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 史料研究 乌兰布通之战揭开了清朝统一西北的序幕 清取得了对准部作战的初步胜利

乌兰布通之战揭开了清朝统一西北的序幕 清取得了对准部作战的初步胜利



清平噶尔丹叛乱

乌兰布通之战

准噶尔部是我国西北地区的厄鲁特蒙古诸部之一。从清朝定鼎北京到康熙中期的近50年间,清廷先是集中全力经略中原,对付南明王朝等反清势力,后是平定三藩之乱,以及用兵黑龙江流域以阻遏沙俄入侵,在很长时间里无暇西顾,对准噶尔部在西北的活动采取了不干预的态度。随着实力的增长,噶尔丹多次兴兵攻扰青海、西藏及漠北喀尔喀蒙古,甚至扬言“欲举兵内入”抵御住沙俄对东北边疆的入侵以后,康熙帝便开始着手处理西北的准噶尔部问题,然而一开始便遭遇了败仗。

清康熙二十九年,清军为维护国家统一而平定准噶尔首领噶尔丹叛乱的战争。

清康熙二十九年七月至八月,在清平噶尔丹叛乱战争中,清军于乌兰布通击败准噶尔汗噶尔丹,遏阻其南下的作战。

康熙二十九年八月初一日,康熙御驾亲征的10万大军与噶尔丹准喝尔军,在今内蒙古克什克腾旗南部的乌兰布通发生激战。这是准噶尔和清廷关系史上的一个着名事件。后世几乎一致地认为这次战役,是清廷击败准噶尔部的重要胜利。然而,当清军班师回京的时候,福全被勒令不许进城,在朝阳门外听候审查。结果,议政王大臣会议拟议:革去裕亲王福全、恭亲王常宁、简亲王雅布的王爵,革去内大臣佟国维、索额图、明珠、阿密达以及散秩大臣查努喀的职务解除都统彭春、前锋统领班达尔沙、护军统领杨岱、苗齐的任职,不给都统宗室苏努、喇克达、都统阿席坦、诺迈叙功,并将内大臣苏尔达、费扬古、都统希福、副都统塞赫罗满色罚俸一年。康熙帝为何如此严惩?乌兰布通之战到底是取胜还是战败了呢?

