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 史料研究 无比的谋略以及无情的忍耐——《德川家康》序

无比的谋略以及无情的忍耐——《德川家康》序



史料研究 1

德川家康是日本德川王朝第一任君王,他在日本混乱的战国时代,扫平群雄,开创历时二百六十余年的长期政权,而以七十五岁高龄逝世。
德川家康在日本历史上已矗立起大和魂的精神堡垒,然而一八六七年德川王朝被西方世界英法美荷四国舰队的巨炮摧毁,还政天皇,明治维新时,曾一度受到日本人的憎恨,认为日本所以受到屈辱,都由他们造成。心理状态跟中国在辛亥革命时,人人厌恶清王朝一样。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失败,尊严扫地,过去所有累积下来的光荣和骄傲,全成梦寐,日本人发现他们所处的时代,竟跟三百年前德川家康所处的那个时代——诡诈、斗争、生死间不容发,简直没有分别,于是激起再度反省。日本文坛最优秀的作家之一,山冈庄八崛起,透过历史的理解,面对当代日本所处的环境,开始撰写《德川家康》在报上连载发表。我用专门形容英雄豪杰石破天惊的「崛起」二字,形容山冈庄八,是因为他用一支笔,重新唤起迷惘中的大和魂,使日本人再建信心。山冈庄八具备雄厚的历史知识,从德川家康的祖父、外祖父开始探索,直追寻到德川家康建立的全日本大一统的幕府王朝。山冈庄八用一千余万字的日文,对由现在德川家康生命中每一个人、每一个动作,和心路历程,几乎都有细腻的描写,而提出主旨:「忍耐!」
忍耐不是怯懦,更不是屈服,只有巨人才知道什么是忍耐,似勾践战败后,甘心当敌人的奴隶,韩信被流氓强迫从裤裆下爬过去,他默然接受,这种缩回拳头式的忍耐,一个人如果不够坚强,就绝对无法忍受。当盟主织田要求德川家康杀妻杀子的时候,德川家康毫不犹豫地立即动手,只有懦夫才会轻率地拔刀而起,血流五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是悲壮的,使烈士动容。但历史上多少政治领袖往往宁为瓦全,而等待有一天,把碎了的璧玉,恢复原状。
曾有入问德川家康:「杜鹃不啼,而要听它啼,有什么办法?」德川家康的回答是:「等待它啼。」大仲马在他出神入化的巨著《基度山恩仇记》中,最后一句话,就是:「等待!」
这是一个奥秘——卑屈的懦夫用它遮羞,坚强的巨人把它作为跳板。日本战国时代,英雄豪杰辈出,包括丰臣秀吉在内,也只有德川家康深深领悟到这个奥秘。作者山冈庄八在德川家康精神深处,提炼出这个奥秘,指出它就是由弱转强的基因,使战后的日本人终于在断瓦败壁中站起。
孤立的忍耐没有力量,而必须发自明智的抉择,熟读《三国演义》的中国读者都记得「让徐州」一幕,刘备是徐州州长,当吕布狼狈前来投奔时,刘备把他安置在小沛,而在不久一次对外战争中,吕布袭据徐州州城,刘备遂被敌人击败。任何人的反应都会是从此跟吕布不共戴天,刘备不然,他反而向吕布投降,而被吕布安置在吕布原住的小沛,这项满面蒙羞的决策,需要无比的智慧。桶狭之役后,德川家康不但不为盟主今川复仇(为故主复仇,是日本武士最崇高的情操,否则将被人唾弃)反而踉盟主的敌人缔约,这项一反武士传统精神的剧烈反应,跟刘备一样,都出人意外,忍人所不能忍,终于才能艰苦地达到既定目标,以至作者山冈庄八惊叹他的勇气。
