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 史料研究 史料研究韩国为什么成为邪教肆虐的“沃土”?

史料研究韩国为什么成为邪教肆虐的“沃土”?



文鲜明简介

从一部电视剧说起

1月12日,臭名昭著的邪教“统一教”二号人物朴普熙(Pak Bo-hi),死了。

文鲜明 ( 문 선 명, Sun Myung
Moon,公元1920年-2012年)是韩国新兴宗教世界基督教统一神灵协会的创始人,也创办许多世界和平组织与企业组织,原名为文龙明,出生于北韩平安北道定州郡德彦面上思里(当时为日本殖民所统治)。文鲜明来自农家,他的叔公文润国牧师在韩国的三一运动中担任平安北道的负责人。文鲜明的家庭拒绝当时统治者的神道教,并在他十岁时全家受洗成为基督徒,加入当地的长老教会。16岁那一年的复活节前夕,当他在家附近的猫头山进行彻夜祈祷时,他称述耶稣向他显现,要求他将生命奉献给神,为神服务,承继耶稣在世的救赎工作。在这个经验之后,他改名为「鲜明」,意谓着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鲜明。公元1941年他至日本早稻田大学附属高等理工专校电气工科就读,并参加韩国留学生成立的地下抗日组织,推动韩国的独立运动。公元1943年返回首尔,开始宣扬其教义。公元1951年完成《原理原本》手写稿,成为最初传教的教义内容,历经公元1957年出版《原理解说》直到公元1966年经系统化整理,编纂为《原理讲论》,成为迄今表述统一教神学核心的主要经典之一。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提起韩国电视剧,首先想到的就是充斥着各种重复性桥段的恋爱剧。实际上,除了这些纯粹为了放松精神的电视剧,韩国的影视作品中也不乏直面现实的题材。例如OCN的新剧《救救我》就聚焦韩国地方邪教组织,用几近冷酷的方式刻画了邪教精神控制之可怕。

史料研究 1

公元1946年5月文鲜明前往北韩宣教,期间曾数次被共产统治的北韩政府逮捕,在韩战爆发时,他随难民潮从北韩逃难至南韩后,在釜山建立第一个教会,并于公元1954年5月1日在首尔正式创立了「世界基督教统一神灵协会」。因为文鲜明被信徒奉为再临主,故将公元1960年文鲜明与韩鹤子结为夫妇之仪式,称之为「圣婚」,文鲜明夫妇被统一教会的会员们称为「真父母」,意指要成就始祖亚当夏娃本应完成的创造本然理想父母,即成为未堕落的真爱父母典范,建立以神为中心的理想家庭。文鲜明为其教徒进行婚配,通过祝福仪式圣别接受祝福的夫妇,繁殖神真爱理想的家庭,借以完成其使命;因此,统一教最著名的仪式即是举行集团婚礼—「圣婚祝福」大典。文鲜明所提出的神学因为依《原理讲论》来诠释圣经的方式,例如对于圣经中人类之堕落以及耶稣之救赎提出不同的诠释,被一些基督教团体视为异端。

《救救我》改编自赵锡山创作的韩国网络漫画《走出世界》,故事背景发生在一个虚构的名叫“武志郡”的地方。林尚美因为父母事业的失败,举家从首尔搬家到了武志郡,这里虽然看起来很和平,但是整个乡村大部分人都被一个宗教团体侵蚀了。

▲朴普熙

统一教于公元1957年传至日本,公元1958年传至美国。文鲜明于公元1965年开始陆续拜访美国,公元1972年后移居美国,从这个阶段开始统一教日渐壮大,也开始引发争议。统一教设立了许多相关的企业与组织,涉足媒体界、宗教界与商业界。公元1970年代中期是美国社会对新兴宗教之教派不满情绪最高涨的阶段。视统一教为异端的基督徒与左派共党组织的指控,加上有许多子女因信仰放弃大学学业,加入统一教相关组织与企业,引发父母对统一教的不满,使得统一教成为这些被批判的教派中最显著的目标……统一教相关企业的财务状况常被质疑,建立一个庞大社群的企图也引发不信任。公元1982年文鲜明被美国政府告发逃税案,意图阻止他再度入境美国,但文鲜明仍进入美国,尽管此事件引发宗教界对法院判决的抗议并强力声援文鲜明,但他仍被判入狱13个月。公元1990年代当统一教逐渐融入美国社会后,这些争议也逐渐消褪,成为美国宗教世界稳定的一部分。

