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 史料研究 英格兰国王查理一世在位时的政绩怎样?查理一世的历史评价

英格兰国王查理一世在位时的政绩怎样?查理一世的历史评价



英国历史上英格兰国王查理一世和苏格兰人之间的两次短暂的战争(1639,1640)。查理一世企图将安立甘宗仪式强加于苏格兰教会,引起苏格兰人反对,遂引起战争。苏格兰攻入英格兰,迫使查理一世签订了《里彭条约》,并赔偿苏格兰人的损失。

一:有关威斯敏斯特信条的好书

查理一世,又译查尔斯一世(Charles
I,1600年11月19日-1649年1月30日),英格兰斯图亚特王朝国王,詹姆斯一世和丹麦公主安妮次子,英国历史上唯一被公开处死的国王,欧洲史上第一个被公开处死的君主。在位24年。

第一次

   
 我们学习《威斯敏斯特信条》,首先要了解信条制定的背景,这方面很多教会史都可以看。我们除了教会史,还有很多学习材料,比如《入世的清教徒》,是莱肯写的,那么这本书里面,对清教徒解释得比较通俗。当然对于清教徒他认为的一些缺点,也给出了批评,比如只唱《诗篇》,他认为这是缺点。但是我们知道,这是人家的传统,这也是《圣经》的规定。但是他总的介绍还是比较清楚。

查理一世在位期间的另一个特点就是混乱的宗教冲突。臣民们普遍对他们国王的信仰持不信任态度,一方面,在三十年战争中,他的失误成功的帮助了新教势力,然而另一个事实却是,他迎娶了一位罗马天主教的公主。

在英国国王查理一世和坎伯雷大主教威廉·劳德(William
Laud,1573-1645)的敦促下,苏格兰主教于1637年强制苏格兰教会遵奉新”公祷书”(Book
of
CommonPrayer)。苏格兰教会长老表示反对,并予以抵制。同年,爱丁堡(Edinburgh)发生骚动,迅即引起苏格兰的全民抵制。1638年2月,他们订立”民族圣约”(National
Covenant)决心维护自个的宗教教义,坚决反对安立甘宗。同年11月,格拉斯哥大会不顾查理一世解散教会的命令,决定废止主教衔。查理一世遂于1639年调集一支英军,发动战争。英军进抵贝里克附近时,非常快就被苏格兰”民族圣约”誓约者军队击退。查理被迫接受贝里克和约(Pacification
of Berwick)听任苏格兰人自行其是。

图片 1

查理一世还重用当时具有争议的教会人物。他的许多臣民都以为这样做使得英格兰教会与罗马天主教会的关系太紧密了。此后,查理一世还试图迫使苏格兰进行宗教改革,从而引发了主教战争。这一切都使英格兰和苏格兰国会更加坚定了自个的立场,最终促成了查理一世的灭亡。

第二次

另一本更好的书,就是《清教徒的脚踪》,主要是钟马田牧师,也有巴刻和其他人写的。这本书就把清教徒的历史从头到衰落,全部都梳理了一遍,我觉得梳理得非常好,他是以人带史来写的。我们说这是非常有见识的,因为历史很庞杂,你要抓住的话很难。但是钟马田牧师非常有头脑,抓住几个关键人物,通过人物把他们铺展开,一梳理之后,他的讲解就特别清晰,他自己也说,我不是以学术泰斗来谈这个问题,因为我的兴趣不是学术性的。他的兴趣是教牧性的,就是清教徒的遗产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怎么牧养我们。因此他的书里,我觉得这种关怀就很好。

在查理一世最后的几年中,他与国会之间爆发英国内战。同时他又制定了一系列的宗教政策,引起了以清教徒为代表的加尔文教派的不满。查理一世在第一次英国内战(1642年

查理一世和苏格兰教会长老派对贝里克和约的解释存在着严重分岐。后来,查理发现苏格兰人与法国合谋,遂决定再度使用武力。1640年4月,再度召开国会,要求拨款,但国会不予支援。查理一世立即解散国会,并集合一支军队出征。苏格兰军队在纽本打败查理的军队后,乘胜前进,攻占诺森伯兰(Northumberland)和达勒姆全境。查理被迫签订里彭条约(Treaty
of
Ripon),同意苏格兰军队占领英格兰北部,并每日向苏格兰缴纳850英镑,直到英格兰国会通过最后和平条款。同年11月,查理被迫召开”长期国会”(Long
Parliament)遂导致第一次英国内战(First English Civil War)的爆发。

