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 战争风云 日本首相桂太郎的生平事蹟简介:桂太郎怎么死的?

日本首相桂太郎的生平事蹟简介:桂太郎怎么死的?

桂太郎:桂太郎是如何当上首相的?1900年义和团事件爆发后,俄国乘机出兵满洲,这引起了日本的不满。6月2日桂太郎内阁成立。

桂太郎(かつら
たろう,1848年1月4日-1913年10月10日)日本近代政治家,军事家,明治、大正两朝元老重臣。长州藩出身
,陆军第一长老山县有朋的掌门弟子,在山县有朋隐退后成为其代言人,三次出任内阁首相(1901年-1906年;1908年-1911年;1912年-1913年)任内缔结英日同盟,进行日俄战争,并策划吞并朝鲜。

桂太郎(1848-1913年),日本明治时代的政治家和陆军大将,正名桂清澄,1848年1月4日出生在长州藩首府萩城下平安古。桂太郎出身的桂家系藩主毛利氏的远支同族,属「大组」级的门阀上士,其父桂与一右卫门担任藩主的马回(在君主周围担任警卫任务的骑马的武士,由家臣中的精锐组成),禄高125石。舅父中谷正亮是长州维新志士的祖师爷吉田松阴的友人,这层关系使得桂太郎虽然和木户孝允、山县有朋等「松阴门下」交往不深,却能在维新后迅速和这些构成新政府的长州藩阀主力风云人物靠拢。

本来义和团是反对西方的,和日本没什么关系,但日本为了分一杯羹,山县有朋内阁不但出兵北京,而且还出动了1.2万人,成了八国联军的绝对主力。

是日本有史以来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他与山县有朋一样反对政党政治,主张藩阀统治,但是后来也出面组建自个的政党。这一时期因为桂太郎与西园寺公望轮流登台组阁而被称为”桂园时期”。

因为桂家家格高,他当初就被编入长州藩的正规精锐部队「选锋队」,1860年起便开始接受西洋军事操练,一度被编入军乐队。1864年「禁门之变」发生前,他成为了藩世子毛利元德的「御小姓」,在幕府第二次征伐长州的「四境战争」中志愿参加了石见口的战斗。戊辰战争中他作为长州军的指挥官远征东北,和武器装备精良的反政府方「庄内藩」部队展开了连番激战,多番败绩,他手下的200名士兵在整个战争中阵亡41人,负伤53人,折损近半,但他运气极好,只受了轻伤一处。战后因军功得「赏典禄」250石。

在这次战争中,身为陆军大臣的桂太郎负责协调政府和军队。

1874年5月,日本以讨伐台湾生番为理由,出兵台湾。在这壹次战争中,桂太郎担任”谍报提理”,负责招募志愿兵,当接到其母病危的电报时,他以忠孝不可以两全为由,表示不可以为妈妈抛弃征番公务,误了国家百年大业,一直到其母病死,他都没有回过家乡。

1870年8月桂太郎以自个的「赏典禄」为本钱留学德国,开销颇大,生活困苦,只得请求随巖仓使节团访欧(1871年12月23日至1873年9月13日)偶过的木户孝允设法让他公费留学,木户看在他是自个好友中谷正亮的亲甥分上,回国后为他想了办法,但是桂却坚持不住,在1873年10月便打道回国了。回国后的桂太郎立即去托山县有朋的门路,进了军队成为一名大尉。在山县的关照之下升迁顺利,在甲午战争时已成为名古屋第3师团师团长。之后经历台湾总督一职后,在第三次伊藤博文内阁时做上了陆军大臣。并在之后的第一次大隈重信内阁、第二次山县有朋内阁、第四次伊藤博文内阁都保持了这个职务,直到1900年12月将职务交给了同是长州出身的儿玉源太郎,当然,这一切都是山县的一手安排。

1900年8月山县授意陆相桂太郎和台湾总督儿玉源太郎向台湾对面的厦门派兵,试图将福建纳入日本的势力范围。

为了刺探和掌握中国的军情和政情,桂太郎1879年向参谋总长山县有朋建议,派调查团赴中国,同年秋,包括桂太郎本人在内的十多名军官至中国华北地区,在北京、天津等地调查,并起草了对华作战方针。详细论证中国军备情况和日本侵华方针的《邻邦兵备略》,就是这壹次考察结果的总汇集。

