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 历史解读 斯巴达为何不如雅典?波斯人的另类复仇是如何的?

斯巴达为何不如雅典?波斯人的另类复仇是如何的?



在公元前431年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以后,古希腊世界两大阵营间的火药桶被彻底点燃,这给作为第三方的波斯提供了渔翁得利的机会。

希波关系的“冷战”这一说法最早由埃迪在1973年《古典语言学》杂志上提出。他认为,从公元前449年《卡里阿斯和约》签订至公元前412年波斯支持斯巴达与雅典的战争为止,雅典与波斯在小亚细亚的某些地区不断地发生冲突,这些冲突虽不像此前希波战争那样轰轰烈烈、波澜壮阔,但也是起伏不断、疑窦丛生,故埃迪谓之为“冷战”时期。

萨拉米斯海战(希腊语:Ναυμαχ?α τ?? Σαλαμ?νο?,波斯语:????
???????)是希波战争中双方舰队在萨拉米斯海湾进行的一次决定性战斗。

之前我们说过,在雅典领导的提洛同盟,与斯巴达领导的伯罗奔尼撒联盟之中,波斯人更倾向于与后者结盟。因为前者与波斯在环爱琴海区域有着直接的利益冲突,而后者则是「敌人的敌人」。

图片 1

公元前480年,波斯国王薛西斯一世率100个民族组成的30万大军、战舰1207艘,渡过赫勒斯滂海峡,分水陆两路远征希腊。希腊联军只有陆军11万,战舰400艘,且被封在萨拉米斯海湾内。希腊舰队成两线队形突然发起攻击,发挥其船小灵活、在狭窄海湾运转自如的优势,以接舷战和撞击战反复突击波斯舰队。经过一天激战,波斯舰队遭到重创,被迫撤退。

这个道理对于斯巴达人同样适用。随着波斯人的退出,提洛同盟称霸爱琴海,雅典霸权主义的野心逐渐显露,甚至开始染指斯巴达人的传统势力范围——伯罗奔尼撒地区的事务。这自然引起了斯巴达人的警惕。

一、双方的冲突很有限、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战争

萨拉米斯海战奠定了雅典海上帝国的基础,强大无比的波斯帝国却从此走向衰落。

事实上,在波斯与斯巴达的结盟中,斯巴达是最先丢掷橄榄枝的那方。早在战争爆发的第二年,也就是公元前430年,斯巴达及盟友们就曾派出一个使团前往波斯,希望获得波斯在经济与军事上的援助。只可惜使团途经色雷斯地区时,就被当地的亲雅典势力抓住并处死。在此以后,直到公元前425年,也即薛西斯一世的继承者,阿尔塔薛西斯一世逝世前,斯巴达人也曾多次向波斯派出使团,不过均没有取得重大成果。

1977年路易斯在其论着《斯巴达与波斯》中却对此提出异议,认为《卡里阿斯和约》后,雅典与波斯之间的磨擦都是孤立的地区性冲突,波斯国王未必涉入,而全权委托西部地区的总督处理与希腊的矛盾、冲突,他的精力都集中在平定叙利亚总督迈伽比克索斯及埃及国王阿密尔塔牧斯的叛乱上。

背景

这连番「热脸贴冷腚」的举动,对于向来高冷的斯巴达人而言,非常是不同寻常,须知当年波斯人气势汹汹地杀过来时,他们对雅典人可没有这么热情。究其原因,本来在与两大阵营之间的根本差异。

首先,公元前424年《厄庇里库斯和约》签定之前,雅典与波斯在小亚细亚海岸的许多地区存在冲突,但这些冲突都没有引发大规模的战争;《厄庇里库斯条约》缔结后,雅典与波斯虽然重申并格外强调要保持永久的友谊,但通过考察这一段的历史,我们知道那都是权宜之计,他们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利益冲突,在表面平静的外交关系下掩盖着真正的敌视,雅典后来支持波斯驻萨尔迪斯总督匹苏塞奈斯及其子阿摩尔该斯的反叛最终促使波斯介入伯罗奔尼撒战争。