史料研究 2

1930年出生的他,原是一名陆军少校,英语极好。在加入“统一教”以前,还担任韩国驻美国大使馆武官的职务。

公元1996年文鲜明将「世界基督教统一神灵协会」更名为「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认为家庭是世界和平的基本单位。公元1997年开始并要求信徒建立以阅读其「圣言」为中心的「训读会」,一直延续至今。从公元2001年开始文鲜明致力于跨宗教和平运动的推展。文鲜明晚年立其么子文亨进为统一教之新领袖,公元2012年他因肺炎逝世。有学者指出,统一教既是宗教组织,也是全球性的商业组织,文鲜明所建立的这个全球性宗教与商业组织会像许多大规模的企业组织一样,在他身后仍然续存。

▲电视剧《救救我》剧照

面对这样的“履历”,可能很多人会心生疑问——这样的人,也会加入邪教吗?

统一教的教义建立在文鲜明所经验的「神启」,以及他的讲述、大会之宣告之上,统一教将其整理为「八大教材教本」。文鲜明逝世后,他的妻子韩鹤子将他生前的著述编纂成统一教的三大经典,包括「天圣经」、「和平经」与「真父母经」。此三大经典涵盖「八大教材教本」的核心内容,以及详述了文鲜明与韩鹤子夫妇一生的业绩与路程。

一个崇拜“新上帝”的宗教组织在这里经营一家救善院,接受警方无处收留的流浪汉,收治被医院拒绝的癌症患者,当然也会“无私地”帮助初来乍到的林尚美一家。然而在这热情的假象之下,“新上帝教”的“教主”实际是个不折不扣的邪教头领。

事实是,他不但入了邪教,还一手将这个邪教组织发展壮大,坑了很多人。而这,又要从“统一教”的另一个关键人物——创始人文鲜明讲起。

统一教在公元1967年传入台湾,由宣教师郑仁淑(即韩籍日侨福田信子)来台宣教,并于公元1971年6月在台北市正式设立登记为「财团法人世界基督教统一神灵协会」
,公元2011年更名为「财团法人统一教台湾总会」。除了总部之外,目前有21个分会、青年会馆、研修院、学苑等组织。统一教在台湾致力于推动「纯爱运动」、「理想家庭创建运动」等社会活动。

这位自称“灵父”的邪教教主假借上帝之名,为了彰显自己确实有神力,找了一个癌症晚期的患者,“作法”治愈他——用手不断的拍打着患者的腹部,然后用利器从患者肚子中掏出了一个东西。举在手中,说这是癌细胞,已经被成功切除。

“第二基督”的诞生

蔡怡佳(辅仁大学宗教学系副教授)

展开剩余85%

史料研究 3
展开剩余90%

史料研究 4

▲青年文鲜明

▲电视剧《救救我》剧照

1920年元月,文鲜明出生于朝鲜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家庭。幼年时的他,没有表现出什么过人之处,却对家乡广为流传的萨满神话非常着迷。

教徒们看着这血腥荒诞的一幕发出热烈的欢呼,仿佛真的看到了神迹。

15岁时,文鲜明家连遭变故。先是姐姐精神失常,接着哥哥又“色魂附体”,于是,他的父亲带领全家皈依了基督教。

林尚美一家人为了在此处获得更好的生活,加上经不住其他人的诱哄,渐渐也沦陷邪教。家中唯一清醒的林尚美被灵父猥亵,然而周围都是狂热教徒,孤立无援的林尚美求救无门……

当时的朝鲜半岛内部环境也很“丧”——长期遭受日本殖民统治,人民深受压迫几近绝望……看不到希望的人们,迫切地期盼着“救世主”的出现。于是,各种异教开始流行,教主们也都喜欢自称是“基督再世”。

史料研究 5

二战结束后,日本战败投降,朝鲜独立,一直受到严厉镇压的一些所谓新兴宗教,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这时的文鲜明,开始放开手脚从事起宗教活动来。最后,他摇身一变,成了“基督的使者”,再后来,就干脆自称是耶稣的化身再次降临人间,并大言不惭地说:“我比耶稣本人更伟大。”

