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棋牌游戏官网网站 史料研究 三国时孙权为什么把首都建在抢来的荆州属地武昌?南京和苏州不适合建都吗?

三国时孙权为什么把首都建在抢来的荆州属地武昌?南京和苏州不适合建都吗?



南京作为六朝古都是从孙吴政权建都建业开始的。其实,南京只是孙吴政权的备选地之一。南京大学历史系的胡阿祥教授认为:“一个常常被忽略的事实是——南京并非孙吴建都的首选之地。而且即便孙权在南京称帝后,也曾一度迁都武昌。”229年,孙权正式称帝,并定都在建业。在孙权称帝前后,对于都城的选择,曾有多次反复。胡阿祥教授考证:“东吴的国都,除了建业,还有五个备选项,分别是苏州、京口、公安。”

问题:三国时孙权为什么把首都建在抢来的荆州属地武昌?南京和苏州不适合建都吗?

都城,是一个王朝的政治中心所在。一般来说,选择在哪里定都,需要纵横衡量评估各种因素才能加以确定。明代陈建在《建都论》认为都城必须满足三个条件,即“夫建都之要,一形势险固、二漕运便利、三居中而应四方,必三者备,而后可以言建都。”

一般认为影响孙吴政权都城选择的主要因素有以下几点:

回答:

史料研究 1

史料研究 ,东吴割据江东,一直力图问鼎中原,而中原豪杰,也一直对江东虎视眈眈。建业西临长江天险,四面环山,中间有平地,军事上易守难攻。因此,从军事上讲,东吴将自己的大本营建在这里是再合适不过了。选建业为都的理由,也正是苏州和曲阿出局的原因。而公安和武昌二地,胡阿祥教授说:“它们在军事上倒是很好的地方,但它们空间较小,而且赤壁之战后,刘备向四川发展,孙吴和蜀汉联盟,上游的威胁解除。在这样的情形下,建业成为孙吴定都的不二之选。”

首先说说孙权曾作国都的武昌。

正因为需要考虑的东西太多太复杂,都城地点的选择历来都很费脑筋。

实际上,《三国志》记载:公元265年,孙皓为了巩固在长江中上游的势力,一度迁都武昌,然而,仅仅在一年零三个月后,孙皓便还都建业。孙皓放弃武昌,更大程度上是出于经济上的考虑。相比武昌,当时的建业在物资补充上则非常方便。孙权时期,又修建破岗渎运河,连通秦淮河和太湖,物资保障完全没有问题。

夷陵之战后,孙权做了一项重大战略调整,把大本营从建业搬到了荆州,具体地点在江夏郡的鄂县,孙权将其改名为武昌。

简单粗暴的,如西楚霸王一把火烧掉咸阳,回到彭城定都,反复纠结的如朱元璋,先后选了南京、开封、凤阳,甚至还有长安,作为都城的候选地。

笔者认为影响孙吴政权都城选择的因素除了以上以外,另一个重要因素也不可忽视,这就是谶纬。

史料研究 2这个武昌并非现在武汉三镇的武昌,而是今湖北省鄂州市,也在长江边上,位于武汉的下游,两地相距120公里,约合汉代350里。

当然,还有那种随着势力范围逐步扩大而迁都的,比如北魏,崛起于北方,先是以平城作为都城,后来又有孝文帝打算一统天下而迁都洛阳。

一、谶纬与孙吴定都

孙权为什么选择武昌呢?作为孙吴新大本营,武昌显得更为巩固,这里的自然条件非常好,其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其东南方的幕阜山余脉,山势险峻,是天然的军事屏障。

我们今天说的东吴,情况有点和北魏相似,都是因为控制的地盘不断扩大而适时变更都城的地点。

221年,秦始皇东巡,过江。望气的人说:“五百年后,江东有天子气出于吴,而金陵之地,有王者之势。”于是秦始皇就改金陵曰秣陵,“因凿钟,断金陵长陇以通流,至今呼为秦淮”至吴,又令囚徒十余万人掘污其地,表以恶名,故曰囚卷县,现在称嘉兴县。在《史记》、《宋书》和《建康实录》都记载同样的史事,很明显是想说明孙氏称帝是五百年前上天安排的。

武昌临近江边的西山景色十分秀美,环城绕廓有洋澜湖和三山湖,让古武昌城显得景色宜人,适于居住。附近的西山还自古出铁,离武昌不远的汀祖、碧石和大冶的铜录山一带铜矿丰富,冶炼业在这里早有一定规模。