噶尔丹为卫拉特蒙古准噶尔部首领巴图尔浑台吉第6子,康熙九年杀兄袭为台吉。继而,他出兵擒获叔父楚琥尔乌巴什,攻破和硕特部首领鄂齐尔图车臣汗。十七年二月,又东向青海,行11日后,恐清军甘肃关外兵断其后,中途回师。十八年夏,噶尔丹两次出兵,占领哈密、吐鲁番。西藏达赖喇嘛封其为“博硕克图汗”。十九年,噶尔丹应达赖喇嘛之请,派兵帮助天山南路伊斯兰教“白山派”首领阿帕克和卓与“黑山派”争斗,乘机夺占南疆地区。噶尔丹率兵经阿克苏、乌什等地进攻喀什噶尔。叶尔羌王伊斯玛伊勒汗子巴巴克苏勒坦率军抵抗,兵败身死。噶尔丹继夺取喀什噶尔后,又夺占叶尔羌,俘伊斯玛伊勒汗。至此,噶尔丹兼有四卫拉特,并控制南疆地区,遂将兵锋转向漠北喀尔喀蒙古。二十六年九月,噶尔丹借口土谢图汗察珲多尔济杀其弟,宣布起兵复仇,分南北两路征讨喀尔喀蒙古,并扬言所借俄罗斯兵将至。时土谢图汗遣其弟西第什哩率近万人与俄军对峙于色楞格斯克,身边兵弱将寡,遂被击败。噶尔丹随即分兵两路,一路由其亲率,越土拉河,直趋克鲁伦,往劫车臣汗牧地;一路由丹津鄂木布率领,径赴额尔德尼昭,企图擒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为人质。二十七年六月,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夜遁,后率部至苏尼特部地方。康熙帝命内蒙古翁牛特、巴林、克西克腾、四子部落等共派兵2500名,暂驻苏尼特一带防守;并允许喀尔喀蒙古部众暂留苏尼特等部牧地。七月,康熙帝派一等侍卫阿南达、喇嘛商南多尔济等携敕往噶尔丹,命其罢兵;命安亲王岳乐,简亲王雅布各率包衣兵500人赴苏尼特部汛界驻防;调阿坝哈纳班第戴青、车陵戴青派兵防护哲布尊丹巴,并往瀚海戍防。当月十四日,得知噶尔丹兵已至呼伦贝尔地方,康熙帝命盛京兵1000名,会合科尔沁部兵1万,于指定地区布防。八月,噶尔丹由呼伦贝尔撤走,清廷遂命科尔沁兵还部。初三日,土谢图汗与噶尔丹相遇于鄂罗会诺尔,鏖战3日,土谢图汗大败,越沙漠奔至哲布尊丹巴处。清廷命苏尼特、四子部落出兵2000,驻于边讯要地;命归化城兵1000待调遣。九月,噶尔丹分兵三路,沿途劫掠,拟集中进攻苏尼特边哨爱必汗喀喇鄂博之地。康熙帝调京城八旗兵200名,火器营兵1000名,大同、宣府两镇绿旗营兵各干名,以镇国公苏努统领,预备侯旨;命随同围猎之八旗兵200名,由都统诺敏、彭春等率往安亲王岳乐军前。土谢图汗、哲布尊丹巴、车臣汗乌默客等相继来归,清廷给予安置。二十九年五月,噶尔丹在沙俄殖民者的支持和怂恿下,以追寻土谢图汗和哲布尊丹巴为名集兵3万,渡乌札河,扬言请俄罗斯兵,会攻喀尔喀。康熙帝一面警告沙俄不要干涉中国内政,一面令理藩院尚书阿喇尼备边,征调科尔沁、喀喇沁等部兵至阿喇尼军前,听候调遣。六月,噶尔丹进入乌尔会河以东地区。尚书阿喇尼领军阻截,兵败。噶尔丹入乌珠穆沁地。乌尔会河之败,使康熙帝意识到噶尔丹不可轻视,如不彻底将其击败,后患无穷。于是,康熙帝决议亲征。七月初二日,康熙帝命裕亲王福全为抚远大将军,皇子允禵副之,出古北口;恭亲王常宁为安北大将军,简亲王雅布、信郡王鄂札副之,出喜峰口;内大臣佟国纲、佟国维、索额图、明珠、阿密达、都统苏努、喇克达、彭春、阿席坦、诺迈,护军统领苗齐纳、杨岱,前锋统领班达尔沙、迈图俱参赞军务。二十三日,康熙帝于博洛和屯因病回京。二十七日,福全所部抵达拜察河、克什克腾旗一带。常宁所部在乌珠穆沁败于噶尔丹。康熙帝急命常宁速与福全会师,以集中兵力;命康亲王杰书率兵由苏尼特地方进驻归化城,以断敌归路。二十九日,噶尔丹率劲骑2万,屯兵于乌兰布通。噶尔丹驻乌兰布通峰顶,于峰前布设“驼城”,严密守御。八月初一日,福全率军向乌兰布通发起进攻,连战3日,大败噶尔丹。初四日,福全误中噶尔丹缓兵之计,使噶尔丹逃脱。噶尔丹率余兵千余,以科布多为基地,恢复生机。三十年正月,康熙帝授都统瓦岱为定北将军,驻张家口;授都统郎谈为安北将军,驻大同,以防御噶尔丹。五月,康熙帝亲至多伦诺尔,召集喀尔喀蒙古左右翼、内蒙古四十九旗王公贵族盟会,使喀尔喀蒙古完全降附于清,成为守御北疆的坚强力量。三十四年八月,康熙帝密谕科尔沁土谢图亲王沙津遣人详约噶尔丹。十一月,噶尔丹率兵6000人,果然沿克鲁伦河而下,至河源处屯聚,于巴彦乌兰肆掠牲畜。三十五年二月,康熙帝再次亲征,以三路清军约期夹攻。五月,清西路军在大将军费扬古率领下,于昭莫多大败噶尔丹,歼灭其主力,噶尔丹仅率数十骑遁。六月,噶尔丹部将丹济拉偷袭翁吉,企图劫夺军粮,被清军大败。噶尔丹再无力组织进攻。三十六年二月,康熙帝亲至宁夏指挥,命马思喀和费扬古分别率领两路清军,征讨噶尔丹。噶尔丹穷途末路,饮药自尽。丹济拉向清军投降。

