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 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 希特勒发起反犹运动的社会现实原因

希特勒发起反犹运动的社会现实原因

欧洲历史上三次大规模反犹排犹活动

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反犹太运动探析

《圣经》中,犹太人将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千百年来基督教世界的排犹主义产生于此,犹太人从此成为奸诈者、背叛者、贪利者的代名词。希特勒将这把愤懑的火烧到了极致,600多万犹太人惨遭屠杀,是人类历史上一场大悲剧。
排犹情结
犹太人,自称为上帝的选民,其远祖是古代闪族的一支希伯来人。《圣经旧约》中,上帝带着他们的祖先逃出了埃及,聚居在迦南地带,曾建立繁荣的古以色列国和犹太王国。公元1世纪,罗马帝国攻占了巴勒斯坦,上百万犹太人惨遭屠杀,剩下的犹太人被迫离开家园,四处迁徙,散居到世界各地。而在欧洲,绝大多数人信仰基督教,基督教徒普遍认为,是犹太人把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因而犹太人应该受到诅咒。在那些流离失所的犹太人迁徙到欧洲之后,日子也并不好过。其根源在于,他们不信耶稣是救世主,只信仰犹太教。
在德国,存在着普遍的反犹情绪,自德意志国王建立神圣罗马帝国后,历代德国皇帝成为整个基督教世界的世俗元首,他们认为自己肩负着领导基督教世界反对犹太教的神圣任务。这种敌对的宗教感情世代在德国沿袭下来,衍化成一种普遍厌恶犹太人的社会心态。13世纪至15世纪,欧洲步入资本主义社会,新兴资产阶级同经商致富的犹太人资本家产生了利益冲突,欧洲基督教会为了维护基督徒商人、手工业者、技师们的经济利益,把竞争对手犹太人驱逐出去,他们被迫再次迁徙到东欧和美洲各地。这种反对犹太人的意识,在民族自豪感极强的德国一直恶性蔓延着。19世纪中叶,德国的政客们发现煽动群众的反犹情绪可以减缓因经济衰退而引起反对政权的声浪,于是加倍把矛头转移到犹太人头上。一战时,犹太人大赚其钱,产生了许多富翁,欧洲许多的大企业、银行都是由犹太人经营的,战争结束后,德国成为战败国,国力衰弱,通货膨胀,生活在德国的犹太人过着富足的生活,却从未拿出过钱来帮助德国重整经济,在这个本来就排斥犹太人的国度里,更滋生出一种对犹太人的痛恨情绪来。即使在二战结束审判战犯时,仍有德国战犯对屠杀犹太人的暴行没有丝毫悔意,脸上并无丝毫愧色。可见,对犹太人根深蒂固的仇视并不仅仅是希特勒只言片语所能造就的,它有着深刻的复杂背景。希特勒正是在这个反犹太环境中熏陶出来的恶魔,他敏锐地嗅到了其中的政治与经济利益气息。
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个人因素
基督教的孩子们在很小的时候便被大人告知,犹太人是邪恶的化身。作为一个海关公务员的儿子,希特勒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这一点。长久以来,人们对希特勒如此疯狂地对待犹太人一直有以下几种说法:一是希特勒的祖母曾在一个犹太富商家当帮佣,在与犹太人私通后生了他的父亲,这令他感到万分羞辱;二是希特勒小时候帮人擦皮鞋,一名傲慢的中年犹太人在他的屁股上踢了一脚,给他的心理留下了阴影;三是希特勒最亲爱的母亲在生病时曾请来一位犹太医生治病,其母去世之后,希特勒一直归罪于犹太人之手;还有一种说法是,希特勒在浪迹维也纳期间与一名犹太妓女发生了性关系并因此而感染了梅毒,正是梅毒侵入了他的神经系统,使他产生一些正常人没有的狂躁、暴怒、妄想等症状。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一书中整整花了13页的篇幅来描述这一疾病。他写道:抗击梅毒犹太人的疾病,应该成为整个日耳曼民族的任务只有消灭犹太人,民族才能重获健康。他把梅毒看成是犹太人散布的瘟疫。