一、先后有四个城市成为东吴都城

汉世术士言:“黄旗紫盖,见于斗、牛之间,江东有天子气。”这是孙吴政权从天命观的角度,进一步说明在汉代已经在江东出现某些帝王的征兆,这是为自己政权的合法性寻求依据。“昔秦望气者云,五百年后金陵有天子气,及孙权称号,自谓当之。考其历数,尤为未及;元帝之渡江也,乃五百二十六年”秦淮和嘉兴是有的,秦始皇确实对金陵的王气采取过一定措施。孙权正式称帝在229年,距“五百年后金陵有天子气”尚差五十年,“考其历数,尤为未及”,孙权还是把它拉来当作上感天命下应人心的证据。

史料研究 3武昌城西90里处有樊川,可停泊水军船只,与樊川相连的有长达百里的梁子湖,湖面很宽,水量足,终年不枯,是操练水军的理想处所。由樊川还可轻松进入长江,其交汇处就是三国时期著名的军事要塞樊口,这里已经成为孙吴水军最重要的基地之一。

1、吴县。即苏州,这里是秦汉吴郡治所,《吴书》中说孙坚家族一直居住在这里,“坚世仕吴,家于富春”。

因为江南金陵有天子气“十六年,权徙治秣陵。明年,城石头,改秣陵为建业。”

要与强大的魏军争衡,水军是吴军的致胜法宝,孙权一向重视水军建设,大本营迁到武昌后,孙权“于武昌新装大船,名为长安”。

东汉中平元年,即184年,黄巾之乱爆发,孙坚被征召入军,带领儿子孙策渡江跟随中郎将朱儁南征北战。初平三年,即192年4月,孙坚在与刘表部将黄祖作战时被暗箭射中身亡。

二、孙皓迁都

到了孙吴黄武八年(229年)4月,孙权在武昌城南郊称帝,定国号为吴,定国都为武昌。武昌,成为孙吴政权的第一个正式国都。

展开剩余86%

孙皓在位十几年,在政由己出,皇权强化之后就想建功立业以便提高自己的声望,于是图谋迁都并进而北伐。任何朝代迁都都是一件大事情。但是孙皓登基不久,便着手迁都武昌。皓何以如此轻率。究其原因有三:一当时蜀汉灭亡不久,西部边防压力大。二是孙皓意欲强化皇权,减少其在建邺的势力的牵制。三是孙皓迷信谶纬,《孙皓传》注引《汉晋春秋》:“初望气者云荆州有王气破扬州而建业宫不利,故皓徙武昌,遣使者发民掘荆州界大臣名家冢与山冈连者以厌之。既闻但反,自以为徙土得计也。使数百人鼓譟入建业,杀但妻子,云天子使荆州兵来破扬州贼,以厌前气。”但是孙皓的迁都,遭到了朝臣的激烈反对。“吴孙皓宝鼎元年春夏旱,是时皓迁都武昌,劳民动众之应也。”这也说迁都是劳民伤财不合时宜。

其次说说孙权为何又退出了武昌。

孙坚死后,时年17岁的孙策将其葬在曲阿后,举家迁到江都。

吴孙皓时,尝岁无水旱,苗稼丰美,而实不成,百姓以饥,皞境皆然,连岁不已。吴人以为伤露,非也。按刘向《春秋说》曰:“水旱当书,不书水旱而曰大无麦禾者,土气不养,稼穑不成。”此其义也。皓初迁都武昌,寻迁建业,又起新馆,缀饰珠玉,壮丽过甚,破坏诸宫,增修苑囿,犯暑妨农,官民疲怠。《月令》,“季夏不可以兴土功”。皓皆冒之。此治宫室饰台榭之罚,与《春秋》鲁庄公三筑台同应也。班固曰:“无水旱之灾,而草木百谷不熟,皆为稼穑不成。”