▲看似热情的神父其实心怀不轨

这中间还发生过一个小插曲——

邪教向政治的延伸

这位已婚的“基督使者”,在平壤强行与女信徒金某结婚,被金某的丈夫告发,以重婚罪被判刑五年半。朝鲜战争爆发后,劳教营被美军攻占,已坐了两年多牢的文鲜明才得以逃走,后来几经辗来到汉城继续传教。

《救救我》中的“新上帝教”的做法和韩国已经被曝光的许多案例多有相似之处,可以看作是对韩国地方邪教势力的一个映射。然而令人担忧的是,韩国邪教的势力不只在乡村而已,它甚至已经渗入政坛,就像印度被判决的那位大师一样,拥有了不该属于他们的“话语权”。

可惜,当时追随他的信徒少得可怜。于是,文鲜明决定成立一个教会——“争取全世界基督教会统一神灵协会”,即“统一教”

除了曾一度陷入“邪教门”的朴槿惠外,韩国还有一个盘踞许久未被根除的邪教组织——“统一教”

据媒体报道,文鲜明之所以起这样一个名称,是因为他自称“第二基督”,他要通过统一世界的宗教和教派,以及建立“世界宗教家庭”的途径,在世界上重建“上帝帝国”。

“统一教”的“教主”文鲜明出生在一个信仰佛教的家庭,10岁时全家皈依基督教。根据文“教主”自己的说法,他在16岁时登上一座小山时受到了耶稣的“启示”,于是立志传教。1954年他在首尔注册了“世界基督教神灵统一协会”,略称“统一教”。文鲜明声称自己是“救世主”,统一了基督教各派的分歧,而自己将会完成耶稣未尽的任务。

淫乱“分血”,逼良为娼

我们可以先来看一下“统一教”的“教义”:文鲜明认为《圣经》和上帝的旨意被前任完全曲解了,为了正本清源,他提出了“实现爱的理想”,主张人“心神合一”,铲除“不平等、种族歧视”恶习,建立“共生共荣”的世界。

事实上,在“统一教”建立之前,文鲜明还搞过一个小教派,叫“淫棍派”

是不是听起来还不错?充满了爱与和平。那么我们要怎样才能到达这个“共生共荣”的世界呢?

不要笑,这就是它的正式名称。该教派以“分血”为理论基础,即让男女信徒通过阴阳交合来洗清原罪,也叫血液清洗。

“文教主”表示:上帝在他和人类之间设立了一个中介人,那就是弥赛亚。只有弥赛亚才能救赎人类已经被污染了的、堕落的血液,只有弥赛亚才能带领我们走向美好的天国。

文鲜明就是用这套理论为幌子,连哄带吓地奸污了十几名女弟子,称人类若想洗清原罪,生育出无罪的儿女,必须通过和他发生性关系——这是建立地上天国的必须条件。

嗯……那么这个弥赛亚是谁呢?

后来,随着“统一教”人数增多,文鲜明年纪渐长,已无力给每个女信徒亲自“分血”,他便又有了“新发明”:凡同文鲜明发生过关系的女信徒,再同其他男性发生关系,则该男性也无罪。最后,大家都获得了“纯洁”的灵魂。

“文教主”指了指自己:就是我文鲜明本人。

“分血”的最高形式,便是“集体婚礼”,这也是“统一教”最典型的特征。但和我们惯常所理解的“集体婚礼”不同,这些新郎新娘的结合,全由文鲜明随机指定。他们结婚不是为了爱情,而是为了生育无原罪的子女,达成扩张“神世界”的使命。

史料研究 6

史料研究 7

▲文鲜明夫妻

▲“统一教”集体婚礼

所以这个“统一教”绕了一大圈,编出了一堆“爱与和平”的“教义”,最后的落脚点还是造了个“活人神明”。这已经很明显具有了邪教的特征,但还是源源不断有人渴望入教,而且入教条件还非常苛刻。

“统一教”甚至以国际婚姻为幌子贩卖女性。在其“全盛”时期,有6000多名日本女性在“统一教”下属婚介所的介绍下,前往韩国与韩国男子结婚,但她们到了韩国之后音信全无,有的被卖到韩国的风化场所,有的被转卖到其他国家当妓女。由于当年被害的日本女性很多,因此时至今天,日本各地仍然有“统一原理问题联络会”,揭露和批判当年“统一教”的恶行。