另外他在书里也梳理出一个主线,就是清教徒是一批敢于在任何场合都活出《圣经》的人物,这是他的一个很精辟的总结。因此甚至是国王,违背了《圣经》,他们都敢于批评国王的权威。他里面提到一个很耐人寻味的事件,他说,没有国王的许可,丁道尔就急于离开英国,因为他要把《圣经》翻译出来,并出版。那么这件事就表明了,影响清教徒的一种态度就是注重《圣经》和真理过于传统和政权。因此后来就慢慢成为一个潮流,就是我们怎样在任何场合都活出《圣经》,不管有什么外在权威来阻挡我们,都要不顾一切地活出《圣经》。

  • 1645年)中被击败后,国会希望他能够接受君主立宪制。

这本书我高度推荐,我自己是在这本书还没有出版之前,它的港台版我就读了2遍,后来它出版之后,这是一个扩充版,又加了文章,是江登兴他们出的,我又读了3遍。也就是这本书我至少读了5遍。每读一遍就觉得很被震撼,尤其是读到怀特腓尔德,他说,正统信仰是绝对必要的,但是单单信仰正统是绝对不够的。为什么?因为怀特腓就是他的正统信仰点着了火,你得有那个圣灵的火热,你得活出那个正统信仰,所以钟马田牧师就批评我们缺少内在火热,缺少圣灵之火。很可怕的是,今天孩子们在背一套东西,大人们在教导一些东西,不过只是一套你认为对的说法,而根本没有用心灵去把它点着火,没有怀特腓的那种火热来传讲,没有那种催逼。这些都是对于我们非常好的提醒,他的这一套梳理我觉得是一套属灵的梳理,是非常好的。

然而查理一世执迷不悟,他与苏格兰结盟,并逃到了怀特岛郡,这种行为彻底激怒了国会,从而导致了第二次英国内战(1648年

1649年)。查理一世再次被击败,随后他被捕,并在不久后以叛国罪被处死。时年49岁,君主体制随即土崩瓦解,英格兰成立了共和国,名为英格兰联邦。这一时期也被称为克伦威尔空位期。查理一世的长子查理二世,在其父死后继承了王位,直到1660年复辟后才行使决定权。

1633年查理,查理任命高教徒威廉·劳德为坎特伯雷大主教,并在其协助下开始向苏格兰教会强加伦敦草就的祈祷书,以便把两个王国的宗教活动统一起来。苏格兰低地地区的居民被激怒,他们宣誓拥护体现忠于苏格兰长老教会的国民誓约,公开拒绝新祈祷书。查理勃然大怒,派兵去苏格兰实现自个的意愿。但是在这第一次的主教战争中查理被打败了。

为了要钱打第二次主教战争,查理不得不再次召集议会。但是议员们要求在讨论拨款前讨论被抑制的种种抱怨。但是几个礼拜后查理再次解散了议会,这就是”短期议会”。查理第二次派兵讨伐苏格兰,这壹次彻底失败了,誓约派在诺森博兰和达勒姆占据了英格兰的领土,国王被迫缴纳赔款。1640年国王再次召集议会,这壹次叫做”长期议会”,此时的国王就任议会摆布了。

在”长期议会”和”短期议会”之间,国王的政府被迫采取非常多很的方法筹款:将都铎时代沿用的”造船税”的征收从沿海扩大到内陆城市以维持海军需要;非法征收关税;征收各种不得人心的中世纪税收,例如对拒不接受爵士封号的乡绅课以罚金等。这样导致国王的政府与由新兴的乡绅、商人、律师组成的下院对立起来,他们以为国王的所作所为违反宪法。有人也越来越担心国王要动用北部的军队和戍守爱尔兰的军队将他的意志强加给议会,但是查理却从来没有这种想法,但是查理的最能干的斯特拉福德伯爵被下院选做了替罪羊,斯特拉福德伯爵是爱尔兰的总督,他和劳德大主教被议会认定为国王的”狗头军师”,接下来下院向上院检举斯特拉福德有叛逆罪。

此时的查理也清楚下院的目的,但是他寄希望于斯特拉福德能够为被证明为无罪,这样国王的政府的权威也可以保住。但是在这个关键时刻国王被要求签署一项剥夺公民权利的法案,根据这项法案可以不经合法判决而处死斯特拉福德。此时上院被暴动的市民所威胁,国王则被自个所爱的天主教徒的王后的危险境地所威胁,无奈之下国王签署了这个法案。接下来国王放弃了”造船税”,并且同意:没有议会自己的同意,这壹次长期议会不得解散。国王在两个问题上没有向议会领袖屈服:一是苏格兰教会的改革,他们认定英格兰的教会正在被国王的高教会主教加以天主教化;二是对国民军的控制,那是国王近卫军以外的唯一常备军。

