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被困白登山



汉高祖七年十一月,刘邦亲自率领军队攻打投降匈奴的韩王信,获得胜利,韩王信逃奔匈奴。白土人王黄等人立赵王的后代赵利为王,又收集韩王信溃散的士兵,与韩王信以及匈奴一起策划进攻汉军。匈奴派左、右贤王率领骑兵一万多人,与王黄等人驻扎在广武以南,出击晋阳。汉军迎击他们,又获得胜利。刘邦在晋阳,听说匈奴首领冒顿在代谷,想要去攻打他,就派人去侦察。冒顿把他的精锐士兵、肥牛壮马都藏了起来,只让人见到老弱残兵和瘦弱的牲畜。刘邦派出去十多批使者,回来后都报告说匈奴可以攻打。刘邦又派刘敬出使匈奴,还没返回,汉军就出动全部兵力32万人往北追逐匈奴,越过了句注山。刘敬回来向刘邦报告说:“两国交战,正应该炫耀自己的力量,显示自己的优势。如今我到匈奴去,却只看到瘦弱的牲畜和老弱的士兵,这一定是匈奴故意显示自己的弱小,然后埋伏奇兵以赢得战争的胜利。我认为匈奴不可以攻打。”这时汉军已经出发,刘邦很生气,骂刘敬说:“你这个齐国佬,是靠着耍嘴皮子得到一官半职,现在竟然敢胡言乱语,打击我军队的士气!”就把刘敬扣押在广武。刘邦先行抵达平城,大军还未全部到来。冒顿就派出精锐骑兵40万,把刘邦围困在白登山,长达七天之久,汉军内外联络中断,不能够救援补给。刘邦于是采用陈平的秘计,派使者偷偷用重金贿赂冒顿的阏氏。阏氏就对冒顿说:“两位君主不应当彼此互相迫害。如今就算夺取了汉朝的土地,单于您终究也不能住在那里。况且汉朝的君主也有神灵保佑,希望您明察!”冒顿与王黄、赵利约定好时间会师,但王黄、赵利的军队却迟迟不来,冒顿因此怀疑他们与汉军合谋,于是就打开包围圈的一角。那时正好天降大雾,汉军走动往来,做突围的准备,匈奴人毫无察觉。陈平请求刘邦命令士兵们用强弩搭上两支箭,箭头朝外,从包围圈打开的一角直接冲出去。刘邦脱出包围圈后,想要快马疾驰,太仆滕公却坚持要他慢慢行进。到了平城,汉的主力部队也已赶到,匈奴的骑兵于是解除包围离去。汉军也收兵回师,让樊哙留下来平定代地。刘邦回到广武赦免了刘敬,说:“我不听你的话,以至于在平城受困。我已经把先前的十多批使者都杀掉了!”于是封给刘敬两千户的食邑,赐爵关内侯名为建信侯。刘邦南归经过曲逆县,说:“好壮观的县城啊!我走遍天下,只见到洛阳和这一个而已。”就改封陈平为曲逆侯,将全县民户赐给陈平当食邑。陈平跟随刘邦南征北战,一共六次献上奇谋妙计,每次都增加了封邑。汉高祖刘邦从一个市井游民、无名小辈开始,斩白蛇而起义,经过十几年的拼搏厮杀,终于开创了西汉王朝,当上了汉朝的开国皇帝。在他晚年的时候,政权已经比较稳定,经济也有了相当的恢复和发展,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汉高祖征战一生,难得有空闲安定的日子,现在他身边伴着娇妻,膝下有诸多皇子,朝中又有许多贤臣辅佐,国泰民安,尽享富贵,正可谓是享受大好江山的好时机。但是就在万事顺心的时候,仍然有一件事总是横亘在刘邦的心头,让他想咽也咽不下去。一向果敢立决、说一不二的开国皇帝,竟然在这件事上犯起愁来。原来,刘邦在建立汉朝之后,立了他和皇后吕雉所生的儿子刘盈为太子,这就是以后的汉惠帝。然而刘盈从小就和父亲分离,父子俩的感情十分生疏。刘邦虽然因为他是正妻所生而立了他为太子,可却始终感觉刘盈为人过于“仁弱”,脾气性格、办事的作风都不像自己,恐怕不能成大事,当一个合格的一国之君,心里很不喜欢他。于是,他几次想改立赵王如意为太子,可最后终究没敢改立,对此刘邦一直耿耿于怀。从感情上来说他宠爱如意的母亲戚夫人,也就更疼爱如意;从国家的角度来讲选定嗣位之君当然是一件大事,但是事与愿违,就是他这个叱咤风云的开国皇帝竟然也有这么多无奈。刘盈出生之时,刘邦还是秦朝的泗水亭长,因为私自放刑徒而犯了杀头大罪,从此抛家弃儿,亡命天涯。父子俩这一别就是两年。公元前209年,刘邦在沛县起兵时,他们父子有过一次短暂的相逢。此后刘邦转战南北,又是三年未曾与儿子相见,楚汉战争爆发时,刘盈才得以与父亲同行。有一次刘邦有难,楚军在后面狂追,刘邦嫌车跑得太慢,就几次把同坐一辆车子的刘盈推下车,以加快逃亡的速度。古谚说“虎毒不食子”,刘邦却为了自己逃命扔下儿子,由此看来,刘邦对待刘盈的确很冷淡,根本没有什么父子之情。同行的樊哙看不下去,才又把刘盈接上车来,使刘盈逃过了死劫。刘邦不疼爱刘盈主要是由于长期分离造成的,也和当时刘邦的处境有关,后来这种生疏的感情成为刘邦想改立太子的原因之一。