一个想要入教的教徒,首先要听上为期两到三周的洗脑演讲会,接下来要进行一周的禁食,最后进行为期四十天的“开拓传道”,在这漫长的四十天里,渴望入教的人必须不带分文,靠推销水壶、人参茶等小东西,或做乞丐维持生活,并要对人宣传“教义”。

史料研究 8

不要小看教徒们推销的这些小东西,这些都是有文“教主”神力加持的——水壶不是水壶,是可以解放灵魂的水壶,高丽参不是高丽参,是包治百病的高丽参。靠着水壶、高丽参以及献金,“统一教”就这样积累了相当数量的财富。

“肉馅行动”,包围美国

除了敛财,文鲜明还热衷于搞“婚介”:由于“弥赛亚·文”认为现在的家庭都是人类处于撒旦的控制之下,建立的基于虚伪的爱的家庭。所以他“反其道而行之”,建立起完全没有爱的,只为了生孩子的家庭。教徒们要无条件接受“教主”的指定配婚,而配婚的对象,常是不熟识的人,甚至跨越种族的界限,以期同化为一个民族。

时间再回到1955年,蛊惑女信徒与其发生性关系完成“血统转换”、带着教徒们集体做爱……文鲜明的淫乱举动不久就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当年7月,他因“扰乱社会治安和破坏风气”的嫌疑被逮捕。

史料研究 9

可神奇的是,韩国陆军保安部有4名将校曾接受过文鲜明的“好意劝说”,其中之一便是文章开头提到的朴普熙。3个月后,文鲜明竟然因“证据不足”,被释放了。

▲“统一教”集体婚礼

而被文鲜明深深吸引的朴普熙,也开始心甘情愿地为“统一教”奉献一切——积极参与教会的活动,脏活累活抢着干;卖掉自己的一幢房子,所有的钱都交给教会,用于购买新的活动中心。1957年,朴普熙更是干脆辞去韩国驻美国大使馆武官的职务,正式加入“统一教”,全心全意为“统一教”工作。

为了“扩招”,“文教主”还非常异想天开地将传销和邪教结合在了一起——除了禁食、传教、听课之外,想要入教还必须拉上三个教友,四个人一起才能进入邪教大门。这一招可谓狠毒,直接将个体性的细菌变成了扩散性病毒,也不知韩国有没有那么多人够教众去拉的。

真不知道朴普熙是中了什么蛊,被文鲜明迷成这样。

有人可能会疑惑:“统一教”如此嚣张,难道政府就不管管吗?当然,文鲜明也想到了这一点,为了避免被警方查处,文鲜明开始想尽办法向政府靠拢。

而得到朴普熙“辅佐”的文鲜明,也从根本上改变了“统一教”的发展路线:首先,把自己变成一个人多势众又有钱的组织,以便在权势人物中建立声望;其次,打出“反共十字远征军”的旗号,争取美国、日本的支持,确保“统一教”在韩国的地位。

当时的韩国总统是朴正熙,为了投其所好,文鲜明在“教义”中加入了贴合当时政府需要的内容。在文鲜明的作品中,他宣称“上帝挑选他带领人类摆脱撒旦的统治”,而撒旦是谁呢?是不被当时的政府所喜欢的北方的共产主义者。一个势力范围极大的宗教组织变成了自己的支持者,朴正熙当然不可能痛下狠手解决掉对方了。有了政府“撑腰”,这邪教的事情渐渐地也就无人敢管了。

而后,文鲜明即推出新的理论:称韩国是亚当国,日本是夏娃国,美国是天使国,三国必须结成统一战线,与代表撒旦的中国、苏联、朝鲜最后决战,最终建立以文鲜明为中心的“上帝帝国”。

“内政”不够,还得“外交”。文鲜明不仅在韩国的政坛要横插一足,还将自己的势力范围扩大到了海外——1971年他自称又受到了耶稣的“启示”,移居美国,在华盛顿举办了120万人的传教集会。在移居美国的期间,文鲜明还和尼克松建立了亲密的关系,在1982年文鲜明还创办右翼报纸《华盛顿时报》,据说对当时的冷战局势有影响。

史料研究 10

史料研究 11

▲ 所谓“神的化身”:文鲜明夫妇

▲文鲜明和尼克松

为了要在美国站稳脚跟,文鲜明在另一位骨干金艳文的参谋下,将包围美国国会的“肉馅行动”提上日程。

然而犹太人可能不大喜欢这位“韩国土产弥赛亚”,因为文鲜明曾公开发言表示,“犹太人因为不信仰上帝,所以二战时才会被德军送入集中营。”

