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 历史千年 名人大全: 拜伦简介

名人大全: 拜伦简介



我几乎是同时认识这两位诗人的:拜伦与雪莱。他们在我眼中像是一对孪生兄弟。我的少年时代曾分别为这两个人的形象着迷,并且分不清对谁的崇拜更多一
些。我似乎很均匀地把自己的爱分配给他们——这一对来自异国的诗歌王子。直到现在我还经常回忆:是什么因素,使当时的我把他们视为同一个灵魂的两张面孔
——他们都是诗神最完美的肖像、最真实的化身?在他们那个年代,诗神还很年轻,也富于幻想,频频以美少年的形象显灵于人间,赶赴各种各样的宴会。估计诗神
也把自己的爱均匀地分配给拜伦与雪莱了,对谁都不可能偏心。而今,二百年过去,诗神该已经老了吧?至少已结束了浪漫主义的青春期,这是肯定的。而拜伦与雪
莱身逢其时,恰恰是诗神青春期的产物,或者说,是其年轻时的纪念品。
他们拥有同一个祖国。虽然都是英国人,但身上决无那种绅士的迂腐
气。我常常感叹:在一个以产生绅士而闻名的国度,同时有两位珠联璧合的自由诗人脱颖而出堪称奇迹。他们都是贵族出身,但更看重
诗人的桂冠。如果给人类的文学史做一次评比的话,他们一样拥有显赫的勋号。他们的生卒年月也比较接近,拜伦生于1788年死于1824年,雪莱生于
1792年死于1822年,他们是相差四岁的诗歌兄弟。就像中国古代的李白与杜甫一样,拜伦与雪莱也相互倾慕、引为知音。1816年,拜伦旅居意大利,在
那里,他和雪莱订交,直至1822年雪莱溺海而死。他们是两座毗邻而居的纪念碑——在诗歌史上,他们的墓碑紧挨着吧?这一对诗友结交在同一桌宴席上,而这
桌宴席被后人命名为“英国19世纪浪漫主义文学”。
拜伦的相貌极英俊,据说迷倒过一大批妇人和小姐。上帝造就他时生怕他太完美了,于
是使他有个缺陷:跛足。恐怕正因为这一点,他的性格深受影响:自尊、粗暴、浮躁、叛逆。他对待女人也是如此:有时候像多情少年,有时候又像情场老手——擅
长利用女人的弱点获得报复的快感。他旅居雅典时住在一位名叫色欧杜拉·马珂里的寡妇家里,对其长女特瑞莎一见钟情,写下了着名的《雅典的少女》:“雅典的
少女呵,在我们分别前,把我的心,把我的心交还!或者,既然它已经和我脱离,留着它吧,把其余的也拿去!请听一句我别前的誓言:‘你是我的生命,我爱
你……’”读着这缠绵悱恻的诗句,你肯定想像不出同一位作者居然还能写出《唐璜》。放荡不羁的唐璜身上,也有着拜伦的影子。如果男人们都是唐璜的话,对女
人而言是否将构成一场灾难?所以有人对拜伦颇有微词:这是一个纨绔诗人,或者说是一个披着诗人外衣的花花公子。其实这恰恰证明了拜伦的叛逆性无所不在,就
是在爱情方面,他也像个异教徒。中国诗人徐志摩,对拜伦佩服得五体投地,说他是“一个美丽的魔鬼,一个光荣的叛儿”。确实,拜伦性格中有一种不驯的魔性。
与之相比,雪莱则近乎于天使了。我见过他的铜版画像,眉清目秀,仿佛笼罩在圣洁的光环里,用俗话说,就是“真善美”的化身。他曾把云雀形容为“欢乐的精
灵”,我觉得他与自己大加赞美的云雀有一种神似——他的灵魂注定是一只超凡脱俗的云雀,连羽毛上的尘埃都被雨水洗干净了。可惜,这只有洁癖的云雀最终坠落
在海里,他是想用海水漂洗自己的魂魄吧?能够把自己的坟墓建在水上,也算是一种浪漫的结局。天才大多早天,雪莱只活到30岁,而拜伦死时也只有36岁,加
起来也只相当于一个正常人的寿命。幸好他们的诗篇是长生不老的,多多少少可以减轻一点人们的惋惜与遗憾。两位永远的美少年,一个是浪子,一个是圣徒,反而
获得一种互补的效果。拜伦使魔鬼变得可爱了,雪莱则使天使富于人情味儿。魔性与神性的结合,使英国19世纪浪漫主义诗歌的两大骄子如影随形、相映成趣。
拜伦21岁时去欧洲和东方旅行,写下了《恰尔特·哈罗尔德游记》的前两章。诗刚刚写出,立即不胫而走,被争相传阅。作者自己甚至还未反应过来呢:“我一
夜醒来已经成名!”他的诗篇很快在各国都有了译本。拜伦洋洋得意地说自己是“诗国的伟大拿破仑”,他终于寻找到了征服世界的武器。确实,拜伦是想当英雄
的。后来他可能觉得文字的杀伤力有限,而远赴正大闹革命的希腊,被任命为独立军总督,并且在那片遥远的战场上害热病死了——虽非阵
亡,但也足够让这个世界上的书生们惊叹了。拜伦是诗人群体中出现的英雄形象。他在《普罗米修斯》一诗中直抒胸臆:“巨人呵……你神圣的罪恶是怀有仁心,你
要以你的教训减轻人间的不幸,并且振奋起人独立的精神;尽管上天和你蓄意为敌,但你那抗拒强暴的毅力,你那百折不挠的灵魂——天上和人间的暴风雨,怎能摧
毁你的果敢和坚忍……”
值得一提的是,雪莱也写过普罗米修斯,就是那首叫《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的长诗。他的抗议似乎比拜伦还要彻底:因为普罗米修斯居然挣脱了悬崖上的枷锁。雪莱与拜伦,同样热爱那个远古的盗火者,并将其视为精神上共同的父亲。拜伦与雪莱,这一对诗歌的孪生兄弟!