公元前490年,波斯国王大流士一世出动陆海军共25000人,进攻雅典。面对波斯大军压境,雅典曾求助于斯巴达,但斯巴达却拒绝了,雅典无奈之下只有孤军作战,并在马拉松战役中以少胜多。而由海路偷袭雅典的波斯海军,亦不可以打败雅典海军。波斯人只得撤退。

往往以为,斯巴达与雅典,分别在陆军与海军上各具千秋,双方难分伯仲。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拥有海上霸权的雅典,垄断了整个爱琴海区域的贸易,因此在经济上要更胜一筹。

图片 2

公元前480年,是决定希腊生死存亡的一年。新的波斯国王薛西斯一世经过三年准备,亲率陆军30万及战舰1000艘再度进攻希腊。薛西斯先和地中海的海上强国迦太基结盟,让他们牵制住义大利西西里岛上的希腊城邦锡拉库萨,然后在划分欧亚的赫拉斯滂海峡(Hellespont,即达达尼尔海峡)修建浮桥两座,又在色雷斯境内沿路建立多个后勤基地。希腊许多城邦国家投降波斯帝国,派兵派船参战。一切就绪以后,薛西斯领军从赫拉斯滂海峡进入欧洲,通过色雷斯和马其顿,从希腊北部攻来。

加上雅典人在「首席将军」伯利克里的带领下,采取「陆上防守,海上进攻」的策略,这让斯巴达引认为傲的陆军出现了有力无处使的窘境:海军可以随时上岸侵扰,而陆军面对逃往大海的敌人却只能望洋兴叹,这一点对于海岛众多,海岸线漫长的希腊本土尤为突出。因此斯巴达想要彻底战胜雅典,绝对绕不过海军这一环节。

其次,希波战争后不久,斯巴达及其同盟就退出了对波斯的继续战争,因《卡里阿斯和约》是雅典及其提洛同盟与波斯签订的,斯巴达及其伯罗奔尼撒同盟并未与波斯签订任何停战协定或和约,所以他们的退出并不表明其与波斯的敌对状态已结束。

波斯大军在温泉关被斯巴达国王列奥尼达率领的希腊联军挡住,久攻不下。这时一个希腊内奸领波斯军队从另外一个山口突破希腊联军防线,迂回到希腊军背后。利奥尼达立刻命令联军撤退以储存实力,自个率领三百斯巴达勇士坚守温泉关阻击敌人,最后全部阵亡。温泉关失守后,波斯大军长驱直入,逼近雅典城。雅典人不得不放弃这座历史名城,举国撤退到萨拉米斯岛。波斯军队进占雅典空城,将其付之一炬,随后大军追击到萨拉米斯岛对岸,而波斯战舰也源源不断地向萨拉米斯岛汇集。

另一个导致斯巴达不如雅典的因素,是在于两大阵营管理模式的区别。与许多人想象中的不同,象征民主的雅典,居然对同盟内的城邦实行强权政治,要求它们缴纳「贡税」,海军统一管理;反之实行寡头政治的斯巴达,却是希腊自由的保护者,因此伯罗奔尼撒联盟只是一个纯粹的军事联盟:一起出兵可以,但费用各自承担。这种差异,让原本经济就落后的斯巴达雪上加霜。

我们认为从严格的法律意义上来讲,直到公元前412年《卡尔息底阿斯条约》为止,他们之间的战争状态才正式结束;直到伊奥尼亚战争爆发时,他们的外交关系才发生了质的变化,演变为共同与雅典为敌的盟友关系。

萨拉米斯岛夹在希腊半岛和伯罗奔尼撒半岛之间,东面和希腊半岛仅仅相隔一条海峡。萨拉米斯海峡曲折狭窄,最宽阔的地方不过两公里,希腊海军的三百多支战舰就停泊在海峡里面。这时希腊联军统帅是斯巴达贵族尤利比亚德(Eurybiades),他得知有一千二百艘波斯战舰聚集在海峡东南面,大惊失色,打算放弃萨拉米斯岛,撤退到伯罗奔尼撒的陆地上。没等希腊军队行动起来,就有讯息传来,薛西斯派波斯海军的埃及舰队绕到萨拉米斯岛西侧,将海峡的出口堵住,准备来一个瓮中捉鳖,将希腊联军一网打尽。