希特勒在学生时代就受到了强烈的民族主义熏陶。那时,他在故乡林茨中学读书,历史教员利奥波德波伊契博士向他的学生们宣扬日耳曼民族主义,希特勒在那时便完全接受了这种令人陶醉的民族荣誉感,他在16岁时已经成为一个狂热的日耳曼民族主义者。即对所有非日耳曼民族的一切有着强烈的憎恨,而只要是日耳曼民族的一切都有着同样强烈的热爱。在希特勒的一生中,19岁至23岁是他最难挨的日子,他在维也纳的街头流浪着,衣衫褴褛,后来靠画一些拙劣的画片求生。在这期间,希特勒阅读了大量的反犹书籍,增加了他对犹太人的仇恨。同时,他了解到共产主义的创始人卡尔马克思和列宁都是犹太人,于是,希特勒决定从肉体上消灭犹太人,从精神上毁灭共产主义。西欧反动主义者有一种臆测,即犹太复国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及犹太富豪秘密携手,图谋世界霸权。从此,年轻的希特勒开始在维也纳的大街小巷用最恶毒的语言攻击犹太人的共产主义。
在维也纳的日子是希特勒形成世界观和人生观的重要阶段。家庭不幸、个人遭遇、外界影响等汇成一股阴暗的仇恨潜流。这样,在步入政界之前,希特勒的人格基本上业已定型。一战结束后,德国成为战败国,在经济危机和《凡尔赛和约》的压力下,德国人普遍抱有愤懑、悲观与失望的情绪。此时的希特勒开始崭露头角,他的充满民族主义的演讲激起了当时许多德国人的民族自豪感,宣扬日耳曼人是优秀民族,犹太人是劣等人种,以及一战的失败是由于犹太人和布尔什维克的幕后破坏等,吸引了一大批尾随者。政治上的投机使希特勒受到了德国人民的盲目欢迎。1933年1月30日,希特勒被任命为德国总理,此时,以他为首领的纳粹党已经发展到数百万人之众。大权在握后,他开始了对犹太人的疯狂报复。
最后解决
结合德国普遍存在的反犹主义、民族主义、反共产主义思潮,希特勒不失时机地赢得了垄断阶级的支持,在登上德国总统的最高宝座之后,他以政府的宣传喉舌,极具煽动的演讲,鼓吹犹太瘟疫的谬论,为灭绝犹太人奠定了广泛的社会基础,许多德国青年在他的蛊惑下加入了纳粹的阵营,把希特勒的理念看做是自己的理念。1933年6月,希特勒在国会发表演讲,说要么雅利安人被消灭,要么犹太人从欧洲完全消失,两者必居其一,把两个种族的矛盾推向了必须灭绝其一的高度。希特勒上台之前,德国有50万犹太人,其中包括许多科学家、学者、技术专家、艺术家等,而善于经商和金融业的犹太人则控制着德国当时很多大公司、工厂、铁路。希特勒上台之后,迫害犹太人便成为正式的国策。许多犹太人不得不从德国逃离到外国,其中,竟然包括了29%的诺贝尔奖获得者。1935年,纽伦堡法案剥夺了犹太人的德国国民权利,如果有一个犹太裔祖父母以上的德国人都会被视为犹太人,而一个犹太人如与一个非犹太人有性关系便系违法。1938年3月,德国军队越过了奥地利边境,那里聚居的45万犹太人开始遭受迫害。在迫害的过程中,纳粹合法地占有了犹太人的财产,希特勒本人就因掠夺了犹太人的印刷厂和企业成为富豪,而那些受迫害的犹太人则被打发进工厂和集中营为纳粹做着免费的苦工。
1939年,德国纳粹通过了一项最后解决犹太人问题的办法后,先前的迫害变得更加疯狂。所谓最后解决就是种族大灭绝,灭掉所有犹太人就是希特勒的政治使命。在1943年一年之内,德军在奥斯威辛集中营用毒气、火刑处死了250万犹太人。这是一种疯狂的种族大灭绝,男人、女人、老人、孩子通通不会放过。其中不仅仅是血统纯正的犹太人,就是有四分之一犹太血统的德国人也会成为被杀戮的对象。