孙权在武昌称帝后,没过多长时间又主动退出了武昌,将国都迁回建业,也就是南京,时间是孙吴黄龙元年(229年)9月。

史料研究 4

史料研究 5武昌为作孙吴的国都仅仅只有5个月,如此仓促的定都与迁都,让外界十分不解。

不久,孙策带兵渡江回到江东,先后夺取吴郡、会稽郡等地。此后,孙策被刺身亡后,孙权继位初期,依然以吴县为治所。

其实,主要原因是蜀汉。孙权称帝后,主持蜀汉国政的诸葛亮主动与孙权结好,派人出使武昌,出于战略上的考虑,孙权也积极回应,双方“绝盟好议”,恢复了孙刘联盟。

《三国志·吴书·吴主传》说,“曹公表权为讨虏将军、领会稽太守、屯吴”,从时间上来看,孙吴前后在吴县待了14年之久。

双方认为,摆在各自面前的最大问题是联手灭掉曹魏,对此双方进行了盟誓,并且还想到了曹魏灭亡以后领土如何划分的问题。

史料研究 6

史料研究 7当时曹魏占领的北方领土主要有9个州,即豫州、青州、徐州、幽州、兖州、冀州、并州、凉州以及司隶校尉部。双方达成一致意见,将这9个州一分为二,双方各执其一。

2、京口。

这项“分天下”的方案,具体内容是:豫州、青州、徐州、幽州归孙吴;兖州、冀州、并州、凉州归蜀汉;司隶校尉部以函谷关为界,西边为蜀汉,东边归孙吴。

从上图可以看到,三国时期的入海口在今天的镇江一带,这里江面辽阔,宽达几十公里,浩浩瀚瀚蔚为壮观。

此前孙权命步骘遥领冀州牧,朱然遥领兖州牧,根据双方盟约,冀州和兖州在扫平曹魏后将归蜀汉,孙权下令解除步骘和朱然的这两项兼职。

东汉末年,这里是吴郡的丹徒县。《元和郡县图志·江南道·润州》说,“本春秋吴之朱方邑。始皇改为丹徒,汉初为荆国刘贾所封,后汉献帝建安十四年孙权自吴理丹徒,号曰京城。十六年迁都建业,以此为京口镇。”

史料研究 8诸葛亮也迅速作为回应,他上奏后主,把鲁王刘永的封号改为甘陵王,把梁王刘理的封号改为安平王,原因是鲁国、梁国都在未来孙吴的辖区内。

可见,孙吴定都京口的时间是建安十四年,即公元209年,赤壁之战后一年。

为了表示对盟约的尊重,孙权做出重大举措,将国都由武昌迁回建业,以表明自己无意在西面与蜀汉相争的诚意。

3、建业。

最后说说孙权为何频繁“迁都”。

建业即南京,古称金陵,东汉末年叫秣陵,东晋南朝改名建康。

孙氏的大本营最早是吴郡的吴县,也就是苏州,孙策死时,曹操曾以朝廷的名义下诏,限定孙权的活动范围就是吴县周边。

从文献记载可以得知,孙权建都南京是听从了谋臣张纮和刘备的建议,其中张纮是从所谓的王者之气角度说的,称秣陵“地有其气,天之所命,宜为都邑”,刘备则是从军事角度加以建议,“宿于秣陵,周观地形,亦劝权都之。”

史料研究 9但孙权掌权以后发展速度很快,地盘越来越大,不仅占有江东,还渡江夺取了庐江郡、九江郡等地,又西进荆州,赤壁之战后占据了长江中下游的大部分地区,夷陵之战使其在荆州的
地盘得以巩固。

因此,孙权在京口仅仅2年便都秣陵,顺便将其改名建业。

孙权的势力范围越来越向西移,为方便指挥,孙权的大本营也不断向西迁,先由吴县迁到京口,也就是镇江,再由京口迁到建业。

建业者,建帝王之业也。这也是南京历史上第一次成为都城所在。

孙权后来将国都由武昌迁回建业,除蜀汉关系方面的考虑外,也有巩固长江防线的考虑,长江是一道天然防线,但它的缺点是太长了,需要大量人马防守,处处设防又难以做到,所以只能重点防御。

史料研究 10

史料研究 11江东是孙氏的根据地,别的地方能丢,这里不能丢,所以江东一直是孙权经营的重点,为此他下大力气搞了一个濡须口要塞,后来又搞了一个东兴要塞,这两处要塞都是护卫建业的。

4、武昌。

所以,孙权回撤建业,一方面是与蜀汉关系的考虑,另一方面其实也是内在的需要,达到进可攻、退可守的目的,确保自己能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武昌古称为“鄂”,两汉期间,鄂县属于江夏郡。赤壁之战后,为刘琦所控制。公元215年,即建安二十年,刘备与孙权争夺长沙等三郡失利,孙吴实际控制了鄂县。