噶尔丹于康熙九年继任准噶尔首领后,兼并四部,进兵南疆,严重破坏了西部地区的安宁。二十七年六月,噶尔丹以为其弟复仇为名,率劲骑3万,向漠北喀尔喀蒙古发起进攻。二十九年五月,噶尔丹以追击喀尔喀土谢图汗和哲布尊丹巴为名,率兵过克鲁伦河,入呼伦贝尔草原,沿大兴安岭西麓南驰,抵乌尔会河。理藩院尚书阿喇尼领军阻截,兵败。噶尔丹遂入乌珠穆沁地。为制止噶尔丹继续南下,尽歼这股分裂势力,康熙帝决定亲征。七月初二日,康熙帝命裕亲王福全为抚远大将军,皇长子允禵副之,出古北口;以恭亲王常宁为安北大将军,简亲王雅布、信郡王鄂札副之,出喜峰口。两路大军往攻噶尔丹。福全请发大同绿旗兵往杀虎口,康熙帝令发大同镇标马兵600、步兵1400从征。兼命理藩院设置驿站。福全又请凡谍报皆下至军中,从之。清军出发后,康熙帝又先后遣内大臣阿密达、尚书阿喇尼、都统阿南达等出塞,各率所部与福全师会合。七月十四日,康熙帝出塞,经古鲁富尔坚嘉浑噶山,进驻博洛和屯,命康亲王杰书由苏尼特地方率师进驻归化城,以断噶尔丹归路;命简亲王雅布参赞福全军事。应福全之请,康熙帝又命内大臣索额图、都统苏怒率所部同赴巴林,绕至噶尔丹侧后;命阿密达、阿喇尼等速率兵内向,分驻福全师所经道中以待,加强福全师兵力。七月二十三日,康熙帝因病回京,遣使谕福全,加强警戒,如遇噶尔丹,先设法羁縻,待盛京、科尔沁诸部至,合击之。时清军各部相继与福全师会合。福全请将清军分为3队,康熙帝命前锋统领迈图,护军统领杨岱,副都统札木素、塞赫、罗满色、海兰,尚书吉勒塔布、阿喇尼率前队;都统杨文魁,副都统康喀喇、伊垒、色格印率领次队;公苏努、彭春率西翼;内大臣佟国维、索额图、明珠、阿密达从福全亲督指挥。营伍整顿完毕,大军遂进。二十九日,噶尔丹率劲骑2万,屯兵于乌兰布通。噶尔丹驻乌兰布通峰顶,于峰前高凉河畔丛林沼泽布阵防御,将骆驼万千缚蹄卧地,背负箱垛,蒙以湿毡,排列如栅,名为驼城。再于栅隙列置兵士,引弓发铳,守御严固。抚远大将军福全率清军亦次乌兰布通,设营盘40座,连营60里,首尾联络,屹如山立。八月初一日晨,清军分左、右翼,设鹿角枪炮,列兵徐进。中午,右翼清军由内大臣佟国纲等率领,接近敌人,发枪放炮,进至山下。噶尔丹军隔河相拒,横卧驼阵,以为障蔽。右翼清军阻于泥淖,失利,回至原处立营。左翼清军在内大臣佟国维、佟国纲等率领下,绕过湖泊,沿萨里克河冲锋,佟国纲等中炮身亡。清军继续强攻,自山腰突入敌阵,炮击卧驼,驼惊阵乱,步骑陷阵,大败敌众。准噶尔兵奔至山顶大营。次日,福全见噶尔丹依险坚拒,令将士暂息。初三日,康熙帝闻清军奏捷,深奖谕之,并令福全对噶尔丹务必全歼。然而,福全轻信噶尔丹不敢妄行的诺言,檄各路清军暂止勿击,试图暂且羁縻之,待盛京、乌喇、科尔沁诸军至后再战。康熙帝严旨诘责福全坐失战机,又将与福全不协之皇子允禵调回京师。福全遣使谕噶尔丹,噶尔丹稽首设誓,乞求宥罪,出边待命。康熙帝同意其请,再次告诫福全加强警备。噶尔丹乘机领余兵渡西拉木伦河,遁往刚阿脑儿地方。清军因粮将尽,福全于十月率师还。

