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 历史解读 谁干掉了偷袭珍珠港的罪魁祸首山本五十六?

谁干掉了偷袭珍珠港的罪魁祸首山本五十六?

1943年4月18日,日本媒体报道:
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司令官山本五十六乘坐的飞机在太平洋上空突然遭遇美军飞机。战斗中,山本五十六的座机被美军飞机击落,山本五十六坠机死亡。
这条消息在日本引起巨大轰动,因为山本五十六是袭击珍珠港的“英雄”。
美国当年在发布这则消息时,也同样用了“遭遇”和“偶然”这样的词语。但在战后,美国公布了击毙山本五十六的真相,原来是美军截获了日本的电报,并成功破译了电文内容,采取了伏击的方式,一举将策划偷袭珍珠港的元凶山本五十六击毙。
击毙山本五十六是爱好和平的人们心中的一件大快人心之事。出于保密的原因,直至战后的1960年,美国才将这一真相公布于世。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是谁将山本五十六击落的细节上却出现了一些争论。1960年,美军有关击落山本五十六的机密文件获准解密,认定由兰菲尔击落的理由是他在战斗结束后上报的战斗报告。据托马斯·兰菲尔本人回忆说:
当我们快速向日本飞机接近到约1600米时,“零”式战斗机发现了我们,迅速抛下副油箱向我们飞来。两架攻击机一架向岛上飞去,另一架则垂直上升,我朝着第一架俯冲,就在这时,3架“零”式冲了过来。
我立即调整方向迎了上去,在即将相撞的瞬间,我猛按炮钮,一串炮弹打掉了为首“零”式的一个机翼,这架“零”式拖着浓烟烈火一头栽了下去。我拉起飞机寻找攻击机,这时又有两架“零”式向我扑来。此时我看见一道绿色的影子掠过丛林,正是那架涂着草绿色伪装的攻击机,我不顾“零”式在后,牢牢盯住攻击机,猛烈开火,将机炮和机枪里的所有弹药都倾泻出去。
日机发动机轰然起火,接着火势迅速蔓延到右机翼,眼看着机翼折断,一头栽向地面。此时僚机巴伯也将另一架攻击机击落在海中。听到米歇尔返航的命令,我随即摆脱了尾随在后的“零”式,飞过海湾返航。
但是更多的证据显示,兰菲尔的僚机雷克斯·巴伯才是真正击落山本五十六座机的英雄。
根据战友的回忆和巴伯接受众多记者的采访,当时兰菲尔受到“零”式的攻击,他没有按照预定计划不顾一切攻击日军攻击机,却转头迎战“零”式。虽说僚机应紧跟长机,但巴伯却紧盯着那架攻击机,转过弯后,巴伯便开火了,子弹和炮弹连连命中。
这时巴伯的飞机几乎就要撞上攻击机,巴伯赶紧转弯,机翼擦着攻击机而过,攻击机燃起大火栽向地面。巴伯并不知道这就是山本五十六的座机。
接着他看见霍姆斯正在攻击另一架攻击机,立即赶去支援,携手将其击落。此时巴伯的飞机也已带伤,但他打得兴起,请求米歇尔同意干掉尾随在后的两架“零”式,米歇尔非常干脆地回答说不行,立即返航,巴伯这才返航。
随着争论的深入,美国军方再也无法无视巴伯的战绩,只好将击落山本五十六的功劳一分为二,认定为兰菲尔和巴伯共同击落。
1975年,日本东京航空博物馆派出专家到布干维尔岛对山本五十六座机残骸进行了实地考察,发现山本五十六座机的两个机翼都完好无损,这与兰菲尔的报告完全不符,倒是与巴伯从后攻击的说法比较吻合。
而且山本五十六的尸体检验也证明他是被从后方射来的枪弹击中,也与兰菲尔从右攻击的说法出入较大。
为山本五十六护航的“零”式战斗机飞行员中唯一在世的柳谷谦治也指出了兰菲尔报告的诸多疑点,美国专程邀请柳谷谦治赴美,陈述亲眼目睹的战斗经过。
柳谷谦治批驳兰菲尔报告的最大根据是当时双方机群遭遇之后,在低空的两架P-38战斗机一架向左,迎战“零”式,这是兰菲尔的飞机;另一架则向右紧追山本五十六座机猛烈开火,这是巴伯的飞机。
山本五十六的座机从遭到攻击到被击落,不过区区30秒,如果是兰菲尔击落了“零”式之后再掉头攻击山本五十六座机的话,至少需要40秒,所以他根本不可能攻击山本五十六座机。
1991年,美国战绩评审委员会正式要求美国海军最后判定,到底是谁击落了山本五十六,但直至今天美国官方仍没有明确答复。
而众多的民间人士和组织,对此进行了细致的研究和不懈的努力,特别是美国“王牌飞行员协会”查阅了大量相关资料,同时结合山本五十六的尸检、柳谷谦治的证词和山本五十六座机残骸的实际情况,于1997年3月认定,巴伯一人击落了山本五十六座机,这一论点也得到很多专家学者的认可。
争论归争论,但山本五十六的确是被第三三九战斗机中队击毙了。针对谁是击毙山本五十六的英雄这一点,现在已经成为老人的巴伯说的话最能让人感到欣慰:“第三三九战斗机中队中队长约翰·米歇尔,具体策划并亲自指挥此次战斗,他才是最大的功臣。而没有兰菲尔左转攻击前来救援的‘零’式,也不可能击落山本五十六。”

