。1950年1月10日访问苏联的周恩来也以为:「这本书非常糟糕。满纸胡说八道,这种书居然还获斯大林奖金,可见苏联也并不是什么都好,什么都对。」11月的一天晚上,周恩来在西花厅和军事祕书雷英夫又说起读《旅顺口》的感受:我对这本书的印象非常坏,许多地方实在看不下去。第一,这本书宣扬的是沙俄侵略战争,掠夺战争那一套。第二,这本书的主导思想完全违背了列宁的教导。旅顺口陷落时,列宁有篇文章讲得非常清楚,说这是反动性掠夺性的战争。第三,书中极尽丑化中国人之能事,里面的中国人不是特务、奸商,就是妓女、骗子。把中国人写成这样子,实在令人气愤。第四,书中宣扬的英雄马卡洛夫,不过是在沙俄腐败的军队中做了一点技术性的修补、改革。这个小军官比那些腐败透顶的将军们稍微好一点,可他对沙皇的反动制度和侵略政策是完全拥护的。这样的人有什么值得宣扬的?
(见《周恩来的故事》,中共党史出版社2006年7月版)

这一请求也符合莫斯科的意愿,于是斯大林回电说,如果您坚持这一点,那么,“我们同意满足您的要求”。

是因为扭曲的人性而有扭曲的教育,还是因有扭曲的教育才有扭曲的人性,不必细究,但有了这般扭曲的教育,仇视、摧残、战争的火种便永不会熄灭。索尔仁尼琴轰动世界的名著《古拉格群岛》因真实地揭露了苏联劳改营中世态的险恶、人性的扭曲而赢得了巨大声望,并拥有了数以百万计的读者。

图片 11

「人之初,性本善」,但不全是因「苟不教」而「性乃迁」的,是教的方法、内容出了问题而「性乃迁」的,所以说教育自己固然重要,教育的出发点、内涵是否为善良的、真实的,则更重要。

在随后的中苏就延长共同使用旅顺口海军基地期限的换文中规定:“撤退的期限予以延长,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日本和苏联与日本之间的和约获致缔结时为止。”

斯大林逝世后赫鲁晓夫上台。在赫鲁晓夫访华前夕,即1954年9月24日召开的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确定,将旅顺海军基地归还中国。可是,9月26日,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表决时,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明确表示反对,说:不久前我们曾解释,我们宣布对法西斯德国的盟国日本作战,“目的就是收复旅顺口和俄日战争期间沙俄丧失的领地,而现在我们又要把它们交出去。或许,应该就这件事问问大家的想法,即使不问,至少也得让人们对此有所准备”。伏罗希洛夫发言后,赫鲁晓夫强调,现在所说的原沙俄领地,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土地,只是根据租赁协定,也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利益,由双方共同使用。后来,根据中国政府1952年9月15日的请求,有关旅顺口的协定已经延长了。

在赫鲁晓夫的带领下,苏共中央主席团其他成员也都发表了大致相同的意见。最后,伏罗希洛夫勉强表示同意。

9月29日,赫鲁晓夫率领代表团抵达北京。

然而,当苏方提出从旅顺口撤军时,毛泽东反而表示了犹豫和担心。他认为,苏联这个时候从旅顺撤走是不适合的,因为美国可能会利用这一时机向中国发动进攻。

赫鲁晓夫回答说:“如果我们的部队从旅顺港撤走的话,这些部队还会驻扎在离那里不远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所以,假如你们遭到进攻,我们可以前来救援。”最后,毛泽东被说服了,他表示:“如果你们认为现在撤走合适,我们就不阻拦了。”

图片 12

尽管双方就苏联撤军的协定草案达成一致意见,但在旅顺口武器设备的处理问题上出现了明显的意见分歧。赫鲁晓夫似乎很慷慨地说,我们从旅顺撤走军队,把那儿的一切设施都移交给中国,但刚刚安装的十分昂贵的海岸炮群除外。可是,周恩来提出:“把你们的大炮留在旅顺港怎么样?”赫鲁晓夫同意了,但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中国得付钱。周恩来想无偿得到这些武器,赫鲁晓夫没有让步,他回答说:我们有难处,我们还没有从损失惨重的毁灭性战争中恢复过来。我们的经济一团糟,人民生活非常困难。我们乐于以低价把这些大炮卖给你们,但我们确实不能无偿地送给你们。“请设身处地为我们想想吧,不要再坚持你们的条件了。”结果,周恩来没有再坚持自己的意见。

