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青年军与蒋经国的崛起



军队是军阀的命根子,是其赖以生存发展的政治资本。韩复榘是个有头脑且久经历练的军阀。冯玉祥、蒋介石是他所事时间最长、影响也最大的主子,尽管与他们貌合神离,矛盾重重,以至背叛,但在抓军队方面是一致的,冯、蒋都是他治军扩军的老师。后期他还受法西斯主义影响,其治军思想和办法有些就是借鉴于德、日、意法西斯,其主鲁期间创办民团及联庄会就是从希特勒、墨索里尼那里受到启示而采取的举措。

图片 1

韩复榘率其第三路军入鲁时只有3个师加1个旅,在与晋军作战中又严重受损,只剩不足2万人。主鲁之后,他首先想到的是扩军,且不择手段,通过收编土匪、直鲁军残部和拉夫招募等办法,很快扩充到6万余人,编成5个师零1个旅。中原大战后,蒋介石为削弱地方军阀势力,令各军一律缩编,给韩军的限额是3个师零1个旅,约4万人。对此,韩复榘自有对策,他先以“编余军官过多”为借口请准保留4个师,又以新编师内无炮兵团为由,请准保留3个炮兵团。这样,韩复榘军队的合法编制为4个师、1个旅加3个团,人数基本未变。但他在1931年9月又私自收编反蒋失败后下野的石友三残部1个旅,蒋介石又允许他再扩编1个师,恢复到其原先5个师1个旅的编制,但人数却大为增多,最多至10余万人。其序列是:第三路军总指挥,韩复榘。第二十师,师长孙桐萱;第二十九师,师长曹福林;第二十二师,师长谷良民;第七十四师,师长乔立志、李汉章;第八十一师,师长展书堂;手枪旅,旅长雷太平、吴化文。

核心提示:从青年军的人事实排,已经初步看出“蒋介石——陈诚——蒋经国”的布局。有人说青年军是蒋经国登上政治舞台、准备接班的一股政治力量,这种说法不无道理。

韩之军队遍布山东各地,但以津浦、胶济两铁路沿线城镇为重点。其手枪旅是韩的“禁卫军”–警卫部队,常驻济南,其余各部防区不定,经常换防。其第二十师、第二十九师编制充足,装备精良;手枪旅最为精锐,全旅4000人,其战斗力不亚于一个师。

本文摘自《蒋经国自述》,作者:曾景忠梁之彦,出版:团结出版社

第三路军的军饷,一部分来自国民党南京政府,每月协饷60万,这60万不足其庞大军队的半月之用;另一部分靠山东自筹–搜刮民脂民膏补足。

青年军是蒋家王朝在抗战末期所建立的一支政治性很强的军队。早在一九四三年,在大规模号召知识青年从军之前,为了补充驻印军的特种兵,曾由个别新兵补训处招收一些知识青年,成立了几个团,陆续空运到印度去。一九四四年日寇由湖南长驱直入,经广西到达贵州边境,重庆震动。为应付当时的局势,蒋介石提出“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口号,号召知识青年从军,并成立“知识青年从军征集委员会”,亲自担任主任委员,党、团、军、政各方面负责人及各大学校长、社会名流等担任委员,蒋经国也是委员一。为了鼓励知识青年从军,还提出各种优待条件,如:复员后可以免考免费升学;愿意就业的可以优先就业;大学生可以公费留学,等等。这样,在很短时间内,先后成立了青年军九个师。蒋介石成立青年军的用意,不仅是为了扩充抗战力量,其更重要的目的,首先是在政治上与中共争夺青年,因当时许多爱国青年都认为到延安去是“抗日救亡”之道,其次是要把青年军办成一个训练干部的大学校,重建“黄埔精神”,创立新军,为大规模扩军、反共打内战作准备。因此,蒋介石对青年军的人事安排很重视,师长由他亲自挑选,团长由嫡系部队挑选少将级干部担任。团以下干部则由各部队择优保送到青年军训练总监部所属的干部训练团受短期训练后,选派到各师任用。青年军成立初期的各师师长是:二○一师戴之奇,二○二师罗泽闿,二○三师锺彬,二○四师覃异之,二○五师刘安棋,二○六师杨彬,二○七师罗又伦,二○八师黄珍吾,二○九师温鸣剑。