图片 1

点评:此役,清军部署严密,准备充分,战术得当,但误中敌计,未达全歼之目的。

康熙二十八年末,准噶尔部首领噶尔丹率兵2万余人东征喀尔喀。准噶尔军于康熙二十九年六月中旬南下内蒙古,试图搜捕夙敌喀尔喀蒙古土谢图汗和哲布尊丹巴。六月二十一日,在乌尔会河大胜清军,并乘胜追击。据清军情报显示,七月初二日噶尔丹驻地在距离旧战地五日之程的厄勒冷地方,不久便进入到乌珠穆沁旗境内的齐尔萨布喇克之地,然后继续南下,经乌兰滚到了乌兰布通,距京师仅700里,局势骤然紧张,京师进入戒严状态。

七月初二日,康熙帝命皇兄和硕裕亲王福全为抚远大将军,率一路大军出古北口;命皇弟和硕恭亲王常宁为安北大将军,和硕简亲王雅布、多罗信郡王鄂札副之,率另一路大军出喜峰口;内大臣佟国维、索额图、明珠、阿密达等参赞军务。两路10万大军陆续出发。十四日,康熙帝也启程北上,亲征噶尔丹。由于当时噶尔丹孤军深入,即便清军初战不利,但清军人数众多,几乎倾巢出动,所以这的确是聚歼噶尔丹的最佳时机。二十四日,康熙帝生病,便从波罗河屯半路返回;但各路大军照常行进,准备围歼噶尔丹。

图片 2

此时,清廷最担心噶尔丹闻风而逃,从而避开清军围歼。为了麻痹和稳住噶尔丹,乌尔会河战事一结束,康熙帝便遣使致歉:“阿尔尼不请旨而击汝,非本朝意也。”并表示喀尔喀是清廷和准噶尔的共同敌人,皇上遣重臣前来就是为了共商解决问题之办法。为进一步消除噶尔丹的疑虑,还特意说明清使臣带兵前来并不是为了打仗,“汝不闻前者,我朝出兵俄罗斯,以礼和好,不战而归乎”。

噶尔丹早已看出清廷假谈真打之用意,于是将计就计,故意遣使清廷再次申明入边之原因,特别强调并不是要与清廷对抗。康熙帝以为得计,便复函给噶尔丹,说明双方应先议定,再说执送土谢图汗、哲布尊丹巴一事,并重申派少量军队前去和谈。七月末,当清军接近噶尔丹时,康熙帝命人给噶尔丹送去100只羊和20头牛,并致函希望共同约定地点进行和谈,彻底解决喀尔喀问题。然而,此举并没有奏效,噶尔丹接受其礼品,却不透露半点口风,弄得清军不知所措。尽管准噶尔和清廷之间使者往来频繁,相互多次表示友好,但双方已经箭在弦上。