 

图片 1
姓名:拜伦 国籍:英国 年代:1788.1.22-1824
职位:英国19世纪上半叶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

作品:
拜伦一生为民主、自由、民族解放的理想而斗争,而且努力创作,他的作品具有重大的历史进步意义和艺术价值,他未完成的长篇诗体小说《堂璜》,是一部气势宏伟,意境开阔,见解高超,艺术卓越的叙事长诗,在英国以至欧洲的文学史上都是罕见的。
拜伦从学生时代开始写诗,第2部诗集《闲暇的时刻》(1807)出版后受到《爱丁堡评论》的攻击,诗人乃答之以《英国诗人和苏格兰评论家》(1809)一诗,初次显露了他卓越的才华和讽刺的锋芒。1812年发表的《恰尔德·哈罗尔德游记》(第1、2章)是他的成名作。1816年,拜伦因私生活受到上流社会的排斥,愤而移居意大利。在意大利,他写了《恰尔德·哈罗尔德游记》的第3、4两章(1816、1818年)。这部抒情叙事长诗和未完成的巨著《唐璜》是他最著名的代表作。
拜伦还写了一系列长篇叙事诗,如《异教徒》(1813)、《海盗》(1814)和7部诗剧,如《曼弗雷德》(1817)、《该隐》(1821),以及许多抒情诗和讽刺诗,如《审判的幻景》(1822)。
1823年初,希腊抗土斗争高涨,拜伦放下正在写作的《唐璜》,毅然前往希腊,参加希腊志士争取自由、独立的武装斗争,1824年4月19日死于希腊军中。他的诗歌在欧洲和中国都有很大的影响。

        乔治·戈登·拜伦(Geoge Gordon
Byron)(1788-1824),是英国浪漫主义文学的杰出代表。苏格兰贵族。1788年1月23日出生于伦敦。他天生跛一足,并对此很敏感。十岁时,拜伦家族的世袭爵位及产业(纽斯泰德寺院是其府邸)落到他身上,成为拜伦第六世勋爵。1805-1808年在剑桥大学学文学及历史,他是个不正规的学生,很少听课,却广泛阅读了欧洲和英国的文学、哲学和历史著作,同时也从事射击、赌博、饮酒、打猎、游泳等各种活动。1809年3月,他作为世袭贵族进入了贵族院,他出席议院和发言的次数不多,但这些发言都鲜明地表示了拜伦的自由主义的进步立场。
       