图片 1

都是密码惹出的祸

从无线电通信一问世就因为信息传递的及时和便捷,立即就被用在了军事上。但是无线电通信是个全面开放的领域,任何人只要有收报机就能收到大气层中的无线电信号,于是如何为无线电通信保密就伴随着军事应用的同时开始了,而破译对方的无线电通信密码,从而掌握对方的机密,也几乎同步开始了。

美国在这方面起步很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美国陆军和海军就分别组建了各自的密码破译机构,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战争结束后,美军的密码破译工作并没有因为战争的结束而终止,反而陆军和海军的密码破译机构联合起来,开始合力破译将来的敌人——日本保密级别最高的“紫色”密码机,并成功研制出了代号“魔术”的破译机器。由于“魔术”的出色工作,在1922年的华盛顿海军裁军会议,破译了日本最高当局和谈判代表之间的无线电通信,完全掌握了日本的谈判底牌,最终迫使日本接受了海军舰艇吨位只能占美国和英国海军吨位60%的协定。

在1941年珍珠港事变前夕,美国同样破译了日本外务省和来到美国谈判的特使之间的无线电通信,掌握了要求日本谈判特使在华盛顿时间下午1点前向美国递交“不可能通过谈判来达成协议”的最后答复,美国情报机构判断这个时间就是开战时刻,但是对于日本首先进攻哪里却没有确切的情报,这也最终导致了珍珠港在毫无戒备的情况下遭到偷袭的悲剧。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军更是大力加强了对日军密码的工作,特别是在1942年6月的中途岛海战前夕,破译了日军密码,全盘掌握了日军的作战计划,从而成功伏击了进攻中途岛的日军舰队,一举击沉日军四艘航母,扭转了太平洋战争开始以来的被动局面。

图片 2

但是日军丝毫没有察觉密码出了问题,自然谈不上在密码上做什么改进。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分布在广袤的太平洋上作战的日本海军,照理更依赖无线电通信来指挥协同各部队,但在对无线电通信保密的重视程度,日本海军远远不如日本陆军。这就造成了日本海军由于密码被破译,在盟军情报机关面前,毫无秘密可言,太平洋战场也因此成为单向透明的局面。