回答:

此后,吴国两次在此建都。

孙权一定要把首都放在荆州伏击的武昌,舍弃原先的根据地建业,主要是因为当时的东吴地理格局与自身政权的属性造成的。去武昌看似危险,实际上对孙权本人是最为有利的。

第一次是公元221年4月,刘备称帝于蜀,孙权自公安都鄂,改名武昌。

史料研究 12

此后,一直到公元229年4月孙权在武昌称帝,9月还都建业,但是仍然留下储君与重臣在此镇守,“征上大将军陆逊辅太子登,掌武昌留事。”

孙权在正式称帝之前,家族已经在江东地区经营了1-2代人的时间。虽然如此,但他的政权属性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外来户。家族本来自于荆楚以南的长沙,获得政治威望是在中原的洛阳。主要的部队早期是长沙附近的,后来则是孙策追随袁术时期在江北-淮南地区招募的。

第二次是二十多年后,吴国末帝孙皓于公元265年9月迁都建业,当时有民谣唱道,“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

孙策正是依靠江北人为主的部队,拿下了江东地区,主要是吴郡一带。所以,孙权继承的也是一个江北人出兵-江南人出钱的二元混合政权。江东大族们是被征服者,但也默认了江北部队保护自己安全的事实。孙权则是江北集团的代表人物,必须首先考虑麾下军功集团的利益,还要兼顾江东大族们的事情。如果平衡不好,那么就会失去根基。从赤壁前的摇摆就能看出,江东大族不配合,他的军事集团就没有抵抗下去的希望。这样的情况在后来的永嘉之乱和衣冠南渡时期,又上演过一回。

次年12月因为建业局势不稳,被迫还都。

史料研究 13

二、东吴皇帝为何热衷迁都

另一个因素就是长江流域本身的格局问题。不要看历史上有很多立足东南的政权,实际上他们都是完全依赖农业产出的非海洋性国家。恰巧南方主要产粮区就分布在长江沿岸的有限平原上,所以沿江防御的重要性远超利用山峦地势的层层阻击。加上隋唐前的南方,开发力度非常有限,大量非编户齐民人口还以原先的部族结构生活在山区。这就让孙权的东吴格外需要计较长江南岸的每一寸土地。

从吴——京口——建业——武昌,东吴之所以不停地迁都,是伴随着它的实力发展壮大而自然做出的选择。

也由于这一的格局设定,长江水战中控制上游的一方有巨大优势。在有限的江面作战,顺流而下是巨大的气候加成。历史上的很多北方朝代南下,其实都是用这办法来抵消南方人的水战优势。孙权即便是没有能力攻入巴蜀,也需要在自己的主要经济生产区之外,设立一个缓冲防御支点。荆州的意义就是如此。可以说当地对东吴的利害关系,远超蜀汉和曹魏。

早期孙吴政权实力弱小,偏处江东,只能在孙坚家族所在地,吴县。

史料研究 14

公元208年爆发的赤壁之战,阻止了曹操统一中国的步伐,魏蜀吴三国鼎立局势开始形成。

结合以上两点来看,就不难理解孙权的用意。他首先需要在荆州设立强大的军事防御力量,保护自己的江东领地。为此不惜将自己的总部也搬到前线位置,以便更好的做出决策。否则弱对手发展出成规模的水军,阶段长江东西流向的通信,那么下游的政权将非常吃亏。原先的总部设在建业而不是更繁华的江东核心苏州,就是这样用意。

史料研究 15

另外,由于自己和强制迁徙的豪族附庸一起到了新的地方,就削弱了江东大族们对自己的节制能力。像鲁肃、张昭这样的江东本地名人,在建业还可以和地方上遥相呼应。到了西边的武昌,就身份转变为君主带来的职业官吏,没有以前的地方号召力。这对于想要加强个人控制力的孙权来说,也是非常有利的事情。

实力壮大的吴国,再僻处吴县已经无法及时应对天下大势,迁都京口、建业事所必然。

回答:

因为赤壁之战后,曹操虽然暂时退回北方,但并未放弃再次南下的企图。

古代建都往往考虑水路是否便捷、是否是统治的中心地带。

史料研究 16

东吴最早的统治中心在苏州,后来先后迁到镇江、南京,为了夺取荆州,孙权又将统治中心迁移到了陆口、公安,成功夺取荆州大部分后,陆口的地位已经不足以统辖荆州,而公安又因为地处荆州腹地,统辖荆州虽然合适,但却无法统辖扬州,毕竟扬州一旦遭遇曹魏的袭击,以公安离建业的距离看,是无法及时救援的。