斯巴达人的热切期望,终于在公元前412年得到了回应。因为在此之前,雅典人在远征西西里的冒险中损失惨重,这让当时的波斯君主,大流士二世看到了重回爱琴海区域的曙光。于是在随后的几年里,双方相继签署了三次条约,共同对抗雅典的提洛同盟。

具体说来,这一时期斯巴达与波斯的关系也可以公元前425年斯巴达在斯发克特里亚岛上的灾难和库特拉岛的陷落等为界划分为前后两个阶段,前一阶段斯巴达积极寻求同波斯结盟,后一阶段它转而谋求与雅典的和平。

实力

有了波斯人源源不断的经济援助,斯巴达人终于可以建立起像模像样的海军,经过几年的海上交锋,到了公元前5世纪末,战争以雅典投降而结束。斯巴达暂时获得了希腊霸主的地位,而一直试图操控希腊人内斗的波斯君主,终于心满意足地收回了小亚细亚地区西海岸的土地。

从总体上看,这一时期,敌意始终弥漫在希波之间,漂浮在希波关系的上空,给希波关系投下阴影,但双方的冲突很有限、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战争。

在萨拉米斯海战以前,希腊各城邦都不是海上强国。当时地中海的航海大国是腓尼基和迦太基,他们在历次希波战争中都站在波斯一边。雅典拥有当时希腊最强大的海军,也不过只有300~370艘三桨座战舰和50余艘单层桨战船(Pentekonter)。

只是,此时此刻,不管是垂头丧气的雅典人,称霸希腊的斯巴达人,抑或是因为重回爱琴海而沾沾自喜的波斯人,统统没有预料到,一个过去在此前漫长的岁月里,一直充当跑龙套角色的希腊国家,将会在下一个世纪中逐一打败他们,成为唯一的主角。

图片 3

波斯其实没有海军,但在征服地中海沿岸的腓尼基和埃及以后,将他们庞大的舰队编成波斯海军,建立了海上霸权。萨拉米斯海战前,薛西斯一世的波斯远征军约有800艘(至少650艘三层战船,一些希腊学者们主张船只数量超出1000艘)三桨座战舰。在希波战争初期,波斯海军有战舰1200余艘,而雅典海军根本无力和波斯争夺爱琴海的制海权。

这个国家,名为马其顿。

二、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后,斯巴达一直在寻求与波斯的结盟

公元前五世纪六十年代初,波斯为迫使雅典不再支持埃及叛乱,就曾派使者带着重金劝说斯巴达入侵阿提卡,但却遭到拒绝。

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后,斯巴达一直在寻求与波斯的结盟。修昔底德和狄奥多鲁斯都记载,在普拉提亚事件破坏《三十年和约》后,斯巴达人和他们的同盟者打算派遣专使访问波斯国王,敦促国王与他们结盟,以取得援助。但我们不知道这次出使是否成行。

次年夏末,斯巴达人及其同盟者又向波斯派出了一个使团,成员包括科林斯使者阿利斯特乌斯,斯巴达使者阿奈利斯图斯、尼考拉乌斯和斯特拉托德摩斯,提基亚使者提马哥拉斯和一位名叫波利斯的阿尔戈斯人。其中两位斯巴达使者的父亲曾经作为使节出访过波斯,受到波斯国王的厚待。阿尔戈斯的参加可能是因为在希波战争中它与波斯建立起深厚的友谊,伯罗奔尼撒人希望籍此加强说服波斯国王的力量。

出使的目的是说服波斯国王提供金钱,参加战争,帮助斯巴达打败雅典。但是使团路经色雷斯时,却顺道前往雅典同盟者西塔尔凯斯的宫廷,想说服他取消与雅典的盟约、派军队去解救波提狄亚之围,并帮助他们渡过赫勒斯傍海峡,到达亚洲。打算到亚洲后,再由波斯总督发尔那凯斯的儿子阿尔塔巴佐斯护送他们去见国王。