犹太人远祖是古代闪族的支脉希伯来人。公元前13世纪末从埃及迁居巴勒斯坦,曾创立了犹太教。公元前11世纪建立了希伯来王国。公元前935年分裂成北部以色列国和南部的犹太国,后分别被巴比伦王朝和亚述王朝先后征服。公元前63年,罗马人入侵,大部分犹太人被逐出巴勒斯坦。此后的2000余年中,犹太人四处颠沛流离,散居欧、亚、美许多地方,多次受到所在国排犹、反犹活动的极不公正的对待。本文仅介绍欧洲历史上三次大规模的排犹、反犹、灭犹活动。

促使希特勒杀害犹太人的原因是复杂的,就其思想根源而言,是其反动的种族优劣论,他认为只有日耳曼人才是人类唯一优秀的民族,犹太人是糟粕,必须消灭。这主要是受到了两种因素的影响。一、欧洲历史上的反犹,二、当时笼罩在整个欧洲上空的反犹思想大环境。

从中世纪以来,西方基督教国家的反犹主义一直都很普遍,在历史上欧洲的反犹主要是由宗教、经济、政治、文化等原因引起的。希特勒深受历史思想的影响,希特勒相信,犹太人就是出卖耶稣的那个犹太人的后裔,因而犹太民族没有资格继承基督的人格,是一个罪恶的、卑鄙的民族,这种卑鄙体现在犹太人的生理、精神上和文化上,他一再把犹太人描写成污秽并患有疾病,甚至把一次大战后德国流行的梅毒也归罪于犹太人。在文化上,他认为不能单纯地把犹太人看作是财政和经济上的吸附者,如果那样“仅仅是一小步”,“应当看到这只大蜘蛛通过战争这笔交易,正在吮吸着我们所有毛孔里的血。”在这种偏执思想的指导下希特勒效仿前代政治家们,在战前的德国平扩军备战需要大量钱财的时候,把魔爪伸向了富裕的犹太人,希特勒政府怂恿德国人侵吞犹太人的银行、企业和股份,强令查封犹太人办的报刊和学校。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欧洲上空弥漫着各种种族主义和达尔文思潮及思想,这种思想环境对年轻的希特勒世界观的形成造成了深远的影响。他在维也纳生活的四年,当时的维也纳是反犹思想和世界观形成的发源地,反犹是其政治生活很重要的部分,反犹组织多如牛毛,反犹文章和书籍层出不穷。希特勒在这里最初接触到社会达尔文主义,这种思潮当时在德奥很有市场,它用生物学上的生存斗争和自然选择的学说来解释社会发展的规律和社会中人们相互之间的关系,强者和适者能够生存下来,而弱者只有灭亡,同时认为生存斗争的能力是靠遗传得来的,由此还产生了“人种卫生学”,提出要对弱者进行强制收容和消毒,甚至要灭绝不值得生存的生命。这就是希特勒灭绝犹太人的动机,同日耳曼人竞争的唯有犹太人,要主宰世界首先就要解决犹太人问题。

在逃离巴勒斯坦的过程中,许多犹太人来到了欧洲,散居欧洲各地,在欧洲形成众多的犹太人居住区。据考证,在10—11世纪,法国和德国的每个较大的城市都有一个古老的犹太居住区。他们中的许多人从事着商业和手工业,一代又一代犹太人在欧洲定居、繁衍。

这就是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原动力。在一个维也纳反犹的思想大环境下,他心中充满了德国民族主义的狂热和对犹太人的仇恨,这种仇恨不仅仅是出于宗教原因,更重要的是种族优劣的价值判断。o98在《我的奋斗》一书中,希特勒集中阐述了纳粹党的种族优越论,向德国人灌输了一种最基本的种族主义情感,认为雅利安人是最优秀的种族。他说:“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一切人类文化,一切艺术、科学和科技的果实,几乎全是雅利安人的创造产物。”雅利安人要生存发展,只有靠征服。只有这样,他才能“继续当主人,而且也可以继续做文化的保存者和发展者。”他说:“血统的混杂和由此而来的人种水平的下降,是旧文化衰亡的唯一原因。糟粕就是犹太人和斯拉夫人,诬蔑犹太民族是低贱的,是假、恶、丑。世界上凡是不属于优良种族的人都是糟粕”,是所有罪恶的根源,是魔鬼的化身。世界上的战争、疾病、饥饿、混乱等等,无一不是犹太人导演出来的。他们甚至还污辱犹太人是盘踞人腹中的蛔虫。同时宣传犹太人是色情狂,黑发乌目黄皮肤的犹太男人随时会污染纯洁的德意志姑娘,使雅利安纯血统混杂。而“雅利安种族一旦被消灭或衰败,世界必将重陷于浑浑噩噩的时代”。因此,要纯洁雅利安人,就必须铲除犹太人。由此看来,希特勒残酷迫害犹太人,也是其极端反动的种族主义思想所驱使的。