自逐走刘珍年后,韩的第三路军因平常无战事,主要任务是剿匪、镇压革命和军事训练。

青年军训练总监罗卓英是陈诚的重要助手,副监兼东南分监黄维是陈诚的亲信干部。各师的主要官佐不少是陈系的人,以二○四师为例:副师长吴啸亚是陈的小同乡;参谋长唐肇谟、参谋处长卢庆善、六一○团团长胡一、六一一团团长黄绶绅、六一二团团长蓝啸声,山炮营、野炮营、工兵营的营长等,都是十八军系统的人。政工人员则以蒋经国领导的三青团中央干校学员为骨干,把大专学校从军的青年集中起来,成立“青年军政工干部训练班”,蒋经国任班主任,训练为期一个月。第一期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开学,一九四六年一月结业,约一千人。训练班设在三青团中央干校内,工作干部完全由干校人员兼任。干训班的教育,基本上搬用赣南“江西青干班”那一套。蒋经国常常与青年一道活动,特别令人注目的是,他往往在寒冷的早晨,光着膀子带青年们跑步。他这种作风,当时曾博得青年人的好感。政工班名义上虽属总监部领导,实际上除经费补给由总监部转发外,一切都是自搞一套。青年军成立政治部时,由蒋经国任中将主任。各师政治部主任,除余纪忠、范魁书有实权外,大多数都是挂名的,实际工作由他的亲信副主任负责,如二○四师政治部主任刘炳黎是教授,除到各团作政治讲演外,一切具体工作都由副主任洪长铭掌握。各团督导员及师政治部组训科长、总干事等主要干部,均由三青团中央干校研究部学员担任。一般连级政工干部,则由政工班结业学员担任。从青年军的人事实排,已经初步看出“蒋介石——陈诚——蒋经国”的布局。有人说青年军是蒋经国登上政治舞台、准备接班的一股政治力量,这种说法不无道理。

韩复榘受西北军的影响,很重视军队的平日训练和军纪,以提高战斗力。他对部队除了按国民党的要求,在思想上灌输“三民主义”和反共之外,还有冯玉祥的思想和自己的一套。他对军队,也像要求公务员一样,颁有“训词”:“不怕死,不爱钱,保国家,卫间阎。”并以之为座右铭。平日训练,学科、术科并重。除步兵操典、射击外,还练习大刀队的劈砍,附练跳木马、盘杆子等体育项目和武功拳术。对各军训练情况经常通过点验、各军大考试等方式进行检查,优者奖、劣者罚,并讲求实际效果,反对死记教条。韩认为“书面上的知识拿到社会上去应用,是很难恰当的”,必须“实事求是地埋头去做,才会有相当成效。不然仿佛闭门造车,最后是要失败的”。他要求下级指挥官根据实际情况随机应变,充分发挥战役战术机动灵活的主动性和创造力。

蒋经国在青年军的政治工作,主要抓以下几点:一、通过康乐活动使政工干部与士兵打成一片,二、通过小组活动,了解士兵的思想情况;三、逐步在士兵中培养爪牙。具体作法是:从每班士兵中各选出一二名,组成全团“小组长训练班”,由团督导员亲自负责,在师政治部协助下,经过一个月的训练后,回到各连任学习小组长;师政治部从每排士兵中各选出一名或二名,组成师“康乐干部训练班”,经过一个月的训练,回连协助连训导员搞康乐活动。以上这些经过短期训练的士兵,后来大多数成了蒋经国在青年军士兵中的骨干分子。