白登之围,是公元前200年汉高祖刘邦被匈奴围困于白登山的事件。

汉高祖刘邦一生所经历的大小战争无数,其中,论败得最惨的,当属彭城之战,他率领的五十六万联军被项羽的三万骑兵打得落花流水;而若论败得最窝囊的战争,则当属平城之战。

公元前201年,韩王信在大同地区叛乱,并勾结匈奴企图攻打太原。汉高祖刘邦亲自率领32万大军迎击匈奴,先在铜辊告捷,后来又乘胜追击,直至楼烦一带。时值寒冬天气,天降大雪,刘邦不顾前哨探军刘敬的劝解阻拦,轻敌冒进,直追到大同平城,结果中了匈奴诱兵之计。刘邦和他的先头部队,被围困于平城白登山,达7天7夜,完全和主力部队断绝了联系。后来,刘邦采用陈平的计谋,向冒顿单于的阏氏行贿,才得脱险。

图片 1

白登之围后,刘邦认识到仅以武力手段解决与匈奴的争端不可取,因此,在以后的相当一段时期里,采取和亲政策便成为笼络匈奴、维护边境安宁的主要手段。

汉七年,刘邦亲自率军出征攻打韩王信,在铜县大败韩王信的军队,斩杀了他的部将王喜。韩王信逃往匈奴,他手下的将领白土县人曼丘臣、王黄等拥立赵王的后代赵利为王,重新收拢韩王信的散兵败卒,与韩王信及匈奴一起合谋攻击汉军。

战争起因:

匈奴派左、右贤王统率一万多名骑兵,同王黄等驻扎在广武以南。

韩王信与匈奴交战,败多胜少。公元前201年秋季,冒顿单于亲率军队,以10万铁骑围攻马邑,韩王信只得多次派使者与匈奴求和。

刘邦坐镇晋阳,听说匈奴单于冒顿驻兵在代谷,派人前去侦察敌情,准备率军攻打。冒顿把精壮士兵、肥壮牛马都藏匿起来,只让人看见老弱残兵和瘦小的牲畜。汉军的侦察兵受到蒙骗,前后有十批人都向刘邦报告说匈奴可以攻打。

刘邦怀疑韩王信暗通匈奴,致书责备韩王信,韩王信担心会被诛,便与匈奴约定共同攻汉,以马邑之地请降。随后韩王信与匈奴挥师南下,进入雁门关,攻下太原郡。

刘邦又派刘敬出使匈奴——刘敬本姓娄,因劝说刘邦建都关中有功,被赐姓刘,拜为郎中。刘敬尚未返回,刘邦就出动全部兵力(三十二万)向北追击匈奴,越过了句注山。

战争过程:

刘敬回来后,报告说:“两国相攻,本该炫耀显示自己的优势。但现在我到匈奴去,只看见瘦弱的牲畜和老弱的士兵,这必定是想要显露自己虚弱不堪,而埋伏奇兵以争取胜利。我认为匈奴不能攻打。”