1943年4月初,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为了振奋士气,决定前往布干维尔群岛各个岛屿视察。联合舰队司令部将山本的行程用无线电发给要去视察的各岛屿。当时就有人提出,布干维尔群岛距离美军的基地太近,处在美军战斗机航程之内,本来这次视察就已经够危险了,再用无线电把这么详尽的行程安排发到前线,一旦被美军破译那就后果不堪设想了。但是联合舰队的通信军官表示,发送行程安排的密码4月1日才刚刚启用,而且还是最难破译的五位乱数密码,这种密码用大约4.5万组五位数代表4.5万个单词或词组,再用一本10万组五位数的添码本,在发报时随意加上几组添码作为密钥,其中一组告诉收报方所用添码本的页数和行数。所以安全性绝对有保证。

日军没有想到,1943年1月29日,新西兰海军“基威”号轻巡洋舰在瓜达尔卡纳尔岛附近海域击沉了日军伊-1号潜艇,从潜艇残骸中捞出了日军的密码本。日军对此自然是一无所知的。虽然捞起的是老密码,但新密码和老密码是一脉相承,具有很多共同的特点和规律,而且日军认为这种密码是不可能被破译的,在保密措施上非常大意,通常只更换添码而不改变基本密码。所以借助这本密码和此前破译的经验,美军已经破译了日军4月1日才刚启用的新密码,山本的视察行程也就完全被美军所掌握了。

图片 3

由一式攻击机改装的山本座机罗斯福亲自拍板

4月14日,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部的情报参谋埃德温?莱顿海军中校拿着一份文件快步走进美国太平洋战区总司令兼太平洋舰队司令切斯特?尼米兹海军上将的办公室,莱顿手上的文件就是太平洋舰队无线电情报分队凌晨刚刚截获并破译的日军电报,无线电情报分队是在原来由罗彻斯特海军中校指挥的夏威夷海军情报中心站的基础上组建的,该情报站就是破译了日军中途岛战役作战计划密码的功臣,现在已经扩充到一千多名工作人员的规模,由威廉?戈金斯海军上校负责,专门负责截收日本海军的无线电通讯,然后进行破译、翻译及情报分析,现在破译出的这份绝密电报就是山本五十六前线视察的具体日程安排。

尼米兹看了电报,对莱顿微微一笑,“你的意见,干掉山本?”莱顿连连点头,并且提出按照这一安排山本将进入由瓜岛机场起飞的P-38战斗机作战半径,正是干掉他的绝佳机会。尼米兹作为运筹全局的战略家,并没有因为可以干掉山本而得意忘形,首先考虑的是山本死后日本海军是否还有比他更出色的将领来代替他,这样的话,岂不是弄巧成拙了?所以尼米兹马上就提出了这一担心,作为太平洋舰队的情报参谋,莱顿对日本海军所有大将级别的将领都了然在胸,随即向尼米兹逐一列举,分析每个人的资历、经验、能力和胆识,最后莱顿说:“在日本海军,山本是最出类拔萃的佼佼者,而且由于他在偷袭珍珠港中的高超指挥,使他成为除了天皇之外,最受军民崇拜的人物,如果干掉他,将给日本军民士气民心沉重打击!”接着,莱顿又恰到好处地拍了尼米兹的马屁,“山本对于日本海军,就像您对于美国海军那样重要!”

的确,山本是日本海军最优秀的统帅,正是由于他在偷袭珍珠港作战的出色战略指挥,使他被日本海军誉为“军神”,深受崇拜,在日本政界和军界成为仅次于天皇和东条英机首相的第三号人物,也被美军视为珍珠港的罪魁祸首,一心要将其置于死地而后快!

