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 历史解读 世界万象:非洲莱索托人用鞋油护肤

世界万象:非洲莱索托人用鞋油护肤

用洗衣粉刷碗“很高级”

经过24小时的飞行和中途两次转机,记者终于到达莱索托王国的首都马塞卢。这座城市位于该国西部高原边境地带。负责接待工作的大酋长,将我带到附近一个叫塔巴姆的村庄。这里被5座大山包围着,海拔接近3000米。大酋长与村民同住一村,别看村民们生活贫困,但酋长却拥有舒适的住房、讲究的食物,连家里晾衣服的铁丝都非常高级。佣人洗碗时用的是“奢侈”的洗衣粉。当我告诉佣人这样刷碗有害健康时,他们笑笑说:“只有大酋长才有条件用洗衣粉洗碗,怎么可能有毒呢?”

莱索托的黑人妇女很爱美,经常是一天换两三身衣服,而且专挑鲜艳的大花裙子穿。但她们换下衣服后并不洗,放上几天再接着穿。有一次,我到当地妇女马巴丽萨家串门,正赶上她在洗澡。当地妇女洗澡十分简单:一盆温水,先洗脸再洗头,然后洗身子和双脚。等到那双从不穿鞋的脚一踩进盆里,浑浊的水即刻变成了泥浆。最后,这盆泥浆还要用来洗下身。用这么脏的水洗,不会得病吗?对方不以为然地说:“没有啊,洗得很干净。”其实,在联合国的帮助下,莱索托几年前已经实现了村村通自来水。可他们还是习惯了节约用水。不少人家里没有脸盆,在小推车里洗脸、洗衣服,然后再用车去拉石头、洗肉。

洗完澡后,马巴丽萨从窗台上拿起一个铁盒,用手在里面挖了一些油往脸上抹。我坐在离她1米远的地方,马上闻到一股擦皮鞋时才有的味道。她将铁盒递给我,我接过一看,是KIWI牌棕色鞋油。“这可是老牌子,很多人都喜欢用它。”我吃了一惊,忙问:“你不知道吗?这是擦鞋用的!”“我们没钱买高级油,不过这个没问题,你试试。”出于好奇,我从盒子里挖了一点点抹在手背上,可鞋油怎么都涂不匀,刺鼻的味道直冲鼻腔。抬头看马巴丽萨那张涂了鞋油的脸,却着实光润饱满。马巴丽萨对我说:“你是黄种人,应该用白鞋油!”她接着说,当地妇女对皮肤很看重,鞋油可以保湿防老。除此以外,有些人还抹一种叫“卡拉麦”的面膜,不仅能治青春痘,还能防紫外线照射。不过我是不敢再领教了。

当裁缝要买发电机

由于生活艰苦,村里的莱索托人都在琢磨各种发财之道,据说当地最赚钱的职业之一就是裁缝。不过要入这一行,门槛可是很高,最基本的条件是要有一台发电机。裁缝莫亚霍姆就有一台日本产的小型发电机,这在当地可是稀罕物。他告诉我,莱索托所有的缝纫机都是电动的,而当地又经常停电,要想保证按时完工,必须买发电机才行。一台缝纫机价值1500块钱,而发电机要花费5000块钱,这对当地人来说绝对是笔巨款。让人伤脑筋的是,电动缝纫机常出故障,维修时还配不上零件。我对莫亚霍姆说:“中国许多家庭的缝纫机不用电,既便宜又结实,操作起来很方便,可惜这里没有卖的。”莫亚霍姆听了以后很是羡慕。

啤酒如同怪味粥

莱索托人喜欢喝啤酒,不过当地的啤酒是一种浓稠的自制土啤酒。第一次看见这种土啤酒时,我还以为是一碗粥。朋友解释说:“这酒只有10度,不会喝醉的。”我硬着头皮尝了一口,又苦又甜还有股说不出的怪味,差点一下吐出来。可就是这种土啤酒,却是当地男人着迷的饮品。它的制作方法也很“原生态”:首先将一种叫莫索果的东西放在水里煮,然后撒一些白糖。等莫索果发了酵浮出水面后,再将其放进汽油桶里煮。3天以后,从大桶里倒出的莫索果已经成了灰色渣子,剩下的液体就是土啤酒了。马姆托克是村里一家酒馆的掌柜,她每星期都要做一大桶啤酒,卖光的话能挣150块钱,这在当地已经算很不错了。周五下午,住在周边的男人们陆续骑马来她家喝酒。通常喝一罐才两块钱,有人一次会喝上五六罐。回家的时候,几乎人人都是趴在马背上,任凭马自己找路回家。不过酒客们很自觉,从不在马姆托克家惹事。像这样的小酒馆,在当地不下10家,这也是老百姓谋生的一种方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