但自15世纪末以来,从西班牙开始,整个欧洲大陆掀起了一股驱逐犹太人的浪潮。当时的西班牙国王斐迪南为了建立一个真正的天主教王国,决心清除这个国家的异教和异教徒,在1492年下令将全部犹太人逐出西班牙。最后一批犹太人在8月21日离开了这个国家,就在同一天,哥伦布从加的斯起航去新大陆探险。越来越多的德意志地区和城市也开始驱逐犹太人,以至于在16世纪初,犹太人几乎从所有大城市中绝迹。在这次驱赶浪潮中,几十万犹太人被从整个西欧赶了出来,从这时起,众多的犹太人被迫逃亡波兰和土耳其奥斯曼帝国。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国经济极度拮据。特别是1929年爆发的世界经济危机,严重打击了德国,工业生产急剧下降,工人大量失业,中小农民也纷纷破产,人民生活十分困难,深刻的经济危机使德国的阶级矛盾异常尖锐。这时反犹就成为希特勒解决这些问题的一种手段。

欧洲犹太人的处境十分艰难,而德意志宗教改革家马丁、路德对犹太人的描述无疑使他们雪上加霜。1543年,路德写下了《犹太人与他们的谎言》一文,文中,他抓住仇犹这个普遍动机,并大力强调“金融犹太人”的丑恶形象:“这些异教徒的金银臭不可闻,普天下没有哪个民族会比犹太民族更加吝啬的了,他们过去是,将来还将永远是该诅咒的高利贷盘剥者。”他进一步写道:“是的,他们将我们基督徒困禁在我们自己的土地上,他们让我们汗流涣背地劳作,他们却获取金钱和好处;他们坐在火炉后面享受清福,无所事事,奢侈贪婪,狼吞虎咽,酗酒作乐,轻松生活;他们的幸福是由于我们的奉献才获得的,而他们却通过该诅咒的高利贷俘获了我们的善良;他们成了我们的主人,而我们倒成了他们的奴仆。当局绝不能允许基督教被犹太人这个暗藏的主人盘剥和奴役!”
紧接着,路德向世俗当局提出了对付和驱赶犹太人的七条恐怖性建议。虽然路德是从新教神学的观念而非种族生物学的立场出发来反犹的,但路德描绘的害怕劳动,寄生虫式的、靠投机买卖获取金钱的“金融犹太人”形象,在以后数百年间极大地毒化了犹太人的生存环境。

首先,军事政策的经济需要。居住在德国的犹太人在希特勒执政前约占德国人口总数的1%。但是,犹太人在德国各行业却占有重要地位。尤其是在金融业,许多大银行为犹太人所控制,不少大商店、大工厂也由犹太人经营。犹太人不仅善于经商办厂、拥有巨资,在一些地区的自由职业岗位上也占优势。在文化科学领域,不少著名的科学家、文学家、艺术家等知名人士,也都是犹太出身。希特勒对犹太人在德国社会各界的地位和影响,特别是犹太人在德国经济领域的势力极端仇视。为了从经济上消灭犹太人,希特勒提出了“经济雅利安计划”的口号。所谓“经济雅利安化”,是希特勒政府有计划的剥夺犹太人工厂和银行“,把犹太人的财产窃取、转让到雅利安人手中”。为此,纳粹夺取了大批犹太人的资产,犹太人银行企业的股份及私人财产被没收,如“德国银行吞并了门德尔松银行,通用公司吞并了许希的黄铜和紫铜厂”。被纳粹野蛮抢夺的犹太的资产则成为第三帝国的军费来源之一,服务于德国的战争经济。被关在纳粹集中营的数百万犹太人,又被强制无偿劳动,从而使希特勒的第三帝国获得了20世纪最大的原始积累。希特勒便千方百计把犹太势力从德国社会各界排挤出去,把大批犹太人驱逐出境,不准携带巨款,冲锋队员抢劫犹太商店,以致发展到“从肉体上消灭犹太人”,在某种程度上都可以说是为了增加军费开支的来源,消除犹太人的经济势力。