这时,日俄矛盾已非常显著,让谁出任对俄战争的战时首相成为了一个问题,当时萨、长各系的大人物中没有做过首相的大人物只剩井上馨和西乡从道,西乡不肯做,井上馨虽有接大任的决心,但是他劝诱涩泽荣一入阁做大藏大臣的努力失败,不得不放弃。于是元老们退而求其次,找上了辈分更小的桂,他在1901年6月正式组阁,内阁成员一大半都是山县给他安排的私党,故而桂内阁被世人嘲笑为「二流内阁」。他在9月起用小村寿太郎为外相,积极推进日英结盟,准备对俄摊牌。

8月24日,厦门东本愿寺的日本僧人在寺内放火,停泊在该地的“和泉”号巡洋舰派出陆战队,台湾总督府也向厦门派出了驻屯军。由于遭到英国的反对,这个计划被迫终止,山县内阁于10月引咎辞职,此后伊藤博文当了5个月的总理大臣。

第二次伊藤博文内阁期间,日本为争夺对朝鲜的支配权而发动了日清战争(1894–1895),身为第三师团长的桂太郎,是这壹次战争的急先锋,他一接到动员令,就高兴的说;”大丈夫开心莫过于此,报效国家,在此一举。”所部经鸭绿江突入中国,在辽东半岛的海城战役,牛庄战役等几次激烈战役中为击破淮军和湘军出了死力,因此,还在战时,明治天皇就下令通报嘉奖,战后获三等金鵄勋章,进封为子爵

作为战时内阁首班的桂太郎在日俄战争中的表现实在不算太出挑,陆战的荣誉归了大山岩,海军的英雄则让东乡平八郎当了,终战交涉的真正功臣,本来应当要归于说动了美国的西奥多·罗斯福大总统出来收拾残局的金子坚太郎。尽管这样,桂依旧洋洋自得,那是因为天皇常常越过山县来向他咨询军事,让他颇有「指点江山」的豪气。日俄战后,他和西园寺公望轮流组阁,世称「桂园时代」(1901-1913年),这段时间他羽翼渐丰,想要甩掉山县的控制,便暗中组织新党。山县藉着明治帝死后的机会,提出要桂「辅佐新帝」,出任大正天皇的侍从长兼内大臣,把桂从政治一线中挤出去,但山县的政治攻势被桂藉着陆军2个师团的增设问题化解,迫使山县继续对自个进行支援。

山县有朋虽然将总理宝座让给了政敌,但是所失无多。因为不仅陆海军大臣的职位仍然保留在山县派的桂太郎和山本权兵卫的手中,而且此时日本军方也不具备用武力将俄国人驱逐出满洲的实力,所以山县高兴地将“满洲问题”这个烫手的山芋抛给了伊藤。

战争使日本国民的政治意识发生重大变化,经济方面也迎来确立产业资本的时期。此前日本国民对政府富国强兵政策怨声载道,但由于日本赢得了日清战争,迫使清朝割让了台湾和澎湖列岛,还获得大量战争赔款,使国民以为政府迄今的政策是正确的,战争肯定论抬头。另一方面,象作家尾崎红叶的小说《金色夜叉》中描写的那样,金钱至上主义在青年之中风行,同时也涌现出象安部矶雄、木下尚江、幸德秋水等胸怀消除社会矛盾之志的青年。

但是,大正民主运动的狂澜已不允许这个长州军阀头子再在首相宝座上逍遥下去,1913年2月发生的第一次护宪运动成功打倒了第3次桂内阁,当年10月10日,桂因胃癌死去。享年65岁。就在伊藤博文于圣彼得堡热脸贴冷屁股之时,日本政府内部正在迅速达成最后的共识,于1901年12月末做出决定,决心和英国缔结同盟。双方于次年1月30日在伦敦正式缔结盟约。关于这个同盟的内容,说白了就是一旦日本同俄国开战,英国将必须支援日本。条约的有效期为5年。有关英日同盟,当时的日本首相桂太郎是这么评论的:

伊藤发现无法通过他自己一直主张的外交途径来和平解决满洲问题后,也于1901年5月辞职,山县有朋、松方正义、西乡从道、井上馨四位元老和担任临时首相的枢密院议长西园寺公望围绕由谁来接班进行了高层协商,结果未能在元老之中找到合适人选,最后决定将首相衣钵传给井上馨。

1900年义和团事件爆发后,俄国乘机出兵满洲,这引起了日本的不满,其实义和团是反对西方的,和日本没什么关系,但日本为了分一杯羹,
山县有朋内阁不但出兵北京,而且还出动了1.2万人,成了八国联军的绝对主力。在这壹次战争中,身为陆军大臣的桂太郎负责协调政府和军队。