史料研究 17

但如果继续以南京、苏州为中心,那么荆州如果遭遇魏蜀的进攻,也不利于救援。所以,出于兼顾荆扬二州的考虑,位于中间地段的武昌就成了最合适的都城。不仅如此,武昌西边是樊溪,可以训练水师,而长江一带又有樊山,利于吴军防守。

吴蜀虽然联合,但这是出于对抗曹魏的考虑,并不是吴蜀的感情有多深厚,事实上,东吴在防备曹魏的同时,也始终在防着蜀汉对荆州的觊觎。毕竟刘备伐吴时,孙权就是坐镇武昌指挥,击败了刘备的。

史料研究 18

更重要的是,武昌这个地方盛产铜铁,是铸造兵器的佳地。史载:“吴主孙权黄武五年,采武昌山铜铁,作口剑,万口刀,各长三尺九寸。刀头方,皆是南钢越炭作之,上有大吴篆字。”

直到蜀汉中后期,随着吴蜀同盟关系的稳固,荆州遭遇魏蜀联合夹击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孙权才放下了对蜀汉的戒心,由孙登镇守武昌,自己重新回到了建业。

回答:

苏州、南京、武昌,都曾经是孙吴政权的都城。孙吴政权都城的搬迁,只是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做出的决定。

我们来看看孙吴政权都城的搬迁史。

建安元年,即196年,汉献帝定都许昌之后,孙策联合了曹操,被封为吴侯,治所就在吴郡,就是现在的江苏苏州地区。

史料研究 19建安十三年,即208年,随着东吴往北方的扩张,孙权将治所搬迁到了京城,就是现在的江苏镇江地区。

208年,孙刘联合跟曹操打了赤壁之战,曹孙刘三方瓜分了原来刘表统治的荆州地区。

建安十六年,即211年,孙权为了巩固对荆州区域的统治,将治所再次南迁到了秣陵,筑起了石头城,并且改名为建业,就是现在的江苏南京

史料研究 20孙吴政权是在南京建都的第一个朝代政权,南京从此有了很多别称,比如石头城等。

此后,孙刘之间经过了多次战争。

建安二十年,即220年,关羽樊城大败,在临沮被孙吴将领马忠擒杀。孙吴从此取得了原来刘备集团所占领的荆州区域,将刘备的势力驱逐出了荆州。

同一年,汉朝廷(曹操)封孙权为荆州牧,南昌侯。孙权为了加强新收服区域的统治,迁治所到了鄂,并改名武昌,就是现在的湖北武汉地区西部的鄂城附近。

这一年,还发生了一件大事,曹丕代汉称帝。

记住220年吧,关羽死,曹操死,曹丕代汉,孙权迁都。

229年5月,孙权称帝,建都武昌。因为220年时,治所就在武昌了,所以,孙权称帝时,就建都在了武昌。

229年9月,孙权称帝4个月后,就迁都建业

264年,吴主孙皓继位,残害了很多东吴宗族和旧臣。

265年,孙皓由于内心不安,加上一些术士的蛊惑,再次迁都武昌

266年,即孙皓迁都武昌的第二年,有人在建业想拥立孙皓的弟弟孙谦为帝。孙皓虽然平定了这次内乱,但是这次事件,让他觉得建业才是孙吴的根基,又将都城迁回了建业

266年是孙吴最后一次迁都,直到280年,孙吴被西晋所灭。

由此可见,孙吴政权治所(都城)的搬迁,多跟孙吴的势力扩张和东汉朝廷(曹操)的册封有关。

而孙吴政权称帝之后,除了1年多的时间都城在武昌外,其他时间都定都建业,即现在的江苏南京,孙吴政权由此也有了江东政权的称呼。

回答:

没那么复杂,建业城从东吴到东晋,都不能算个城市。

首先规模小,文献记载“建业都城周二十里十九步”(《建实录》卷2)。也就是周长才八、九公里。同时期的洛阳城边长就差不多八、九公里了。规模相差太大,完全跟都城形象相差太远。这种地方能称帝吗?孙权肯定不愿意了。

史料研究 21

其次早期的建业城并没有城墙,仅有竹篱笆,后来夯土筑墙,而城门也还是用竹篱编成。遗址在今南京玄武湖南岸。

史料研究 22

建业竹篱笆墙有史料记载的证明。《景定建康志》中载,建业“在淮水北五里,城设竹篱”,《金陵古今图考》中则说:东吴时期,“时都城皆设篱,曰古篱门!”