但这个所谓的“肉馅行动”,说白了其实就是“色诱”——精心挑选一些年轻漂亮的女信徒,色诱国会议员,文鲜明再趁机向被拉下水的议员,宣传“统一教”热心公益的一面。由此,他迅速获得了美国政界的认可,开始大肆渗透美国社会。

对基督教的迷之崇拜

史料研究 12

无论是海内外皆有影响的“统一教”,还是电视剧《救救我》中在控制村民的“新上帝教”,假借的名头都是基督教。为什么韩国会出现基督教狂热,而笃信邪教的人为何又会成为迷途的基督徒呢?

以美国为据点,“统一教”开始在国际范围内,将手伸向政治、经济、文化、教育、传媒等各领域,建立了名目繁多的组织。例如下表,你恐怕完全看不出这些组织和邪教有关联,但它们却渗透进了社会的方方面面:

实际上,这个问题还需要从朝鲜半岛基督教的发展史谈起。

史料研究 13

基督教是在西方文化传入的早期来到朝鲜的,最早对这个西方宗教发生兴趣的是实学者(从明朝中国传到朝鲜半岛的儒学流派,特点是认为学问必须有益于国事)。早在17世纪初期,已经有朝鲜半岛的实学者在自己的文章中参考了利玛窦的《天主实义》,但当时在朝鲜半岛更受推崇的是儒学。因此基督教不但没有得到很大的发展,反而受到了某种程度上的批判。

细思恐极。

但是这个情况在18世纪后期发生了改变。由于当时两班政治(两班是指古代高丽和朝鲜的贵族阶级,两班阶级具有世袭的特色,当时的科举和荫职也只对两班子弟开放)的格局,平民和中人阶层做官无望,于是信仰发生了改变,开始寄希望于基督教勾勒的“天国”。

这正是文鲜明希望看到的。而他的得力干将朴普熙,最终也成为美国“统一教”的负责人,亲眼见证“统一教”这座邪教大厦的崛然而起。

史料研究 14

疯狂敛财,压榨信徒

由于无缘做官也无力改变当时朝鲜官僚的腐败,平民和中人阶层开始对在尘世中创建一个天国萌生了幻想,并以此为对抗两班贵族的“武器”。也正因为这种对抗,1785年朝鲜皇室指斥基督教为邪教,严禁传入相关书籍,并将执行基督教典礼的人判处了死刑。

史料研究 15

到了19世纪,纯祖初年,基督教不再受到严厉的镇压。而罗马教廷也先后派出四名传教士到达朝鲜半岛。但不久之后,由于党政问题,基督教再次受到镇压,罗马教廷派来的传教士和基督教徒被处决。这种血腥镇压直到另一派掌权后才得以停止,宗教政策放宽,西方传教士进入朝鲜,小小的半岛上基督徒一度达到了20000人之多。

史料研究 16

此时的基督徒大多是农民、手工业者和商人,另外还有饱受压迫的妇女。基督教中的“平等”和“天国”吸引了大部分身处绝境的信徒。社会下层民众对于两班贵族敢怒不敢言,只好寄希望于上帝的福音和对来世的幻想。

史料研究 17

南北分治之后。基督教的中心从平壤转到南方,在当时诞生之初的韩国,朴正熙政府的统治常使民众爆发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基督教在韩国的影响开始超乎了一个宗教应该达到的范围。他们不再仅仅是一个宗教而已,转而成为了西方精英文化的一种象征。在朴正熙政府时期,几乎每一次大规模的民运活动中都能看见宗教团体的身影。

史料研究 18

史料研究 19

来源 | 中国反邪教

巨大而繁荣的宗教市场使“宗教”在韩国开始变得具有比“精神价值”更诱人的“经济价值”,各种宗教组织精心规划着自己的受众,从基督教的教义中断章取义吸引跟随者,例如“包治百病”、例如“不再贫穷”等等。

一旦吸引到足够多的教众,邪教便会用各种方式敛财。例如上文提及的“统一教”,卖水卖参包办婚姻使他们一夜暴富,而这笔不义之财又被用来投资造船业和汽车业等,使一个邪教变成了一个盘踞在国家工业命脉上的毒瘤。到了这一步,再要完全解决邪教问题,恐怕是一个任重道远的难题。

来源 | 中国反邪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