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曼德拉

一九九九年他南非总统任期届满,或许可以学其他非洲领袖,把自己封为终身总统,但他决定尊重民主机制,绝不恋栈权位,但也因此留给南非民主珍贵的资产,而让世人尊敬。

南非首位民选总统曼德拉是南非特兰斯凯一个大酋长家的长子,也是酋长继承人。他有南非大学文学士和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律师资格,是个典型的南非“官二代”“富二代”知识分子,本来是属于前途不可限量的一族。

南非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以一位政治家的宽宏大量写就了凡人不可思议的故事。

可是,曼德拉除了有男孩子的英雄情结外,性格特别刚强叛逆,极不安份。当然,他没有醉驾法拉利,也没有包房吸冰毒,只是“决不愿以酋长身份统治一个受压迫的部族”,而要“以一个战士的名义投身于民族解放事业”,所以走上了一条布满荆棘的道路。1962年,南非政府以政治煽动和非法越境罪判处43岁的曼德拉5年监禁。两年后,他又被指控犯有以阴谋颠覆罪而改判为无期徒刑。在国内外舆论压力下,南非当局被迫在1990年无条件释放了他。曼德拉在狱中备受迫害和折磨,长达27个春秋。

进入到一九九四年,南非人格里高便成天生活在不安中。因为这一年,他曾看守了二十七年的要犯曼德拉顺利当选为南非总统。

曼德拉当上了总统。他亲自签署了就职仪式的邀请函,其中有白人格里高和他的两个同事。他们三人都是在罗本岛上看守要犯曼德拉的狱警。对关在锌皮房里的曼德拉,他们虐待备至,无所不用其极。现在,他们知道了曼德拉报仇的时机到了。他们虽然自感大难临头,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参加曼德拉的就职仪式。

格里高常常回想起自己对曼德拉的种种虐待。那是在荒蛮的罗本岛上,到处是海豹、毒蛇和其他危险动物。曼德拉被关在锌皮房里,白天要去采石头,有
时还要下到冰冷的海里捞海带,夜晚则被限制一切自由。因为曼德拉是政治要犯,格里高和其他两位同事经常侮辱他,动不动就用铁锹痛殴曼德拉,甚至故意往饭里
泼泔水,强迫他吃下……

就职仪式上,年迈的曼德拉慎重的把“陪伴我在罗本岛度过艰难岁月的三位狱警”介绍给了大家。逐一拥抱后,曼德拉由衷的说,“我年轻时性子脾气暴,在狱中,正是在他们三位的帮助下,我才学会了控制情绪……”

到了五月,格里高和他的两个同事收到了曼德拉亲自签署的就职仪式邀请函。三人只能硬着头皮去参加。

肃然起敬的人群爆发出海啸般经久不息的掌声。

就职仪式上,年迈的曼德拉起身致辞:“能够接待这么多尊贵的客人,我深感荣幸。可更让我高兴的是,当年陪伴我在罗本岛度过艰难岁月的三位狱警也
来到了现场。”随即,他把格里高三人介绍给大家,并逐一与他们拥抱。“我年轻时性子急脾气暴,在狱中,正是在他们三位的帮助下,我才学会了控制情绪……”
曼德拉这一番出人意料的话,让虐待了他二十七年的三人无地自容,更让所有在场的人肃然起敬。人群中爆发出经久不息掌声。

曼德拉走到无地自容的格里高身边,平静地说:“在走出囚室,经过通往自由的监狱大门那一刻,我已经清楚,如果自己不能把悲伤和怨恨留在身后,那么我其实仍在狱中。”

仪式结束后,曼德拉再次走到格里高的身边,平静的说:“在走出囚室,经过通往自由的监狱大门那一刻,我已经清楚,如果自己不能把悲伤和怨恨留在身后,那么我其实仍在狱中。”格里高禁不住泪流满面,那一刻他终于明白,告别仇恨的最佳方式是宽恕。

好了。至此,曼德拉这仇,算报了还是没报?或者,仇是报了,只是“以德报怨”?曼德拉真非比一般啊。每次想到这里,我都会激动不已。我无法理解曼德拉的仁慈。因为我不是曼德拉,我没有曼德拉的气度。