10月12日,中苏两国政府发表《关于中苏会谈的公报》。公布“苏联军队的撤出旅顺口海军基地的设备移交应于1955年5月31日前完成”。但是,苏军在撤退前还是做了一些伤害中国人民族感情的事情。10月13日,赫鲁晓夫一行抵达旅顺海军基地视察。苏联领导人指示,苏军撤走前应修建一些纪念物,包括整修原日俄战争的纪念物。1955年1月30日,苏联驻华使馆临时代办洛马金与周恩来谈话时正式通知说,苏联政府已经决定,为纪念苏军战胜日本帝国主义,打算在旅顺建造下述建筑物,以铭记苏军将士和1904年保卫旅顺的沙皇军队英雄:一、在城里建造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纪念碑;二、在军人墓地建立苏联阵亡将士纪念碑;三、在城里修建马卡洛夫海军中将纪念碑;四、在2号炮台建立两座方尖碑。

图片 13

对于苏方以战胜解放者的姿态提出的这些要求,中国政府有的接受了,有的无法接受。周恩来表示,建造纪念1945年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纪念碑和在这一战争中阵亡的苏军将士纪念碑,他当然欢迎。但对于建立马卡洛夫纪念碑和两个方尖碑,他就无法理解了。

3月8日,中共中央电告中共旅大市委:苏联政府考虑了中国政府的意见后,已决定不再建有关日俄战争的纪念物,并对中国修建苏军烈士塔、中苏友谊塔和中苏友谊纪念碑表示感谢。

1955年1月14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奉命从朝鲜东海岸回国,抵达旅顺,接管苏军的防务。起初,双方军队在谈判武器移交问题时尚能密切合作,价格也较为合理。但不久莫斯科派来的贸易部代表团推翻了以前的方案,要求重新定价。结果,双方讨价还价,谈判曾一度陷入僵局。后报经双方上级调解,才算解决了问题。虽然苏方对价格有所计较,但并没有超出周恩来规定的8亿卢布的总限额。

交接工作至5月16日全部结束。

图片 14

1955年5月26日,驻旅顺口地区苏军指挥部的高级将领和指挥部全体人员,从旅顺启程回国。从此,旅顺地区结束了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由外国人统治和管辖的历史。

历史春秋:苏军撤离中国东北的一些历史内幕

1945年8月8日,苏联依据雅尔塔会议决议及《波茨坦公告》的规定,正式宣布对日作战,次日百万苏军兵分4路攻入中国东北境内。与此同时,美国分别投放在日本广岛和长崎的两颗原子弹,使得日本军国主义迅速陷于绝境。8月15日,日本天皇颁布诏书,宣布无条件投降。

图片 15

就在日本宣布投降的前一天,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王世杰在莫斯科和苏联政府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该条约规定战后中国东北的主权移交给国民政府,苏军在日本投降后3个星期内开始撤退,并在3个月内完成撤退。然而,3个星期过后,苏军并没有撤离中国东北。那么,苏军究竟是何时从中国东北撤离的呢?

1945年8月31日,国民政府中央执行委员会和国防最高委员会在重庆召开联席会议,并研究决定了国民政府收复东北纲要:在东北长春设立国民政府军委会委员长东北行营,下设政治、经济委员会;同时设外交部东北特派员公署,由蒋经国出任外交特派员,杜聿明为东北保安司令;调整东北行政区划,由原来的东北3个省重新划分为辽宁、安东等9省2市,并任命了各省行政长官和军事长官。10月中旬,杜聿明飞赴东北,代表国民政府同苏方就东北接收事宜展开谈判。

1931年9月,日本占领中国东北三省后,根据“以战养战”的侵华方针,日本先后在东北地区投资数百万美元,建立起以军事工业为主体的重工业体系,随后经过长达14年的不断经营和完善,已经使中国东北成为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重要工业基地。

日本投降后,苏联方面对于已经成为重要工业基地的中国东北垂涎欲滴。就在国民政府行使接收东北主权时,苏联方面却明令苏军在东北各地大肆破坏工矿企业设备。1945年9月初,苏军开始在东北各地有选择地拆迁日本原有的工业设备,致使东北工业企业几近瘫痪。据事后的统计调查,在整个苏军占领期间,东北的直接经济损失为12亿美元,加上未能调查及无法证实的确切损失,总计在20亿美元左右。