图片 4

但不巧的是,色雷斯地区奥德里西人国王西塔尔凯斯的儿子萨多库斯刚刚荣膺为雅典公民。在雅典使者的游说下,萨多库斯把使团交给了雅典人,使团成员一到雅典就立即被处决了,因为雅典在波提狄亚和色雷斯所遭受的惨败主要是使团成员之一的阿利斯特乌斯造成的,雅典人非常痛恨他,唯恐他逃跑了,给自己带来更大的祸害。

之后斯巴达人又多次向波斯派去使团。公元前425年,雅典贡金征收中队在斯特律蒙河畔的爱昂逮捕了一位名叫阿塔弗尔奈斯的波斯人,他是波斯国王派往斯巴达的使者。在他随身携带的文书中提到许多问题,“而其中对斯巴达人提出的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波斯国王不晓得斯巴达所要求的究竟是什么,因为到国王那里去的使节们各有各的说法;如果斯巴达有确定的主张,最好派遣代表们随同这个波斯人前往波斯。”从此书信中可以看出,从公元前430年到425年,斯巴达人曾多次向波斯派去使团,并且提出多种不同的结盟条件。

霍恩布洛尔认为,波斯国王并不是不清楚斯巴达人所要求的是什么,只是要确定斯巴达人是否愿意以小亚细亚的主权为代价来缔结盟约。虽然斯巴达人在战争爆发后才向波斯派出使团,但实际上在战前它己想到与波斯结盟了。

图片 5

在战前伯罗奔尼撒同盟的一次会议上,国王阿基达马斯所建议的战争准备措施包括:“从希腊人和外国人中间—从任何事实上能够增加我们的海军和财政资源的地方,争取新的同盟者;当我们的地位事实上被雅典人破坏的时候,我们和外国人以及希腊人订立同盟,以保护我们自己的安全,没有任何人能因此而责难我们”。

这里阿基达马斯所指的“外国人”很明显是指波斯人,因为尽管波斯不是斯巴达获取财富的唯一途径,但是若与之结盟,就会受到希腊各邦责难,这显然是指希腊世界的宿敌—波斯。

另外,斯巴达人之所以想到争取与波斯结盟、取得援助,原因还在于公元前五世纪五十年代,波斯曾派使者企图贿赂斯巴达人入侵阿提卡,这使斯巴达人对结盟更加自信,毕竟此前波斯曾主动向自己伸出过友好之手。

图片 6

三、严峻的局势使斯巴达人被迫抛弃了对波斯的敌意

此时严峻的局势使斯巴达人被迫抛弃了对波斯的敌意,极欲与之结盟,他们迫切需要用波斯的金钱来加强自己的海军,甚至是直接取得其海军的帮助。

早在战前,阿基达马斯国王及科林斯人就已经认识到,要取得对雅典的胜利,就必须煽动雅典臣属盟邦的反叛,因为“雅典的力量来自于同盟者交纳的贡金,胜利依靠英明决断和财政资源的有效结合。”只有这样才能切断雅典海军的财政基础。

而它的臣属盟邦大多位于爱琴海中的岛屿或海岸上,要想煽动他们反叛必须有强大的海军,以对付雅典海军。

然而斯巴达传统上是一陆上强邦,海上力量较弱,它的同盟者也大多如此,即使是盟邦中海军力量强大的科林斯也敌不过雅典的盟邦科尔居拉,更不用说雅典了。

另一海军强邦埃吉纳在战争爆发后不久就被雅典人驱逐出自己的祖国,己谈不上有什么海军实力。西西里和南意大利的同盟者也不可靠,直到西西里战争发生,他们才认识到自己不能置身于希腊大陆城邦的斗争之外,但即使这样仍极不情愿地派遣了一支舰队前来援助斯巴达,且这支舰队规模很小,仅仅22艘舰船。后来迎太基人大举入侵西西里时,这几艘舰船也被撤走了。