其次,为实现其称霸世界的政治目的。希特勒上台以后曾经做过这样的论断:德国46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要养6200万人口,平均36万人占有1平方公里土地。那么,应如何解决德国生存空间的狭小问题哪?在希特勒看来,不能借助于向外移民,移民会使优等种族受损;也不能靠限制生育或堕胎,限制生育或堕胎会夺走健康儿童的生命,会培养起疾病缠身和蜕化的一代;提高国内粮食产量或进口粮食,均非长久之计。那么,唯一的出路便是实行对外扩张,必须依靠“剑”的威力去夺取“生存空间”。于是,希特勒便把夺取生存空间和肉体上消灭犹太人结合起来。他说民族社会主义的任务就是以发动流血的侵略战争来保证日耳曼民族在地球应获得的领土。“当吾人今日谈及在欧洲新领土的问题,必先想到俄国,今天的俄国统治者是身染血污的罪犯,人类的类,尤其不能忘记俄国已被无国籍的犹太人所完全统治。”为了消灭犹太人及其统治下的苏联,必须发动争夺日耳曼民族“生存空间”的战争。利用反犹,把战争与灭绝犹太人联系起来,妄图制造一种假象,模糊国内人民反战斗争的视线,使他们认为纳粹进行的战争是消灭可恶的世界头号敌人——犹太人的战争;是为了争取日耳曼人的生存空间,这场战争是神圣的。同时,希特勒强调犹太问题的“国际性”,号召全世界反犹的人们联合起来解决犹太问题。从1936年起,希特勒就向西班牙、匈牙利、奥地利、波兰等国施加压力,迫使它们在犹太人问题上采取一致行动,以反犹主义立法来补偿德国的经济、政治和军事援助,从军事上控制“卫星国”。由此可见,希特勒反对犹太人这一历史事件,主观上是其反对种族论决定,从经济和政治上驱赶犹太人,掠夺犹太人,消灭犹太人势力,并在肉体上整个地消灭;在客观效果上,满足了希特勒本人对外发动战争,争取“生存空间”重建德意志帝国和建立世界霸权的需要。由此可见,希特勒的反犹主义,绝不象他所宣扬的仅仅是为了保持雅利安人血统的纯洁,而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他侵略扩张和称霸世界的政治目的服务的。

18世纪末欧洲犹太人再次出现了大规模外迁的趋势。19世纪30—40年代,外迁的犹太人大量增加,从这时起,犹太人一直没有停止外迁。大部分犹太人迁往西方,在西半球出现了一些新的犹太人中心。犹太人在英国及其自治领(主要是加拿大和南非)
、阿根廷,首先是美国定居下来。

再次,巩固纳粹独裁统治的政治需要。希特勒是由兴登堡总统特别授权上台执政的,地位并不巩固。为了建立起一党专制的法西斯集权体制,纳粹党利用当时整个德国社会因战败而饱受战胜国凌辱、民族主义情绪炽烈的形势,以德国的生存和发展正受到日益严重的威胁为借口,大肆攻击“犹太人”的马克思主义、布尔什维克党和社会民主党,来转移国内人民的斗争视线,使人民忽视对纳粹独裁政权的怀疑和抵触情绪,从而达到巩固独裁统治的目的。他在《我的奋斗》一书中指出:“犹太人创立了马克思的学说?常有国际性的马克思主义,他的本身,不过是一种普遍的世界观,经犹太人马克思刊行于世,于是便形成为政治上的信条了?马克思能够用政治家的眼光认识这腐败世界中的主要毒物,用了巧妙的方法去提取而制成浓厚的毒液,用以迅速地去毁灭世上一切自由独立的国家。马克思之所以如此,那是为了谋犹太种族的利益而已。?如果德国有朝一日覆灭了,那么,受布尔什维主义的鱼肉自然是毫不困难的。犹太人的目的,便是使德国国内的民族互相斗争,希望德国在经济上永远衰落,在政治上完全沦为奴隶。因为这缘故,犹太人便竭力灭亡德国。”按希特勒的逻辑,反犹太人也就成为正义的。