评价

查理一世有许多的优秀品质,他随和而一本正经,是个忠诚可爱的丈夫和父亲,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他还是一个审美者,愿意为美妙东西花钱。他把许多优秀的艺术家文学家请到宫廷。但是他也有严重的不足之处,不勤快、缺乏幽默感。他还以为,只要能赢取战争并重新获得自个的绝对权威,任何手段都是正确的(类似马基雅维利的观点)。因此他向苏格兰的长老派、英国的圣公会、爱尔兰的罗马天主教徒和议会军的清教徒领袖做出各种互相矛盾并且不打算遵守的许诺。这样他逐渐丧失了所有人的信任。

另外就是这本,叫《清教徒之约》,这本是在三联书店正式出版的,它就是《威斯敏斯特信条》,但是它的好处是,前面有54页是讲我们的信条形成的历史背景,是对信条形成的历史背景有这么厚的介绍。这个是关于我们信条形成的背景有一个非常详细的介绍,就是这本书。

图片 2

另外一本就是没有翻译成中文,我们称之为罗伯特的这位学者,在改革宗长老会出版社出版的,叫《威斯敏斯特大会》,这本书讲到了威斯敏斯特大会制定的历史背景和它的神学背景,以及威斯敏斯特大会的神学要领。这本书是学界最新的成果。我在通读这本书的时候,给我触动很深的就是,威斯敏斯特信条是在水深火热的斗争中产生的,它见证了《圣经》如何参与进活的历史和活的人的生命。这就是,《圣经》绝不是捆在那里的信条,它是可以参与到现实生活的。而威斯敏斯特大会就是一个奇迹,能召开大会,能写下信条,这本身就是一个神迹,这本身就见证了神是参与历史、主宰历史的神。这位作者这样的眼光非常好,我非常欣赏他里面的一个基本视角,他说,很多人认为威斯敏斯特信条是各方政治势力作为一种世俗的,政治角逐的这种势力,然后斗争的结果;但是这位作者说,我们忽略了一种宗教激情对大会的重要性。他的基本观点就是,信条的制定背后,并不是一种世俗的冲动,乃是一种宗教激情的点燃。而我们受马克思主义这种历史观的影响,或者受世俗的历史观影响,就容易只看到政治、经济的因素,而忽略了良心和宗教的因素。所以这本书就努力还原在关键时刻,宗教因素怎样参与历史,然后怎样影响信条的制定。他对很多世俗史观进行了批评,对我们历史观的形成都非常有帮助。以前我老觉得,路德的改革特别有神的带领,但是这本书之后发现,原来威斯敏斯特大会更有神的带领,更看见神的手在其中,看完之后会更让你有敬拜的冲动。所以有时间也可以去翻一翻,这个在网上有三分之一是免费的,三分之一部分是可以下载的,其余三分之二不是免费。

还有一本就是贺智的《威斯敏斯特信条简释》。这本书逐条对信条有解释,是很好的解释,言简意赅而又深入浅出。当然,我参考特别多的是魏廉森牧师的英文著作,也就是对威斯敏斯特信条的详细解释。这位魏廉森牧师就是写《基督教要道初阶》的那位。他为《威斯敏斯特小要理问答》所给出的解释,已经成为最棒的系统神学之一。

二:威斯敏斯特信条制定的历史背景

       
 我们先看一下信条制定的背景。我们就特别理解说,这是和钟马田牧师所说的,想让《圣经》高出任何权威之上的这种冲动连在一起的,所以先驱肯定是威克里夫和丁道尔,因为他们都强调回到《圣经》,以及《圣经》的充分性和权威性。那么丁道尔也主张,主教、监督和长老等在《圣经》中是一致的,因此应该回到《圣经》倡导的长老制,而不是回到当时英国的主教制。

英格兰的宗教改革始于亨利八世。为什么会给人的感觉,英国的宗教改革是一个世俗的冲动,就是因为英国的亨利八世的确是不太想改革,他就是想着怎样和女仆,其实他们已经生活在一起了,然后女仆也已经有身孕了,因此他迫在眉睫希望教皇赶紧批准自己离婚,然后和那个女仆结婚。但是没想到教皇就是不同意,说你那是非法的离婚。所以亨利八世才被迫宣告脱离天主教,为了成全自己的婚姻。