但这样的城墙在军事防御上自然没有任何实际作用,280年在西晋军队兵临建业城下时,东吴末代皇帝孙皓未作任何抵抗就主动出降了。你说这也的城墙孙权住的能安心吗?

好比你住家买辆丰田车使用没有问题,但是你结婚头车不是劳斯莱斯,也必须是宝马奔驰。

史料研究 23

史料研究 24

称帝人生只有一次啊!怎么也得选个威武一点的地方,起码有个夯土城墙的吧。搞个竹篱笆的城市称帝?跟猴子称大王有何区别?人是好面子的,何况是一个皇帝?

从后期孙皓想迁都回武昌来看,建业从来不是孙权及其后代心目中都城的选择,而是手底下的人建议。准确来说是张纮为代表的江北人士的强烈要求。

史料研究 25

所以迁都建业不是孙权本意,孙权更愿意选择更气派更安全的地方作为都城。但是孙权是受江北派胁迫不得已才选择建业。

回答:

是武昌隔壁的鄂州。两者关系太好了,后来互换姓名。

回答:

关羽丢失荆州后,孙权其实就有了迁治所于武昌(现在湖北鄂州市),原因呢,有多种多样。有人说孙权迁治所到武昌,是为了对抗刘备的反扑做准备,近一些更好应对,这个理由大多数人都认同的观点。不过我个人觉得这个理由只是其中一个,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看孙权执掌江东政权后,是不出征,只治理境内事务,让江东人民认可孙权这个掌门人,所以才有赤壁之战江东人全力反抗对战的。刘备占据长沙四郡和江陵后,以刘表宗亲的身份,顺理成章的当上了荆州牧,而且荆州牧还当了几年,荆州人民也比较认可刘备,因为名正言顺嘛,所以孙权干掉了关羽,孙权是没有道义上的支持的,虽然曹操以皇帝的名义下诏让孙权讨伐关羽,但是底下的人民的心没有在孙权这里的,在他们眼里孙权就是巧取豪夺的,是不会服从孙权统治的,所以孙权就要自己坐镇荆州,自己本人亲自镇压那些不服的人。而且我们看荆州经过这么一打,局势不稳,如果曹仁突然袭击江陵各地,那陆逊就白忙活了,必须尽快稳定荆州局势,应对刘备随时反扑,力扛荆州北部威胁,所以孙权只有自己亲自坐镇荆州,就要迁治所于荆州,才能合适。这就是我个人观点

回答:

东吴的建都在健康,即南京也

回答:

建都武昌?这也是吴国败亡原因之一吧

不过由于刘备势力的崛起,曹操已然放弃从荆州南下的企图,而是打算改以扬州为主攻方向,即所谓“四越巢湖”,即经寿春、合肥至巢湖,再沿濡须水南入长江。

史载,公元209年曹操亲率大军出征扬州,“秋七月,自涡入淮,出肥水,军合肥。”

此外,从地理形势上看,北方军队南下,长江下游有两处重要渡口,分别是采石渡和瓜州渡。

其中瓜州渡的对面正是京口,所以孙权若是继续屯兵于吴,已经不符合时局的要求。

史料研究 26

在京口定都两年后,孙权发现了更好的地方,这就是秣陵。

史料研究 27

和京口相比,这里有三大优势:

1、地势险要。“远近群山,环绕拱卫,郁葱巍焕,形胜天开”,《丹阳记》称“因山为城,因江为池”,所谓“钟山龙蟠,石头虎踞”。

2、治理水军。秦淮河水道宽阔,入江口有大型港湾,可以停泊大型舰队,也是孙权考虑在此定都的重要原因。

3、居中兼顾。曹军的进攻路线,除了水师由濡须口入江外,还可以经和县从采石矶渡江。所以在秣陵建都,既可以照顾到瓜洲渡,又可以及时对采石渡做出反应。

史料研究 28

我们知道,三国鼎立的形成之战是赤壁之战,真正定型的则是爆发于公元221年的夷陵之战。
公元221年7月,刘备为了给关羽报仇,挥兵攻打东吴孙权。孙权求和不成后,决定一面向曹魏称臣,避免两线作战,一面任命陆逊率军应战。