一千余万字的《德川家康》每一行每一页,都充满谋略、诡诈、杀机,但也充满忠贞、效命,和崇高的统一全国的理念。中国有两部书可以和它相比,一是《资治通鉴》,一是《三国演义》。《资治通鉴》因一直被封闭在艰深的文言文中,影响不大;而《三国演义》上的人物,却深入民心,成为影响中国人性格最巨的书籍之一。同样德川家康的风范,也影响日本,德川家康深受丰臣秀吉的信任,丰臣秀吉推心置腹,坚信德川家康是道义之士,因之托妻寄子。对于政治性的效忠,另一位曾和山冈庄八对谈德川家康的历史学者桑田忠亲,曾提出耸动人心的警告,他说:「一个绝对聪明的人,一旦发誓臣服某人,在他有生之年,绝对不能谋反。——不过,也只有傻瓜才会这么做。」德川家康终于负义,把丰臣秀吉的后裔杀尽。这使我们想起中国的司马懿,不同的是,司马懿是被迫自救,走上不归路,且由下一代动手。而德川家康却是主动地扫荡所有潜在敌人。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人对美国人过度的恭敬卑屈,曾使人警觉到不是一个祥瑞兆头。忍人所不能忍的民族,一定复兴;不是只会高叫激情口号,自陷灾难的民族所能比拟。
德川家康几乎全部接受中国传统文化——除了科举制度,他写中国汉字、作中国汉诗、吃中国汉药、崇拜朱熹、崇拜朱元璋。问题是,朱熹不是一个活泼开阔的思想家,朱元璋则是一个愚昧的暴君,德川王朝终于颁布「锁国令」,中日两国遂开始共同命运,直到十九世纪,但结果却大大相异。十九世纪几声舰炮,日本解除枷锁后,短短时间,迅速成长,而中国在受到更多炮击后,迟迟未能建立一个现代化完整国家。遂有入认为: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德川家康的精神使日本复兴,中国却胜得凄惨,应验了古谚:爬得高、跌得重。原因之一是中国缺少德川家康这种无论崛起或没落,都贯穿着一股令当代和后世人慑服的精神,也缺少把这类英雄人物介绍给国人的文学作品。
要了解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唯一的方法是阅读他们家喻户晓的文学作品——而不是阅读学院派的经典著作。读《三国志》不会了解三国时代,读《三国演义》却会立刻留下三国时代的深刻印象。了解日本亦然,《德川家康》的文笔引入入胜。假如你临睡前躺在床上阅读的话,你会蓦然发觉天已拂晓,因作者使用小说体裁,绕着史实的骨骼,想像力得以充分解放,无所拘束,使我们得以看到一个民族真实的本性。
我们尊重深奥的学术殿堂内供奉的典籍,但那是另一个层次,属于使人肃然起敬的知识遗产。但是,和广大人民结合成为一体的知识分子,却负有更沉重、更严肃的使命,他们把典籍中的精华,或典籍中所缺乏的活泼精神,用现代化的文学形式,和高水准的文字功力,烹饪成为人人都能品尝而回甘的美味。有目标、有深层含义的历史文学作品,和「说故事」绝不相同,对人民心智的成长,有很大的裨益。《德川家康》给我们的不仅是一部爱不忍释的超级长篇小说,而是一部传出来的信息:日本式权力游戏教科书;在非权力场合,则是日本式商业游戏教科书。无论在台北、在香港、在内地,有一种现象是,中国商人和日本商人做生意,都会发现,日本商人精密的计算,往往只留给你仅够你活下去的利润,使你既不愿接受,又不敢拒绝,于是茫然失措。在《德川家康》中,我们会了解,这正是日本文化深层元素,你只存在日本文化深层元素中才可以找出破解之道。
明治维新时代一度受到贬谪的德川家康,现在在日本人的心目中已成为半人半神,被尊奉为「东照神君」,作者山冈庄八长期的竭力经营,不但使这位影响日本兴衰的德川家康凸显无遗,更把承继大和精神的本质完全呈现。而山冈庄八这位作家更成为我们学习和超越的对手。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是中国传统战争观念,价值连城;但是如果仅只从欣赏的观点,接触日本这个民族,也将有无限的惊异赞叹,使我们的生命,更为丰富。?