后来他去世之后,他九岁的儿子爱德华六世继位,爱德华六世是非常坚定地支持宗教改革,但是他从九岁到十六岁,十六岁就去世了,在位只有七年,接下来是我们叫血腥玛丽的那一位暴君女王。玛丽在位的时候,对清教徒大肆逼迫,大家叫她血腥玛丽,她公开以火刑烧死的人数有300人,那么在血腥玛丽之后就是伊丽莎白一世,也就是和莎士比亚的时代同时的那一位非常著名的伊丽莎白女王。她特别会协调各种各样的势力,她既不想让教会脱离她的控制,但是她又不想归到教皇,那因此她是属于带有自己想法的新教徒。但是她对于新教的改革又是不彻底的,你就可以看到当时是一个很重要的思考的地方,包括我刚才提的丁道尔,他说《圣经》上的监督和主教是一样的,监督和长老也是一样的。因此在这里我们看见,大会在开的时候,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伊丽莎白强调,她是教会的头,的确,基督是头,但是把权力授权给她,因此她可以委任主教,因此他们形成了安立甘宗,我们叫英国国教。但是清教徒就是不满意,其实最主要的就是这点。但这一点牵扯的面很广,牵扯到什么?为什么主教的问题会成为牵扯面这么广的问题?因为关系到政治有没有权力来干涉宗教。还有就是教会内部事务谁说了算,是《圣经》说了算还是国王说了算?因此还是回到是不是唯独《圣经》,《圣经》要不要用在教会里面?因此当时的清教徒面对的压力也是非常大的,比我们今天要大得多。因为这个是要被砍头的,也就是说死刑的威胁,如果你要鼓吹“我认为长老制就是《圣经》上说的,必须得回到长老制”,那你当时就活不下去了。所以这批人,当时就是因为这一点,反对英国国教,不承认女王对教会的掌控。其实当时是有很多妥协的,很多人说女王不过就是名义上的头,其实教会是相对自立的,也就是你自己选头,然后让国王认可一下就行。但是到这一步,清教徒还不同意,就觉得,我们为何要让她认可?我们教会必须是自己选我们自己的长老,我们必须自己说了算。因此,当今天我们能选长老,能够让我们教会内部自己做主、考核长老时候,你想想,当时对清教徒来说,是他们多么梦寐以求的事儿。

图片 3

所以16世纪60年代开始,有一批人被称为清教徒,也就是1560年代就有。代表人物叫卡特莱特,他是剑桥大学的神学教授。但是他被认为是英格兰长老制之父,他强调必须要回到长老制,不能回到主教制。因为主教制最终会走向家长制,而家长制最后的头就变成了国王。所以去看清教徒,尽管是体制问题,但是他不认为是体制问题,他认为是教义问题。他不认为是次级教义,而是核心教义。我们今天总认为体制无所谓,似乎什么制都行,但是清教徒不是这么认为。

另外一位是帕金斯,他在神学上,开始推广加尔文的神学,就有了清教徒的运动。后来到伊丽莎白去世之后,苏格兰女王玛丽,就是那个很出名的玛丽,长得很美的那个,“娶”了很多丈夫,茨威格还给她写了传记。后来她很悲惨,被囚禁后凄惨死去。她的儿子雅各一世继位,从苏格兰到了英格兰。他在苏格兰接受的是长老制教育,但是这个人很奇怪,他却喜欢主教制。当时国王都喜欢主教制,因为主教制容易控制教会。所以这个时候苏格兰的约翰·诺克斯开始轰轰烈烈的推行长老制,约翰·诺克斯也被成为苏格兰的“长老制之父”。其实在苏格兰早就建立了,但是在英国还是很不容易。于是在1620年就有一批清教徒乘坐“五月花号”横渡大西洋,到了普利茅斯第一个殖民地。有一本好书叫《普利茅斯开拓史》,是当时的船长和殖民地总督写的,武侠小说叫总舵主写的,现在也翻译成中文了,他用札记的方式写的。这个时候,清教精神就到了美国。