图片 16

1945年10月17日,苏联为了进一步控制东北经济,竟向国民政府提出所谓的东北“经济合作”计划,该计划指出东北地区“日本经营的企业应为苏军战利品”;“
日伪合办的企业,由中苏两国政府正式谈判解决”。不久,苏方代表马林诺夫斯基向东北行营递交清单,要求共同经营东北的154家工矿企业,占东北重工业的80%以上。由于当时苏军在东北的疯狂掠夺,已经造成了东北工矿企业的严重萎缩。

1946年1月初,因抚顺煤矿的煤炭产量出现急剧下降,中苏共同经营的中长铁路出现了供煤不足,担任中长铁路中方理事长兼东北行营经济委员会主任的张嘉敖和该路苏方理事长加尔金商定,由中方指派张莘夫前往抚顺整理并接收抚顺煤矿,以确保东北地区的铁路机车燃煤需用。

时任国民政府经济部东北行营工矿处副处长的张莘夫,曾留学美国芝加哥大学和密歇根工科大学,回国后曾先后出任东北穆棱煤矿矿长兼总工程师和国民政府汞、锡、钨金属管理处处长,日本投降后,被派往东北负责工矿企业接收事宜。1946年1月7日,张莘夫和助理牛俊章等5人在中长铁路苏籍副助理理事长马里意的陪同下,由长春经沈阳转赴抚顺。

图片 17

张莘夫等人到达抚顺后,即被苏军安排到抚顺煤矿事务所居住,由苏军4人站岗监视。次日,随行人员枪支被缴去,所有接收人员失去人身自由。1月16日晚8时,苏军有关人员会同当地警察来到抚顺煤矿事务所,向张莘夫申述抚顺煤矿不能接收,劝其速返沈阳。当晚,张莘夫等人被迫搭乘原专车离开抚顺回沈阳,当专车行至距抚顺25公里的李石寨时,被人拖下专车杀害。

张莘夫事件发生后不久,美英苏三国秘密签订的《雅尔塔协定》公之于众。1945年2月初,美英苏三国首脑在苏联的雅尔塔举行会议时,曾有一项关于远东问题的秘密协定,该协定同意了欧洲战争结束后苏联参加同盟国对日作战的条件。其中,与中国有关的条款主要有:大连港国际化,并优先保证苏联在大连港的权益;恢复租借旅顺港为苏联海军基地;设立中苏合营公司,对中东铁路实行共管,并优先保证苏联的权益;维持外蒙古现状。

然而,让人感到惊异的是,《雅尔塔协定》签定时,国民政府竟毫不知情。《雅尔塔协定》极大地损害了中国的权益。苏联仗恃《雅尔塔协定》蛮横霸道,而蒋介石政府当时有求于苏联,想要在苏联支持下独占东北,于是便承认了《雅尔塔协定》预定给予苏方的那些权益。

图片 18

《雅尔塔协定》公开后,全国舆论大哗。这时,张莘夫接收抚顺煤矿被杀害的消息又在民间广泛传开,更加激起了国人的强烈不满。1946年2月23日,重庆12所学校继续举行反苏游行。游行队伍到达国民政府驻地后,国民政府文官长吴鼎昌负责接见了游行学生。吴鼎昌表示,国民政府将不惜任何牺牲,收回东北主权,希望学生“读书不忘爱国,爱国不忘读书”。游行队伍行至苏联大使馆门前时,学生们抬出俄文标语,要求苏联切实履行中苏条约,立即从中国东北撤兵。

由“张莘夫事件”引发的反苏示威运动在短期内波及全国各大城市。与此同时,英、美等国也强烈谴责苏联拆运中国东北工矿企业设备的卑劣行径。1946年2月24日,沈阳苏军司令高夫堂出面发表声明称,拆迁东北工矿机器设备系根据苏、美、英三国的共同协定。两日后,美国国务卿在华盛顿记者招待会上公开否认了这一说法,并严正声明“美国未与苏联或其他政府商定关于中国东北境内战利品之协定或其他协定,本政府不接受苏联之任何解释”。3月9日,英国政府也正式向苏联政府提出抗议。

也正是在中国各地爆发大规模反苏示威游行和美英等国政府出面否认“拆迁东北工矿机器设备系根据苏、美、英三国的共同协定”说法等情况下,苏联政府才下令苏军自中国东北撤退。1946年3月10日夜间,苏军秘密撤出沈阳,随后驻在东北各地的苏军开始陆续撤离,直至1946年5月3日,苏军全部撤出东北。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