图片 3

八月初一日,准噶尔军和清军终于在乌兰布通展开决战。战后第三天清廷收到福全从前线发回的战报,战况如下:八月初一日黎明清军列队前进,至中午时分看到了零星的准噶尔军,便设鹿角枪炮列兵缓进。下午,遇到主力,用枪炮射击。交战一直持续到傍晚掌灯时分,左路军由山腰杀入敌营。右翼则因为河水和沼泽地的阻碍,返回原地。战报还说,清军本想一举围歼,但由于天昏地暗,地势险要,便收兵退回。至于噶尔丹是否死于乱兵之中,待查明后再上奏。

康熙帝收到战报后,极为兴奋。但是没过几天,康熙帝又收到另一份奏报,得知噶尔丹不仅没有死,而且率军逃脱清军围堵。康熙帝非常生气。事实上,福全的战报掩饰了清军的重创。战报显示,清军用一下午的时间,从山下正面进攻山上敌军阵地,无果,转而从两翼进攻。但右翼完全为天然屏障所阻,退回原处;而左翼虽一度冲入敌阵,却很快就退出了战斗。上述过程根本没有反映清军“大败贼众,斩杀甚多”,留下少量“余贼”,甚至噶尔丹有可能死于战乱等情况。

噶尔丹在八月初一日下午的激战中虽然获胜,但他毕竟孤军深入,不可能坚持长期作战。而清军虽遭重创,但兵力仍很雄厚,所增调之各路军队陆续挺进乌兰布通,即将对噶尔丹军形成包围之势。在这种形势下,噶尔丹迅速脱离战斗,退回漠北,才是唯一的出路,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为了安全撤退,噶尔丹设下一计,一方面与清军讲和,一方面全力撤退。讲和就是为了争取撤退的时间。而福全也有自己的考虑,认为只要喝尔丹“据险坚拒”,清军就难以强取。所以,制胜的办法就是欲擒故纵。另外,福全的意图还在于借和谈之名,尽力延缓噶尔丹的撤军,以便给盛京、乌喇、科尔沁诸军的到来争取宝贵的时间。

噶尔丹似乎对福全的用意有所察觉,在八月初四日谈判当天夜里,便率部迅速撤离乌兰布通,成功地甩开清军,奔向边外。福全的失误在于,过于把延缓噶尔丹撤退的希望寄托于和谈,而没有做好防范噶尔丹突围的军事部署。当噶尔丹撤离时,他没有及时有效地组织追击,没有严令各军沿途拦截准噶尔军,从而使噶尔丹得以逃脱当福全等人醒悟后,为时已晚。

图片 4

乌兰布通之战后,噶尔丹军队继续向科布多撤退,但由于染上瘟疫,导致队伍大量减员,2万余人仅剩数千。

总之,乌兰布通之战,清军损失惨重,而且让噶尔丹全身而退,消灭噶尔丹部的战略目的并未达成。只是后来由于噶尔丹自身的原因,其势力才逐步衰败。

但是乌兰布通之战揭开了清朝统一西北的序幕。康熙三十五年,康熙再次御驾亲征在漠北昭莫多迎击噶尔丹军,几乎全歼其有生力量。不久,噶尔丹本人亦死于青海,清廷取得了对准部作战的初步胜利。康熙末,清军的前哨阵地推进至科布多一巴里坤—哈密一吐鲁番一线。噶尔丹败亡后,他的侄子策妄阿拉布坦继任准噶尔部台吉,准噶尔部又逐渐强大起来,数次扰乱边疆地区安宁。康熙五十五年,策妄阿拉布坦派大策零敦多布率兵六千进犯西藏。两年后,清军由青海出兵入藏,但全军覆没。康熙五十九年,清朝第二次出兵才赶走准噶尔军。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