雅各一世的儿子查理一世就变本加厉,解散国会,强制推行主教制,于是苏格兰首先奋起反抗,尤其是我们的盟约派,在苏格兰,当时他们宣布国王的命令,说必须有主教制。当时有一个女仆,就在下面听到这个命令。当时是英国的一个主教,叫劳德主教,在那里宣布,结果那位女仆当时正坐在座位上,她就把座椅拿起来扔到了主教的讲台上。于是就被称为“盟约派的革命”,可见还是非常无畏的。所以苏格兰就和查理国王开始打仗。查理就派军队镇压,于是苏格兰的军队就有了我们的旗帜,叫做“蓝旗”,上面写着”FOR
CHRIST’S CROWN AND
COVENANT”(为了基督的圣约和冠冕)。后来都成为我们宗派的旗帜,太美了,“为了基督的圣约和冠冕而战”,不是在那里坐着享受,而是起来斗争。当时各个兵营里面,大家一起祷告,一起唱诗,唱着《诗篇》,打败了英国国王的军队。这时查理一世缺少军费,所以就更多地征税。但是议会不同意,所以他就把短期国会,也就是他自己的那个国会,也解散了。所以苏格兰军队大队长驱直入,查理国王不得不求和休战签约,承认主教制不合《圣经》。这位查理一世就签了这个约,但是这个人,签了之后又不承认,1610年11月,召开长期国会,这个时候清教徒长老会人士占据主流,主张整顿国务,肃清国王身边那些不合《圣经》观念的人。但是国王到最后撕毁合约。于是1642年8月,英国内战爆发。

其实它背后还是胶着的,所以为什么我前边说作者罗伯特说,不仅是一个世俗的问题,其实也还是一个主教制的问题。这个时候克伦威尔作为清教徒的军事家、政治家,建立了著名的清教徒军队,叫“新模范军”,然后就高唱着《诗篇》,打败了查理国王的军队,并于1649年公开审理查理一世,将他判处死刑,这是成为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当时天主教就说,你不应该判处国王死刑,所以弥尔顿就写了著名的《为英国人民申辩》,说“为什么可以杀死暴君”。这是很重要的一本书,一篇长文。后来沙尔·马修,天主教一个博学的人,又写了一篇驳论,弥尔顿又写了一篇《再为英国人民申辩》,这两篇重要的文章,为杀死暴君来辩护。这是非常有争议的,但是清教徒在这方面的确是非常彻底。

就是在这期间来召开威斯敏斯特大会,也是和克伦威尔的贡献是分不开的。那么克伦威尔之后,他的儿子理查德比较无能无力,所以国内出现了混乱。所以1660年查理二世复辟。大家对查理二世寄予厚望,但是查理二世进行了更严重的倒退,他不仅是回到主教制,他甚至回到天主教。1662年通过了统一法,要求必须遵守公祷书所规定的一切,于是就有更多的人成为不从国教者。1664年,查理二世通过了秘密集会法,禁止一切的不从国教的集会。这个时候约翰·班杨也开始坐牢。后来查理二世1685年去世,于是他的儿子雅各二世想回到天主教作为国教,受到各方面的反对。于是1688年,荷兰的执政者威廉来到了英国登陆,被称为“荣耀革命”,后来1689年,威廉夫妻称为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君王。这个时候他们开始承认主教制,保证宪政自由,保证基督教的地位,也以安立甘宗作为英国的国教。1689年通过了宽容法案,允许任何宗教思想有所保障。

图片 4

这就是整个历史,而清教徒的会议是在克伦威尔执政前后开始形成规模,1642年,英国内战爆发,克伦威尔领导的军队和国王打仗。1643年1月26日,英格兰国会通过法令要求废除主教制,1643年5月13日和6月12日,英格兰众议院和下议院先后通过法令,要求119位牧师在10名下议院成员和20名众议院成员辅助下,119再加上10名贵族代表,还有20名议员,一共是149人,于主后1643年7月1日,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开会。

因此我们就从启动来看,威斯敏斯特大会不是宗教内部发起的会议,不是各个教会,因为当时英国的情况就是,教会的合法正当地位还没有得到确立,清教徒还没有被承认,因此是议会中这批人,他们要来确立我们教会到底是什么体制,然后在这样的前提下,他们来召开。他们尽管不是一个非常独立的教会会议,但是却邀请的全是当时著名的宗教人士和神学家。所以这批宗教人士和神学家也请了5位苏格兰的神学家做代表,这个时候反而形成了一个好处:假如有国王,有教会申请,国王肯定干涉宗教会议,因此安立甘宗,也就是国教的人数会大大增多。但是因为当时大家就是要抵制国王,所以国王没有资格参与,所以即使是克伦威尔,他也只是保护会议能够成功举行。这样就使得国会邀请的这批人,就开始明确强调会议独立的权利,也不再只是国会的一个咨询委员会,乃是对教会来进行充分的认证。所以他们面对的关键是反对国王在宗教政治上全面专治,正是在反专制的情况下,也赋予会议特别的使命,从而能够使他们更认真地思考政治和宗教的关系,也使得宗教有它正当的地位。