陆逊与刘备相持七八个月后,最终于夷陵一带打败蜀汉军。

史料研究 29

由于长江的独特地理形势,自古以来,东南立国的政权都必须控制荆襄一带,才能偏安东南。

孙权夺回荆州后,考虑到上游“一旦有警,水道溯流二千里,不相赴及”,意思就是距离太远,来不及反应,做出了迁都武昌的决定。

史料研究 30

三、从孙权到孙皓——吴国为何对武昌念念不忘

早在偷袭关羽的时候,孙权就将其军队主力调往湖北,应对可能的大战。公元221年4月,刘备称帝后,孙权将驻跸地从公安迁到鄂县,随后在此建都并改名武昌。

这是因为孙权夺取荆州后,势力范围再次急剧膨胀,“自西陵以至江都,五千七百里”,防守压力随之增大。

史料研究 31

此时的东吴,不仅需要抗击三峡和襄阳方向的蜀国魏国军队,还要照顾到后方的安全,防止曹魏突然发兵南下。

位于长江中游的武昌,顺理成章进入孙权的视野,这里建都屯兵既能兼顾东西两线战事,又能方便军队沿江调动。

事实的发展,也证明了定都武昌的正确,就在夷陵之战的次年,曹丕下令三道伐吴,其中“曹休、张辽出洞口,曹仁出濡须,曹真、夏侯尚围南郡”,结果孙权居中调度,应付阙如,成功击退了魏国气势汹汹的进攻。

不仅如此,武昌和建业一样,都位于长江南岸的重要渡口,都有长江支流可以停泊军队(武昌有樊川,建业有夹江),此外,建业有前湖、玄武湖、清凉山,武昌有洋兰湖、三山湖和梁子湖、西山。

从外围来看,还有虎林、夏口、沔口、邾城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予以护卫。

武昌还富有铜铁等矿藏,可以铸造兵器、钱币等。陶弘景《刀剑录》记载,黄武四年,即公元225年,孙权迁都武汉第三年,采武昌山铜铁,作千口剑万口刀,各三尺九寸,刀头方。

公元229年,考虑到蜀吴重修和约,东吴已经无法再向长江上游发展,同时迫于广陵方向面临曹魏空前军事压力,孙权不得不重新调整战略重心,再次迁都回到建业。

不过因为有着以上诸多优越的因素,武昌在吴国的战略地位始终未曾下降,如229年开始,孙权便以重臣陆逊镇守武昌,直到245年去世,武昌始终是吴国首屈一指的重镇。

可惜的是孙皓看到武昌处于长江上有的重要性,却因为种种因素制约未能迁都成功。

不仅如此,他对荆州防务作出的种种变更导致兵不足用,将非其才,“我上流诸军,无有戒备,名将皆死,幼少当任,恐边江诸城,尽莫能御也。”

丹阳太守沈莹的预言最终成真,最终西晋伐吴的时候,几乎兵不血刃拿下武昌,“王戎遣参军襄阳罗尚、南阳刘乔与王浚将兵攻武昌,吴江夏太守刘朗、督武昌诸军虞昺降。”

小奔说:

当初孙权初见鲁肃的时候,后者向其提出了三步走的策略,第一是鼎足江东,以观天下之衅;第二步是剿除黄祖,进伐刘表;第三步是建号帝王以图天下。

周瑜在赤壁之战后,提出“乞与奋威俱进取蜀,得蜀而并张鲁,因留奋威固守其地,好与马超结援。瑜还与将军据襄阳以蹙操,北方可图也。”

可见,无论是鲁肃还是周瑜,都敏锐地看出来立国东南只能偏安,要想进取中原,必须沿着长江逆流而上,扫除刘表、刘璋所在的荆州、益州,与北方形成对立,继而才可进取中原。

后来孙吴的迁都其实也正体现这样一个思路,吴——京口——建业——武昌。

可惜的是,孙权死后,东吴陷入内乱(诸葛恪辅佐孙亮时,曾打算迁都回武昌,但没有成行,自己就被人干掉了),最终不能守住荆州,被西晋数路并攻最终亡国,所谓“王浚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从哪里来还打回哪里去。

唏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