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 史料研究 1952年日本否定战犯:死亡算殉职 拘押算在职

1952年日本否定战犯:死亡算殉职 拘押算在职

1952年日本否定战犯:死亡算殉职 拘押算在职

自己生日伤感的句子

4月21日至23日,安倍内阁3名阁僚和168名国会议员相继参拜靖国神社。首相安倍晋三虽未直接参拜,却以“内阁总理大臣”的名义供奉祭品,他还为议员集体参拜辩护称,“守护基于历史和传统的国家荣耀是我的工作。”24日,安倍领导的自民党提出修改教科书审定标准中关于记述历史事件时顾及亚洲邻国的“近邻诸国条款”。

史料研究 1日本靖国神社

168名议员集体参拜靖国神社后的日本民调显示,近八成的受访者持赞同态度。可见,上至内阁高官、国会议员,下到普通受访民众,日本社会向右转的趋势愈发明显。而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问题,成为日本与亚洲邻国间众多历史问题中的焦点之一。

靖国神社位于日本东京都市中心的千代田区九段,总面积10万多平方米,是1869年明治天皇为祭祀在戊辰内战中阵亡的3500多名官兵而创建的,时称“东京招魂社”。明治天皇初次参拜东京招魂社时,曾吟诵和歌:“为我国战斗和牺牲人们,你们的名字将在武藏野的这座神社中永存。”1879年,经明治天皇钦定,“东京招魂社”更名为“靖国神社”。

麦克阿瑟为何没烧靖国神社

“靖国”二字取义于中国古籍《左氏春秋》第六卷僖公二十三年秋“吾以靖国也”,意为“镇护国家,使国家永保安宁”。之后,在历次对外战争中阵亡的军人、军属和准军属均被供奉于靖国神社。被供奉者的亡灵经“招魂”仪式进入神社,其姓名及简要生平记载于殿中的“灵玺簿”,供奉于“灵玺簿奉安殿”。靖国神社现供奉有2466532个亡灵,包括14名二战甲级战犯和1000多名二战乙级和丙级战犯。靖国神社没有牌位。

靖国神社位于日本东京都市中心的千代田区九段,总面积10万多平方米,是1869年明治天皇为祭祀在戊辰内战中阵亡的3500多名官兵而创建的,时称“东京招魂社”。明治天皇初次参拜东京招魂社时,曾吟诵和歌:“为我国战斗和牺牲人们,你们的名字将在武藏野的这座神社中永存。”1879年,经明治天皇钦定,“东京招魂社”更名为“靖国神社”。

史料研究,1945年前,其他神社均归内务省管理,唯独靖国神社归陆军省和海军省管理。二战后,如何处置神社,是美军占领计划的重要内容。美国国立公文馆保存的一份1944年美国国务院“战后计划委员会”机密档案有此记载:“靖国神社等神社并非我们所认为的宗教。它们崇拜军国主义分子,培育了攻击性的国家主义精神,这样的神社违反信教自由,应当关闭。”

“靖国”二字取义于中国古籍《左氏春秋》第六卷僖公二十三年秋“吾以靖国也”,意为“镇护国家,使国家永保安宁”。之后,在历次对外战争中阵亡的军人、军属和准军属均被供奉于靖国神社。被供奉者的亡灵经“招魂”仪式进入神社,其姓名及简要生平记载于殿中的“灵玺簿”,供奉于“灵玺簿奉安殿”。靖国神社现供奉有2466532个亡灵,包括14名二战甲级战犯和1000多名二战乙级和丙级战犯。靖国神社没有牌位。

鉴于靖国神社是日本军国主义的精神支柱,因此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准备将其烧毁,但罗马教皇代表布鲁纳·比特鲁对麦克阿瑟说:“不管是战胜国还是战败国,向为国家捐躯的人们表示敬意是人类的‘自然法’。烧毁靖国神社将是一种犯罪行为,也会在美军历史上留下污点。”麦克阿瑟接受了他的劝说。