参加会议的成员有四派人士。一派是安立甘宗,也就是英国国教那一批人,另外是长老会的人数,主张长老制的。第三派是独立教派,他们认为需要独立堂会,不需要联合在一起,第四派叫伊拉斯特派,也就是强调国王是教会的头。大家在神学上并没有多少争议,但是在教会治理上有很大的争议。长老派要和几方面面作战,主教制、安立甘派、地方教会独立派,还有伊拉斯特派,强调国王对教会的控制。会议一开始的时候,是修改英格兰教会的39条信纲,后来就慢慢强调宗教的自由,这个方面苏格兰的5位代表起了很大作用,他们派出5大代表,出于过去所签署的神圣盟约,愿意英格兰、苏格兰、爱尔兰能够一起在宗教上合一,所以这5位代表在这个方面大力推动废除教皇制、主教制,也强调福音、体制的纯正性。在这个期间我们盟约派里面的一位重要神学家,就是撒母耳·卢瑟福他也参加,我们神学院的大厦就命名为撒母耳·卢瑟福大楼,我们宗派对他非常推崇,他是比较早的提出圣约神学,写出《法律是王》,也比较深刻提到在苦难中基督的甜蜜的爱,他的信特别感人。

     
 卢瑟福参加威斯敏斯特大会,从苏格兰到了伦敦,当时也是战争年代,路也很远,当时会议日程非常紧张,除了礼拜天之外,其他时间都在开会,开会是常常是上午一直开,下午是各个委员会继续工作,有时一天要开3-4次会议,常常有禁食,很紧张。3年期间开了一千多次会议,你想想他们的会议是很多的。当时的斗争也很激烈。卢瑟福开会期间就接到他妻子的信,说他的大儿子得了重病,让他回去看一看,但是他为了留下来制定信条,然后就没回家,留在那边,结果不久就接到消息,他大儿子死去了。到了第二年,又接到消息,说他的二儿子又生重病,大家劝他赶紧走,他说,不,我还要再坚持,如果神接走他,我回去也阻挡不了神的脚步。又留下来,结果二儿子又死去了。两个儿子先后都死去了,所以后来会议一结束,大家先为他祷告,先把他送走。你看,很多人都付出了非常大的代价,为了这个会议。

会议首先制定的是教会治理规范、公共敬拜规范,也通过了诗篇颂扬,就是《诗篇》到底应该用什么样的调子来唱,确定了版本,制定了《威斯敏斯特信条》和《大要理问答》、《小要理问答》。1647年11月9日,《大要理问答》完成。这个时候卢瑟福在众人的感谢声中,起身回国。后来1647年11月25日,《小要理问答》会议通过,最重要的就是《信条》和《大问答》,《小要理问答》只不过用简明的形式,把两者的内容写一下而已。因此最后一次会议是在1649年2月22日开始,直到1652年3月25日完全结束,所以从1643年7月1日,到1649年2月22日,威斯敏斯特大会举行了1163次会议,整个四批对教会体制有不同看法的人,居然能放下自己的想法,回到《圣经》去查考神的带领,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但最后这个事情就成了,最后也制定了这么伟大的《信条》,《大要理问答》和《小要理问答》,然后也确定了教会的基本规范,也让我们看到,教会应该让基督做王,而不是让国王做王。所有这一切,都是神带领下的一个了不起的大事,也是这么多人,150位用了这么多年,比较集中的是3年,延长到6年,这么长时间,制定了这么美好的信条,这应该成为我们认真学习的规范。

所以罗伯特就说,《威斯敏斯特信条》,从神学上来说是使徒以来见证的最大神迹,应该成为改革宗的教义认信的根基,也是新教最完美的教义总结。这是我们如此美好的属灵遗产。我们一定要好好继承,也要知道他们当时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在这个期间,外面是兵荒马乱,克伦威尔正和人打仗,这边正忙着开会,吃了这顿下顿饭就没有,还常常禁食吃不饱。但是仍然开了1163次会议,把这个都制定下来。真的是用生命总结的信仰。所以我们有责任好好继承,也有责任知道它的重要性之所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