剑桥大学毕业。曾任上议院议员。学生时代即深受启蒙思想影响。1809-1811年游历西班牙、希腊、土耳其等国,受各国人民反侵略、反压迫斗争鼓舞,创作《恰尔德·哈罗德游记》。其代表作品有《恰尔德·哈罗德游记》、《唐璜》等。在他的诗歌里塑造了一批“拜伦式英雄”。他们孤傲、狂热、浪漫,却充满了反抗精神。他们内心充满了孤独与苦闷,却又蔑视群小。恰尔德·哈罗德是拜伦诗歌中第一个“拜伦式英雄”。拜伦诗中最具有代表性、战斗性,也是最辉煌的作品是他的长诗《唐璜》,诗中描绘了西班牙贵族子弟唐璜的游历、恋爱及冒险等浪漫故事,揭露了社会中黑暗、丑恶、虚伪的一面,奏响了为自由、幸福和解放而斗争的战歌。拜伦不仅是一位伟大的诗人,还是一个为理想战斗一生的勇士;他积极而勇敢地投身革命,参加了希腊民族解放运动,并成为领导人之一。

  从1809-1811,拜伦出国作东方的旅行,是为了要“看看人类,而不是只方书本上读到他们”,还为了扫除“一个岛民怀着狭隘的偏见守在家门的有害后果”。在旅途中,他开始写作《恰尔德。哈洛尔德游记》和其他诗篇,并在心中酝酿未来的东方故事诗。《恰尔德。哈洛尔德游记》的第一、二章在1812年2月问世,轰动了文坛,使拜伦一跃成为伦敦社交界的明星。然而这并没有使他和英国的贵族资产阶级妥协。他自早年就自到这个社会及其统治阶级的顽固、虚伪、邪恶及偏见,他的诗一直是对这一切的抗议。
  1811-1816年,拜伦一直在生活在不断的感情旋涡中。在他到处受欢迎的社交生活中,逢场作戏的爱情俯拾即是,一个年青的贵族诗人的风流韵事自然更为人津津乐道。拜伦在1813年向一位安娜·密尔班克小姐求婚,于1815年1月和她结了婚。这是拜伦一生中所铸的最大的错误。拜伦夫人是一个见解褊狭的、深为其阶级的伪善所宥的人,完全不能理解拜伦的事业和观点。婚后一年,便带着初生一个多月的女儿回到自己家中,拒绝与拜伦同居,从而使流言纷起。以此为契机,英国统治阶级对它的叛逆者拜伦进行了最疯狂的报复,以图毁灭这个胆敢在政治上与它为敌的诗人。这时期的痛苦感受,也使他写出象《普罗米修斯》那样的诗,表示向他的压迫者反抗到底的决心。
  拜伦在1916年4月永远离开了英国,一个传记作者说他“被赶出了国土,钱带和心灵都破了产
,他离去了,永不在回;但他离去后,却在若恩河的激流之旁找到新的灵感,在意大利的天空下写出了使他的名字永垂不朽的作品。”
  1816年,拜伦居住在瑞士,在日内瓦结识了另一个流亡的诗人雪莱,对英国发动统治的憎恨和对诗歌的同好使他们结成了密友。
  拜伦在旅居国外期间,陆续写成《恰尔德
哈洛尔德游记》(1816-1817)、故事诗《锡雍的囚徒》(1816)、历史悲剧《曼弗雷德》(1817)、长诗《青铜世纪》(1923)等。巨著《唐璜》是拜伦最重要的一组诗,半庄半谐、夹叙夹议,有现实主义的内容,又有奇突、轻松而讽刺的笔凋。第一、二章匿名发表后,立即引起巨大的反响。英国维护资产阶级体面的报刊群起而攻之,指责它对宗教和道德进攻,是“对体面、善良感情和维护社会所必须的行为准则的讥讽”,“令每个正常的头脑厌恶”,等等。
  但同时,它也受到高度的赞扬。作家瓦尔特·司各特说《唐璜》“象莎士比亚一样地包罗万象,他囊括了人生的每个题目,拨动了神圣的琴上的每一根弦,弹出最细小以至最强烈最震动心灵的调子。”诗人歌德说,“《唐璜》是彻底的天才的作品–愤世到了不顾一切的辛辣程度,温柔到了优美感情的最纤细动人的地步……”。《唐璜》写完第十六章,拜伦已准备献身于希腊的民族解放运动了。
  这是诗人一生最后的、也是最光辉的一业。他既憎恨发动的“神圣同盟”对欧洲各民族的压迫,也憎恨土尔其对希腊的统治。1824年,拜伦忙于战备工作,不幸遇雨受寒,一病不起,4月9日逝世。他的死使希腊人民深感悲痛,全国志哀二十一天。
  回顾他的一生,他的诗,他的精神,就足以使任何能感应的人相信:拜伦不但是一个伟大的诗人,而且是世界上总会需要的一种诗人,以嘲笑其较卑劣的,并鼓舞其较崇高的行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