首战告捷

汉军业已出动,刘敬此时说这种话,刘邦认为是在动摇军心,大为恼火,骂刘敬说:“你这个齐国的混蛋家伙,不过靠耍嘴皮子得到了一官半职,现在竟又来胡言乱语阻挠我的军队前进!”把刘敬拘禁到广武。

公元前200年冬季,汉高祖刘邦亲率32万大军,出征匈奴,同时镇压韩王信叛乱。随行的主要谋士是陈平、娄敬,将领有樊哙、夏侯婴、周勃等。

图片 2

汉军进入太原郡后,连连取胜,特别是铜鞮一战,大获全胜,使韩王信军队遭到重大伤亡,其部下将领王喜被汉军杀死,韩王信逃奔匈奴。韩王信的将领白土人曼丘臣、王黄等拥立战国时赵国后代赵利为王,聚集韩王信的残兵败将,准备再次与匈奴合谋攻汉。

刘邦不听刘敬劝告,领兵继续前进,先期抵达平城。冒顿出动四十万精锐骑兵,将刘邦围困在白登山达七天之久。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白登之围”。

冒顿单于派左、右贤王各带兵一万多骑与王黄等屯兵广武以南至晋阳一带,企图阻挡汉军北进。汉军乘胜追击,在晋阳打败了韩王信与匈奴的联军,乘胜追至离石,再次击败韩王信与匈奴的联军。匈奴再次在楼烦西北集结兵力,被汉骑兵部队击溃。

汉军被匈奴分割在两处,首尾不能相连,内外无法呼应,形势十分危急。刘邦于是采用陈平的秘计,派使者暗中用重金贿赂冒顿的阏氏,并由阏氏给冒顿单于吹枕边风。

轻敌冒进

也是刘邦命不该绝,冒顿原本与王黄、赵利约定好时间会师,但王黄、赵利的军队却迟迟不来。冒顿因此怀疑黄、赵二人与汉军有什么谋划,这才解开包围圈的一角。

由于汉军节节胜利,产生了麻痹轻敌的思想。刘邦到达晋阳后,听说匈奴驻兵于代谷,于是先派人侦察冒顿虚实。而冒顿将其精锐士兵、肥壮牛马等隐藏起来,只显露出年老弱小的士兵和瘦弱的牲畜,派去的使臣十余批回来都说匈奴可以攻击。刘邦派刘敬再去出使匈奴,他回来报告说:两国交兵,这时该炫耀显示自己的长处才是。现在我去那里,只看到瘦弱的牲畜和老弱的士兵,这一定是故意显露自己的短处,而埋伏奇兵来争取胜利。我以为匈奴是不能攻打的。这时汉朝军队已经越过了句注山,二十万大军已经出征。刘邦听了刘敬的话非常恼怒,骂刘敬道:齐国孬种!凭着两片嘴捞得官做,现在竟敢胡言乱语阻碍我的大军。就用镣铐把刘敬拘禁起来押在广武县,准备凯旋后进行处罚。

是日大雾弥天,汉军派人在白登山与平城之间往来走动,匈奴人毫无察觉。陈平建议刘邦命令士兵们用强弩搭上两支箭,箭朝外御敌,从解围的一角直冲出去。

被围白登

刘邦逃出匈奴人的包围圈后,仍然胆战心惊,心有余悸,想要策马疾奔。太仆滕公夏侯婴却坚持慢慢地行走,如此好不容易到达平城,汉军的大队人马终于也赶到了,匈奴的骑兵这才解围而去。

刘邦率骑兵先到达平城,此时汉军步兵还未完全赶到。冒顿单于见汉兵蜂拥赶来,在白登山设下埋伏。

平城之战,白登之围,是刘邦一生的耻辱,也是西汉历史上的一大耻辱。刘邦所率领的大军,竟然不敢与匈奴兵开战,就被莫名其妙地围困在白登,然后还要靠贿赂女人,才得以灰溜溜地逃脱。那么,在平城之战中,刘邦为何会败得如此窝囊呢?我认为,刘邦在平城之战中败得如此窝囊,至少有以下四个方面的原因:

刘邦带领兵马一进入包围圈,冒顿单于马上指挥40万匈奴大军,截住汉军步兵,将刘邦的兵马围困在白登山,使汉军内无粮草、外无援兵,不能相救。刘邦发现被包围后,组织突围,经过几次激烈战斗,也没有突围出去。之后,冒顿率领骑兵从四面进行围攻:匈奴骑兵西面的是清一色白马,东面是一色青马,北面是一色黑马,南面是一色红马,企图将汉军冲散。结果,双方损失很大,一直相持不下。

图片 3

此时正值隆冬季节,气候严寒,汉军士兵不习惯北方生活,冻伤很多人,其中冻掉手指头的就有十之二、三。匈奴围困了七天七夜,也没有占领白登。

1、冒顿谋略得当。他得知刘邦想要攻打自己,便强而示弱,隐藏精锐,示之以弱,造成可以攻打的假象,诱敌深入。

遁出脱围

2、汉军情报工作没做好。匈奴人有四十万精锐大军,这不是小数目,冒顿即便想隐藏,如果汉军的情报工作能够做得更细致、更到位一些,应该也能看出蛛丝马迹。但汉军前后派出十批侦察兵,竟然都没有察觉,这不能不说是情报工作的重大失误。

汉军在被围了七天后,粮食也快吃完了,饥寒交迫,危在旦夕。陈平看到冒顿单于对新得的阏氏十分宠爱,朝夕不离。这次在山下扎营,经常和阏氏一起骑马出出进进,浅笑低语,情深意笃。于是陈平向刘邦献计,想从阏氏身上打主意。刘邦采用陈平之计,派遣使臣,乘雾下山向阏氏献上了许多的金银珠宝。

3、刘邦不听刘敬劝告。刘邦一向以乐于纳谏著称,但在平城之战中,他却没有听取刘敬的劝告。古话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乐于纳谏是刘邦的优点。他正是因为放弃了自己的这个优点,这才吃到了苦头。

于是阏氏就对冒顿单于说:军中得到消息说,汉朝有几十万大军前来救援,只怕明天就会赶到了。单于问:有这样的事?阏氏回答说:汉、匈两主不应该互相逼迫得太厉害,现在汉朝皇帝被困在山上,汉人怎么肯就此罢休?自然会拼命相救的。就算你打败了汉人,夺取了他们的城地,也可能会因水土不服,无法长住。万一灭不了汉帝,等救兵一到,内外夹攻,那样我们就不能共享安乐了。冒顿单于问:那怎么办呢?阏氏说:汉帝被围了七天,军中没有什么慌乱,想必是有神灵在相助,虽有危险但最终会平安无事的。你又何必违背天命,非得将他赶尽杀绝呢?不如放他一条生路,以免以后有什么灾难降临到咱们头上。

4、更为致命的是,刘邦犯了急于求成,冒进突击的错误。在前往平城的途中,他甩下大部队,孤军冒进突击,以致于到达白登山时,与匈奴的兵力过于悬殊,终于陷入被围困的危险窘境。

冒顿单于本来与韩王信的部下王黄和赵利约定了会师的日期,但他们的军队没有按时前来,冒顿单于怀疑他们同汉军有勾结,就采纳了阏氏的建议,打开包围圈的一角,让汉军撤出。当天正值天气出现大雾,汉军拉满弓安上箭,从已经解除包围的一角慢慢地走出,才得以脱险。

俗话也说,心急吃不到热豆腐。但凡做事,往往是欲速则不达。所以,无论是进行一场战争,还是我们平常为人处事,都应该知己知彼,循序渐进,不可贪功冒进。

战争结果及影响:

结果

白登之围后,冒顿单于屡次违背汉朝与匈奴所订立盟约,对边界进行侵扰劫掠活动。刘邦尽斩先前进言匈奴可击的十几名使臣,并赦免刘敬,封为关内侯,食禄两千户,号为建信侯。

影响

刘邦为了休养生息,采纳刘敬的建议,要嫁长公主与匈奴和亲,吕后不答应,日夜哭泣,刘邦改以宗室女为公主,嫁给冒顿单于,并派刘敬作为使者陪同前往。此外汉朝每年送给匈奴大批棉絮、丝绸、粮食、酒等。自此,汉与匈奴约定结为兄弟,各自以长城为界,两国的关系得到暂时的缓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