1945年前,其他神社均归内务省管理,唯独靖国神社归陆军省和海军省管理。二战后,如何处置神社,是美军占领计划的重要内容。美国国立公文馆保存的一份1944年美国国务院“战后计划委员会”机密档案有此记载:“靖国神社等神社并非我们所认为的宗教。它们崇拜军国主义分子,培育了攻击性的国家主义精神,这样的神社违反信教自由,应当关闭。”

但是,促使麦克阿瑟改变主意的根本原因,是美国担忧烧毁靖国神社将遭到日方激烈抵抗。在当年题为“关于靖国神社将来的见解”的机密文件中,有这么一句话:“应该保留靖国神社,废止恐怕反而会增加事端。”最终,盟军总司令部于1945年12月15日颁布了以切断国家对神道的保护等为内容的《神道指令》。

鉴于靖国神社是日本军国主义的精神支柱,因此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准备将其烧毁,但罗马教皇代表布鲁纳·比特鲁对麦克阿瑟说:“不管是战胜国还是战败国,向为国家捐躯的人们表示敬意是人类的‘自然法’。烧毁靖国神社将是一种犯罪行为,也会在美军历史上留下污点。”麦克阿瑟接受了他的劝说。

1959年10月,日本厚生省向靖国神社提供了一份“祭神名单”,要求供奉乙级和丙级战犯并获批准。1966年2月8日,厚生省再向靖国神社提供“祭神名单”,要求供奉14名甲级战犯,并在1971年获靖国神社崇敬者总代会通过。1978年秋季大祭前一天,14名甲级战犯被正式供奉于靖国神社。昭和天皇战后曾8次参拜靖国神社,自此没有再参拜靖国神社。

但是,促使麦克阿瑟改变主意的根本原因,是美国担忧烧毁靖国神社将遭到日方激烈抵抗。在当年题为“关于靖国神社将来的见解”的机密文件中,有这么一句话:“应该保留靖国神社,废止恐怕反而会增加事端。”最终,盟军总司令部于1945年12月15日颁布了以切断国家对神道的保护等为内容的《神道指令》。

1985年8月15日,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首次以内阁总理大臣的名义正式参拜靖国神社,引起国内外强烈反响。小泉纯一郎执政后,6次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更使参拜靖国神社成为影响日本和中韩两国关系的严重问题。

1959年10月,日本厚生省向靖国神社提供了一份“祭神名单”,要求供奉乙级和丙级战犯并获批准。1966年2月8日,厚生省再向靖国神社提供“祭神名单”,要求供奉14名甲级战犯,并在1971年获靖国神社崇敬者总代会通过。1978年秋季大祭前一天,14名甲级战犯被正式供奉于靖国神社。昭和天皇战后曾8次参拜靖国神社,自此没有再参拜靖国神社。

日本国内法否定存在“战犯”

1985年8月15日,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首次以内阁总理大臣的名义正式参拜靖国神社,引起国内外强烈反响。小泉纯一郎执政后,6次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更使参拜靖国神社成为影响日本和中韩两国关系的严重问题。

中曾根康弘在参拜靖国神社前曾经表示:“国民感谢为国牺牲的人,这是理所当然的。若不这样,谁还会为国捐躯?”但在遭到中韩两国强烈反对后,翌年即停止了参拜,并在1986年8月15日给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写了一封信,陈述了他为何参拜靖国神社,以及为何决定不再参拜靖国神社的原因。信中写道:“我参拜靖国神社是为了尊重国民感情,悼念为国牺牲的普通战殁者,祈祷国际和平。实际上,我的胞弟曾经是日本海军士官,他也是在那场大战中战死并被供奉在靖国神社里。我认识到,虽然战争结束已经过去了40年,但是不幸的历史伤痕依然深深留在亚洲近邻各国国民的心中,以官方身份参拜供奉着对侵略战争负有特定责任的领导者灵位的靖国神社,其结果不可避免地将伤害贵国和亚洲邻国国民的感情。”

日本国内法否定存在“战犯”

参拜靖国神社之所以成为问题,是因为在对待甲级战犯问题上,早在20世纪50年代初,日本的国内法即公然否定了国际法,从而抹消了对侵略战争负有特定责任的领导者即“战犯”和“普通战殁者”的区别。