曼德拉的宽宏还表现在他始终恪守一种理念﹕“放弃也是一种领导。”(Quitting is
leading
too.)。一九九三年曼德拉提出将投票年龄从十八岁降低到十四岁的构想,但却招来众多的批评,于是他放弃了这项行不通的理念。一九九九年他南非总统任期
届满,或许可以学其他非洲领袖,把自己封为终身总统,但他决定尊重民主机制,绝不恋栈权位,但也因此留给南非民主珍贵的资产,而让世人尊敬。

我知道“有仇不报非君子”。被人无端加害,尤其是被小人陷害,如果我不报仇,漫道如何消得怨气,做人一副熊样也够被人耻笑一辈子。再者,如果不把这些仇人赶尽杀绝,留着他们再去加害别人,岂不是贻害了更多无辜?故而,有仇必要报,于己于人皆为不二义举。

南非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图图大主教说过:“纳尔逊•曼德拉之所以有如此的力量,因为他是一个伟大的人。……你和他在一起时,你毫不怀疑,他具有我们的语言所称的魔力人格和风度。”

如果我是曼德拉,我也就找在自己登上民选总统的那一天,然后在众目睽睽下,大喊一声“来人!把这三个狗屎一般的东西拉出去斩了!”接下来,光天化日之下,三颗人头duang、duang、duang落地。亲者快,仇者怕,我好不快哉。

责任编辑:魅影

可惜,我不是曼德拉。我只能选中国式的报仇时间和方式。

偏偏中国报仇的时间选择没有确数,只是个大概,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战国时,有个叫范雎,也叫范且的魏人,算是个政治家、军事家,曾经步商鞅、张仪、李斯之后当过秦国丞相。秦王三十六年,范雎被疑谋反,打得半死,逃离魏齐,游说秦王后受大用。秦王四十六年,得势的范雎回去杀了仇人。这前后正好十年,以后就将就着成了中国式报仇的期限。

用十年报仇,不算晚不算长,但是成本是高了点。曼德拉就更厉害了,用了二十七年,那么高的成本,结果还“以德报怨”。不过,无论范雎还是曼德拉,仇,终究都还是报了。但是,不是所有人都是范雎或是曼德拉的。有许多人为了报仇,耗了一辈子都报不上,结果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留一句“一定要给你爹报仇啊”,随后两眼微睁,一命呜呼了。他的子子孙孙接着为报仇而活着,又为报仇而死了。几代以后,再是个血海深仇也变得无足轻重了。

中国人要报仇,首先是牢记“冤有头债有主”。牢记就要化脑筋,结果把人搞得像《诗经·邶风·柏舟》里说的“耿耿不寐,如有隐忧。”整天睡不着,吃不好,令人怒火中烧的不愉快在心里淤结难以排解。人也变得脆弱、敏感、易怒、萎靡。这种病态的耿耿于怀,成了念念不忘报仇雪恨的一部分中国人的主要生活常态。他们放弃了许多的生活情趣,生活本质,耗在了“恨的牢笼”里。

人活着,本来不是为了来报仇的,还有许多正经事要做,许多欢乐要享。即便是报仇,也不是只有“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的一种直接对等方式,还有一种反向复仇的方式,如曼德拉。这样想来,曼德拉果然是高人。

曼德拉知道,当肉体带着悲伤和怨恨走出囚室,其实心仍然在狱中。报仇的本意,无非就是想让仇恨之源能够消失,起码是让仇恨远离自己。其实,潇洒的与仇恨告别,同样也能让仇恨远去。如果能优雅地送上一份宽恕给行将分手的仇恨,那么仇恨远离了,你赢得了一颗无羁绊的自由之心。

要说我和曼德拉,还是有一处相同的,就是都对佛教敬而不近,却佩服佛之宽恕且深以为然。佛陀宽恕了十恶不赦的堂弟提婆达多,预言对他与僧团犯下严重罪行的堂弟提婆达多将会成佛。《法华经》第十二品中表明,即使犯五逆罪者也未丧失成佛的可能性,重申了“一切”众生皆有佛性。

道理我懂,可是做不到。因为我终究不是曼德拉,所以很记仇,很不宽容,所以活得很累,很无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