图片 7

综观整个希腊史,西西里一般不参与希腊本土事务,对希腊大陆的影响很小,斯巴达不可能依靠它的力量来抗衡雅典。所以,总体看来,斯巴达及其同盟者的海军力量与雅典相较力量悬殊。

四、维持一支海军需要庞大的开支,斯巴达只能向波斯寻求援助

公元前五世纪的战船大都是三层桨战舰,这种船只狭而长,除战斗之外用途很小,不适合用作商船。这种战船需要很多桨手,一般来说,每艘需大约200人,其中170人是桨手,这些桨手不像重装步兵有自己的土地,他们都是贫民,没有固定的收入,因而需要军饷。

公元前五世纪早期,他们的军饷是每人每天1/3或半个德拉克玛,伯罗奔尼撒战争时是每人每天一个德拉克玛,军饷最高的时侯,每艘船每月的开支是一塔兰特。另外,建造、保养战船的费用比较高昂,建造一艘三层桨战船一般要1—2塔兰特,如果没有风暴、战争等对船只的损坏,它的正常寿命是20多年,但还须经常地进行保养维护。

同时与陆军不同,海军还必须经常训练以提高航行和战斗技巧。所以,这样看来,建立维持一支海军需要庞大的开支。然而斯巴达恰恰没有资金积累。

斯巴达的盟邦虽集结了一些战舰,但规模不大,而且他们也缺乏联合进行海战的经验,这样就必须向外寻求经济援助,增强海军实力。

图片 8

斯巴达人及其盟邦当时有两处可能的资金来源:希腊神庙,如德尔菲的金库和异邦波斯。科林斯人在伯罗奔尼撒同盟第二次大会上建议从奥林匹亚和德尔菲神庙借贷,但是虔诚的斯巴达人没有采纳这一建议。因为他们害怕那样会成为众矢之的,毕竟希腊人的宗教情感非常浓厚,第三次神圣战争就是由佛西斯人动用德尔菲神庙的金钱招募雇佣军引发的。这样,斯巴达就只能向波斯寻求援助。

五、斯巴达陷入两难境地

但波斯却不愿进行无私援助,它要求斯巴达承认其对小亚细亚希腊城邦的宗主权,这使斯巴达陷入两难境地。它一直自视为希腊的解放者,这是它的传统荣誉。

公元前六世纪,它曾经出兵帮助西库昂、雅典等众多希腊城邦推翻僭主政治;波斯国王居鲁士大帝向小亚细亚海岸推进时,他们也曾派代表警告居鲁士;薛西斯大举入侵希腊时,斯巴达人挺身而出,率领希腊人将波斯军队逐出希腊大陆和爱琴海。

图片 9

如果答应了波斯人的要求,他们将使祖先在温泉关和普拉提亚等光辉战役中所树立的威望一扫而光;如不答应,他们将不能获得波斯的援助,面临雅典势力日益坐大及对自身势力范围的侵蚀。

从道义上讲,虽然斯巴达国王阿基达马斯指出正是雅典人侵略了他们,以致他们不得不去寻求波斯的援助,因此别人不会责难他们,但这正从另一方面反映了斯巴达人在结盟波斯问题上的情感困惑,因为阿基达马斯此番言论的目的即在于消解斯巴达公民对与波斯结盟的心理矛盾,但这并不是几句话所能解决的,所以从中可看出斯巴达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还存有对波斯的抵触情绪。

虽然形势和理智告诉他们必须结盟波斯,但情感上还是难以接受,斯巴达人在要传统的荣誉还是要波斯的援助这一问题上踌躇不决、举棋不定,陷入了艰难的抉择。

波斯国王从频频而来的使节的口中,了解到斯巴达人的种种希冀与顾虑。斯巴达人的这些希冀与顾虑不仅反映出他们在承认波斯对小亚细亚希腊人主权上的矛盾心理,而且也与其政出多头的政治体制有很大关系。

参考文献:

刘洪采《希腊波斯关系研究》

何兴民《古代雅典民主政治与海上同盟》

徐松岩《关于雅典同盟的几个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