中曾根康弘在参拜靖国神社前曾经表示:“国民感谢为国牺牲的人,这是理所当然的。若不这样,谁还会为国捐躯?”但在遭到中韩两国强烈反对后,翌年即停止了参拜,并在1986年8月15日给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写了一封信,陈述了他为何参拜靖国神社,以及为何决定不再参拜靖国神社的原因。信中写道:“我参拜靖国神社是为了尊重国民感情,悼念为国牺牲的普通战殁者,祈祷国际和平。实际上,我的胞弟曾经是日本海军士官,他也是在那场大战中战死并被供奉在靖国神社里。我认识到,虽然战争结束已经过去了40年,但是不幸的历史伤痕依然深深留在亚洲近邻各国国民的心中,以官方身份参拜供奉着对侵略战争负有特定责任的领导者灵位的靖国神社,其结果不可避免地将伤害贵国和亚洲邻国国民的感情。”

按《旧金山和约》第11条规定:“日本接受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与其他在日本境内或境外之盟国战罪法庭之判决,并将执行各该法庭所课予、现被监禁日本境内之日本国民之处刑。”

参拜靖国神社之所以成为问题,是因为在对待甲级战犯问题上,早在20世纪50年代初,日本的国内法即公然否定了国际法,从而抹消了对侵略战争负有特定责任的领导者即“战犯”和“普通战殁者”的区别。

1952年4月30日,日本制定了《关于援助保护战伤病者以及战殁者家属等的办法》。之后,经几次修订,战犯家属也和普通战殁者家属一样获得“援护”。1953年8月,日本重新修订实施《军人恩给法》,将战犯被处死、服刑期死亡列为“因公殉职”,将被拘押期间列入“在职”并发给“恩给”。也就是说,根据国内法,日本已不存在“战犯”。

按《旧金山和约》第11条规定:“日本接受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与其他在日本境内或境外之盟国战罪法庭之判决,并将执行各该法庭所课予、现被监禁日本境内之日本国民之处刑。”

参拜靖国神社和否定东京审判,堪称异曲同工。安倍不仅赞美参拜行为,而且今年3月12日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回答议员大熊利昭有关东京审判的质询时表示:“这场审判并不是日本人自己作出的,而是依据同盟国的判断作出的定罪行为”,须知这是历史余音。

1952年4月30日,日本制定了《关于援助保护战伤病者以及战殁者家属等的办法》(简称“援护法”)。之后,经几次修订,战犯家属也和普通战殁者家属一样获得“援护”。1953年8月,日本重新修订实施《军人恩给法》,将战犯被处死、服刑期死亡列为“因公殉职”,将被拘押期间列入“在职”并发给“恩给”。也就是说,根据国内法,日本已不存在“战犯”。

东京审判结束后,由播音员青木一雄主持的日本NHK电视台“街头录音”栏目在街头进行采访时,即有受访者表示:“这是羊在狼面前的哀叫,现在再谈善与恶已经毫无意义了。既然战败了就该接受处罚,没什么可说的。”这次168名国会议员参拜靖国神社后的民调显示,近80%受访者持赞同态度,可见参拜靖国神社不乏民意基础。由于日本在战后未获清算,民众对战争责任存在“集体无意识”,因此,通过参拜靖国神社捞取选票是根本目的,且被证明这种做法屡试不爽。

参拜靖国神社和否定东京审判,堪称异曲同工。安倍不仅赞美参拜行为,而且今年3月12日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回答议员大熊利昭有关东京审判的质询时表示:“这场审判并不是日本人自己作出的,而是依据同盟国的判断作出的定罪行为”,须知这是历史余音。

东京审判结束后,由播音员青木一雄主持的日本NHK电视台“街头录音”栏目在街头进行采访时,即有受访者表示:“这是羊在狼面前的哀叫,现在再谈善与恶已经毫无意义了。既然战败了就该接受处罚,没什么可说的。”这次168名国会议员参拜靖国神社后的民调显示,近80%受访者持赞同态度,可见参拜靖国神社不乏民意基础。由于日本在战后未获清算,民众对战争责任存在“集体无意识”,因此,通过参拜靖国神社捞取选票是根本目的,且被证明这种做法屡试不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