尽管山本对于日本是如此重要,但干掉山本不仅仅是军事行动,还牵涉到诸多的政治因素,因此一向谨慎的尼米兹仍不敢轻易拍板,而是请示最高领导层。当尼米兹的请示电报由威廉?莫特海军少将送交给罗斯福总统时,总统正与海军部长诺克斯和海军作战部长金海军上将一起共进午餐,罗斯福听了汇报,并没有立即表态,因为在西方世界有一条不成文的惯例,战争中不得暗杀对方的国王和统帅,似乎颇有几分骑士风度。但事实上在二次世界大

战中,无论德国,还是英国都组织过对敌方首脑和统帅的暗杀,倒是美国人还始终坚持这一惯例,看到罗斯福有些犹豫,金上将立即指出,山本要去的地方是前线,在作战区域内,一名海军大将和一名普通的士兵一样,都是合法的射击目标!何况山本还是毫无信用发动偷袭珍珠港的元凶,早已失去了国际法的保护,即便他活到战争结束,也还要接受军事审判!海军部长诺克斯在征求了随军主教关于截杀敌方统帅是否道德之后也表示应该采取行动干掉山本。

罗斯福这才下定了决心,务必干掉山本!并亲自为此次行动取了最恰当的名字——“复仇行动”!报珍珠港的一箭之仇!

图片 4

兰菲尔因为击落山本而获得勋章

到底是谁击落了山本座机

4月18日7时30分,美军瓜达尔卡纳尔岛机场第347战斗机大队第339中队的18架P-38依次起飞,前去截杀山本。美军还特别指示用澳大利亚海岸监视哨的名义向339中队发出敌情通报,以免暴露美军破译日军密码的机密。

9时34分,美军P-38机群经过两个多小时飞行后,抵达预定伏击地点布干维尔岛莫依拉角。9时44分,距离山本计划到来的时间还有一分钟,一名飞行员突然打破无线电沉默,兴奋地大叫起来:“发现目标!发现目标!左前方十点钟方向!”日军2架由一式攻击机改装的运输机在6架战斗机护航下,非常准时出现了!尽管有2架运输机,和情报有所不同,但山本到底来了。

领队长机第339战斗机中队中队长约翰?米歇尔立即下令按计划攻击,他率领12架掩护组的P-38战斗机急速跃升,爬升到6000米高度,俯冲攻击日军的6架护航战斗机,而兰菲尔中尉指挥的攻击组4架P-38则留在3500米高度,直扑2架运输机!短短三分钟,2架运输机就全被击落,山本毙命。P-38随即掉头返航,返航途中,兰菲尔就迫不及待地向瓜岛报告:“我打下了山本!”作为击毙山本的功臣兰菲尔中尉提前晋升为上尉,并获得美国最高荣誉国会勋章,但为了不暴露破译密码的机密,兰菲尔被立即送回国,直到战争结束才公开了他的战功。其他参战人员都被警告如果将战斗详情泄露出去,将受到军法审判。美军还煞费苦心地制造伏击山本纯属巧合的假象,瓜岛机场接连几天出动飞机在布干维尔岛附近巡航,机群在巡航时还特意穿越日军雷达监视区域。

日军将山本之死列为“甲级事件”,并开始进行调查,日军也曾怀疑过密码被破译,故意拍发东南舰队司令草鹿任一中将前往前线视察的电文,作为试探,但美军识破了日军的伎俩,在电文提及的时间和航线上,没有出现一架美机。因此日军认为密码绝对可靠,山本之死纯属偶然。就这样,日本海军损失了最优秀的战略家和海军舰队统帅,却依然没有发现密码被破译!

认定由兰菲尔击落的理由是他在战斗结束后上报的战斗报告,而这份报告当时因为出于保密原因一直没有公开,他的战友对此一无所知,1960年这份机密文件获准解密,一经公开,有关谁击落山本的争论就随之而来了。