成就一段历史,机缘和运气要占去很大的分量。

对缺少忍耐精神,各阶层皆急功近利的心态,借德川家族的故事来作弥补,倒是很好的事

德川幕府延续有二百多年光景,据说靠的是隐忍和强势并重,给日本带来安定,史称德川时代。

手边有台湾版《德川家康》,作者古木在前言里说道:“善忍之人往往会被人小觑。因为爱而‘忍’者,往往容易失去自我。德川家康的大阪一击,让人们对善忍者的真正风采有了全新的感受。”

史料研究 ,长治久安的历史机缘

其实成就一段历史当然不会这么简单,机缘和运气要占去很大的分量。

在哈佛治日本史的安德鲁·戈登教授写有《日本的起起落落———从德川幕府到现代》一书,称:“德川的统治基础是建立于苛酷的法律之上,目的是严格限制社会不同阶层及地区间的人口流动。”似乎对苛政给予一些理解,这在中国人看来不太认同,因为秦始皇被称作暴政,在靠暴力的行动统一中国后,还是用暴虐来对待臣民,结果很快被推翻。

可见仅靠苛暴并不能使社会安定,历史多由机缘而定,运气好的可长治久安,如明清两朝,运气不好的即便江山在手,也不过一代不如一代,终有替更的时候,这是必然,想要千秋万代不变颜色,则近乎痴人说梦。

其实读德川家族的故事,应先看李长声先生两则谈德川和山冈庄八的文章,毕竟他居日本已有二十余年,对日本阅读文化甚为了解,他对德川家族和作者山冈庄八的认识很可能为我们国内读者作出解释,让读者对日本的战国历史和作者都有些先期的了解,便于阅读时有个大致的体验。

李长声说:“到了上世纪60年代,满街是‘社长’,捧读从美国舶来的经营学,但毕竟不易与现实相结合。那时正好有一股日本历史热,特别是小公司老板,便盯上这本小说,把德川家康的预见、决断、分析、忍耐诸能力运用于前途难卜的商战更可亲、更生动。如果说山冈庄八用小说随心所欲地改变了德川家康的历史形象,那么,读者自以为是的读法又改变了德川家康的小说形象。”

这里指的是《德川家康》一书的起由,可见小说家塑造的德川家康只是借了历史故事的原型,细节免不了要经过作者虚构,“山冈庄八说,《德川家康》‘与世上说的历史小说有点不同,尽情发挥了作者的空想’”。

看来德川家康的传奇是靠山冈庄八那支妙笔演绎而成,然而读者喜欢这些添油加醋的演义故事,去复活他们的想象。

长声先生又说:“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史称战国三雄,所谓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信长布武天下,秀吉统一天下,家康泰平天下,一个接一个应时而出,各逞本性,尽施手段,推动了历史演进。”

英雄谋略与隐忍

这段话将日本战国时期的时间顺序和人物都作了交代,这三位英雄也只有德川家康家族能够持续发展下来,后人将这段历史来作总结,德川家族统治日本,得力于第一代德川家康和第三代德川家光,因此山冈庄八写完《德川家康》后,又作有《德川家光》与《德川庆喜》,以成“德川幕府三部曲”,很受读者欢迎。

新出版的中文译本《德川家光》第一部,讲述德川家族第三代的故事,情节及人物性格有皆别于《德川家康》,已无乱世英雄起四方那般惊心动魄,其实谈德川家光远不如他的祖父那么有趣,这主要还在于家光的经历不如乃祖,德川一家的基业由家康奠定,其子秀忠虽也英勇善战,却谋略差于其父,许多事件皆靠德川家康运筹。

假若像丰臣秀吉那样早逝,恐怕德川秀忠也难将德川一脉承继下去,倒是德川家光隔代继承了乃祖禀性,在家康基础上制定了许多规章,使德川幕府成为日本二百余年影响最巨的家族,可惜德川家光命短,只活到四十八岁,尚在壮年便去到另个世界,似乎有点命定。

前面说到安德鲁·戈登所言德川幕府靠苛政来统治,但第一部还看不到这个细节,要到第二部翻译出版方能知晓,但估计这苛政主要在家光手上完成。

看书中德川家光年谱,有1644年“拒绝援助大明”、1646年“拒绝郑成功的出兵请求”、1649年“郑成功再次请求幕府出兵援助”等语,这在中国的历史书中难得见到,只是未读到《德川家光》第二部,不知详情原委。

郑成功晚德川家光二十余岁,胸怀抗清复明大志,只可惜三十八岁即陨,自古英雄难到老,免却了“寿则多辱”的结果,留给世人许多感叹。

说到读德川家康学其谋略,似乎另有话可说,其实所谓谋略还是要以《三国演义》为精彩,那种纵横捭阖的气势使人震撼。若用心读三国,可发现德川幕府所为的那一套,与三国时期斗智斗勇多有相似。

不过有一点可值重视,便是缺少忍耐精神,对急功近利的心态,借德川家族的故事来作弥补,倒是很好的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