韩对军官的管理训练特别重视。他经常把各部官佐召到济南面训,要高级将领定期汇报。要求军官要“廉洁”、“忠诚”、“果敢”,好为自己效忠卖命。1932年8月31日,韩在对部下的一次训话中提出这样三项具体要求:“第一,遇有公务,必须认真,不能瞻徇情面;第二,国家设官分职,阶级虽有高下,而各人均有应负之责,不过阶级高者应多负责任多做事,阶级低者亦须尽职,不可放弃;第三,须任劳任怨。”

一九四五年九月日寇投降后,蒋介石最初决定把二○八师、二○九师合编为三十一军,由黄维任军长,开到杭州集中;二○四师、二○五师合编为第六军,由刘安棋任军长,开到粤汉路护路;二○二师、二○三师合编为第九军,开到沪宁路护路。不久又把第三十一军整编为二○八师,由吴啸亚任师长;第六军整编为二○五师,由覃异之任师长;锺彬军整编为二○二师,由罗泽闿任师长。

韩还很重视军官的操行素质和指挥能力的训练,经常举办各种军官训练班,分期分批进行培训。如1931年10月,韩将各部营副以上军官调来济南,分四期分别在洛口和千佛山两地培训,聘请直隶督军李景林任主席,由省参议沙明远讲文学,由总部参谋长李宗弼及省府委员张钺讲军事学。1934年5月,韩还举办过“第三路军高级训练班”。

蒋介石最初并未考虑到第一批青年军很快就复员,因而未作复员的准备。约在一九四六年初,各师都有一部分青年要求复员升学、就业。蒋经国怀疑有共产党分子从中鼓动,乃密令政工干部在各连队组织“防奸小组”;同时为了安定军心,宣布复员前必须进行三个月的预备军官教育,期满后发给预备军官证书。在这三个月期间,一方面加强反共宣传,派一些反共教师到各师巡回讲演,如反共专家叶青曾到二○四师作过两星期的宣传;一方面集体参加三青团。青年军的师长刘安祺、覃异之,师政治部主任余纪忠、范魁书等成了三青团的中央干事,有些师长和政治部主任成了中央监事。有人认为,这是蒋经国用青年军来吞并三青团,曾提出过反对意见。至此,蒋经国实际上已控制了三青团。

为了加强军队训练,韩复榘入鲁之初即建有军官训练的常设机构–“第三路军军事教育团”。该机构成立于1930年秋,团长先后有李宗弼、宋式颜、程希贤。训练对象是各师军官。每期训练3-6个月。到1934年底共举办7期,每期多者达千余人,少者亦几百人。军事科目由专人讲授,思想教育由韩亲自抓。韩除在训练班开学和结业时必到场讲话外,平日也时常临场训话,有时还找学员个别谈话。其受过训的军官归队后也照样要求部属。这样,韩的第三路军就形成了以韩复榘为核心的军事思想体系,为其独霸山东建立起了军事政治的基础。

韩复榘对军队风纪要求极严。他在训词中说:“自来治兵之道,必须纪律严明,队伍齐整方为节制之师,盖纪律稍有不严,则精神骄惰军誉不张;队伍稍有不齐,则形势散乱而军心不固。”“昔胡文忠公尝谓:兵,阴事也,以收敛固啬为主。故治军贵执法谨严,能训能练禁烟禁赌戒逸乐戒惰散。诚如是,则军风纪未有不蒸蒸日上者。”“本主席整纲饬纪,信赏必罚,对于败坏军风纪者,决不稍涉宽容,姑息养奸。”这点有承西北军的老传统。严禁部队赌、嫖、吸毒外,还严禁占用民房、向地方求索军饷、军资。军队上街必须有官佐带领,排着整齐的队伍行进,或喊着“一二三四”的口号,或踏步点节拍唱着歌曲。韩最厌恶队伍散乱不整,似散兵游勇、乌合之众的样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