图片 5

真正击落山本的美军飞行员巴伯

据托马斯?兰菲尔本人回忆,当时的情景是这样的:“当我们快速向日本飞机接近到约1600米,零式战斗机发现了我们,迅速抛下副油箱向我们飞来,两架攻击机一架向岛上飞去,另一架则垂直上升,我朝着第一架攻击机俯冲,就在这时,三架零式冲了过来,我立即调整方向迎了上去,在即将相撞的瞬间,我猛按炮扭,一串炮弹打掉了为首零式的一个机翼,这架零式拖着浓烟烈火一头载了下去,我拉起飞机寻找攻击机,这时又有两架零式向我扑来,此时我看见一道绿色的影子掠过丛林,正是那架涂着草绿色伪装的攻击机,我不顾零式在后,牢牢盯住攻击机,猛烈开火将机炮和机枪所有弹药都倾泻出去,日机右发动机轰然起火,接着火势迅速蔓延到右机翼,眼看着机翼折断,一头载向地面。此时僚机巴伯也将另一架攻击机击落在海中。听到米歇尔返航的命令,我随即摆脱了尾随在后的零式,飞过海湾返航。”

但是更多的证据显示,兰菲尔的僚机雷克斯?巴伯才是真正击落山本座机的英雄,根据战友的回忆和巴伯接受众多记者的采访,当时兰菲尔受到零式战斗机的攻击,他没有按照预定计划不顾一切攻击日军运输机,却转头迎战零式,虽说僚机应紧跟长机,但巴伯却没有跟着兰菲尔,而是紧盯着那架运输机,转过弯后,巴伯便开火了,子弹和炮弹连连命中运输机,这时巴伯的飞机几乎就要撞上运输机了,这才赶紧转弯,机翼擦着运输机而过,运输机燃起大火载向地面。巴伯并不知道这就是山本的座机。接着他看见霍姆斯正在攻击另一架运输机,立即赶去支援,两人联手将其击落。此时巴伯的飞机也已带伤,但他打得兴起,请求米歇尔同意干掉尾随在后的两架零式,米歇尔非常干脆地回答不行!立即返航!巴伯这才返航。

图片 6

1975年,日本东京航空博物馆派出专家到布干维尔岛对山本座机残骸进行了实地考察,发现山本座机的两个机翼都完好无损,这与兰菲尔的报告完全不符,倒是与巴伯从后攻击的说法比较吻合。而且山本的尸体检验也证明他是被从后方射来的枪弹击中,也与兰菲尔从右攻击的说法出入较大。为山本护航的零式战斗机飞行员中唯一在世的柳谷谦治也指出了兰菲尔报告的诸多疑点,美国专程邀请柳谷赴美,陈述亲眼目睹的战斗经过。柳谷批驳兰菲尔报告的最大根据是当时双方机群遭遇之后,在低空的两架P-38一架向左,迎战零式,这是兰菲尔的飞机;另一架则向右转向山本座机猛烈开火,这是巴伯的飞机。山本的座机从遭到攻击到被击落,不过区区30秒,如果兰菲尔击落了零式之后再掉头攻击山本座机的话,至少需要40秒,所以他根本不可能攻击山本座机。

随着争论的深入,美国军方再也无法无视巴伯的战绩,只好将击落山本的功劳一分为二,认定为兰菲尔和巴伯共同击落。

1991年,美国战绩评审委员会正式要求美国海军最后判定,到底是谁击落了山本,但直到今日美国官方仍没有明确答复。1996年为巴伯抱不平的人还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定是巴伯单独击落了山本,美国联邦上诉法院裁定这属于美国军方管辖范围,法院不予受理。众多的民间人士和组织对此进行了细致的研究和不懈的努力,特别是美国“王牌飞行员协会”查阅了大量相关资料,同时结合山本的尸检、柳谷的证词和山本座机残骸的实际情况,于1997年3月认定,巴伯一人击落了山本座机,这一论点也得到很多专家学者的认可。

战争结束后,巴伯回到家乡俄亥冈州特瑞邦自己的农场,过着恬静平和的晚年,直到2001年7月谢世。面对击落山本的争论,表现非常平静,他认为第339战斗机中队中队长约翰?米歇尔,具体策划并亲自指挥此次战斗,才是最大的功臣。而没有兰菲尔左转攻击前来救援的零式,自己也不可能击落山本。至此,关于击落山本的公案总算尘埃落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