19世纪犹太人大量迁出欧洲是欧洲反犹太主义潮流所引起的后果。在这时,反犹太主义以一种新的形式出现,它的基础是种族学说。德国种族主义认为,拉丁语、日耳曼语和斯拉夫语都起源于雅利安人,同时指出全褐色皮肤、蓝眼睛、北方人模样是雅利安人的相貌特征。法国外交官约瑟夫·德·高比诺伯爵最后推断出:雅利安人是一切文化的鼻祖,这个种族的代表现在定居在中欧。因此可以得出结论,德国人是这个原始的最纯的种族的代表。同时根据血统也可以确定,德国人比身材矮小、黑发和乌黑眼睛的犹太人优越。

总之,希特勒大肆反犹太人是法西斯制度的产物。是德国法西斯统治集团为了推行战争政策,无限制奴役和剥削各国人民,镇压革命人民的反抗,消灭竞争对手,实现争夺世界霸权的目的所决定的。

在林林种种的种族学说中,不能不提及英国人豪斯顿·斯图尔特·张伯伦,他虽是英国人,但却是德国帝国主义的理论家。1899年,张伯伦出版了《十九世纪的基础》一书。书中他引用了动人的资料追溯日耳曼种族的历史,提出了日耳曼种族优秀的荒谬思想。张伯伦指出:“最初发源于北欧,今天在这个世界的重要地区,不同程度地战据着统治地位的文明和文化都是日耳曼民族的创作……”他认为,犹太人是一个没有价值的种族,它的任务是破坏日耳曼种族的纯洁和“繁殖一群假希伯来人混血儿,即一个在体质、精神和道德上无疑都发生了蜕化的民族。”张伯伦的这种对其他民族的仇恨和蔑视,起初是被小心翼翼地引用并受到了法律和社会制度等向的制约,可是后来,它被法西斯主义所接受和利用,在20世纪上演了一幕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大屠杀的悲剧。

希特勒的反犹思想由来已久。早在1919年9月他就主张应采取法律步骤去限制和消灭犹太人。1920年2月宣布的纳粹党《二十五点纲领》也包括了不少反犹主张。在1930年3月举行的德国国会上,纳粹党议员提出一项法案,要求“凡致力于与犹太人混居而败坏德意志种族者应以背叛种族罪逮捕入狱。”纳粹头目们叫嚷“犹太人是德意志民族的祸害”。希特勒还恶毒地咒骂犹太人是“一种瘟疫、一种精神瘟疫,比过去的黑死病还厉害”。戈培尔在1932年发表的《民族社会主义者问答》中,把犹太人比作害人虫,扬言必须加以消灭。

希特勒上台后,对犹太人的迫害成为正式国策。纳粹政权宣布:“在德国不但不允许有一个犹太人存在,而且要让整个犹太民族在地球上消亡”。1933年3月,法西斯政权宣布开展抵制犹太商人的活动,随后又下令从国家机构中清除犹太官员和从文化领域中驱逐犹太艺术家。1935年9月,希特勒颁布“纽伦堡法令”,公然剥夺全体犹太人的公民权,禁止犹太人担任公职和与雅利安人通婚。1938年11月9日深夜,在当局指使下,德国全国范围内掀起暴力迫害犹太人的活动,在这个“水晶之夜”里,共有90多个犹太人被打死,2万多名犹太人被关进集中营,7500余商店被捣毁,28家犹太教堂遭焚毁。在反犹高潮冲击下,数以万计的犹太人被迫放弃一切财物,流浪他国,其中包括20世纪科学泰斗爱因斯坦和文学巨匠亨利希·曼等人。

从1939年开始,纳粹当局开始将犹太人大批驱逐出境。1942年1月,纳粹德国更是制订了“最终解决犹太人”方案,转而对犹太人进行灭绝种族的大屠杀。究竟有多少犹太人死于非命,至今也没有一个精确的数据。据世界犹太人大会统计,约有572.1万人遇难。另一种计算方法是,1939年时欧洲约有920万犹太人,而二战结束时仅剩310万人。

在对待犹太人的问题上,历史上的暴君、酷吏及无耻政客虽然残暴,但他们并未有从肉体上灭绝整个犹太民族的计划,只有纳粹德国,只有在卍旗下,对犹太人的迫害才达到了登峰造极、无以复加的地步。

转载于《教学与管理》2003年第30期,第67—68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