「日清战争后,日本有人提出亲俄论,有人提出近英伦,各执一词莫衷一是。亲俄论者以暂时和平论为依据,以为俄国贯彻其欲望的决心既然已坚定,而如同它敌对,必使我产生极大的困难,但抵抗俄的势力,又为我所不可以。回顾维新后我曾屡遭困难,而回顾每次困难都是非常艰苦的历史,非常难说暂时和平论全无道理。

井上尝试组阁,但涩泽荣一和桂太郎拒绝了井上的入阁邀请,井上转而做伊藤内阁主要阁僚工作,希望他们留任,同样遭到拒绝。

1900年8月山县授意陆相桂太郎和台湾总督儿玉源太郎向台湾对面的厦门派兵,试图将福建纳入日本的势力范围。8月24日,厦门东本愿寺的日本僧人在寺内放火,停泊在该地的”和泉”号巡洋舰派出陆战队,台湾总督府也向厦门派出了驻屯军。由于遭到英国的反对,这个计划被迫终止,山县内阁于10月引咎辞职,此后伊藤博文当了5个月的总理大臣。

但就桂自个所见,俄国的政策并非以独占满洲为终点。把满洲弄到手后,必然向朝鲜伸手,不到兵戎相见,它是不会终止其侵略的。果然如此的话,则这时的亲俄就只能是暂时的。否则,俄将来讲什么我就得一一屈从,这绝不是帝国的国是,故我不可以同意。然而,如俄国欲亲我,纵然是暂时,也不必由我拒绝之。唯对暂时的东西不可以不抱有冲突的决心。

得不到元老们合作的井上放弃了组阁念头,由山县的门徒、对俄主战派的桂太郎组阁。6月2日桂太郎内阁成立。

山县有朋虽然将总理宝座让给了政敌,但是所失无多。因为不仅陆海军大臣的职位仍然保留在山县派的桂太郎和山本权兵卫的手中,而且此时日本军方也不具备用武力将俄国人驱逐出满洲的实力,所以山县高兴地将”满洲问题”这个烫手的山芋抛给了伊藤。伊藤发现无法通过他自个一直主张的外交途径来和平解决满洲问题后,也于1901年5月辞职,山县有朋、松方正义、西乡从道、井上馨四位元老和担任临时首相的枢密院议长西园寺公望围绕由谁来接班进行了高层协商,结果未能在元老之中找到合适人选,最后决定将首相衣钵传给井上馨。井上尝试组阁,但涩泽荣一和桂太郎拒绝了井上的入阁邀请,井上转而做伊藤内阁主要阁僚工作,希望他们留任,同样遭到拒绝。得不到元老们合作的井上放弃了组阁念头,由山县的门徒、对俄主战派的桂太郎组阁。6月2日桂太郎内阁成立。

英国与其相反,它从利益的观点出发想与我亲善,根本无领土野心,因为它的势力几乎及于全世界,它的欲望实际上不会发展到要与我打仗的地步。唯有帮助我抵抗俄国入侵远东,才是其政策的首位。现今它有非洲之乱,在它没有回转余地的时候,尤其要如此。根据以上理由,我以为以满足英国的要求为上策。」

桂太郎在担任首相四年半后,于1905年8月修改了日英同盟,英国承认日本对韩国有”指导、监理和保护”的决定权,并迫使俄国在普兹茅斯条约中承认了相同内容。在此基础上,日本和韩国签署第二次日韩协约。

日俄战争胜利后,虽然政府宣传”胜利了!胜利了!”,由于没能得到预期的赔款,领土也仅得到桦太南半部分。大阪朝日新闻对日俄普兹茅斯条约发表评论称,日本在与俄国讲和时提出的条件称不上”媾和条件”,只能称之为”求和条件”。愤怒的人民”们焚烧了公园附近的内相官邸、外相官邸、国民新闻社和派出所。桂太郎也受到了暗杀的威胁,以致去小妾的外宅寻欢时不得不由军队开道护送。日本政府被迫在东京宣布戒严,实施新闻管制,历史上将此事称为”日比谷烧打事件”。袭击的物件还从日本政客蔓延到了英法美等国的商人,因为据说是他们威胁”假如不签约,今后就借不到外债”。9月6日,四座美国教堂和一座法国教堂被焚毁。暴动还从东京蔓延到大阪、神户、横滨等地。这场政治风暴最后以1905年12月桂太郎内阁倒台结束。

桂太郎两次拿出天皇的诏书都无济于事,1913年2月终于被赶下台。10月10日去逝,年65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